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43章:小魔女萧玉霜
    来到客房陪着大小姐与吴家父女叙了会旧后,由于老汉担心自己女儿再次被强占,因此哀求了大小姐。版主零零壹点坑母大小姐无奈与秦枫商量,最后二人决定将吴雅作为大小姐的贴身婢女。吴家父女听了这个决定,互相抱着对方哭了。吴良材吴老汉带着一丝欣慰离开了萧府,而吴雅则被带着去人事房做好证明。(由于不会描写,所以一笔带过。望各位读者谅解一二)没事干的秦枫晃晃悠悠的跟着众家丁来到干活场地,里面人来人往的,忙忙碌碌,倒也是热闹非凡。

    秦枫正慢条斯理的欣赏着一种家丁的忙碌的表情,背后突然出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出的话语却是让人不敢恭维:“你这奴才,别人都在辛苦劳作努力干活呢,你却在这晃晃悠悠的瞎看什么,看来,今天有必要让你知道下萧家的规矩了!”

    秦枫回头一看,只见萧玉霜正晃悠着自己的小腿。挑衅的看着秦枫,旁边还蹲着一只看起来凶悍异常的彪型大狼犬,似乎是受到的主人的教唆,此时正恶狠狠的嘴巴冒着白汽死盯着秦枫,大有一言不合立马冲上来跟秦枫撕咬一番的架势。

    秦枫不寒而栗,不过看着萧玉霜得意洋洋的样子,顿时心里一阵憋屈,忍不住还嘴道:“没想到二小姐你竟然如此关心我,本人还没上班你就专程跑来看我,在下真是感激涕零感激不尽,无以为报,惟有以身相许!不知道二小姐你意下如何?”

    对于秦枫的厚脸皮神功,萧玉霜早就从福伯那里听说过了,这次倒也没有什么特别激烈的反应,只是狠狠的瞪了秦枫一眼,恶狠狠冲着旁边大喊:“管事的在哪,快点罚这个偷懒的家伙做一千个俯卧撑!”

    立马从旁边杀出一个青衣小帽中年家丁,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冲着秦枫大声怒吼:“秦三,听见没有,就是说你呢,二小姐都发话了,还不赶紧照着做?”

    秦枫不确定道:“俯卧撑?一千个?”

    中年家丁肯定的点了点头:“别墨迹,就是一千个,少一个今天不准吃饭!”

    秦枫大怒:“你丫不让我吃饭,我哪有力气做一千个俯卧撑!”

    “还有你,小小姑娘长的如此可爱,心肠却是如此恶毒,果真是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还没成为妇人就如此恶毒,以后嫁为人妇以后还不翻了天了?

    那管家见秦枫竟敢跟萧玉霜如此说话,不仅没有出口喝止,竟然还在一旁偷笑不已,一副坐岸观虎幸灾乐祸的架势溢于言表!

    萧玉霜看着暴怒的秦枫,心下偷笑,表面却是板起了脸,挑衅道:“怎么?你不服?”

    秦枫挑起眉毛,不屑道:“老子生下来就只扶墙!”

    萧玉霜忽然妩媚的看了秦枫一眼,娇声笑道:“不服,就跟着我过来吧!”

    反顾的,就走了进去!

    说完,带头向外走去,似乎并不担心秦枫不跟着去!

    秦枫心下暗哼,春风吹战鼓雷,我是秦枫我怕谁!只是望着萧玉霜旁边的那只恶犬,这话怎么都有些心虚加自我安慰的味道!

    于是,在萧家大宅内,无论丫鬟婢女,还是家丁管家,皆都看见这么一副奇怪的画面。

    有萧家小魔女之称的二小姐萧玉霜走在前面,旁边跟着那只令人闻之变色的恶犬,听说又不听话的家丁丫鬟,都被那只恶犬整治过,只是因为她是二小姐,又深得夫人宠爱,所以也没人敢把他怎么样。

    后面跟着一个贼眉鼠眼,看起来贼兮兮却又异常帅气的浓眉大眼陌生家丁。

    二人都是一言不吭,气氛甚是怪异!

    到了一处屋子前,萧玉霜停住身子,手掌轻抚那只彪型恶犬,冲着秦枫嫣然一笑:“跟我进来吧?”秦枫大惊,迅速向后退了十来米,惊恐的叫道:“姑娘,你要自重啊,我可是清白人家的孩子,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暗自思量,早从玉若那里知道这二小姐鬼主意多着呢,把我领到这来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但又指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要先奸后杀或者先杀后奸亦或者是边奸边杀!

    难道关键在于旁边那只狗?

    那只狗是母的?

    拜托,我对人与兽也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的,甚至可以说是颇有抵触!

    秦枫越想越是胆战心惊,贼眉鼠眼的打量着那只彪型恶犬,心里作用下,竟然感觉那只狗看自己的眼神,就像萧玉霜看自己一样的暧昧。

    秦枫满身冷汗,中了定身术般的站在哪里,一动不动踌躇不前。

    萧玉霜看着秦枫脸色阴晴不定,显然内心正在做着极大的思想挣扎:“怎么?不敢进了,你对我无礼的时候,不是胆大的很么,现在一间屋子就让你退缩了?”

    萧玉霜面带讥笑的嘲笑道。

    激将法!

    “哼哼,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我才不上当,想我堂堂清白男儿身岂能在一只可恶的狗身上!”

    秦枫心中暗自打定主意,打死都不进,打不死更不进!

    看秦枫不说话,萧玉霜脸上讥笑之色更浓,蹲子,双手抱住巨型犬的脖子自言自语道:”

    哎呀,大黄,有人害怕你呢,待会你就在外面等着好了,我跟你这位哥哥进去说说话!”

    我靠,竟然敢拐着弯的骂哥是狗!

    不过听到萧玉霜不让那条恶犬进去,心中大定,当下扫了一眼萧玉霜,摸样甚是坦荡,义无反顾的,就走了进去!

    走进屋子里面,屋子大概也就在十平米左右,屋里空空荡荡的,只摆着一张桌子,连个凳子都没摆。

    “抠门!”

    这是秦枫进到屋子里的第一反应。

    这时萧玉霜也走到了门前,见秦枫色厉内茬的走了进来,娇声笑道:“哎呦,看起来胆子不错呦!”秦枫嘿嘿冷笑两声道:“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就算是龙潭虎刀山火海闯闯又有何妨,人争一口气,这区区一座屋子又算的了什么!”

    紧接着,秦枫话锋一转,嘿嘿笑道:“不过你刚才说好了的,咱决不能带着那条狗进来,说话得算话,是吧!”

    萧玉霜脸上的笑容越加的灿烂,娇声道:“那是自然了,你以为我说一不二童叟无欺的盛名一直是自己自吹自擂吗?”

    说着话,萧玉霜已经走进了屋子,果真是如她所说,把那条彪型犬留在我外面。

    秦枫见他真的没把那条狗放进来,心中暗松口气,表面却是不动声色,冲着萧玉霜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吧,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萧玉霜关上屋门,长吁口气,竟好像是完成了什么重大的使命一样,冲着秦枫冷笑道:“你就不怕我有什么阴谋吗?”

    秦枫四下看了看,见墙是墙门是门连窗都没有的,绝对不可能隐藏着什么动心,彻底放下心来,嘻嘻笑道:“其实这个,你不说我也早猜出来了!”

    萧玉霜面露好奇之色,问道:“哦?那你倒是说说,我要干什么?”

    秦枫上下打量了萧玉霜一眼,最后把目光定格在胸前,俨然道:“这个问题一定要我说出来嘛?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想不发生点什么,其难度不亚于登珠穆朗玛了,当然了,男人是太监或有特殊癖好者除外,虽然你年纪小了点,哥哥我又不是控,但是看在你长的还算凑合的份上,也能勉勉强强的接受,来吧,尽情的霸占我的身体吧,我是绝对不会反抗的!”

    萧玉霜看着秦枫吊儿郎当的地痞流氓样,柳眉再次倒竖了起来,再也抑制不了自己心中的怒火:“你这个无耻的登徒子,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看你还敢不敢欺负小姐和我?”

    “登徒子?”

    听到她又这样骂自己,秦枫心中大大的不满了起来,大声抗议道:“不是你把我叫到这里来的么?而且,我说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错了?你凭什么口口声声的骂我登徒子,我是蹬你了还是图你什么了?”

    嘿嘿,要说斗嘴,二小姐你可差远了,哥是干什么的?跑业务的!论嘴皮子功夫,除了搞传销的,哥还从来没遇到过对手。

    “好,我看看你还敢怎么伶牙俐齿”萧玉霜气的脖子都红了一圈:“你死定了!”

    秦枫懒得和她争辩,这么欺负人家一个小姑娘也没什么意思,低头向门口走了过去,一把推开了萧玉霜,然后,伸手拉门。

    咦?

    什么情况?

    秦枫用力拉了好几下,那门却是动都没动一下,心下恍然,一定是这二小姐做了什么手脚了。

    用力踹了几下,一动不动,唯有“哐哐”的撞门声响彻整个屋子。

    萧玉霜在一旁红着脸嘿嘿冷笑。秦枫也不想现在使用内力震开,不然这场游戏就失去了意味。

    过了良久,秦枫无奈的转头对着萧玉霜说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跟我共处一室么?”

    萧玉霜向后退了几步,用力在一面墙上踹了几脚,口中骂道:“你无耻,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秦枫笑着刚要说话,却见被萧玉霜踹的那面墙竟然慢慢的反转了过去,两道幽幽的绿光从那里面出来。

    我靠!

    暗室!

    “我怎么没想到这里会有暗室!哎呀,果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

    秦枫一拍自己的脑瓜子,暗自懊恼。

    “贫啊,你继续跟我贫呐,我看看你现在还怎么伶牙俐齿?”

    萧玉霜看着懊恼的秦枫,顿时一切的气愤消失不见,像只打了胜仗的小公鸡般,洋洋得意。

    只见萧玉霜身后站着一只跟屋外那条体型相差不多的彪型犬,这只彪型犬显然也是经过训练的,没有萧玉霜的示意,只是虎视眈眈的看着秦枫,却没有迫不及待的扑上来。

    “难道今天真的要于狼狗?”

    秦枫冒出了满身的冷汗,悲催的想道。

    “有话好好说,干嘛非要动刀动枪的呢,就算不动刀动枪,动手动脚也是不好的吖.额,不是,是动狼狗也是不好的啊,你现在把它放出来把我吃了,它倒是饱了,晚上咱家来了贼怎么办?咱们做事可不能因小失大,你说是也不是?”

    秦枫眼见危机来临,自己却没路可逃,慌忙说道,试图能让萧玉霜良心发现,然后能让他安然离去!

    萧玉霜翻了个白眼,背着双手,悠悠的踱着步子,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个问题,就不劳您老人家心了,这只狗只是众多看家犬里面的一条,就算晚上真来了贼,有有的是狗对付!”

    看着秦枫惨白的脸,萧玉霜更加的高兴:“现在知道害怕了吧,你早干什么去了?不过吗,我佛慈悲,万物有情,我也不是那么的铁石心肠,只要你现在真心的向我道歉,再喊几声姑奶奶,我错了,我就饶了你,怎么样?”

    秦枫是什么人物?

    奸诈狡猾,油嘴滑舌,为了生存不顾一切,坑蒙拐骗都做过了,这一个小小的道歉,能在话下吗?

    熟料,秦枫竟然昂首挺胸的站了起来,脸上变的毫无畏惧之色,大义凛然的说道:“我秦枫是什么人物,虽说奸诈狡猾,油嘴滑舌,但要让我像二小姐告罪求饶,哼,做梦都别想,俗话说的好,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我秦三,还有后来人!”

    这下轮到萧玉霜愣住了。

    在这间屋里,她不知道已经惩治了多少不听话家丁丫鬟,只要自己把威武将军亮出来,他们早就巴巴的给自己道歉了,这秦三看起来是个极为奸猾之人,怎么这时候却是这般的硬气?

    现在秦三不给自己道歉,自己该怎么做?

    难道真的要放狗要人?

    哎呀呀,可是以前这够都没有放开过的啊?

    会不会闹出人命?

    秦枫看着迟疑的萧玉霜,眼中露出一抹偷笑,嘿嘿,早就料到你小丫头只敢关门不敢放狗!

    “来啊,今天我被你咬死了,明天还会有千千万万个秦三站起来,我看你到底能咬死多少个!”

    秦枫激了萧玉霜一把,本想让她知难而退,谁知“威武将军,上,咬死他!”

    萧玉霜被彻底激动,完成了关门放狗这句至理名言。

    秦枫看她恼羞成怒的表情时就知道事情弄大发了,哎,没事多那么一句嘴干什么?

    现在这二小姐已经已经彻底被激发了凶性,开始破罐子破摔了!要强制性的把他扑倒!不对,是放狗把他扑倒。

    那彪型犬在听到萧玉霜的命令之后,很是勇猛的就朝着秦枫扑了过来。

    秦枫眼睛里闪过一丝绝望,闪身绕着屋子就跑了起来。

    “不是吧!难道真要使出武功?但一旦用了,那又会有许多麻烦”此时的秦枫正纠结于是否用武功,猛然间看到萧玉霜就在眼前,心中大喜,也顾不得搭理刘老六了,在彪型狗扑倒身上的前一刻,一个纵身,跑到了萧玉霜身后。

    这时那彪型打狗已经追到了身前,刚要下嘴来个恶狗扑食,却猛然间闻到了主人的味道,不禁愣了一下,抬头一看,只见自己的主人被那可恶的时候抱在身前,还冲着自己贱兮兮的傻笑,顿时有些进退两难。

    擒贼先擒王。

    秦枫感觉自己真是机智到了极点。

    萧玉霜被秦枫从身后抱住,顿时惊怒交加,可是感觉着无耻的无赖一直抱着自己,有不禁的有些羞意,顿时跺脚叫道:“你这登徒子,臭流氓,快点放开我!

    萧玉霜发誓,真的没碰见过这种情况。

    也从来没想过在这个屋子里,自己的地方,自己竟然会被别人这样一把从身后抱住,惊慌失措之下,不断的大力挣扎,期望能够脱离秦枫的魔掌,却没有感觉到秦枫的大手已经不了心落在了自己的胸前。

    秦枫只感觉自己触手的地方异常的滑腻柔软,但此时也没功夫细细感想认真品位,眼前着二小姐正拼命挣扎呢,可得把她给抱牢靠了,这样,自己才不会暴露会武功的事实还有就是生命安全有了保障。

    萧玉霜只是感觉一种异样的感觉瞬间传遍整个身体,未经人事的她并不了解这是什么情况,这是这个感觉,让她觉得很是舒服,酥酥的,痒痒的,挣扎的越厉害就越酥越痒!

    萧玉霜脸红耳赤心儿乱跳,大声叫道:“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就去告诉姐姐,告诉娘亲,说你欺负我,他们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秦枫甚是恼怒:“报仇报仇,我和你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你如此惦记,要不是你先来招惹我,我才懒得跟你过意不去呢?”

    萧玉霜从小到大也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也没人敢这么跟她大声说话,而今天,秦枫却是把她欺负了个遍,不仅嘴上不饶人,就连身体的便宜现在也被他占去了不少,越想越是委屈,眼泪在眼睛打转,泫然欲泣:“谁让你昨天那般的看着我姐姐,还进了姐姐的房间,我就是看不过眼吗,而且,人家长的就不好看吗,你连扫一眼都没有!”

    “汗,这二小姐一定是嫌我没有一碗水端平,只顾着看她家小姐,顾此失了彼,这才故意过来找茬吧?还真是蒙对了!”

    秦枫再次了起来。

    “就因为少看了你一眼,你就要放狗咬我,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这玩意弄不好就出人命勒,就算出不了人命,得个狂犬病啥的也不是那么好治的,这又没有狂犬疫苗。”

    秦枫内心闷着,表面却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谆谆教导着小丫头。放在人家胸上的手依旧没有放开!

    “好了啦,人家知道错了嘛,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萧玉霜可怜兮兮的看着秦枫,低声撒娇道。

    秦枫刚准备满口答应,然后假装大气的摆摆手,说一句那都不叫事,然后潇洒的转手走人,这样显得多大气!

    可是眼光看到扔在虎视眈眈的那是恶犬以后,秦枫犹豫了。

    “你真的知道错了吗?为什么府里的人都好像很怕你的样子,看来,这欺男霸女的事,你以前一定没少做吧?”

    秦枫低头看向萧玉霜,只见萧玉霜正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的双脚,听到自己的问话,急忙辩解道:“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我经常做善事的,扶阿婆过桥、帮幼童找亲娘这一类的事情我经常干,不信你可以四处打听打听!”

    “哦?是么,那你能不能先告诉我,自从你进了这屋子以后,为什么方圆几百米都没了动静,人兽皆惊呢?”

    秦枫想起了萧玉霜踹墙的动作极为熟练,显然经常出入这间屋子,使用这个暗室,所以对她的话,是充满了怀疑。

    “嘻嘻,你这样弄的我好难受哇,能不能先放开我,咱们再好好聊聊,好不好嘛,秦三哥哥!”

    萧玉霜见糊弄不过去了,只好用出了自己无往不利的必杀绝技,撒娇装嫩!

    恩,其实她也不用装,本来就很嫩。

    无奈秦枫看着那只狗扔在身边,摆明了就是水火不侵的态度,这小美人计自然是没有丝毫用处了:“不行不行,你还是先回答我的问题吧,看着我的眼睛,一定要说实话,这样,我才能知道我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惩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