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41章:智救吴雅
    一番云雨过后,秦枫抱着怀中的如玉美人,心中一阵平静。版主0○一电COM秦枫似是想起了要救人的事,遂说道:“玉若,你有没有办法支开外面那两个丫环,莫忘了咱们已经答应了吴老伯,可是耗不起时间了。”

    萧玉若“唉呀”一声,皱眉道:“是啊,这可怎么办,外面那两个丫环是娘亲那里的丫头,除了娘亲,没人能让她们离开的,这可如何是好,那位吴姑娘身陷囫囵,多拖一日,便是多受一分危险。”

    对此秦枫也很无奈,前日刚刚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这时候萧玉若正被萧夫人看管的紧,怕是找不到什么借口出去,恐怕只能等到明日了,当下低声说道:“玉若,此事不必太着急,你今日午后可以先找人出去购置我给你说过的那些药材,等明便以想出去散心为由,叫夫人陪同一起上街,到时候只要在人多的地方说出我教给你的那些话就行了,只要这两件事办妥,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便可以水到渠成,到时候金陵一定会炸开锅,范西哲与范珲一定会登门拜访,到那时夫人一定会忙于应付这两个人,玉若,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一定有办法让咱俩光明正大的走进那范珲的家,到时候只要范珲一回去,你便要求他将那吴姑娘带出来看看,至于该怎麽说,我明日再细细告知于你。”

    萧玉若一脸踌躇,道:“你真的有办法,有把握么?”

    “怎麽,玉若莫非真的不相信我么?”

    “不是,我只是无法想象事情是否会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发展。”

    “玉若,这个你放心,我可以给你打个十足的保票,但是你也要答应我,这最关键的几个环节,你一定不能有丝毫闪失,先是找人购置药材,制成粉末,然后是去街上散布谣言,最后则是等到那范西哲和范珲一来,你便寻个机会偷偷跑到那后花园等我,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万万不容闪失。”

    萧玉若见秦枫脸色严肃,当下也不再多言,郑重的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秦枫与萧玉若就这样在屋里耗了一天,期间又叫萧玉若写了张字条,上面只是简单的八个字:“今晚戌时,贵府一聚”萧玉若不明其意,问秦枫,但秦枫却故作神秘,说一切等到明日,便自可揭晓。

    这一日过的甚是难熬,但在两个当事人心里,却别有一番滋味儿。

    到了夜间,两个丫环终于被萧夫人叫了回去,秦枫这才寻了个机会,离开了萧玉若的闺房。

    董巧巧见到秦枫平安回来,却也不敢多问什么,备了些点心,又给秦枫打了些洗漱的水,早早上炕睡了。

    当晚秦枫半宿难眠,心里盘算着明天的事情,如果一切顺利,到了明天下午,说不定范西哲和范珲就会登门“拜访”了。

    第二日秦枫兰帮忙找武教头请了个假,借口身体不舒服休息一日,武教头还跑到秦枫住处看了看他,见到秦枫神不守舍,满脸怠倦,只以为他受了那惊马的刺激,的确身体不适,嘱咐了几句后便走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董巧巧匆匆跑了回来,并且带回来一个消息,说那范珲来了。

    秦枫蹭的一下从炕上蹦了下来,心道:“好,好,等得就是你这个范珲。”

    当下匆匆整了整衣冠,将萧玉若写好的字条捏在手里,直冲会客厅而去。

    秦枫到了会客厅,远远看见萧夫人与一位少年公子坐在堂中攀谈,那少年公子的相貌很是熟悉,细细一想,原来自己在梦中梦到的那个范珲,就是这幅模样,秦枫心中惊悚,自己从未见过那范珲,却能在梦中梦到他的模样,这事儿也太恐怖了吧,可转念又想,自己能从二十一世纪魂穿到这个类似中国古代的大华,也就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了。

    看到那总管就在堂中,自己一个护院家丁,肯定不能亲自与那范珲交谈,好在会客厅外站着两个范珲带来的家丁,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秦枫虽然觉得这两个家丁极其讨厌,可是想要完成自己的计划,就只能靠他们了,当下不再多虑,换上一副笑脸,凑到那其中一个范珲的家丁跟前儿,问了声好。

    那家丁瞥了秦枫一眼,见到他是一个护院,算得上是箫府的一个高级家丁,脸色总算好了些,假笑着回应了秦枫一句。

    秦枫见左右无人注意,迅速凑到那家丁身边,耳语道:“我家小姐一直仰慕范公子的人才,原本一直压在心里不敢说,可最近那通判大人逼婚逼的紧,玉若再也忍受不住,这才在市集上透露了一些自己的心迹,这里有我家小姐亲笔所写的一张字条,吩咐我一定要亲手转交给范公子,可千万不能让其它任何人发现,我见兄弟你神采不凡,平时一定与范公子交好,便拜托兄弟将这张字条偷偷交到范公子手上,相信到时候范公子看了后,一定自有安排。”

    那范府家丁被秦枫拍的飘飘然,尤其是看秦枫相貌英俊,气质非凡,觉得能被他夸赞,自己果然是神采非凡之人,而且此事事关李家玉若与自家主子的私事,今日主子登门拜府,不就是为了这冠绝金陵的萧玉若么?当下悄悄向秦枫使了个眼色,接过了那张字条。

    那家丁咳嗽一声,沉声道:“我现在就进去,你就在这里等着。”

    等到那家丁进了堂内,秦枫在外面远远的望着,却发现那福伯一直朝自己这边看,心里一慌,可别让那老家伙看出什么事来。

    堂上有贵客,那福伯虽然看到秦枫在外面一副鬼鬼祟祟的贼模样,却也不敢擅自出去,只能耐住性子站在堂上伺候着。

    那家丁绕到范珲身边,将范珲拉向一旁,耳语了几句,将那字条偷偷递到了范珲的手里。

    范珲借着衣袖的掩护偷偷看了一眼,心中大喜,那字迹果然是萧玉若的,萧玉若出身名门,自小书画精通,金陵流传着她不少书画作品,范珲一介公子,自然精于此道,一看这字迹,就知道是那萧玉若的手迹。

    范珲侧头,瞥了一眼秦枫的方向,朝那家丁嘱咐了两句,便又坐回到堂中,与萧夫人继续攀谈起来,脸上的表情要多高兴,就有多高兴。

    恰在此时,武秀才匆匆跑了过来,见到秦枫楞了一下,道:“兄弟怎麽出来了,身体好些了么?”

    秦枫支吾道:“不是,……不是,我在屋里憋闷的很,想出来透透气,武教头你又为什么急色而来?”武教头一脸踌躇,压低声音道:“这下可碰到一起了,这范珲还没走,那通判范西哲却突然来了,此刻已经朝这里来了,我先行一步过来就是要告知夫人这件事,这两个人我都不喜欢,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今天偏偏一起来到咱们府了,真是惹人嫌厌啊。”

    不等秦枫回话,武教头已经匆匆进了堂上去通报了。

    秦枫心中大乐,自己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两个人在这里碰面,一定是明面合,暗中斗,为了萧玉若谁都不服谁,今天恐怕会在这里耗一段时间了,这样正好,牵扯住萧夫人和那该死的老福伯,自己和萧玉若便有时间去完成计划了。

    一切都在按着秦枫预定的设想发展,当下他也不在这里浪废时间,转身朝箫府后花园而去。

    到了那花园里,却不见萧玉若,秦枫心里一急,这萧玉若不来,啥事儿都办不成啊。

    正着急间,却见花园深处走出了一个翩翩少年,一副书生装扮,鲜花绿草映衬间,端的是妙丽无双,俊俏无比,细细一看,不是萧玉若又是谁?

    萧玉若神情扭捏,看到秦枫口水直流的猪哥模样,心中大羞,今日费心装扮,女扮男装,就是为了方便与秦枫行事,可是经过昨日之事,今日再见到秦枫,总觉得有些不自在,心儿总是忍不住的砰砰跳,从脸蛋到脖颈,一片火烧火燎的。

    秦枫打了个嗝,抓住时机调笑道:“原本晌午没吃饭,肚子还有些饿,可如今秀色可餐,一下子就饱了呢。”

    萧玉若啐了他一口,可一琢磨秀色可餐这句话,却又是一阵羞不自胜,总觉得这秦枫虽然油嘴滑舌的,可说出来的话,却总是让自己听的极为舒服。

    秦枫知道办正事要紧,当下收起嘻笑,正色道:“玉若,我叫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么?

    萧玉若扬了扬手里的包袱,道:“都在这里面呢,今日晌午回来后,我便打发人去加紧制出来了。”“好,那咱们从后门走,现在多数人都在厨房和会客厅,咱们出府,应该能顺顺利利的出去。”

    萧玉若嗯了一声,道:“你还没告诉我,咱们到底要去哪里呢?”

    “不急,不急,出去再说。”

    萧玉若知道时间紧迫,当下也不再多问,跟在秦枫后面,从花园后的小道绕路,一路果然顺利,从后门轻松而出,离开了箫府。

    等秦枫和萧玉若的背影没在街道拐角时,一个纤细的身影从后门外的树上跳了下来,不是别人,正是陶婉莹。

    他看着秦枫和萧玉若消失的方向,青黑色的脸上布满了幽怨,恨声道:“秦枫啊秦枫,你究竟又要搞什么名堂,若是这次被武启大哥发现你们,我恐怕也救不了你们了,你这个该死的秦三,该死的家伙……”

    她口中虽然咒骂这秦枫,但身子却向前一弹,朝着秦枫和萧玉若消失的方向,紧追而去……

    秦枫与萧玉若到了范珲府第的时候,早已有人在那里等着他们,正是那个在箫府与秦枫对话的范府家丁。

    看到秦枫,那家丁满脸堆笑迎了上来,再见到萧玉若,眼睛登时便直了,这家丁受范珲嘱咐,回来等待萧玉若登门拜访,第一次看到这金陵的第一美女,而且别有一番风韵的男装打扮,眼睛不直就怪了。

    “兄弟,家主交待,一定要款待二位,请二位随……随我来。”

    那家丁有些口吃,显然还没有从萧玉若的美色震憾中回过味儿来。

    范珲家的院子略小于箫府,但门庭景致却尽显豪华,家丁丫环也不少,那家丁将秦枫与萧玉若带到了一个角落的小院落内,秦枫估摸着,这可能是那范珲故意为之的,目的是避开他其它几个老婆的眼线。

    屋里现在只有秦枫、萧玉若和那家丁三个人,不见一个丫环,那家丁给二人上了茶水,就站在一旁,有意无意的瞥着萧玉若的绝世姿容,却是一句话都不说了。

    秦枫心中打转,突然朗声道:“这位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那家丁躬身道:“我排行老五,兄弟你叫我小五即可。”

    “好,小五兄弟,听说你家公子准备要纳一方小妾,而且听说那小妾不过是个穷人家的小丫头,论姿色,论学识,论家世,样样都比不过我家小姐,不知道此事是否当真呢?”

    小五脸色一变,道:“嗯,这个,那个,此事我其实也不大清楚,这是我家主子的事情,兄弟你也应该清楚,咱们做下人的,有些事儿其实是不敢也是不该过问主子的。”

    秦枫故意冷哼一声,道:“话是没错,不过我家小姐天姿国色,也听说了这件事,心里一直觉得不是滋味儿,今天到贵府拜访,除了与范公子私下一聚之外,倒也想见见那位姑娘,看看是不是真的比我家小姐还要出色。”

    “啊,这个……这个,恐怕有些不方便吧。”

    秦枫拉下脸色,沉声道:“小五兄弟,我家小姐的性子可一向傲的很,今日是一定先要看看那位姑娘不可的,否则是绝不会服气的,你若不同意,我家小姐若是就这么生气走了,兄弟怕是不好对范公子交待了吧。”

    说到此处,秦枫回身朝萧玉若轻轻挑了挑眉毛,示意叫她配合一下。

    萧玉若会意,腾的站了起来,道:“既然人家不让我见,怕是因为我见了那位姑娘后觉得比不过人家吧,若是如此,范公子有此佳人,恐怕也不会在意我了,这个人,我可丢不起,十七,咱们还是告辞吧。”

    萧玉若说完即走,看上去一点儿都不像做假。

    秦枫心中暗赞,这萧玉若,若放到现代,稍加培养,也是做演艺明星的绝佳人选啊。

    那家丁小五急了,紧追几步,道:“玉若留步,好,好,今日我小五便做主,带萧玉若去见见那个女人,说实在的,不论从哪方面来看,那女人都无法与玉若你相比,玉若您可是多虑了呢。”

    秦枫在一旁推火道:“那也要看过才知道,不管怎么样,也得让我家小姐面子上过的去,否则日后外人说起我家小姐还不如个穷家丫头,你叫我家小姐脸面何在呢。”

    小五长叹口气,似是下了决心,心道:“只是让这萧玉若看上一看,大家玉若凭难伺候,女人间也最好攀比长短美貌,叫她看上一眼,消了她的疑心也好,那个姓吴的丫头刚来时还不错,可现在,面黄肌瘦,自然是无法与这萧玉若相比了。”

    当下这小五也不再忧虑,领着萧玉若和秦枫,朝着另一处厢房而去。

    这小五专领小路走,绕来绕去,转来转去,约莫七八分钟后,才来到一处小房前,这小房与其它房间都不一样,并不是木质搭建,而是砖瓦修盖,而且安了一道铁门,上面还上着锁。

    秦枫心中暗骂,那范珲,简直是拿那位吴姑娘不当人看,抢来的女人,还关在这种小屋里,这范珲不是心理变态,就是患有严重的情感失调症。

    打开房门,那小五摧促道:“玉若,那女人就在里面,说实话,我家公子其实也是为了这个女人好,不想害她被选美选走后受罪,于是才将她暂时安置在这里,等到选美结束,就会还她自由了呢。玉若要看,就抓紧时间看她一眼,若是叫别人发现我带你们过来,我恐怕就不好交待了。”

    秦枫和萧玉若心中均对那小五充满鄙视和厌恶,青天白日说瞎话,而且还不脸红,范府的人,看来没一个好鸟。

    进了屋里,萧玉若在前,秦枫在后,屋里的光线陡然暗了下来,还没看清楚里面的情景,便听到一声低弱的呵叱:“你们走开,我就算是死,也不吃你们送的饭。”

    片刻之后,秦枫这才看清楚,一个瘦削的少女卧在地上,长发散乱,看不清面目,见到他们进来,身体微微发颤,显然是感到十分害怕。

    萧玉若见此情景,心中气愤,差点没有忍住骂出声来,硬是压下了自己的火气,知道秦枫要暗施自己的计划,故意哼了一声,转身朝那小五道:“这房间气味儿难闻的很,你快带我出去一下,我要适应一下才能进来。”

    她不等那小五答应,自己已经迈步走了出去,那小五一脸徬徨,只得无奈跟了出去。

    秦枫知道时间不多,抓紧机会,跨到那吴雅身边,从怀里掏出那几包制好的药粉,往那吴雅的手里一塞,低声道:“吴姑娘,你不要害怕,我叫秦枫,是受你父亲吴良材所托来救你出去的,你听好,我给你的这些药粉,你将其抹在自己的脸上和身上,这药粉会让你的身体暂时出现红斑发出恶臭,你不要害怕,这绝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我可以保证,你只要涂抹上这种药,那范珲很快就会自己主动把你送回家去,记住,这段时间之内,不论是谁问你,你就只回答他们一句话,这句话只有三个字,就是‘我没病’,你一定要切记,切记。”

    眼前的吴雅终于抬起了头,暗光之下,秦枫看到的是一张美丽绝伦却苍白瘦削的面庞,这吴雅绝对是一个美人,只是在这里吃了太多苦,所以才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吴雅一脸错愕,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少年,心中疑惑,紧咬着下唇,不敢接话。

    秦枫不敢多做停留,将药粉强行塞到吴雅手里,道:“到了这个时候,你必须要相信我,相信我,你还有生机,不信我,你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

    说完这句话,秦枫在那吴雅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一下,转身便向屋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