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36章:探查陶婉莹
    回到萧府,秦枫才知道自己和萧玉若失踪这段时间,萧府究竟着急到了那种程度,他们回来了以后,武教头他们还在外面继续找着呢,这年头儿也没有手机,估摸着他们这一晚上都得在外面耗着了。版主001电COM

    萧夫人据说已经昏倒过一次了,萧大小姐和秦枫一回来,那萧夫人竟跟疯了一样不顾恣态的冲了出来,一把抱住女儿,泪珠儿簌簌的掉了下来。

    秦枫想将经过简要的述说一遍,却被那福伯一把拉到了一旁。

    福伯阴沉着脸,怒斥道:“秦三,看看你干的好事儿,私自与车夫掉换,险些叫小姐出事儿,今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轻饶了你。”

    秦枫懒得跟那福伯解释,知道他对自己一直心存偏见,歪着头,看着萧大小姐和萧夫人,干脆对那福伯来了个不理不睬。

    福伯大怒,呼喝家丁:“来人啊,将秦三押到柴房,断他两顿饭,先关上他三天再说。”

    “我靠……”

    秦枫差点脱口骂了出来,心道:“要不是老子,你家小姐还不定能不能回来呢,那刺客对付的又不是我,若不是老子临时掉换当车夫,萧大小姐早被那刺客不知道拐卖到哪儿去了。”

    秦枫当然知道这次能够平安回来的主要原因,其实是因为那个半路杀出来的蒙面人救了他们,不过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再衡量这个,主观上干脆给自己给自己戴了顶英雄救美的帽子。

    福伯见秦枫满脸不服,还待再骂,却被萧大小姐抢了话头,一句话冲到嗓子眼,愣是被憋了回去。

    “福伯,这事儿怨不得他,要不是他,我恐怕也回不来呢,此事甚是复杂,现在也说不清楚,母亲心焦难安,容我过后再与你细说,你先叫他下去歇息吧,明日起来,你再带他来见我,有些事情,我还要靠他帮我再梳理一遍呢。”

    萧玉若扶着母亲,倒没忘给秦枫开脱。

    秦枫心中又欢喜又欣慰,还是大小姐好,不亏共患难过,这时候也就只有她能为我开脱了,他明天要见我,一定是想问我如何解救那吴雅的事情。

    想到此处,秦枫忍不住朝萧玉若挤了挤眼睛,示意自己心里明白,明日相见,一定将如何解救吴雅的办法详详细细的告知她。

    可人家萧大小姐却会错了意,见秦枫朝自己挤眉弄眼,登时想起了在密林中与秦枫身体亲密接触时的点点滴滴,俏脸登时红了起来,怕福伯和母亲看出什么来,也顾不得再多说什么,匆匆搀着萧夫人的胳膊,也不与那福伯招呼,转身走了。

    秦枫回到住处,往床上一躺,脑子里全是萧大小姐临走是那俏脸红红的姣媚模样,心中禁不住心猿意马起来,的登时便又昂起了头。

    秦枫猛地坐了起来,苦念三字经,压制着自己的心火,不停的告诫着自己千万莫鸡动,鸡动害死人滴。

    几分钟之后,心火渐歇,他才又躺了下来,心中又想起了那个将自己和萧玉若救出来的神秘蒙面人。

    当时只顾着逃命,根本来不及细细打量那蒙面人的样子身材,就连他露在外面的眼睛究竟是大是小,是黑是白,现在也记不请了。可是有一点,秦枫可以很肯定,那个蒙面人绝对不是个男人,他的声音纤细,十足的女声调,而且那声音自己很是熟悉,想想自己在这个大华国认识的人寥寥无几,究竟有谁说话的声调能与那个蒙面人重合在一起呢。

    武秀才,不可能,王三更不可能,他们都是男人。

    那是谁?陶宇星,秦枫心中一震,不错,应该是陶宇星,越想越觉得就是陶宇星,同样的男扮女装,极其相似的说话声调,此时再仔细回想一下,就连身材似乎也非常像。

    通过排除法,秦枫很快便将那个蒙面人的怀疑对像定在了陶宇星的身上,自己在这大华国就认识这么几个人,女人认识的更少,除了陶宇星,还能有谁?

    越想越觉得没错,秦枫再也躺不住了,蹭的从床上蹦了起来,推门而出,他要去找陶宇星,要在第一时间印证这件事情。

    陶宇星是萧府厨房的厨子,住在东院,说来也怪,这萧府的厨师虽多,但除了陶宇星之外,竟然全都是女人,当然,在秦枫心里,陶宇星也是个女人。

    陶宇星本来是要被安排在西院与一帮家丁合并住在一起的,但她以看管厨房为由,强烈要求就住在厨房的储藏库中,所以陶宇星的现在的住处便只有他一个人,旁人或许觉得没什么,以为陶宇星一切为了萧府着想,不惜潮湿寒冷和蚊虫叮咬宁愿住在储藏库中,但秦枫心里却十分明白,那可绝对不是她有多么高尚的风格,而是因为他是个女人,自然不愿意与一帮男人住在一起。

    秦枫一路小跑,匆匆赶往了厨房后的储藏库。

    他也不打招呼,直接便闯了进去,将手里的火折子点着,照向陶宇星的床铺。

    一个人背向着他,正蒙着头睡着,秦枫跨步上前,一把将那人被褥拽开,将手扳在他的肩膀上,一把翻转了过来。

    那人哼哼了两声,感觉到了异常,一下便坐了起来,揉眼道:“谁啊,这么晚了,到底是谁啊?”

    火光之下,秦枫看的真切,这人的确是陶宇星,只见他睡眼惺松,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单从表情来看丝毫看不出任何异常。

    “秦兄,你终于回来拉,今天听说你和小姐因为马匹受惊突然失踪了,之前府上很多人都出去寻你们去了,我本来也想去,可是那福伯却不让,叫我们早早休息,倘若今日找不到你们,我们明天再继续替换着寻找。现在看到你回来,我也便放心了,对了,秦兄,你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秦枫心里嘀咕:“装,你就装吧你,你脸上表情看不出什么事,可是你的手却紧紧的攥着被单,就这么一个细节,已经把你出卖了,那个蒙面人,九成就是你了。”

    心里虽这么想,但秦枫也没有马上点破,陶宇星武功高强,却藏伏在这萧府内,自己倘若贸然点破她的身份,不见得是件好事儿,不如暗中观察她,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再说。

    当下便道:“陶兄弟,多谢你的关心了,好在兄弟我有惊无险,平安回来了,这不我一回来,就来找你了,咱们既然是朋友,我不是怕你担心吗?可是没想到原来陶兄弟早就睡下了。”

    秦枫这句话中暗带刺探,心道你如果不是那蒙面人,现在又怎能安心睡着,只因你就是那蒙面人,将我们救出来后,知道我们平安无事,所以才在这里装睡,你这点伎俩,似乎只能蒙的住自己了。

    陶宇星咳嗽两声,道:“福管家叫我们留府的人早些休息,明日好早起去寻找你们,只是没想到你们已经平安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她边说边起身,点着了烛火。

    秦枫见她衣着完整,睡觉却连外套都没脱,心中更加肯定她就是那个蒙面人。

    “陶兄弟,我问你一件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魔门这两个字?”

    秦枫仔细的盯着陶宇星的表情,看她在听到魔门这三个字后会有什么反应。

    果然,陶宇星的眉头轻轻蹙了一下,将脸扭向了一旁,道:“魔门,秦兄,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呢。”

    “哦,真的吗,我以为陶兄见多识广,多少也该知道一些的,没想到你也不知道,算了,我以后再问问别人吧。”

    陶宇星嗯了一声,仍是不敢与秦枫直面相向,道:“秦兄怎麽会问起这个呢?”

    “哦,今日我与小姐遇到了一个刺客,想要劫持咱家小姐,那刺客自称是魔门的,所以我心里便想,这个魔门应该是一个门派,平时并不显山露水,却专门在私底下干些拐卖妇女、绑架儿童的勾当,我还想,要不要明天去报到官府里,叫官府以后对这个魔门多加留心才是,省得他们再去危害别人。”

    秦枫故意诋毁魔门,其实也是为了试探陶宇星,今日在密林中,他虽然跑路跑的急,但仍然记着陶宇星蒙面的时候,身穿的衣服与那刺客极其想像,由此推断,陶宇星说不定与那刺客本就是一伙儿的。

    陶宇星的脸色果然有变,秦枫故意绕过去看她的眼,她却避开了秦枫的眼神。

    “啊,竟然会发生这等事情,那秦兄又是如何脱困的。”

    “本来我打算牺牲小我,解救大小姐……”

    直到此时秦枫也不忘自我吹擂一番,“可还没等那刺客伤着我,突然便冒出来一个蒙面人,像风一样飞了过来,将我和萧大小姐从那刺客手中解救了出来,唉,只可惜当时我跑的太急,没有看到那蒙面恩人的眼睛,否则以我的记性,就算他蒙了面,日后只要我能再碰到她,透过眼睛,我便可以认出他来。”

    陶宇星顾左右而言他,听秦枫说对那蒙面人印象极浅,蹙着的眉头顿时展了开来,道:“秦兄和大小姐有幸能平安回来就好,至于那蒙面人的身份,秦兄其实也不必太过放在心上,依我看,他既然蒙了面,自然是不想叫人认出来,秦兄也不必过于深究了。”

    “那不行,他救了我的命,我可绝不能忘了他,如果以后叫我找到她,我一定会对她以身相许。”

    陶宇星“啊”了一声,哭笑不得,道:“秦兄何以会说出以身相许的话,即便要报恩,也不必如此啊,再说那蒙面人是个男人,你又如何能对男人以身相许呢。”

    “我一个小小家丁,除了以身相许,恐怕没别的办法报恩了,更何况我可以肯定,那蒙面人绝对是个女人,当时那蒙面人跟我说了一句话,透过她的声音和身段,我可以肯定,她一定是个女人,而且一定是个漂亮的女人。”

    秦枫说到这里,怔怔的盯着陶宇星的表情,看着陶宇星那青灰色的脸庞慢慢的泛出了红晕。

    “啊,秦兄,你莫要乱说,以身相许这样的话,实在是有些…有些……算了,等秦兄找到那蒙面恩人,到时候由得秦兄如何去报恩吧。”

    陶宇星心里极不自在,心里砰砰直跳,怀疑自己的身份被秦枫瞧穿了不成,当下故意顺着秦枫的口风,说了一句由得他报恩的话。

    秦枫收回了笑容,知道已经不必再试探下去,陶宇星百分之百就是那个蒙面人,当下起身抱拳,道:“算了,夜深了,我也不便再打扰陶兄弟,你早点休息吧,放心,那蒙面人的恩德,我记在了心底,也许过不了多久,我便有机会见到她,到时候一定以身相许报答你…哦,不是,是报答他。”

    不等陶婉莹起身说话,秦枫便已经转身离开了厨房。

    陶婉莹愣在了那里,秦枫最后一句话说的实在太过玄妙,似乎是指她,却又马上改了口。陶婉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秦枫突然跑到这里,绝不会只是来看看她打声招呼这么简单,他一定是怀疑到自己的身份了。

    陶婉莹轻嗔一声,暗骂自己江湖经验太少,在秦枫面前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伪装,想想自己从小被掳到突厥,在突厥魔门长大,除了修习武功之外,很少单独行走过江湖,如今第一次来到大华国,第一次行使这么重要的一个任务,却偏偏遇到了秦枫这么一个该死的家伙,害得自己总是无法静心,当日竟然偷偷的跟着他和大小姐的马车去通判府,看到他和大小姐受惊马失踪后,也瞧见了武启的影子,心中总是放心不下,所以才跟去了密林。

    可是正因为自己当时心急情况下说了一句话,竟然叫秦枫瞧出了端倪,要真的让她认出自己的身份的话,自己以后又如何来跟他相处呢?

    陶宇星越想越迷惑,躺在床上,竟是一夜不曾入睡。

    但那边秦枫却睡的很香,今夜的梦中,他梦到了自己抱着萧玉若,在那刺客的追赶下奔跑,越跑越快,最后甚至飞了起来,萧大小姐痴痴的看着她,眼中满是看爱慕的神色。刚想伏下头亲吻萧大小姐的嘴唇,却冷不防身体失去了重心,从空中直落而下,秦枫一声惊呼,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接入了怀中,看看抱着自己的人,却是陶宇星,萧大小姐已经不知道去了哪儿。

    陶宇星看着他,一脸怒色,道:“秦三,我警告你,就算看出了我的身份,也不准跟任何人乱说,否则必将惹来杀身之祸,你记住了吗。”

    说罢一把将秦枫抛了出去。

    等落地后,秦枫抬头一看,眼前是一处高门大院,几个满脸横肉的家丁簇拥着一个二十来岁的贵公子从大门口迈步出来,几个人说说笑笑,一脸荡相,秦枫听到那贵公子道:“姓吴的那个丫头的确是朵难采的花,但她越是难采,老子越是来劲,我就喜欢这种个性的女子,等到过亲洞房之日,老子慢慢的折磨她,非得叫她跪下叫亲亲相公不行。”

    旁边一家丁笑道:“少爷,你既然喜欢她,何必要等到洞房之时呢,不如现在就上了她。”

    那贵公子在那家丁的脑门狠狠弹了一下,骂道:“你懂个屁,这叫情趣,懂不,老子玩儿女人玩儿的太多了,早他妈没啥情趣了,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难啃的骨头,还不得慢慢的享受啊,她越硬,老子啃的便越有滋味儿。”

    又一个家丁道:“我瞧那女子,这几天一直不吃不喝,莫不是想寻死吧,少爷,她若是死在咱们府上,那可如何是好。”

    “,他想死哪儿有那么容易,我早就料到她会反抗,所以从第一天抢她回来时,我便叫人给她灌了一种药,这种药很是大补,吃了后可以叫人混身发软,只能慢慢走,不能快步跑,我每天叫人给她灌一次药水,她就算不吃饭,也绝对死不了。”

    旁边的家丁齐声称赞,夸那贵公子这一招实在是高。

    那贵公子眉头皱了一下,道:“就算她真的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选美之事,是有我叔父和潘将军主辖,整个金陵除了他们两个,我还怕谁,帝京的小王爷想管也管不到这儿来,再说他自己不也是到处寻芳采花,不亦乐乎,哪儿还顾得其它的事情,所以你们大可放心。只不过,那药水不能叫她服食太多太久,那玩意儿是番邦人送给我的,吃的太久太多,对身体不知道会产生什么影响,老爷也真是的,我不就是没给他生个小孙子吗,干嘛连纳个小妾都叫我举行过亲之礼,难道过一次亲,这姓吴的丫头就能给他生个孙子了么?”

    旁边的家丁附和了两句,簇着他离府而去。

    听到此处,秦枫早已是怒火焚身,看见地上有块石头,捡起来朝着那贵公子狠狠的扔了过去。

    啊的一声,那贵公子扭头看到了秦枫,骂道:“小畜生敢用石头砸我,快去抓住他,我要剥了他的皮。、秦枫转身便跑,但脚下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狠狠的摔了出去。

    “啊,啊!”

    秦枫猛地睁开了眼睛,看看周围,看看自己,躺在炕上,原来刚才那一切,不过是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