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33章:步步惊心
    “什么,你能有什麽办法?”

    萧大小姐的声音有些激动,却很快又压抑了下来,显然在她心里还不敢相信一个小家丁的话。版主0零壹电COM

    “大小姐,我知道你想要离家出走,这虽然也是个办法,却实在是个下下策,倘若你走了,夫人怎么办,到时候若是官府追究起来,你在没有嫁人的情况下无故失踪,夫人也有口难辨,所以我想要与大小姐您谈谈,首要的目的就是打消你要离家出走的念头。”

    萧大小姐猛地扯开了帘子,惊道:“你从哪儿听到我要离家出走这件事的,是不是丫环香莲告诉你的。”

    “不是,是我无意中在花园听到的。”

    萧大小姐脸色一寒,问道:“这件事你有没有跟旁人说过?”

    “没有,此事非同小可,我自然不会跟旁人乱说。”

    “那就好,你记住,走与不走,是我自己的事情,秦三,你一个小小家丁,做好你的份内之事就好,我的事情,不消你管,况且你也管不了。”

    “大小姐,有些事情,想象是一回事,真要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倘若你真要走了,我可以肯定你很快就会后悔的。”

    “那又如何,难道留在这里就能躲过那选美之祸吗,我要走了,娘亲虽然担忧,但我们萧家毕竟是宰相之后,官府又能拿我们怎么样,总之我绝不会甘心做那皇帝的妃子,更不甘心叫娘亲将我随便嫁给什么秦财神的儿子。”

    这小妞,性子真倔啊。

    秦枫尽量放缓语气,道:“大小姐,你想的太过简单了,说句不好听的话,今日的萧府已经不是当初的萧府,这选美之祸,你能躲得了这次,能躲得了下次吗?你今天不嫁人,但总有要嫁人的一天,你若真要出走,先不说你今后的日子该怎麽过,倘若此事闹大,传到皇上那里,到时候连累的,可就是夫人了。”

    萧大小姐面露难色,陷入了深思,看来这些事儿,她并不是没有想过。

    过了半晌,那萧大小姐似乎是想通了什么,挺起胸膛,道:“那你告诉我,你想到的办法,究竟是什么办法。”

    秦枫尚未答话,突变陡生。

    不知道哪儿窜出来一个七八岁的孩童,直直的朝着秦枫所驾马车跑了过来,这马车行进速度虽不快,但这孩童岁数太小,一旦被马车压上,后果也不敢想象。

    秦枫心中一惊,猛地一拉马缰,用力过猛,虽然避开了那孩童,但那红鬃大马受惊,竟然奔开四腿,朝着前方人群猛冲了过去。

    事发突然,等武秀才他们发现异常之时,秦枫所驾的马车早已冲出了老远。

    路上行人纷纷散开,有些躲避不及的,仍是被这奔驰的马车撞飞到一旁,断胳膊瘸腿是肯定的了。

    好在秦枫还算机警,没有一直紧张下去,用力将缰绳向左边一拉,朝着前方一个行人稀少的小巷拐去。

    这马车穿过小巷,一路急驰,带着秦枫和萧大小姐二人,朝着这金陵的边界直冲而去。

    一路颠簸,那萧大小姐早已惊的说不出话来,而秦枫则是死死的拽着那缰绳,才不致于被甩落出去。

    等到这匹惊马力竭慢了下来,秦枫他们也不知道被带到了那里。

    秦枫观察了一下,周围荒无人烟,应该是早已远离了那金陵的地域,前方不远处是一片密林。

    秦枫将俏脸泛白的萧大小姐扶下车来,过了半晌,那萧大小姐才缓过劲儿来。

    秦枫觉得奇怪,自己之前虽然拉缰过猛,却不致于叫那匹红马如此受惊,这红马被人畜养已久,断然不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他走到那红马前,细细的观察了一遍,果然在那红马的上,发现了两支细小的银针。

    暗器,我日,是有人突施暗器,才会使这匹训练有素的红马受惊若此。

    究竟是谁,是谁要故意这么做,他的目的是什么?

    此时此刻,秦枫心里突然又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来的很突然,他感觉到有危险在跟着自己,感觉到似乎有一双眼睛,就在不远的暗处,死死的盯着自己。

    对方的目的,应该不是自己,而是那萧大小姐。

    想到这里,秦枫再不犹豫,猛地拉起那萧大小姐的手,朝着那密林的方向猛跑了过去。

    那种危险的直觉告诉他,回头肯定是不行的,只有向前,也许才能避开那个隐藏在暗处的人的追踪。

    当下最要紧的,是先找一处阴蔽的地方,冷静下来,好好思量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又该如何从这里安全返回金陵。

    萧大小姐惊恐未定,又被秦枫突然拉着急跑了一阵,气息一岔,猛地向前摔了出去。

    秦枫想回头扶她已经来不及,只好顺势一倒,做了那萧大小姐的肉垫儿。

    温香软玉扑满怀,但此情此景,二人却生不出一丝旖旎的情景。

    萧大小姐脸红红的坐了起来,挣开了秦枫的手,拍了拍身上的草尘,喘道:“秦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何急匆匆的带我跑到这密林里来,那金陵的方向在正东,但现在我们却是越跑越向西了。”

    秦枫前后左右看了两眼,发现左前方不远有一片茂密的灌木丛,当下不顾那萧大小姐的反对,再次握紧她的手,强行将她拉了起来,向那灌木丛跑去,边跑边道:“大小姐,我们先躲起来,过后我再与你解释。”

    萧大小姐贵为千金大小姐,那里受过这等苦罪,用起蛮力,愣是不肯跟秦枫过去。

    秦枫心里一横,索性一把将她抱在怀中,朝着那灌木丛而去。

    萧大小姐又急又怕、又羞又恼,狠捶秦枫的胸膛,怒道:“你这个大胆的家丁,你把我弄到这里来,究竟意欲何为,死家丁,臭家丁,我命令你赶快把我放下,否者日后我绝饶不了你。”

    秦枫伸手捂在了她的嘴上,低声道:“不要喊了,有人跟着我们,刚才马匹受惊,将我们带到这里,是有人蓄意为之,你若不想出事,就乖乖的不要说话,否则被他们发现,你我绝不会有好下场。”

    萧大小姐似乎被秦枫唬住了,软了下来,果然不再喊叫,只是一双纤手紧紧地顶在秦枫的胸膛上,时刻防备着他靠近自己那神圣的酥胸。

    绕过那灌木丛,总算找了一处阴暗的地方,虽然气味儿不好,却总算暂时安全了一些,但秦枫心中的那股不安,仍然潆绕心头,一直不曾散去。

    将萧大小姐轻轻的放下,透过那灌木丛的隙缝,看了一眼外面,见并没有人跟来,秦枫长出了口气,这才低声的将刚才的发现告知了萧大小姐。

    萧大小姐眉头深锁,细声道:“在这金陵,我们从未得罪过人,这些年来也从未与旁人结过怨,究竟是谁要这么对我,他们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秦枫摊开手,无奈道:“你问我,我去问谁,我还纳闷呢,倘若真要有人想对付你或者对付夫人,何必非要等到今天,何必非要挑这个地方,我刚刚入府,哪儿知道你们以前得罪过什么人,不过我有种预感,我总觉得这件事与那选美有关,他们挑这个时候动手,也一定有他们的原因。”

    萧大小姐还想再追问几句,却冷不防被秦枫又一把捂住了小嘴,正想发怒狠狠咬这讨厌至极的家伙一口,没想到这家伙却将他的嘴巴抵在了自己的耳朵上,一时间耳垂处又麻又痒,身体一僵,说不出一句话来。

    秦枫将声音压到最低,紧凑在萧大小姐的耳边,道:“别说话,有人来了。”

    鼻中闻到萧大小姐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感受着萧大小姐柔软玲珑的娇躯贴在自己身旁的火热,看着她那一抹红霞映娇颜的俏脸,秦枫的小鸟难以抑制的冲动起来,变成了一只蠢蠢欲动的大鸟。

    灌木丛外是那未知的危险,灌木丛内却是一片旖旎情景,秦枫心中却是即紧张又冲动,个中滋味,当真是难以言尽。

    萧大小姐此时也透过那丛木的缝隙看到了外面的情景,一个身穿青衣劲服的蒙面人站在了她和秦枫之前所在的地方,即不走,也不退,左右探望,显然是在寻找她和秦枫的踪迹。

    萧大小姐终于知道秦枫之前所说的话并非胡扯,的确有人在跟踪他们,而对方蒙面劲装,隐藏了自己的面目,一看便知来意不善。

    清晰的感受到身旁那个讨厌的家丁喷在自己耳根处的男人气息,萧大小姐心里又羞又怕,那种感觉,绝不亚于那此刻正在苦苦承受双重刺激的秦枫。

    但是两个人谁都不敢动,只能保持着这种紧贴在一起的暧昧姿态,企盼着那个蒙面人能够快点儿离开。

    然而情况的发展却偏偏事与愿违,他们越是着急,那个蒙面人越是没有丝毫离去的意思,反而调转身体,朝着他们藏身的灌木丛方向慢慢走了过来。

    秦枫手心出汗,背脊发凉,心中天人交战,是冲出去跟这蒙面人硬拼,还是掉头逃跑?

    留给秦枫的时间越来越少,蒙面人距离他们藏身的地方已是越来越近。

    秦枫心中一横,咬了咬牙,跑是肯定跑不走了,奶奶个熊的,此人的目标应该是萧大小姐,将萧大小姐推出去,自己落跑,我日,这样的男人恐怕连畜生都不如,眼下之计,只能是自己跳出去,唬住那个蒙面人,让萧大小姐先跑,自己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想到此处,秦枫再不犹豫,似无意却有意的在萧大小姐的耳垂上轻轻一蹭,细声道:“大小姐,你走,我挡着,快,跑的越远越好。”

    不等萧大小姐反应过来,秦枫猛地将萧大小姐朝那灌木丛的深处猛推了过去,自己则怒吼一声,纵身跳了出去。

    “哇呀呀,此林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老子正拉屎,你却捣乱来,小子,你惊扰了我的屎意,快赔偿我精神损失费来。”

    秦枫一番胡扯,意图转移这蒙面人的视线,给萧大小姐制造逃走的机会。

    蒙面人身子一顿,显然被秦枫吓了一跳,却很快从秦枫那番惊世骇语中回过味儿来,袖口一甩,手中已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刀,指着秦枫,怒道:“你们藏的倒快,可惜,藏的再好也得让我揪出来,萧大小姐,是我进去请你出来,还是你自己出来呢?”

    只此一句问话,便直截了当的挑明了他的意图。

    说话的同时,这蒙面人却是绕开秦枫的身体,朝那灌木丛走去。

    秦枫哪儿能让他过去,横身一拦,笑道:“我刚在里面拉了一泡臭屎,你莫非还想要进去观瞻一番么?”

    此话一出,却想到里面藏着的人是萧大小姐,这句话倒是连她也一起骂了,不过当下情况危急,也顾不得这个了。

    蒙面人一楞,却发出一声怪笑,道:“我本不想杀你,你却来调笑我,既然你想死,我便成全你。”手中明刀一晃,直冲秦枫的胸口扎来。

    “不要,住手!”

    萧大小姐从那灌木丛中突然冲了出来,站在了秦枫的身前。

    秦枫心中懊恼,不过仔细想想,即便这萧大小姐能跑走,估计也跑不了多远就会被这个蒙面人追上,从那金陵到这密林这么远的路他都追过来了,还差于再多追一程么?

    “很好,萧大小姐您既然出来了,也就省得我进去请你了。”

    蒙面人收了刀,刚才对秦枫那一下,不过是故弄玄虚,目的便是将萧大小姐从灌木丛中惊出来。

    秦枫转到萧大小姐身前,遮住了她大半个身子,回头道:“你为什么不跑?”

    “你舍身救我,我要跑了,又如何对得住你。”

    萧大小姐抿着嘴,神情坚定,到了这个份上,她反而不紧张害怕了。

    秦枫心中一暖,她虽是大家千金小姐,却对一个下人重情重义,单冲这点,今日无论如何,我也要跟这蒙面人死拼一把。

    转眼看向那蒙面人,秦枫挺了挺胸,直接问道:“兄台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莫非是我们的熟人不成?”

    秦枫的本意是想激将对方,套些话出来,谁知那蒙面人却不吃这套,一把将面上的蒙巾扯了下来,露出了本来面目,笑道:“我蒙面纯属习惯,并不是怕你们认出来。”

    此人二十来岁的年纪,鹰鼻薄唇,眼窝深陷,眼珠的颜色呈淡蓝色,神情倨傲,斜斜的看着秦枫和萧大小姐二人,一副瓮中捉鳖的傲慢恣态。

    萧大小姐掩口惊呼道:“你不是中原人,你是突厥国的人。”

    秦枫吃了一惊,突厥国,不正是大华的死敌吗?

    “你为什么要跟踪我们,为什么要把我们逼到这个地方来,你究竟想干什么?”

    萧大小姐紧接着问出了几个最为关键的问题。

    “呵呵…”

    年轻人口中虽发出了笑声,但脸上的表情却如死水一般毫无变化,伸手将散在自己额前的一缕长发挽到了脑后,道:“萧大小姐冰雪聪明,竟然一眼便能看出我是突厥国的人,在下很是佩服,不过你那几个问题,请恕在下现在还不能作答,大小姐若想知道,不妨跟我走一趟,我保证你跟我回去之后,我一定会给大小姐你一个明明白白的答案,如何?”

    萧大小姐咬着下唇,与秦枫对望了一眼,不再说话。

    秦枫越看男子的刀饰,越发觉得眼熟,忍不住脱口问道:“你是魔门的人?”

    年轻人脸色大变,蹭的一下窜到秦枫身旁,一把捏住了秦枫的肩胛骨,厉声道:“你是谁?怎麽会知道魔门的?”

    秦枫吃痛,此人力气极大,几乎要将自己的骨头给捏断,咬牙道:“你若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魔门,便先要回答我们大小姐刚才提出的问题,咱们公平交换,才算公道,否则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将魔门的秘密告诉你。”

    秦枫疼痛之下纯属瞎扯,那魔门他根本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又何来秘密之说。

    谁料那年轻人却更显激动,连说话的声调都变了,嘶喊到:“魔门的秘密,你怎麽可能知道,说,你到底是谁,若敢有隐瞒,我叫你不得好死。”

    秦枫暗叫有门,自己胡掐乱说的一句话,竟然叫这年轻人紧张若此,联想突厥的野心,当下又瞎蒙道:“那魔门的秘密,与这天下大业有关,是不是?”

    年轻人身子抖动,猛地松开秦枫的肩胛,脸上的表情琢磨不定,冷笑道:“好,好,看来你果然知道些门道,不过你想公平交换,却是不可能,今天我索性将你们两个一并带走,以后有的是时间,不怕你不把那秘密吐出来。”

    “我,法克油!”

    秦枫给了对方两句中外国骂,心中一狠,抬拳便向那年轻人打了过去,既然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不如跟他拼了。

    可惜他与这年轻人相比,身手差的太多,一拳头出去,却打了个空,等回过神来,只觉得后背一痛,身子猛地向前扑去,倒在地上,背部疼痛难当,一时之间竟然无法起身。

    年轻人冷笑连连,走到秦枫身旁,笑道:“你想做护花使者,却没那般本事,我本来不想多生事端,只怪你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秘密,很抱歉,你怎麽也得跟我走一趟了,你若再不老实,我就不只是叫你爬在地上了。”

    秦枫知道大势已去,使出了电视里常见的那一招,猛地扑到那年轻人的腿上,死死的抱住了那年轻人的小腿,冲着萧大小姐喊道:“大小姐,你快跑,快跑啊。”

    谁知这萧大小姐生性倔强,又感动秦枫此时的壮举,非但没跑,反而冲到年轻人身边,举起粉拳,朝着那年轻人的后背猛砸了起来。

    这个时候,秦枫突然想起了自己还会武功,虽然比较低微但还有大部分在潜意识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当初比试时便是这样,之后就反败为胜打倒了武秀才,如今在这种危险情况之下,自己竟然把这一茬给忘了。

    想到此处,秦枫凝神精气,心中想象着:“赶快叫我恢复力气,叫这刺客会失去力气,他会浑身无力,连手指都抬不起来。”

    他这么一想,果然自己身体的疼痛马上就消失了。

    年轻人有些上火,啐骂了一句,抬起脚来,朝着秦枫的头踢了过去。

    秦枫眼睛一闭,脑中下意识的反应使出了花本无心点法。

    而那年轻人此时抬起的脚也果然踏不下去了,突然间觉得浑身无力,就像被封了全身道一般,使不出一丝的力气,年轻人心中大骇,若不是自己内力深厚,根基扎实,恐怕早就一头栽下去了。

    与此同时,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一道青灰色的身影突然从一棵大树之后弹出来,直冲着秦枫三人的方向奔了过来,手中一扬,两道银线激射而出,朝着那年轻人的胸口直射而来。

    事出突然,加之那年轻人突然间失去了力气,躲避不及,被那两道银线正中胸口,身子一抽,瘫软了下来。

    秦枫睁开眼,却看见一个同是一身青色劲装打扮的蒙面人站在自己面前,将自己一把从地上拽了起来,又将那萧大小姐往他怀里一推,道:“还不快跑,还等什么。”

    这声音,怎麽会如此熟悉,但秦枫此刻已经来不及多想,拉着那萧大小姐的手,冲那青衣人点了点头,朝着密林外,急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