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31章:花丛密语
    秦枫将白君宜放出后便将手中剩余的千两银票交给了两女后,交代了下一些事宜便离开客栈前往萧府。ΒaΠzΗμ~0○㈠点Cōm(记得去~符号)

    此时正值三四月间,多数鲜花还没能盛开,可这李府花园里面却不存在这种现象,鲜花满园,香气逼人。

    这些花的品种名称秦枫是认不出来,他也不在意这个,这两天他的情绪一直挺压抑,如今置身花间,心情的确舒坦了许多。

    目光瞥处,却发现花园小池对面有一朵不知名的红花,开的正艳,花朵饱满异常,竟然比秦枫见过的任何一种花都要大。

    世间还有这么大的花,这倒奇了,不妨过去好好看看,当下迈开步子,绕过那池塘,钻进了对面的花丛之中。

    费了半天劲,终于凑到了那红花底下,正要伸手去触摸那红花时,却突然听到从这花园深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声音很轻,但秦枫耳力异常,听的真真切切,他心中一楞,心道:“难道这花园之中,除了我之外,还有旁人不成?”

    秦枫听的很清楚,这声音正是从他左后方传出,原来这花园不是没有人,只是他没有发现而已。

    他急忙蹲子,隐藏了起来,毕竟自己是擅自闯进来的,这要被人发现,总是说不清的事情。

    两个少女从那花园深处走了出来,秦枫看的真切,其中一个,正是那美的让自己神魂颠倒的萧家大小姐,另外一个,看打扮,像是她的贴身丫环。

    秦枫心中奇怪,自己无意中来到这花园深处,竟然能遇到这萧大大小姐,看她们的神情,似乎与自己一样,也在紧张会不会被人发现,不停的东张西望,秦枫心中越发觉得奇怪,这花园是她自己的私人之地,她想什么时候来,就可以什么时候来,这又有什么紧张的。

    但那大小姐和丫环接下来的对话,却让秦枫大吃一惊,而且终于明白了,她们两个为什么会偷偷的跑到这个地方来商量事情。

    “大小姐,你真的打定主意要那么做了么?”

    那丫环一脸惶恐,轻轻的拽住了那大小姐的衣服一角。

    “香莲,你从小便与我一起长大,这件事我一个人做不来的,所以只能靠你帮忙了,这几日我们在这里商量了许多次,难道你到现在还是不能理解我吗?”

    “可是,大小姐,你要就这么走了,夫人又会如何伤心啊,听说那秦家的公子仪表堂堂,也是一个少年英才,大小姐若跟了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还是想劝劝大小姐你,便打消了那逃走的念头吧。”“香莲,那秦家公子究竟为人如何,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一切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他谈话好色,流连于花街柳巷,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这样的人,我绝对不嫁,你无需再劝我,我心意已定,即便没有你的帮忙,我也会离开这里,至于娘亲那里,我相信时日久了,她定会明白我的苦心。”

    “可是大小姐,这天下之大,你又该去那里啊,香莲担心大小姐你在外面一个人,吃苦受罪没什么,可是若遇了歹徒,遭了强盗,那可是有性命之危的啊。”

    那大小姐叹了口气,目光突然变得迷离起来,沉吟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香莲,这话中的深意,你怕是不会明白的,倘若我此后一生都要活在那种不开心的境遇中,倒不如跟那人说的一般,死了的好。”

    “啊呀,呸呸呸,大小姐莫要乱说,香莲全听大小姐你的,大小姐要我怎么做,香莲便怎么做。”

    “嗯,这才是我的好妹妹,你放心,我出去之后,也并非没有去处,总之我不会到处流浪,等到今年选美一过,我一定会回来。”

    “大小姐,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要去什么地方啊,如此一来,香莲也就放些心了。”

    那大小姐轻声一笑,道:“你这鬼丫头,当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么?我既然要走,自然不能让能让你们找到,凭我这些年所学的东西,生计总是不成问题的,你大可放心。”

    “大小姐,既然如此,香莲也便不多问了,其实香莲内心也不希望大小姐嫁给一个自己不认识、不喜欢的男人,大小姐只盼大小姐出去之后,万事保重,平平安安,夫人那里,大小姐自可放心,香莲一定会加倍伺候好夫人。”

    萧大大小姐的眼眶突然红了起来,想到自己的娘亲,心中百般不是滋味儿。但又想到此事事关自己一辈子的幸福,便又咬了咬牙,道:“香莲,那我们之前商量好的事情,你可要记好了,等到清明祭祖那天,我拜祭完爷爷和父亲之后,我们便寻个机会,换过衣服,你提前帮我准备好衣服盘缠,在我逃走那段时间,你切记不要被任何人发现,你记住了吗?”

    香莲点点头,却是忍不住掉下泪来。

    二女又商量了几句,这才一前一后,离开了这花园。

    这段时间秦枫一直在偷听她们的对话,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二人一走,急忙跳了起来,感觉浑身酸麻无比,可是与刚才所偷听到的话相比,秦枫心中的震惊远比那酸麻来的震憾。

    这萧大大小姐要私奔,哦,不对,她没有相好的,应该说是离家出走,这小妞也真够野辣的,这事儿她都敢做出来,要知道这可是古代,她这么做,真的是一件胆大的事情。

    不过嘛,小妞有性格,大爷我喜欢,嘎嘎嘎。

    想到此处,秦枫从那花丛中跳了出来,离开了这花园。

    谁知还没走几步路,便听到有人在身后唤他的名字,扭头一看,居然会是那个有同性恋倾向的“男人”陶宇星。

    秦枫满脸嘻笑,道:“燕兄弟,你也难得有闲出来转转啊。”

    陶宇星青着一张脸,冷哼道:“是啊,我是有闲空出来转转,恰巧看到刚才在花园里有一只臭老鼠,在哪儿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偷看人家大小姐呢。”

    秦枫脑袋一大,这不是说我呢吗?我日他娘的,这家伙眼睛倒尖,我藏的那么有水平,居然也被她给看到了。但这事儿也没法解释,秦枫也只能吃了这哑巴亏,笑道:“啊,这么漂亮的一个花园,居然还有老鼠,真是没天理了,回去得跟那武教头说一声,组织一个灭鼠队,把那花园里的老鼠给清理出去。”

    陶宇星见他不吃味儿,心下更恼,看着秦枫那帅到发指的臭脸,心中憋闷无比,心想自己真是眼瞎了,居然一开始会认为这个家伙是个难得一见的奇男子,瞧他刚才偷看那萧大小姐的痴呆模样,分明就是个花痴,自己也不知道怎麽了,竟然会被这个家伙气成这样。

    陶宇星越想越气,当下从秦枫身旁走过时,狠狠的在他的脚背上踩了一脚,啐道:“色狼,无耻。”不等秦枫反应,陶宇星便已经匆匆走开了。

    秦枫愣了半晌,摸着脑袋,莫名其妙,喃喃道:“我色吗?我倒是想色呢,也没那个资格啊,再说了,我色不色,跟你又没嘛关系,你干嘛踩我脚啊,都说女人难琢磨,这种女扮男装的女人更他妈的难琢磨,郁闷,郁闷哇!”

    闷生生的回到屋里,往床上一躺,秦枫心里那个揪揪啊,这萧大大小姐居然要离家出走,这年头,外面的世界自己毫无了解,莫说这萧大大小姐一个大家闺秀独自一人流落在外充满着危险,这萧大大小姐花容月貌,不论走到哪儿都是金子,即便打扮成丫环也无法掩盖其艳光四射的芳华,这要一出去,还不定会遇到什么危险呢。

    不行,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让她离家出走,离开萧家这棵大树的庇佑,她又能走到哪儿去?

    她的人身安全本来不关自己的事儿,可是想到这么一个美到令人发指的大家小姐就这么孤身一人出去,被强盗抢去做了压寨夫人,想想就觉得可怕啊,这么美的妞儿,要做得做自己的压寨夫人,便宜别人,这种事儿秦枫可不答应。

    秦枫心里犯着嘀咕,越想越觉得不能放任那萧大小姐离家出走,这事儿既然被自己听到了,就一定要想办法将那萧大大小姐的出走思想扼杀在萌芽状态下,清明之前,自己一定要找机会跟那萧大大小姐交流一下,只要努努力,费费嘴皮子,兴许能劝她放弃这个念头。

    可是做为一个小小家丁,去哪儿找机会与那萧大大小姐单独见面啊?

    大不了自己就找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利用自己身为护院家丁的职务便利,偷偷摸到那萧大大小姐的房中,冒险跟她谈一谈,反正自己身上有筹码,她要离家出走的把柄捏在自己的手里,到时候她若有什麽激动、冲动或者以惩罚色狼等名义对自己的话,就将夫人搬出来威胁她,她要不听,就捅到夫人哪儿去。

    心中大致有了主意,秦枫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颜,又在屋里翻来覆去琢磨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到了吃饭的点儿,拿了吃饭的家伙什,就餐去也。

    今天吃饭有点儿冷清,没见到陶宇星和王三,不过秦枫生性开朗,很快便与其它几个新老家丁打成了一团,彼此互通姓名排号,寒喧一番,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公式化的客套之语,便各自散了。

    秦枫推开窗户,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冷风那么一吹,心情总算平静了一些。

    目光瞥处,却见几个身材窈窕的丫环美少女们一人端着一个木盆从窗前不远的地方姗姗而过,留下一片莺声笑语,小一扭一扭的,凉风一吹,裙角飞扬,那一排修长的小腿,勾勒出一副荡漾着浓浓春意和青春气息的夕照风情美女图来,秦枫刚刚压下去的鼻血再一次以一种不可阻挡的恣态喷涌而出。

    他禁不住长长的吹了声口哨,单手抚额,将额角的一缕发丝仰头拨了回去,一道鼻血以一种极为潇洒的恣态滑空而过,惹起了一片惊呼,少女们的目光同时向他看来,秦枫嘻嘻一笑,身子一扭,竟从那窗口翻了出去。

    窗下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洒落了一地水,青石板上湿滑无比,秦枫想着心事,没有察觉到,脚下一滑,仰面一倒,一蹾坐在了那里。

    丫环们哧哧而笑,轻啐了几句,不等秦枫坐起来,便已经扭着小蛮腰,迈着轻快的步伐“随风而去”了。

    “姐姐们,妹妹们,这就走了么?”

    秦枫懊恼的嘟囔了几句,摸着自己的,看着美少女们离去的背影,发起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