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30章:柳玉珊的心
    这时秦枫和柳玉珊都没睁一眼睛,如果有人看到的话,肯定大为惊奇,因为此刻他们二人全身泛起淡淡的莹光,体内的血管若隐若现。Wwω。ЬáΠzんμ○○①。cΟm

    最后那股奇异的暖流再转回秦枫体内,直奔上丹田,再由上丹田,缓缓寸进的流向心脏,心脏附近的血管,经脉在瞬间,比原来加固了成千上万倍,心脏的颜色也由原来的红色,变成淡淡的金色。

    这是百经进入第二层的标志--花本堪怜。秦枫慢慢睁开双眼,眼中射出一道金光,瞬间又恢复平静,眼睛扫过身子低下仍在婉转承欢的美女,连她细细汗毛微微颤动,都能看的一清二楚,目光扫过十丈外的一颗小树,有条六寸的竹叶青蛇,在树枝上缓缓爬行。

    秦枫知道自己的功力又精进一层,心中暗自高兴,动作也更加狂野,在身下女人几声尖锐的狂叫中,射出数道滚烫的柳玉珊在一阵颤抖中,满足的昏睡过去。

    秦枫看着怀里的美女,心头仍然止不住嘭嘭乱跳,那迷人的面孔本是绝色,再加上初为人妇的娇媚,刚软下的,又蠢蠢欲动,但看到她微肿的,还粘着血丝,便强压下内心的冲动。

    不知道她醒来,会是什么反应?是现在就走呢,还是留下为跟她解释清楚?秦枫忍不住想到。

    举目望向天边的新月,秦枫心里想道“若是那如镰刀的弯月翻过来我就走,如果没有变我就留下!”最后的结果,秦枫抱着洁白如雪的玉体,呆呆的盯着月牙儿柳玉珊已经六年没有出过天魅宗,刚出来不到三天,就被七煞盟的两个护法孙进、张浪,带着数十帮众联手伏击,中了一记火焰掌后,终于逃出七煞盟的包围,但极为不幸,又遇到华山三狗中的两人贪图她的美色,当时她已经内伤发作,无法做任何反抗,只能眼睁睁的被人喂下极乐散,她当时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没有。

    她再次清醒的时候,觉得全身赤裸,被人搂着,丰满圆润的上还有一只不安份的手,自己的双手也紧紧圈住那男人的腰身,那人的味道真好闻,好想一直被他抱着,柳玉珊被她自己的想法吓住了,号称“雪花女神”的柳玉珊,怎会有这样不堪的想法!她突然记起昏睡前被两个猥琐男子喂下了春药,难道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她瞬间出了一身冷汗,突地翻身,用最快速的手法,点住那人道。

    柳玉珊又呆住了,俏脸微红,呼吸也变得急促,好俊逸的男子,一双迷人的星目,望着天边的淡月,嘴角挂着懒洋洋的笑意,因道被制住,像极了一尊金童雕像,金风徐徐,肩上墨发轻轻舞动。刚离开他温暖的怀抱,突然发觉风有些凉,慌忙捡起地上的衣服,穿衣的时候,她的视线也没有离开秦枫。

    穿上衣服,柳玉珊忙乱的心才逐渐平静,看到不远处还有两具熟悉的尸体,正是喂她极乐散的汉子,盛怒之下,运足十成功力,周围数丈的气温突地下降十几度,本已枯黄的树叶,纷纷飘落,飞舞的枯叶中,居然有晶莹的雪花,白色的花瓣盘旋,黑色优美身影在雪花中飞起,一团冰冷如白雾状的极寒真气飘向死尸,那干黄的尸体突地变白,白似寒霜。柳玉珊眼中精茫大盛,轻轻的挥一下手掌,那两具尸体突地炸开,连骨头带肉,每块不及八两,像碎冰一般散落在树丛中。

    柳玉珊又怔住了,好像连她也不信会有如此精美的效果。

    “哇!我的功法什么时候练到--漫雪飞扬这个境界了?姐姐说我天资极高,但至少要等十年才能修这种境界”带着惊喜和疑惑,朝秦枫走去。

    刚走两步,她才觉得火辣辣的疼,一定是那个小贼,哼!她气呼呼想到。只是连她自己也没发觉,此刻的她居然带着甜甜的笑意。

    秦枫刚发觉怀里的美人醒了,然后就觉得自己不能动了,再然后发现自己好冷,更冷的是他的心,因为他的视角刚好能看到,柳玉珊处理尸体的那幕,骨肉纷飞,冰落如雨。现在他冷的连呼吸都不能了,因为她走过来了,脸上还带着残酷的笑意秦枫暗叹“唉,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

    他已后悔和月亮打赌,其实月亮也是被逼赌的,月亮正一脸辛酸的流着泪!

    柳玉珊心中又乱开了,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这个陌生而又占有自己身体的俊俏男子,脸上平静内心却嘭嘭只跳,拍开秦枫的哑,冷冷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问完她就后悔了,我怎么能问他名字呢,我应该直接杀掉他的,其实我只是想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我的功力为什么提高了,内伤怎么痊愈了,问完再修理他。对,就应该这样。

    秦枫微微笑道“我叫秦枫,姐姐你呢?”

    保命要紧呀,嘴一定要甜,秦枫心中是这么想的。

    “嘻嘻,我叫柳玉珊,弟弟,你的名字真不错!”

    我怎么会笑呢?那小贼明明毁了我的清白,一定要对他狠一些,两种态度在她心中狂斗不止。

    “好美的名字,姐姐你好漂亮!”

    柳玉珊在天魅宗贵为二宗主,一直高高在上,哪有人对她说这样赞美之词,心中大喜,冰冷的俏脸溶化,如一朵雪莲花,在寒风中盛开。柳玉珊初为人妇,眉间春意还未退去,这一笑更是风情万种,妩媚动人。

    “弟弟的嘴真甜,姐姐哪里漂亮了”话虽这么说,但脸上洋溢着欣喜自信。

    百经练到第二层花本堪怜,秦枫的语言天赋也有了惊人的提高,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百花星君也只是练到第八层而已,已成为江湖上绝顶宗师,秦枫今后的发展不可限量。

    “我说的都是真心的,姐姐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美的一个。”

    看到她笑的更甜更美后,秦枫才略为放心,开心的女人脾气会出奇的好,小命算是保住了。

    接着又问道“姐姐这么好的本事,怎么会被那两个小贼喂下春药?”

    柳玉珊忽地神色一变,气呼呼的把经过说了一遍。讲完后又恨声道“七煞盟的人居然敢伏击,待我返回宗门,定会带人把他们杀个干净!”

    周围的空气也变得冰冷。

    秦枫呆呆地看着她,一动也不动,想动他也动不了。暗叹“好厉害的女人”他又想起刚才那两尸体了,那效果仍在震撼着秦枫,脆弱的心灵。

    她又扑哧一笑,道“弟弟吓坏了吧?姐姐骗你呢!”

    刚才那股狠劲,怎会是骗骗人就有的。

    “跟姐姐说说,你是怎么救我的吧?”

    秦枫版的英雄救美故事,在小树林中开始流传,添油加醋,妙语横生,柳玉珊哪听过如此精彩的故事,直乐得她娇躯乱颤,秦枫在道还没解开的情况下,十分卖力的骗着大美女。

    最主要的是大美女喜欢被他骗。

    柳玉珊闻着秦枫身上发出的男子气息,神色极为陶醉。

    秦枫身上的气息,是修炼《百经》而特有的,如麝如兰,淡而不腻,随着功力的加深,那气味也越来越浓,那气味可能是天下最厉害的媚药了。

    柳玉珊已爱上那种气味。不光她喜欢,全天下的女人可能都会喜欢,那不光是种气味,而且是一种感觉。

    女人是一种感觉系动物。

    她呼吸已经有些不顺,柔软的玉体,已贴在秦枫身上,她对这俊美的男子仅有的一点戒心早在夸她漂亮的时候,就被她狠狠抛弃了,而且她还记起一些激情的片断,白嫩的玉体又已火热。

    秦枫突然若笑道“姐姐,我的身子都麻了,还不给我解开道吗?”

    柳玉珊从迷醉中惊醒,发现自己又已抱住秦枫赤裸的身子,白嫩如玉的俏脸还贴在他厚实的胸膛上,顿时羞的俏脸通红,轻轻一笑,秋眸流转,媚意横生。

    秦枫咽下一大口口水,心里怪叫一声“还叫人活吗,人间怎有如此的女人!”

    其实在六年前,江湖中的人不但送柳玉珊一个“雪花女神”的称号,还暗称她为江湖第七美女。

    “弟弟呀,人家的清白之躯已给你了,以后你要怎样对待姐姐呀?”

    不愧是混过江湖的魔女,给你自由前先得问清楚你的心意,不然嘿嘿!

    秦枫年龄虽小,但聪慧绝伦,人家女孩家已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只差明说,要跟你一辈子,他当然明白这话后的含义。

    立刻大喜道“小弟定会真心善待姐姐,照顾姐姐一生一世!”

    这高兴劲可不是装的,有如此佳人愿与你共此一生,做梦都会乐醒吧!再说啦,天魅宗可是黑道之首魔门的老大。她又是天魅宗的二宗主,若是不答应估计自己也不用活了,直接找棵树吊死算了。

    “哼,想的美,谁要你照顾!”

    却欢喜的解开秦枫身上的道,十足的小女人的媚态。

    秦枫看的春心大动,又蠢蠢欲动。

    “呀!”

    她白了秦枫一眼“现在可不行,人家下面还很疼”秦枫呵呵一笑,故意问道“那什么时候行?”

    “讨厌啦,坏弟弟!快些穿上衣服,咱们进城歇息吧!”

    秦枫站起的时候,才发现玉珊几乎和他齐高,这么修长丰美的身材,这在女人中绝不多见。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秦枫穿粗衣黑衫,却很适合他的飘逸气质,玉珊不觉然看的呆住了。暗道“这弟弟越看越俊俏,将来一定能骗倒一片女孩子!”

    还为别的女人担心,她自己早已身陷其中。

    “姐姐,发什么呆?”

    秦枫已收拾妥当,背起很小很小的书箱。

    玉珊脸色稍红,忙道“没,没什么!人家已饿的没力气了!”

    她一提饿,秦枫的肚子也叫了起来,早已过了晚饭时间,还好金陵已经很近。

    秦枫抓起她的一只嫩白小手,玉珊却突然软在他怀里,“弟弟,人家还疼,走不动了!”

    说完,深深钻在秦枫怀里,抬不起头来。

    秦枫呵呵一笑“让弟弟来抱你进城!”

    秦枫已把她横抱在怀里,玉珊的头埋的更深,俏脸紧贴在秦枫胸膛上,闻着淡淡的秦枫特有的体香,身子越发柔软,只听得耳边呼呼风声,和秦枫有节奏的心跳声。

    秦枫温玉满怀,心里不断的感谢偷马贼,感谢华山三狗,感谢老鬼姐姐,最后他才谦虚的感谢自己。

    在秦枫全力施展轻功下,不多时便到金陵东门。

    “姐姐,已到东门,要下来吗?”

    秦枫温柔的问道“啊,这么快就到了,弟弟好厉害!”

    唉,情人眼里出西施!秦枫的轻功勉强算是一流,前面抱个人,能快到哪里去,若不是内功深厚,早就气喘如牛了!

    城门卫兵照例盘查,看到这一对神仙眷侣,男俊雅,女的娇媚,心中大为羡慕。不过目光都集中在柳玉珊脸上,眼珠珠都快掉出来了。秦枫干咳一声,朗声道“各位军爷,我们可以过去了吧!”

    见别的男人盯着自己的女人发呆,虽然得意,但心里却不怎么舒服。

    玉珊一双美眸全在秦枫身上,见他为自己吃醋,“格格”笑起来,这一笑不当紧,那些守卫差点晕倒地上。

    金陵的治安良好,夜间也十分繁华,灯火通明,人如流水车如龙,宛如白昼。

    秦枫和玉珊进城的时候,天黑不及一个多时辰,人流正旺,很多店铺还没打洋,在灯光下,玉珊衣裙上的血迹和破痕更加明显,忙拉她走进一家大型成衣店。

    店主是一位中年美妇,年龄约在三十五六间,身材高挑,体态丰盈,略有媚态,穿着一身的锦绣衣裳,白绫袄儿,淡黄裙子,见人即笑,在灯光下,更显风姿。秦枫暗道“年青的时候,定是个美人儿!既然我已在这个世界住下了根,还有着那么多我爱的人,那么我就该好好闯荡一番,萧家便是我的第一站!”

    中年美妇,多年经商,更是个人精儿,哪能不明白秦枫的眼神,见秦枫身边有个绝色美人还盯着她看,不由得得意起来,笑道“小哥儿好生俊俏,初来金陵吧!要奴家给你介绍几处景点吗”那美妇还没说完,就打了个冷颤,一股寒流从脊背钻入心痱,一道冷冰冰的目光似要把她吞下,她暗暗吃惊“好大的醋劲,可惜了一人俊俏小子!”

    其实玉珊不是吃醋,只是美妇一进店就没溜她一眼,还拉着她的情郎说东说西,当然会生气,而又不能当着秦枫的面大怒,吓着秦枫,可就非她本意了。

    那美妇果然不再多嘴,努力做个好商人,帮他们二人介绍衣衫。

    玉珊选了一套黑色蚕纱凤裙,蚕纱薄如蝉翼,裙边百褶,纵纹细密,内穿绸丝制黑色长裤,绒边暗花,保暖而美观,一条墨带,边镶金线,如柳细腰,更显圆润丰臀。

    秦枫仍是黑色一套,只是衣料精美,做工更细,他从试衣间出来,儒雅的长袍无风自舞,说不出的风流潇洒。玉珊和那美妇眼中都大放异彩,秦枫嘴角挂着懒懒的笑意,柔声对玉珊道“这套合适吗?”

    “合适,合适!”

    玉珊连连点头。但又好奇的问道“弟呀,你为什么老是一身黑色呢?别的颜色不看吗?”

    称呼已由“弟弟”改成“弟呀”有过关系就是不同。

    秦枫突地贼贼一笑“姐姐,真想知道吗?”

    玉珊连连点头。

    秦枫走到她身边,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今天晚上我好好讲给你听。”

    说完亲了一下玉珊白嫩的耳珠。

    “啊呀,讨厌你!”

    玉珊被她亲的全身一颤,俏脸微红,嗔了他一眼。

    两套衣服花去百两银子,美衣需多金,幸好他上山时家里给了自己不少银两,他随身携带着。

    他们从全城最大的酒楼出来时,夜色已深,玉珊腻在秦枫怀里,深深的陶醉在这种意境中。穿过金陵大道,就到投宿的天下客栈了。

    *******************************************************************************“坚持,再有几百米就到金陵了,到了金陵就安全了,安康,你一要挺住!”

    一个满身是血青年,步伐不稳的急奔在金陵大道上,殷红的鲜血随他的脚印,滴在青石板上。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一定要活到逍遥王府。

    后面还有五道手持长刀的黑影,紧追不舍,距离相差不过七丈,安康脚下一软,摔在长街中央,他的眼中快要急出血来,金陵就在前方,已经看到门旁高大石狮了,难道天要亡我?

    那黑衣在他没爬起的时候,已经赶了上来,并不说话,举刀便砍,险险避过一刀,后面几道黑影已围了上来,安康在刀影中,犹如狂风中的小舟,一不小心就会船毁人亡。

    手中的长剑,再无力气挡刀,离逍遥王府只有一百多米了,唉,一切都完了。眼睁睁的看着那刀光闪向自己的脖子,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眼角溜下一滴泪珠,似有无限恨事等他完成,这一滴泪包含着无限的意义。“小妹,希望你能知道我们安家真正的仇敌!”

    那刀光并没有落到脖子上,因为他看到了雪花,秋天也有雪花吗?他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做梦。好美,能在死前看一看秋日落雪,也是一大幸事。

    围在他周身的黑衣人,也好像被这雪花迷住了,刀迟迟不能落下。

    雪花也能救人吗?雪花不能,但此时的雪花却可以。

    那好似定住的五个黑衣人,被一只大手抓住似的,以一种奇异的轨迹摔在一团,黑衣上覆了一层薄冰,一阵寒风吹过,那薄冰慢慢的碎开了,连肉和骨头一起碎开,五个黑衣人变成一堆晶状物,红色的晶状物。

    秦枫虽然见过她的手段,但那是对两具无生命的尸体,对这五个武功一流的杀手,居然一招全杀,那是怎样的功夫呀,自己勉强能对付四个,但至少要在三百招以外,五个一起上,自己只有逃命的份。

    秦枫暗叹“兴好在林中把她收伏,不然我的死法比他们为更悲惨吧!”

    秦枫越想越怕,手心已经浸出汗水。

    其实玉珊也没有那么厉害,虽然她只是挥手,但真气损耗的厉害,又是突袭,所以才能一击致命。

    玉珊似乎已经觉查到他的恐惧,冲他微微一笑,杀气大减。

    秦枫却是苦笑。

    安康觉得那五个黑衣人死的很美,虽然他觉得那种死法很残忍,但他还是呆呆的看着那晶状物,直到他听到一声干咳声。

    秦枫又是一声干咳,怪声说道“喂,那们仁兄,我们救你一命,难道不想说点什么?比如说,今天天很好之类的,说说月亮很圆也行啊”玉珊“格格”乱笑,含情脉脉的盯着秦枫。

    他的目光终于舍得离开那残碎的尸体,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

    两个像是画中走出的人儿,站在不远处,如蝉翼的裙纱,随风飘舞,黑裙女子冷艳娇媚,却柔情似水的盯着旁边的黑衣少年,书生模样的黑衣少年,俊逸洒脱,嘴角挂着懒懒的笑意。

    “谢,谢谢你们!在下安康,来日定报两位救命之恩!请问二位恩公大名?”

    黑衣少年仍是带着淡淡笑容,把他从地上扶起,没有回答,却道“伤成这样都死不掉,确实厉害,将来报恩也有资本,不错”黑衣少年又叹道“兴亏多是皮肉伤,好好调治,休养个十天半月就能恢复了!”

    正在这时,百米外的金陵大门“吱呀”一声大开,从里走出一队全身戎装的军汉,领头乃是一俊朗的年青人,大约二十三四岁,银盔银甲,腰跨厚背军刀,盔上红樱飘动,英气逼人。

    秦枫暗叹一声“好个威武,难道是逍遥王府二公子赵兆翔?听说打仗带兵挺有一套,啧啧,那铠甲真亮,不过也应该挺重,哪有布衣来的舒服!”

    那队军人也注意到这边情况,飞迅奔来,安康一见到那银甲青年,两眼放光,顿时来了精神,拖着沉重的身子,迎向前去,“兆翔兄!”

    说完居然抱着那银甲武士大哭起来。

    银甲武士先是一愣,然后任那人抱住自己,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康,康弟?你怎么搞成这副模样?”

    说完还扫了一眼秦枫和腻在秦枫身上的玉珊。看到玉珊时,眼中大放异彩,停在她身上的时间足有三秒,不过马上恢复平静。

    秦枫对他的表现极为满意,做为肯定,还点点头。

    不过秦枫好像困了,打了个瞌睡,玉珊立马柔声问道“秦郎,困了吗,咱们回客栈休息吧!”

    这哪像江湖中传说的“雪花女神嗜杀无情”此时的柳玉珊已经是秦枫最温柔体贴的小娘子。

    秦枫点头称是,冲那安康说道“喂,再哭天都亮了!我们走了,保重!”

    安康抬头把泪擦干时,秦枫和玉珊已经走远,冲他们身影喊道“我还没请教二位恩公大名呢?”

    银甲武士查看了一下那黑衣人所用的长刀,刀背上刻有“寂灭”二字,“寂灭杀手?”

    刚说完,那雪亮的长刀像是白蜡遇火一般,慢慢消失"果然是寂灭杀手,这么特殊的兵器别人也模仿不了!人死刀灭"又细了那些尸体碎块,露出惊叹的神情,喃喃道“好毒辣的寒冰真气,一招能把五个寂灭杀手击毙,难道她是六年不出江湖,功力竟如此深厚了!”

    安康仍是哭道“赵兄,我全家被人杀光,只有我逃了出来,仍被寂灭追杀,小妹仍在外学艺,若不是为了报仇,说不定我已支持不住”"康弟,不要伤心了,先随我回府治伤吧,明天带你去见我爹!"日上三竿。

    玉珊下了床,玉腿一软,又倒在秦枫怀里,呢喃道“一丝力气都没了,秦郎抱抱我。”

    秦枫紧紧抱住玉珊,轻轻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略为羞愧的叹道“我修习的是阴阳双修功法,虽是双修,但频繁会对女方不利,我怕你有事。”

    还没说完,就被玉珊香软的小嘴堵住。

    过了许久才分开,玉珊嫣然笑道“我早就知道啦,只是人家喜欢和你那样,喜欢被你轻薄”秦枫望着她的笑靥,说道:“玉珊,我本是帝京秦家的嫡子,上山学艺后与师傅相恋,后来得到了祖师留下来的灵宝,带着逍遥宫众女下山。如今的我确实在萧家任职护院,说实话,我真的蛮喜欢与你在一起的时光,但我依旧希望你能陪着我。我在你之前还有个女人,她叫董巧巧,我希望你们能成为好姐妹可以吗?午时我便去盘下家酒楼,作为我们的定居之处,好吗?”

    他用着希冀的眼神望着柳玉珊,深怕她听完了立刻从他的身边离去。

    柳玉珊在听完秦枫的讲述后,第一个感觉是自己看错了人,自己竟然喜欢上了个的男人,她只想离开这个男人的身边,但又转念一想,他连如此机密的事都对自己说,这代表自己在他的心中有着一定的地位,他又如何,这个时代男人三妻四妾是十分正常的,只要他爱着自己,自己也爱着他便行了。想通了一切的柳玉珊,对着秦枫说道:“只要你不负我,我便心满意足了。我想见见你的师傅娘子,让我进去看看吧。”

    听到了柳玉珊的回答,秦枫知道她不会离开自己了。他高兴的拿出灵宝逍遥宫,将白君宜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