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27章:见萧家母女,出任护院
    见到秦枫,婢女一脸喜气,拉住秦枫的胳膊,道:“公…公子,今晚你不如便去我那儿歇息,比起一会儿与那帮人挤在一个房间,我那儿要舒服的多。bαйΖんU@零零1点坑母”

    秦枫当然乐意,耗了大半天时间,身体的确有些疲乏,有那婢女照顾,自己也能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顺便好好整理整理自己这乱七八糟的遭遇和情绪。

    刚要和婢女走,那婢女却被陶宇星拉住了。

    “姑娘,我那兄弟还一直在府外等着我呢,您可不可以帮个忙,叫我那兄弟今晚进来跟我们住在一起,外面天寒地冷的,我担心他的身体受不住。”

    婢女公情有些犹豫:“他不是来应选家丁的,这事儿我怕是做不了主啊。”

    秦枫在那婢女的背上推了一下,道:“怕什么,应聘家丁的人这么多,你把他叫进来,过上一夜,也不会有人注意,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我对你很鄙视。”

    婢女冷汗直冒:“公子这是考量我呢,也是也是,此乃善事,不可不做啊。”

    当下急忙点头应了下来。

    秦枫顺手从饭桌上拿了两个馒头,递到陶宇星手中,道:“你弟弟应该还没吃饭吧,这个给他。”

    陶宇星伸手接过,看着秦枫,嘴唇抖动,最后只说了句:“谢谢罗兄了。”

    秦枫不经意间与陶宇星的手背碰触了一下,只觉得软绵滑暖,心中一楞:“这小子,不仅神态语气像个女人,连那手也像女人一样滑嫩。”

    想到此处,秦枫不禁仔细打量起那陶宇星来,却见他虽然一脸黑青,但秀眉凤目,琼鼻薄唇,身材娇小,腰肢纤细,手指修长,最关健的是,这小子居然没有喉结,尽管他用衣服的衣领掩住了大半个脖颈,但秦枫仍是发现了他没有喉结这个事实,尤其是脖子上露在外面的那一层肌肤,白皙异常,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女人。

    这就怪了,难道这小子本来就是一个女人,秦枫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再联想陶宇星无意中流露出的娇羞神态和语音腔调,秦枫可以肯定,这个陶宇星百分之百是一个女人。

    只是这陶宇星面色青黑,为人低调,很少与旁人说话交流,给人印象极淡,若不是秦枫的内心对女人有一种即抵触又敏感的直觉,若不是恰巧在复选时与陶宇星同为一组,多了些交流的话,他还真的很难发现陶宇星会是一个女人。

    可是他为什么要女扮男装来这箫府应聘家丁呢,是家里太穷想出来挣钱?还是家里有人逼着她嫁给一个独眼耳聋的败家子弟,她被逼无奈才逃婚出来的?看样子应该像是后者,怪不得她作的那首诗充满了幽怨的味道呢?

    但这些念头秦枫也只是在肚子里转了一圈,并没有说出来,也没有流露出发现她秘密的公情,陶宇星这么做一定有她自己的难言之隐,既然事不关己,自己也没必要去捅破人家。

    另一头的陶宇星,无意中与秦枫的手碰触了一下后,心头突突直跳,再看到秦枫看着自己的眼神似乎充满疑惑之后,她再也按捺不住,匆匆调转身子,催促那婢女领着他去寻他小弟去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醒来之时,已经天色大亮,一睁眼便看到婢女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见到秦枫醒来,婢女一脸欣喜,兴奋道:“公子,好消息,这次家丁应选比试,结果已经出来了,你可是头名啊,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箫府的正式家丁了。”

    这的确是个好消息,终于有事干了,秦枫睡意顿消,匆匆穿上那连系个口子都别扭半天的衣服,连脸都顾不得洗,一把拽着婢女,道:“走,带我去瞧瞧。”

    到了箫府宅前,那告示榜单看来早就贴出来了,一堆人挤在那里,人头攒动,秦枫踮起脚来,总算看到了榜单上的内容。

    自己的大名赫然高列,位居第一,接下来便是那陶宇星的名字,第三名叫孔孝廉,秦枫不认识,而第四名,居然是乔峰。

    这四个人中,秦枫是全才,不容置疑,陶宇星诗作的好,那厨艺一定也是绝佳,所以列为第二,第三名秦枫不了解,至于那乔峰,说实在的,秦枫觉得这箫府将乔峰列为第四,实在是明智之举,乔峰武功不错,力气不小,为人诚恳老实,的确是最符合家丁这一职业的人选。

    旁边还贴着一张总榜单,是箫府这次招募家丁的所有人选名单,一共二十名,不分名次,贴在这里,只作公示之用。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是这些中选家丁去拜见这箫府的主人,也就是萧老爷的儿媳,当今萧家的家主夫人了。

    秦枫先随婢女回到住处,洗漱完毕,简单吃过早饭,这才在婢女的引领之下,前往昨日复选清谈的后院厅堂,婢女告诉他,所有的新进家丁都要去那厅堂,等侯夫人的训话和总管的安排。

    一路上秦枫也从婢女口中多少了解了一些这箫府目前的情况。

    首先,这箫府此次招募家丁,目的很明确,只是为了壮大人手,同时也是为了替萧家注入新的血液,使得萧家重焕生机;其次,如今的箫府,真正的主人只有两个,就是那夫人和昨日那只见其影未见其身的幕后大小姐,萧老爷曾在朝为官,萧老爷辞官退朝之后,没过3年便身患急病,撒手而去,萧家外戚林立,每个人都紧紧的盯着萧家这块大肥肉,这十几年来都只有萧夫人与萧大小姐一直撑着。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如今的这个大晋国,定制每隔五年便会举行一次全国选美,今年恰巧是选美年,那萧夫人为了女儿考虑,这才决定将女儿的终生许给了远在帝京的秦家,想要以此来规避这选美之祸,而之所以如此繁杂和讲究的招募新家丁,也是希望到了那秦家后,不要落了面子。

    秦枫对这最后一点心有唏嘘,不过没办法,这毕竟是古代,所有的事情都是皇帝说了算,就算萧老爷曾经位及人臣,叱诧一时,但现在毕竟已经死了,人走茶凉,如今的萧家,早已是家道中落,难保自身,偏偏那萧老爷的女儿生的个个国色天香,人尽皆知,如果不嫁人,还真的没有别的办法来躲避这选美之祸。

    看来自己的确没猜错,这萧家小姐,的确是在为自己的婚姻恋爱发愁呢。

    到了厅堂之后,人早已满,看来他是最后一个来的。

    见到陶宇星和乔峰站在人群一角,秦枫凑了过去,见到陶宇星,两人神情各有尴尬,眼神一对,便各自避了开去。

    须臾之后,总管福伯从室内走了出来,接着是几个家丁丫鬟,最后则是一个中年妇人在两个丫环的扶绕下姗姗而出。

    秦枫不是没见过美女,以前他也见过不少样貌漂亮的中年富婆,但与眼前这个中年美妇相比,他之前见过的那些女人无异都成为了平庸货色,因为她们缺少一种气质,一种除了美貌之外,更让人心动的气质。

    而这位萧家夫人,则是容貌与气质俱佳,雍容华贵,举手投足之间,无不尽显贵族风范,单从外表来看,这萧夫人生得极为貌美,眉毛弯弯,睫毛长长,小嘴红润,皮肤水嫩光滑,保养的极好,一点也不像四十岁的人,倒像个三十岁的少妇,身材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有股成熟的妇人风韵,眉头之间也有股暗暗的幽怨,很有些味道。

    当秦枫还在惊叹于那萧夫人的美貌姿容之时,一个窈窕的人影刺进了他的眼帘,当他看到最后出场的这个少女的面容之时,他才发现世上原来还有如此相似的人,当初的肖青璇算是一个,而这萧大小姐又是一个,一个他埋于内心深处的人,他双十年华,眉如远山,目似秋水,唇似点绛,鹅蛋脸,杏眼琼鼻,生的甚是美貌。看那面容,与萧夫人竟有六七分相象。两个人站在一起,竟像姐妹花一般,丝毫看不出是母女。

    秦枫愁肠百转,激动万分,盯着那萧大大小姐的绝美面庞,越看越觉得激动。

    萧家家主与新进家丁的见面会进入了尾声,接下来是总管家福伯安排分工,为了便于管理,福伯给每位新进家丁重新命了名,保留个人的姓氏,但名字却不能再沿用原来的名字,在府里的时候,统统以序号代称。

    秦枫因为成绩不错,府里安排他做了护院,算的上是高阶位的家丁了,所以他的新名字序号还算靠前,排列在五位,就叫秦五。

    如今的萧家排行最高的是护院总教头,用现代话就是保安队长,府里的家丁丫环们都称其为一哥,秦枫做为一名新进家丁,能够排行第五,算是不错了,从此以后,除了夫人、大小姐、各口的总管以及前四位家丁之外,剩下所有的丫环家丁都得称其为五哥了。

    看来二十世纪时代的那部唐伯虎点秋香电影里的9527并不是编剧瞎编乱造的,不过萧家的家丁可比不上人家华太师家,全部加起来也就几十个罢了。

    这边的家丁分工和家丁排名进行的火热,然而秦枫却是一句话都没听进去,一直直勾勾的盯着那萧大大小姐美丽到极致的面容,兀自感慨着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美女。

    家丁们有了各自的分工,也认清了家主的模样,接下来便是跟着那些老家丁去各自的工作岗位熟悉工作流程了。

    陶宇星早就发现秦枫自从来了这堂上,眼神儿便一直傻愣愣的盯着那萧家大小姐,见到秦枫对着那个漂亮的大小姐一副痴痴呆呆的表情,陶宇星心里没来由的觉得赌闷,如今人群各散,见秦枫还在哪儿发楞,面色发红,肌肉跳动,陶宇星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干脆伸手一巴掌拍在了秦枫的脑门上。

    “啊,啊,怎么啦,出什么事儿了,你干嘛打我。”

    陶宇星冷哼道:“夫人叫我们都散了,现在人都快走光了,你还不走吗?”

    “啊,走,去哪儿啊?”

    秦枫见那萧大大小姐随着她母亲走远了,这才回过味儿来。

    “秦五,你刚才没听到吗?你现在已经不是家丁了。”

    “什么秦五,谁是秦五?你到底在说什么呢,我不是考了个第一吗?怎麽说不要就不要我了。”

    秦枫有些发汗,怎么一会儿的功夫,自己的温饱问题就又泡汤了呢?

    “秦五是你在府内的新名字,你最好记住了,别以后有人喊你五哥你还不知道是喊谁,萧家的家丁分三等,一等家丁就是护院,主担防盗防火,看护宅产,保护家主安全之责,二等家丁则是负责伙食、园艺之类的事情,三等家丁就全是干些苦力活儿了,你的运气不错,那萧家大小姐似乎很看重你,将你升做了一等家丁护院,排行第五,而我却是分配到了厨房,排行第十八,至于大宝兄,排行第三十八,却是只能去做些苦力之事了。”

    听了陶宇星的解释,秦枫这才松了口气,原来自己没被开除,而是升职加薪做了保镳了,当下笑了笑,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我叫秦五,嗯,这名字听起来还不错,你叫陶十八,也挺顺口,可是大宝兄,王三八,哈哈哈哈,有趣,有趣啊。”

    这时候婢女又踮儿了过来,见到秦枫,一把拽住他的胳膊,道:“公子,你怎么还在这儿啊,走,我带你去见护院教头去。”

    “陶兄弟,那我先走了,过后我再找你。”

    看着秦枫离去的背影,陶宇星却是狠跺了一下脚,心道:“看他对那大小姐一副痴迷的模样,我原本还以为他是一个藏学隐才、坦荡实在的男儿,却不成想他居然也是那般……那般好色,难道我真的看走眼了不成?”

    婢女带秦枫去的地方是这萧家护院办公住宿的地方,不过现在这间不大不小的办公室却只有一个人,其它人应该都去各处巡逻上岗了,这人秦枫倒是认识,正是昨日那个先是一拳把他砸翻在地,后来又被他一掌推了个狗吃屎的护院考官。

    经婢女介绍,秦枫这才知道这个考官叫武秀才,名字取的很个,姓武名秀才。

    武秀才是这萧家所有护院的头儿,也是所有护院中武功最好的一个,平时除了主管护院巡逻分配之职外,还兼任护院体能技击教头,所以平时人人都唤他武教头。

    可惜这武教头遇到秦枫算是彻底栽了一回,被秦枫撂了狗吃屎,这事儿在一帮护院中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他这武教头的威信也大大降低了不少。

    不过这武教头看起来也是个实诚人,见到秦枫,抱拳一笑,开门见山道:“恭喜秦兄弟一来便做了护院,你武艺比我高明,以后这教头一职,就有劳兄弟你了。”

    这个高帽秦枫可不敢带,歉声道:“武教头您可太看得起小弟我了,您以后直接叫我五弟就行了,我那两下子完全不成体统,昨日与你对打,完全是靠运气,全是蒙对了,这教头一职,我可是万万不敢担当。”

    那武教头见他推辞,也没再强求,但心里却想:“他的功夫有多厉害,我可是亲身体验过的,不过高手一般都这样儿,轻易不会施展自己的绝技,来日方长,日后我只要与他多多来往,不愁他不指点我几招,像他这样的高手,我若能从他哪儿学得几式武艺,自己的功夫定能一日千里。”

    想到这里,这武秀才登时满脸堆笑,极其热情的拉住秦枫的胳膊,道:“此事不急,反正五兄弟你也需先熟悉这萧家的护院事务,今日便不必上工了,我先带着兄弟你在这萧家转上一遭。”

    婢女在旁道:“公子,你以后是搬过来住,还是继续在我哪儿?”

    秦枫自然不愿意了,他更愿意在巧巧家住着,至少还有一个乖丫头陪着自己:“我回家休息便可。”婢女转眼看了一眼武秀才,问道:“武教头,此事你怎么看。”

    “行,既然秦兄弟想回家休息,便回去休息:只要不耽误了上工时辰就行。”

    婢女诺了一声,告辞而去。

    秦枫随后便跟着那武秀才在这萧家转了一圈儿,这萧家虽然大,却只有三个出口,除了正宅大门之外,后院处还有一个后门,此外在西边菜园处还有一个小门,不过平时很少有人从这里出去,所以那小门也是常年上锁。

    从武教头那里,秦枫了解到,这萧家的护院一共有十三四个,几乎占了萧家所有家丁的一半,偌大的萧家,真正的家主只有夫人和大小姐两个,还有个古灵精怪的二小姐,剩下的则全是家丁和丫环。

    至于这些家丁和丫环的日常工作及其它所有相关规距、礼仪则由那福伯和两个老伯来调度和培训,福伯他已经见过,至于另外两个老伯,他还没见过,之前那夫人训话时也没见在场,大概是出门办事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