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24章:萧家家丁选拔(下)
    先到了那武功考核场,这儿的人明显少了很多,估计是这些应聘家丁的人里面,会武功的人没多少的缘故,人数虽然少了,但竞争力却绝不会比那苦力考核轻松多少,这武功考核,要的绝对是真本事。ЬánZんμ00壹点扛木

    经过一番观察,秦枫已经理清了这武功考核的方式和规则,应选的人分为五组,各自面对一名李府的护院,单对单进行比试,比试分两种,一种为近身肉搏,一种为器械对打,参选人从中任选其一,每组最后那个能够打倒护院考官或者在考官手下坚持不败时间最长的人,便为胜出,倘若同组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均打倒了考官的话,便再进行互相比试,胜者则晋级。

    秦枫扫了一眼那器械,只有两种,一种是未开刃的宽刀,一种则是齐眉长棍。

    秦枫思量了一下,近身肉搏自己绝对会吃亏,再说自己对于那些什么什么武功招式完全是狗屁不懂,那么自己只能选择器械对打了,拿刀的话,虽然没开刃,但长度太短,离敌人太近,多少也会吃亏,不如选择拿长棍,离的远,安全系数高。

    秦枫大概看了一眼参加这武功考核的参选人,全部算下来不过三十来个人,其中居然有一个农夫。

    这家伙看上去很有力气,谁知道他不去参加那最简单的苦力考核,偏偏跑到这武功考核点儿来了。

    因为人数少,秦枫这次倒是不着急了,排在最后一个,心里盘算着,先让前面这帮家伙耗耗那护院考官的体力再说。

    第一次看到这传说中的武功,秦枫倍觉有趣,看着那些人在场上跳来窜去,身手灵活无比,秦枫心里多少小心思,他在想究竟自己该用几成力量。

    那个叫王大宝的农夫第一批出场,没想到这家伙功夫不错,近身招式变幻莫测、力道十足,看的秦枫身边的婢女眼花缭乱,果然,这一批的最后胜出者,就是那个农夫王大宝。

    终于轮到他上场了,秦枫狠了很心,反正自己已经胜利晋级了,赢或者输也没什么重要的了。

    与秦枫对打的那个护院考官看上去黑不溜秋的,个子也不高,身材也不壮,秦枫刚要庆幸一下,那家伙轮开棍子就出手了,这一出手,秦枫才知道,这家伙,绝对是个难扛的主儿。

    那考官这一棍子,呼呼生风,力道十足,这要一棍子敲在身上,不死也得断几根骨头,秦枫被他抢招先行,只好向后躲闪,但躲来躲去的躲了几招后,便再也没地方躲了,再往后的话,就要退到考场之外了,按照规则,只要自己被逼到考场之外,这场比试就算输了。

    “奶奶个熊的,老子跟你拼了。”

    秦枫怒吼一声,使足力气,照准那考官的胸口,一把将那棍子当标枪似的扔了过去。

    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也许是那考官根本就无法想象秦枫居然会出这种毫无套路的阴招,也许是秦枫这一棍子的力道真的是太强,那考官竟然躲闪不及,被秦枫一棍子点中了胸口,一口气没缓上来,咔的一下,倒在了地上,居然就这么昏过去了。

    场地边一个一直负责做记录的考官这时候匆匆跑了上来,扶起那晕过去的考官,在那考官的胸口摸了摸,脸色突变,猛地抬起头看着秦枫,恨声道:“这位兄弟,你下手也太狠了把,竟然将他的肋骨都打断了一根。”

    秦枫惊了,摇头道:“这个,这个,我绝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我那一棍子的力气会这么大。”

    秦枫的确没想到自己那一棍子的力气居然会那么大,大到居然将那考官的肋骨都砸断了。

    难道这也是练了内功的好处之一?

    那训斥他的护院考官一脸阴沉,突然站起身来向秦枫走了过来,边走边道:“这位兄弟,你刚才虽然赢了,但胜之不武,咱们再来比过。“他说打就打,竟然不给秦枫任何理论的时间,话音一落,人已经猛地扑了过来,一拳便砸在了秦枫的胸口之上,砰的一声,竟然硬生生的将秦枫砸倒在地。

    这一拳差点没把秦枫砸昏过去,那个疼啊,心里直骂:“娘的,跟你有仇吗,用这么大的劲儿。“孰不知这位考官与刚才那个被秦枫打晕的考官本就是表兄弟,见到自己的表弟被秦枫打成那样,这考官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了。

    秦枫刚刚缓劲儿站起来,那考官又呵了一声:“再来”又是抬手一拳,照着秦枫的脸便砸了过来。

    拳头未到,秦枫就已经可以感觉到那凌厉的拳风,心中一紧,出于本能,他运用起了凌波微步。等到回过味儿来,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到了那考官的身后。

    奶奶个熊的,秦枫顾不得多想,这机会岂能放过,使足力气一掌便拍在了那考官的后背上。

    那考官一拳出去,却恐怖的发现本来就在眼前的那个人突然就没了,只留下一道淡淡的人影,紧接着自己的背后一疼,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自己猛地推了出去,身体踉踉跄跄冲出去老远,收势不住,摔爬在了场地之外,以一种极为不雅的姿式败下阵来。

    那考官此刻心里的震憾,早就压过了他身体的疼痛,那个少年实在是太厉害了,那身法,那力道,简直不是人类能做得到的,他绝对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刚才那一下,他绝对是对自己手下留情了,否则以他那种速度身法,自己绝不会只是落个爬在场外的下场。

    这考官挣扎着从地面爬了起来,转身看了一眼那少年,却发现那少年呆呆的站在哪儿,双手摊开,面无表情,考官禁不住感到奇怪。

    那考官当然不会知道秦枫此刻的心情,只有秦枫自己知道刚才那一下根本不是自己能做出来的,在考官一拳砸向自己那一瞬间,他完全是凭本能避了一下,但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拥有这么快的速度,而到了那考官身后呢?

    穿越时空和那流星之戒究竟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从目前来看,这些影响和副作用似乎对自己并没有危害,但天知道今后究竟还会在自己身上发生什么事情啊。

    那考官缓了一会儿后,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秦枫身前,双手抱拳,道:“兄弟,刚才多有得罪,多谢手下留情,这场比试,你赢了。”

    秦枫是最后一个上场,但打倒的却是所有考官中最厉害的一个,成绩自然最为优异,这场武功考核,秦枫再一次大胜而出。

    当秦枫随婢女离开那武功考核场地后,他仍然没有从刚才那不可思议的一幕中回过味儿来,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

    秦枫机械的跟着婢女向另外一个场地而去,一股浓浓的菜香飘过,秦枫这才知道,婢女已经把自己带到那厨艺比试点儿了。

    如今已经连过两关,秦枫此时的心态也完全轻松下来,至于这厨艺一关,秦枫只抱着重在参与的精神去试试运气。

    他知道古时男子一般不会下厨,君子远庖厨嘛,与二十一世纪时高级饭店的主厨大多是男人大不同,可这种观念显然在这里不能成立了,参加厨艺比试的女子不少,但男人同样也很多,秦枫心中感叹:大户人家就是与众不同啊!

    厨艺这关的考官与前面两场都不一样,只有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女人,四十来岁,身形微胖,坐在一张长长的大理石桌前,面前摆满了一道道菜,这女人用筷子从每道菜中挟上那么一口,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但摇头的时候总比点头的时候多。

    秦枫立刻明白过来,这些菜便是那些参选之人做的,而那女人每道菜吃上那么一口,便可以评判出这菜做的如何,口味如何,能够让她点头的,便基本上可以过关了,用现代的话来说,这个女人就叫做美食家,或者叫做美食大赛评判家更为贴切一些。

    在这些参加厨艺考核的人当中,也有一个秦枫面熟的人,正是看上去羞羞答答的少年陶宇星,他此刻居然站在那女考官的身后,面带笑容,看来应该是过关了,可惜的是,秦枫没见到他究竟做了一道什么菜。

    对于吃,秦枫一向没什么讲究,只要能吃饱就行,在他眼中,一碗泡面和一桌子精美的满汉全席其实根本没什么区别,他唯一的喜好,就是喜欢喝酒,因为只有酒,才能让他在以往那种清醒的痛苦当中找到一种麻木的放纵和快乐,对于他来说,酒这种东西,是一种可以让他郁闷和麻醉痛苦的最好媒介。

    如今叫他来做美食,无异等于赶鸭子上架,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甚至根本叫不出是什么菜名的东西,秦枫的头就开始发胀,他左挑右捡,从青菜到肉类再到野味鲜鱼,选了半天却无从下手,他根本就不知道把那几样东西配在一起才能做出一道菜来。

    郁闷了半天,秦枫最后选了一个细面馒头,用筷子攒起来,架在炭火上先烤了一会儿,然后将馒头烤硬的外皮剥了下来,用刀将里面热嫩的部分切成了三片,然后在满桌子菜料中找到些自己认识的生菜、海米虾仁、熟肉及酱汁,将熟肉切成细片,与海米虾仁及生菜搭配在一起,涂抹上酱汁,夹放在馒头片中,再在外层涂抹了点儿油,放在炭火上小烤了一会儿。

    等到那馒头外表变黄发脆之后,秦枫这道不论是做法还是外观都与众不同的菜就算大功告成了。

    秦枫将菜呈上,那女考官左瞧右看,皱眉道:“你这不过是个馒头,不知名堂,如何吃法?”

    秦枫笑道:“非也非也,这道菜可是大有名堂,你可以称其为汉堡,也可以叫它三明治,至于味道如何,您尝尝就知道了。”

    那女考官先凑近闻了一下,似乎感觉味道还行,这才张嘴吃了一口。

    秦枫嘴上说不紧张,心里却揪揪的,这玩意儿他可是第一次做,究竟味道如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看着那女考官脸上的表情捉摸不定,秦枫心里叫苦:“奶奶个熊的,肯定是不好吃,早知道我就再放点儿糖,加点儿盐说不定味道会好点,希望这女考官能觉得好吃吧。”

    心中这么想,脑子里莫名其妙的闪过一道咒语,而他手上的时空之戒,也在这一瞬间突然闪了一下。

    女考官吃下一口后,并无表态,秦枫原本以为她会将那“汉堡”弃之一旁,不料那女考官吧唧了两下嘴,竟然一口气将那“汉堡”吃了个精光,这倒出乎秦枫的意料了。

    女考官似乎意犹未尽,抹了抹嘴角,脸上的表情也由阴转晴,笑道:“小兄弟,你这道什么什么堡,口味独特,香脆入口,最为可贵的是,取料简单,做法易便,一看即会,人人都可做得,虽然外观不美,工艺不精,但胜在奇巧,这场初选,你可以通过了。”

    秦枫大喜,瞎猫撞着死耗子,自己乱七八糟糊弄人做的一道菜,居然口味还不错,厨艺这关,居然就这么通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