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23章:萧家家丁选拔(上)
    出了门去,在大街上先闲逛一阵。ЬáΠZhù@00壹嚸坑母说实话,秦枫对这金陵城并不太熟悉,唯一去过的地方就是玄武湖了,在小摊上为巧巧买了个玉钗,潇洒的丢下三十文,便漫步往前行去。

    突然看到前方人生鼎沸,便拉住旁边一个大叔询问道:“大叔,请问——”

    大叔直接打断秦枫,递给秦枫手里一个东西道:“是参加萧家家丁选拔考试的吧,呶,这是路线图,五个铜板一个。什么,一个铜板你要一个?小兄弟,你也太狠了吧,成本都不够啊。最少三个铜板。好吧,好吧,薄利多销,两个铜板给你两个。”

    秦枫想明白所谓的家丁选拔有何异处,不疑有他掏出两个铜板给他,收了这两张薄薄的指引线路图,然后问道:“大叔,这萧家选拔家丁也要这么大规模,而且看起来很紧俏的样子,这个工作就真的这么好么?”

    看在两个铜板的面子上,大叔打开了话匣子:“小兄弟,你刚从外地来不久吧。唉,你也知道,这年头,行当不好找。萧家是金陵城有名的大户,虽然这两年的光景也不如从前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的家丁待遇十分之好,就连最低级的家丁,月俸也有一两五钱银子,更别提中级和高级家丁了。而且逢年过节还有红包利市,福利也十分的丰厚。所以报名人数络绎不绝。我告诉你吧,从今天早上到现在,我接待的不下于百人了,都是像你这样的年轻小伙子,还有不少的才子,也和你们一样,要去报名呢。”

    “才子们也要去报名?”

    秦枫眉头一皱。

    这年头,才子两个字,可是一个吃香的金字招牌。凡是挂了才子头衔的家伙,甭管有没有本事,那性情都十分高傲。读的是论语道德,说的是秦淮艳词,才子们追求的是这样的生活,就算有百两银子的月俸,他们也不会拉下面子去当一个下人的。可是今天怎么了?这些家伙难道发疯了?他们怎么会如此积极的去当一个小小家丁?

    那大叔显然也是一个天生的狗崽队,拉住秦枫四面看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趴到他耳朵上道:“小兄弟,这中间的内幕你就不清楚了吧。听说萧家的大小姐年届双十,马上就要选婿了,这些才子们可都是冲着这个去的。你想想,这萧家自老爷去世之后,人丁单薄,除了萧夫人三人,就再也没有个男丁。这萧家大大小小的生意,全要靠大小姐打理。谁要是娶了这大小姐,萧家诺大的家产可不就是他的了吗?”

    秦枫顿时长长的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这萧大小姐青春貌美年少多金,就像那花蕊里的芬芳的花蜜,大大小小的才子们,自然就像是发情的公蜂般猛冲过来了,这也不奇怪,绿头苍蝇碰到臭鸡蛋,都是这副德行。

    “那请问大叔,这位萧大小姐生得面貌如何啊?”

    秦枫悄悄问道。

    “这个——倒是无人见过。”

    大叔犹豫了一下答道:“这位萧大小姐自萧老爷去世后,就一直掌管着萧家产业,为人低调,从不轻易露面,所以没有几个人见过她的模样。不过以那萧夫人的模样来看,这大小姐的容貌也绝对不会差。”

    大叔眼中射出男人都懂的光芒,秦枫心里一笑,看来这萧夫人定然是生的十分貌美了。听这位大叔这样说,那么这些才子们定然还没有见过萧大小姐,秦枫的好奇心被提了起来,漫步向萧家走去。

    还没到萧家,便看见远处人头攒动,喧闹不已,远远的就可以看见一处高门大宅,那围墙足有三米来高,一米来宽,两个厚重的石狮立于门前,两扇厚厚的朱漆大门紧紧关闭着,门上一块巨大的烫金招牌,“萧府”两个字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旁边两张大桌,两个太师椅,来参选的选手们分成两队,由两个师爷模样的人在桌上一一登记,正中间处立着一个高大的牌子——萧府家丁招录登记处。

    秦枫随便观望了四周,眼前的这些人像正常打扮的真正应聘家丁者和心怀异心的才子们各占一半,总人数怕有上千人之多。大家争先恐后的报名,深怕被别人抢了自己的机会。

    秦枫想起了前世的人才市场许多人寻求工作的情景是那么的相似,看来就业问题不论古今,都是一模一样困难的。应聘家丁者大多愁眉紧锁,显然是担心自己是否能被录取,与秦枫那个时代的应聘者心理差不多。

    那些自命的才子们显然是不屑于与那些下等的白丁为伍的,三五成群的有一拨没一拨的聊着,他们的共同点就是手上都摇了一把扇子,吟诗作对之时总要无意识的摇上两把。

    忽然前面一阵喧哗,有人高声叫着:“萧夫人出来了,萧夫人出来了。”

    秦枫心中一喜,等的就是你。

    前面的人群已经乱了,大家争先恐后的向前涌去。那些自负文采的家伙也顾不得什么身份了,和这些自己看不起的白丁们拥挤在一块,似乎是早去一刻,就能率先取得丈母娘的青睐。

    秦枫急于明白所谓的萧家长得如何,便把前方的两个人挤了出去。被推开的两人望着秦枫一身儒衫,不经意间表现出的傲骨,互相看了一眼,无奈的摇头道:“这纯粹是素质问题,我都不想说你。”

    人群之中站立着一个俏丽的中年,一袭宫装长衫,淡峨眉,丹凤眼,皮肤细腻,脸色晶莹,不像是为人母的人,倒像是个三十来岁的花信。她神情端庄从容,对着仕子和准家丁们问好,自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气度。

    从别人对她的称呼之中,秦枫知道这就是萧家的家主萧夫人了。这萧夫人十六岁嫁入萧家,育有两女,相夫教女,端庄贤惠,一直是萧老爷的贤内助。

    可惜萧老爷英年早逝,只留下她们孤女寡母相依为命。幸亏萧家大小姐极具商业头脑,近年来潜心经营,虽说不上鼎盛,但也至少维持着萧家的繁荣局面,这个女孩子也确实让人敬佩。不知怎么的,看着萧夫人,秦枫的脑中徘徊着一个身影,不是他人,便是他的师傅白君宜,不经意间秦枫对萧夫人有着一丝莫名的好感。

    萧夫人缓缓走上一个搭建的大台子,端庄的道:“感谢大家对我们萧家的重视,请大家相信,我们一定会秉着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进行家丁的招录。请大家按照次序排队,不要拥挤,每个人都有机会的。”

    她的声音柔软动听,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大家都倾心静听,倒也听的清清楚楚。

    接着每个人身边都走来了一位婢女,将他们带到了第一场苦力的考核点。秦枫到了考核点后,观望了下四周,向着带领他的婢女道了声谢谢。那婢女从未被人道谢过,听到了秦枫的道谢后,小脸红红的跑开了。秦枫望着跑去的身影,无奈地笑了笑。

    通过观察前面应选的人,秦枫发现这苦力考试其实并不复杂,无非就是些搬搬扛扛重物的活儿。

    应选的人分成三组,各组配一个考官,那主考官一身短打服饰,看样子应该是这李府中担职护院打手之类的人物,每位考官手里手里都拿着一个貌似漏斗的东西,里面盛满水,斗嘴部分非常的细,用手指头堵着,一旦考核开始,那考官便会松开手指,漏斗里面的水便会流出来,水量一般多,水速一般快,这个漏斗,竟然是用来计时的。

    秦枫知道这个时代还没有跑表计时器,这种办法虽然土了些,倒也显得公平。

    至于那考核项目,倒也不复杂,三组同时出一个人,将摆放在左边平台的三堆袋装粮食搬运到右侧十米之外的平台上,而轮到下一组的时候,则是再从右边的平台上将粮食搬运回左边的平台上,三个人中,谁用的时间最短,谁搬运的粮食最多,谁便算过关。

    按秦枫估算,那一袋粮食起码也得有七八十斤重,按照自己肩扛百斤的承受量度来说,应该可以对付得了。

    终于轮到他上场了,同场竞技的两个人看上去都比自己岁数大,膀大腰粗,力气一定不小,秦枫吆喝了一声,吐了口唾沫,凝聚气力,准备硬拼一把。

    随着其中一位考官的发令声,三位考官同时松开了堵塞漏斗的拇指,考核正式开始。

    当秦枫将那足有七八十斤重的粮食扛在肩上的时候,他突然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力气居然会如此之大,一袋粮食扛在肩膀上,根本就没什么重负的感觉,充其量不过等于是扛着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折合成重量单位的话,不过就是扛了一件三四十斤重的东西。他这时才知道有时候内功也会成为一种作弊器。

    既然力气不是问题,接下来就是抢时间的问题了,秦枫发现跟自己同场竞技的那两个人也的确是够笨,规则只是要求将左边的粮食弄到右边的平台上去,又没有要求一定要非得把这些粮食摆放整齐,但综观前面参考的所有人,一个个都跟二傻子似的,非常敬业的将运到左边或右边的粮食整整齐齐的摆放成一堆,这不明显是浪费时间吗?

    秦枫自然不会那么傻,他先将一袋袋粮食摆到中间五米多点儿的地方,感觉十分轻松,后来干脆一手一袋提了过去,等到将左边的粮食全部堆到中间位置后,他便干脆将中间这堆粮食一袋袋的抛到了右边的平台之上,连走都不用走了。

    别说是取巧了,就算是实打实的来,秦枫拿下这场考核也毫无问题。

    结果显而易见,三个人里面,只有秦枫用时最短,搬运的粮食最多,唯一不美的地方,就是那粮食堆放的确实够个性,横七竖八,毫无规则。但这并不违规,所有的粮食全部都放在了平台上。

    考官看着秦枫,半天没说话,见过力气大的,没见过力气这么大的,怎么瞧这小子也不像是个常干苦力活的壮汉,一派文弱书生模样,但这数百斤的粮食在他手里跟玩儿似的扔来扔去,而且扔的还相当有水平。

    考官反应了半天,才高声宣布,此场考核,秦枫胜出,可以入选复试了。

    领着秦枫的婢女红着脸,跳着脚跑过来;看着秦枫的眼神充满了崇拜,秦枫撇着嘴角等着那婢女将自己的个人信息通报到那考官处后,这才与那婢女退出了苦力考核点。

    或许是这场比赛的胜利来的太过轻巧,秦枫信心倍增,要求婢女带自己去另外两个考点试试手气,说不定也能顺利过关,如果自己三场全胜的话,自然就会成为初选的魁首,这对自己参加那复选来说,绝对会大有益处。

    那婢女欣然答应,此刻在她心中,秦枫就是无所不能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