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20章:结识肖青璇,怒杀林晚荣
    林晚荣与那绝色公子听到了秦枫所诵读的诗句更是回过头去,林晚荣含笑看着秦枫,想必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而那绝色公子眼中更是大放异彩,向着秦枫做了个揖,出口道:“在下肖青轩。Banzhu001店COM看兄台文采出众,敢问是哪家门下?茫茫人海中相遇即是有缘,不知可否过来一叙?”

    秦枫自然不会拒绝,毕竟他要好好与林晚荣这个同道聊聊,便向肖青轩道:“不敢不敢!在下秦枫,乃洛阳人士,文之一道何其漫长,在这道路上出了不少前辈俊杰,在他们面前小生可不敢称文采出众。既然兄台相邀,不才便与肖公子叙上一叙,我也可结识二位俊杰。”

    说完便朝着林晚荣他们走去,经过林晚荣时恰巧看到了他竖起了中指,这更证实了他的猜测。待看到肖青轩的面容时他的心抽的一痛,对于他来说他怎么也无法忘却,在那个风雪呼啸的圣诞节,她替他挡下了那一颗致命的子弹,让他意外地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付出的是她年轻的生命。自己将她抱在怀里,不想让她离去。她似乎看明了他的意思,向他摇了摇头,对他诉说着她对自己的痴恋,她说如果还有下辈子,我好想跟你在一起。自己听着她的话语,心中是一阵阵的疼痛,那时自己明白自己也爱上了她。自己将她的骨灰放进了香囊里戴在脖子上,时刻不离;直到自己死去的那一刻起。

    肖青轩见秦枫半天不说话,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溜达,心里也是有几分恼怒。但过了一会她却又发现他的脸庞已经浸满了泪水,眼中的伤逝之意让她不禁想了解眼前的男子,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到底是什么事让他如此的伤心。此时的肖青璇的心里莫明的种上了一颗属于他的种子。而站在一旁的林晚荣也甚是讶异,刚开始他发现秦枫紧紧地盯着肖青轩时,便认为秦枫是个基,喜好泰国人妖。但后来观望下来却发现,眼前的男子竟被触动了心事。他明白眼前之人与自己是不同的人,他的内心中必有一件不可告人的伤心往事。

    “你这小子,看什么看?”

    肖青轩尚未开腔,倒是他旁边那位青衣小厮忍不住了。这一声倒是让秦枫从回忆中醒来了,忙向周围三人告了声罪,说道:“请各位勿要见怪,刚才我看青轩兄弟像极了我一个故人,不禁回忆起来。青轩兄,请您原谅一二!”

    林晚荣与肖青璇知道秦枫有所隐瞒,但也不能再行追究,便都说了声:“没事!”

    “似秦兄这种重情之人又是文采出众之辈与林兄这等孤傲之辈,实在是比那些所谓的才子却要强上许多了。”

    肖青轩目光注视在那些泛舟湖中卖弄文采的仕子们身上,脸上流露的却是一丝鄙夷。“哦?”闻听这话,林晚荣倒是奇怪了。他虽然才来一个多月,可是就他所见,这个世界里的人都是重文轻武,以文才者最得赏识,科考也全部以文章论英雄,只要耍好了笔杆子,在这个世界里绝对是大有可为。

    可是看这个绝色小子文才非凡的模样,又怎么会对这些士子同行们抱有偏见呢?而秦枫却知道他这是对重文轻武状况的蔑视。“听两位兄台刚才所吟绝句,便知两位兄台是大有抱负之人。”

    肖青轩停住了笑,望着湖面沉吟道:“正如兄台所说,江南盛产才子佳人,多有文人墨客,绝句天下传,这些是优点,但是也是缺点。”

    听到了这里秦枫已经可以预见他结下了会说什么了,他也就默然不语,细细倾听。

    “哦?”

    这个时代还会有人想到这些,林晚荣顿时大感兴趣:“这位人——哦,仁兄,不知此言何意?”

    他一时漏嘴,差点连人妖两个字都叫了出来。虽然估计这小子不知道这两个字的意思,但若是真要解释这两个字,那岂不是大大的为难他了。肖青轩点头道:“我朝自太祖皇帝开国以来,都有重文轻武的习气,尤以江南为重,才子仕女,无不以文采为荣。放在太平盛世的时候,这些都没有错,可是在如此国难当头,北方重敌入侵的时候,他们却还依然故我,置国家于何处?国家,国家,有国才能有家,如果人人都象他们这样,‘暖风熏的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那我们大华朝,还有何希望可言。”他的脸上早已是怒火满天。

    “一个国家要强盛起来,文治武功,两者缺一不可。像这样的歌舞升平中粉饰太平,还是少来点为好。”

    肖青轩终于做了总结性发言,脸上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

    “但是我认为主要问题并不是在这些才子仕女的身上,关键在于一个国家的国情与民生问题。一旦这两个问题解决了,何愁外敌入侵。”

    听着肖青轩的话语,秦枫想到了前世的华夏国,他发现虽历史不同但国情却是惊奇的相似。而自己已经成为了其中的一员,无论如何,这些都是自己的同胞,是绝不能允许外族欺侮的。

    肖青轩急忙说道:“那如何解决呢?”

    “汉魏间文学家徐干《中论谴交》载有:“古之立国也,有四民焉。”

    立国之本就是建立国家或使国家存在下去的根源、根本、本质的内容。而四民中必有民生,民生可以从另一方面反映出百姓的生活水平。“教育是民生之基”就是说“教育”是强国富民的基础,要努力提高国民素质,把教育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加大投入,让穷人的孩子能够学到知识,这样全国的素质便提高了一个阶层。“稳定是民生之盾”就是说“稳定”是人民安居乐业的可靠保障和坚强后盾。“稳定压倒一切。”

    “利莫大于治,害莫大于乱。”

    必须抢抓城镇间的治安稳定,让百姓相信皇家,甘愿为国安康奉献自己的力量。还有要促进商业的发展,虽说农本商末,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商人比从事农业的人更能掌控各方的消息,一旦掌握住商人这块差,就等于掌握了消息通道。国家有难时更能够出资援助。”

    秦枫侃侃而谈道。

    肖青轩被秦枫的一席话吸引住了,细细品味后却发现其中暗藏玄机,他望向秦枫的眼神中透着一丝火热。此时的林晚荣也觉得颇有一番道理,但他却也有自己的想法。

    “秦枫兄弟说的不错,但我却认为舆论导向也是重要一环,现在玄武湖上仕子如织,仕女穿梭的情况,正是这个国家舆论导向的结果。”

    林晚荣还是很不适应这个陌生的地方,所以直接将其称为“这个国家”肖青轩看了他一眼,迫切的道:““林先生,你能不能给我讲解一下,何谓舆论导向?”

    “这点我来说吧!你看看林兄弟已经被你望得冒冷汗了。所谓舆论导向,也就是宣传,只要掌握好了宣传的方向,造出什么样的舆论,都没有问题。你让这些仕子们歌舞升平,那便歌舞升平,你让他们慷慨赴国难,那便赴国难,一切都在于手段的灵活应用。”

    肖青轩也算是聪慧,大感兴奋的道:“那林先生的意思是,我们控制舆——”

    他话说了半截,就被林晚荣挡住了。“是歌舞升平,还是国难当头,取决于当政者的水平。而今虽是国难当头,这些仕子们却依然是歌舞升平,感觉不到一丝紧张气氛,这就不能不说是当政者的失误了。”

    秦枫也在一旁感叹道:“是啊!关键是皇帝的态度!不然我们的建议终究只是纸上谈兵,无法付诸实践。”

    肖青轩听了二人的话,心中怒极。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也冷冷道:“秦兄,林兄,我想事实上并非你们所想象的那样。当今皇上正春秋鼎盛,励精图治,今次北方重敌入侵,对我泱泱华夏来说,虽然是一次挑战,却也并不代表着没有机遇。据我了解,当今皇帝雄心壮志,正在大兴吏治,整饬官场,积蓄力量,力求对敌不战则已,一战功成,扬我泱泱中华之志气。”

    林晚荣懒得与他争辩,冷笑着哼了一声道:“自古功过是与非,只留待后人评说。小肖你既然对皇帝有着超常的信心,那我就希望你的感觉无误,希望他为天下百姓造福了。”

    肖青轩听到林晚荣叫他小肖,显然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种称呼,脸上红了一下,狠狠瞪了林晚荣一眼。

    “听林兄的意思,对当今皇帝似乎很没有信心?”

    肖公子的脸色越发难看了,望着林晚荣一字一顿的说道。“信心?”

    林晚荣看着他笑道:“小肖,不要把希望寄托于那个皇帝老儿身上,人,只能靠自己。”

    “你——”

    听林晚荣对皇帝没有一丝尊敬直呼皇帝老儿,那肖公子气的满脸通红,指着林晚荣道:“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出口?”

    他愤怒之中连耳根都挣的通红,晶莹如玉的耳垂上隐隐可见的两个细细小点显得明显了起来。

    “原来你是个小妞啊。”

    林晚荣脱口而出道。接着林晚荣紧盯住她胸前不放,不断的点头又摇头的感慨着,那神情落在外人眼里,自然是一个标准的色狼了。

    肖青轩脸色苍白,忽然大叫一声道:“我杀了你这登徒子。”

    她将手里的小扇抛开,纤细的手掌淡蓝荧光闪动,带着一股强劲的掌风,快如闪电般向林晚荣胸前袭来。

    林晚荣被肖青轩打出了半尺开外,心中甚是愤恨。他眼中闪过一丝狠戾,将之前从魏大叔那找到的九阴爪用尽全力使了出来,配合着魏大叔灌入自身的十几年功力向着肖青轩袭去。

    肖青璇看着来势汹汹的林晚荣,心中不知为何害怕了起来,竟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动,任由林晚荣攻去。这时原本闭目的秦枫睁开了双眼,看到眼前的一幅情景,肖青璇站立在原地一丝不动更是引起了他的伤思,在他的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不能让她再死在他的面前了,他要守护好她。他迅速运足功力,在林晚荣掌风即将逼近之时,用尽全力抱住了肖青璇,替她承受了这致命的一击。

    “噗!”

    一口鲜血从秦枫的口中喷出,让他怀中的肖青璇愣了一下,一种无声的感动在她的胸口蔓延。

    秦枫转过身去,狠戾的望着林晚荣说道:“谁让你伤害她的?在这个世上,只要有我在便不允许有一人伤害她。即便你与我是一个地方的老乡,就是我父母也不行。所以去死吧!”

    一招亢龙归海使了出来,带着摧枯拉朽之势向着林晚荣袭去,林晚荣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正一掌震碎了心脏,无声的死去。

    而秦枫与肖青璇迅速向水中落去,肖青璇平日养尊处优,对水性是一窍不通。一双天然的秀美小足在水里不断的蹬着,长衫已经挣扎开,露出里面一抹灰白色的束胸腰带。也许是水势过大,竟将她的腰带给冲走了,两堆巨大的新剥鸡头蜂拥而起,圆润滑腻,色泽晶莹,细腻如脂,不住颤巍巍地抖动着。秦枫不忍便将自己的腰带缓缓缠绕在她胸前,掩映住她的。然后潜入她的身下用肩膀托起了她小小的。肖青璇虽知晓她的意图,但女子本能的羞意让她抗拒着秦枫的动作。秦枫遂道:“快上去吧!你的奴婢已经在上面了。”

    接着不管她的扭动,脚下一蹬,将她身体猛地托起。肖青轩刚露出水面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神情还在发楞,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急切的哭声道:“小姐——”

    远处与自己一样男装打扮的贴身丫鬟正划着小船,向这边飞速赶来。

    关于1-20的合集问题请各位发送请求到邮箱<a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cffefbfffbf9fbfafdfef6fd8fbebee1"><spanclass="__cf_email__"data-cfemail="ac9d989c989a98999e9d959eecdddd82">[emailprotected]</span></a>领取合集,本次免费,谢谢合作

    家丁神话

    卷首语(一)

    花语琼楼一载秋,尘埃絮梦几回眸?

    墨殇笔砚兰词碎,歌尽唐风宋雨愁。

    香骨瘦,满城幽。紫藤烟幕枕云柔。

    闲庭漠漠千思索,绿绮窗前暗夜忧.

    (二)暮色残阳映绮窗,秋云梦逝水茫茫。

    楼台花事华年染,絮语兰心岁月伤。

    阡陌冷,柳烟凉,弦音一曲尽沧桑。

    韶光枉忆斑斓月,无计相思恨夜长。

    (三)芳草连空紫陌柔,孤城暮角画屏幽。

    湘帘花雨浸纱透,罗绮轩窗倚梦愁。

    风挽袖,雾凝眸。山盟犹在枕云忧。

    几多别绪纷纷绕,离索心澜一卷秋。

    (四)烟雨飘飘暮霭湮,凝眸柳曳弄清弦。

    琼枝粉坠红楼院,罗幕帘湿紫玉轩。

    春色忆,陌云翩,几回魂梦总相连。

    自君别后难消去,何日相逢展笑颜。

    (五)独卧兰舟客远航,淡烟薄雾笼三江。

    一怀心事愁云索,几许韶光乱绪扬.

    山渺渺,水茫茫。春秋数载冷沉香。

    今宵醉梦知何处?花落钱塘落寞殇。

    (六)一抹残阳远黛苍,流年轻负冷寒窗。

    幽幽几度重楼锁,漠漠千般苦味尝。

    凝眸处,落花殇。天涯蝶舞水隔长。

    沉香铺满潇湘院,云汉迢迢紫陌茫。

    (七)墨染尘香扇底穿,年华似水满痕斑。

    兰亭渡口凝烟霭,玉影凭栏舞绮衫。

    涟漪荡,枕云缠,风摇絮梦落英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