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17章:巧救江雪雁
    吃完饭后,秦枫便急忙赶路,不料却赶路错过了宿头,左右是山,也不知是何地界,当下放下包袱,在一片乱石中修炼枪法,他双腿站立,脊椎骨运动带动了全身骨骼的移动和肌肉的伸缩。bāNΖΗu#0零㈠点℃ōm秦枫全身的重心,骤然下垂到了脊椎末端,整个的身体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唰!全身寒毛炸起,皮肤上起了密密麻麻一层鸡皮疙瘩。所有的汗和热气,都仿佛被逼了回去。感受自己每一寸的脊椎骨,从头到身,然后到尾……

    不知多久,秦枫身体一颤,站立起来,左手握枪,沉腰坠肘,吧嗒,一枪捣出。

    全身的肌肉好像蟒蛇一样窜动,刚长出不头长好像被电击一样炸了起来。这一发劲,全身气息沸腾,都朝手的枪头上奔腾而去。就在所有的气息凝聚在枪头毛孔上的时候,秦枫无意的手上一松,就好像是突然掘开了口子的大堤,劲力奔涌而出到前方的石头上。

    砰!石屑纷飞,坚硬的岩石被秦枫一枪打出了一个深深的凹窝,凹窝内出现了许多的小针孔一样的窟窿,还有许多湿漉漉的汗液。秦枫的枪头毫发无损。松柔开阖,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暗劲勃发,喷劲如针!

    秦枫满意的点点头,他看见前方有一道黑影一闪,心中一动,连忙藏到不远石堆后面,偷眼望去。

    半分钟后,那道黑影就飞到近前。秦枫眼见那道黑影飞来的速度,连忙收敛目光,眼睛微眯,从一条石缝处看过去。

    秦枫本来想出声提醒少女,转念一想,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短暂的停顿后,少女娇声喝道:“你还冤枉,竟然偷窥我奴婢洗澡,你不是银贼还是甚么?”

    青年立即道:“我真的不是银贼,我只是因为晚上赶路,在屋顶上行走,结果真气不小心一岔,不小心掉了下去,我真的不是有意冒犯你奴婢的,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说着,闭上双眼,一幅绝不反抗的模样。少女在那里踌躇不已,秦枫心中却又开始叹息,现在,已经过了近一分钟,这药性也该发作了吧。

    “不对,我想起来了,你是江湖第三银贼花蝴蝶玉蝶子!”

    少女大惊道,突然想起师门人给她讲的江湖典故,一剑刺出。玉蝶子嘻嘻一笑,道:“小姐真是聪明,可惜已经晚了,你已经中了我的‘欢乐散’,认命吧。”

    一边说一边站立起来,伸出两个指头就夹住剑身,少女这一剑哪里能刺下去。少女连忙抽回长剑,朝着玉蝶子猛攻过去,不过,她已经中了玉蝶子所说的“欢乐散”功力大减,一时间竟把玉蝶子无可奈何。

    少女眼中顿时闪过惊恐之色,她知道玉蝶子的底细,自己一个女子落到他手中,绝对不能逃走失去清白的下场,又急又怒下,身体顿时摇摇欲坠。玉蝶子脸上出现一丝得色,用指头在剑身上一弹,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声。

    “啊,真是把好剑啊,这种剑只有大的门派、世家才有吧?我今天见你奴婢去药店买药,那皱着眉头的样子简直就是西施捧心!太美丽,忍不住晚上去探探底,想不到你们武功竟然这么恐怖,你是什么世家或者名派的弟子吧?”

    玉蝶子感叹道。少女现在已经全面发作,全身内力消失不见,身体摇摇欲坠,娇叱道:“我是天魅宗的江雪雁,你敢对付我,天魅宗绝不会放过你的!”

    江雪雁还是没有江湖经验,本来,她如果不说出她的身份,也许被后还有活命的可能,现在,玉蝶子只能来一个先奸后杀,不然,将遭到天魅宗的追杀,要想活命,他必须杀人灭口,所以,如果秦枫不是碰巧在这里,江雪雁就死定了。

    果然,玉蝶子上前就搂住江雪雁,嘻嘻笑道:“啊,你是天魅宗之人,江湖十美图排名九,我真是好艳福呢,本来我只是想干了你后就放你走,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先奸后杀!”

    江雪雁咬牙,双手拍打着玉蝶子的身体,惶恐道:“你,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你!”

    秦枫听到所谓的江湖十美图,眼睛一亮,心中道:“竟然有那种东西,不知师傅和几位师姐师妹们在上面是否有名”他心中对江湖十美图上的十美期待起来,不知师傅她们与那宁雨昔是否图上有名。

    玉蝶子一指点中江雪雁的喉部,她顿时哑了下去,然后又一指点中她的前胸,江雪雁顿时不能动弹,只能恨恨地望着他。玉蝶子把江雪雁放倒在地,嘻嘻笑道:“啊,江湖十美图上的美女啊,终于被我放倒一位,这么久,我一直想干掉一朵花,却没有那个实力,今晚上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我师傅就是被那些道貌岸然的正道人士杀死的,现在,先为他要点利息,以后,我要干掉十美图上的美女,特别是那个天下第一美女白君宜,我可是日思夜想呢,却不敢去见她一面。”

    听到了玉蝶子对于自己的师傅的侮辱,秦枫的心中怒极,再加上此时的行为,秦枫在心中对于他已经下了必杀之令。

    正当玉蝶子准备侵袭江雪雁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无耻之徒,准备去死吧。”

    玉蝶子大吃一惊,连转转过头来,看到了来人,这个人是条书生模样。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配在一张端正刚强、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更显气势逼人,令人联想起热带草原上扑向猎物的老虎,充满危险性。身高近七尺,偏瘦,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外罩一件亮绸面的乳白色对襟袄背子。袍脚上翻,塞进腰间的白玉腰带中,脚上穿着白鹿皮靴,方便骑。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从玉冠两边垂下淡绿色丝质冠带,在下额系着一个流花结。身后一把梨花枪让他感到丝丝危险。

    “你是谁?”

    “哈哈,采花之人不配问孤的名字!”

    秦枫突然咧开嘴巴,哈哈一笑,背弯如弓,竖掌缩在胸口,脚步猛的向前一踏,立刻筋骨齐鸣,毛发一炸,根根立起,整个人威风凛凛,好似天神,一掌向玉蝶子猛的击出。这一掌,还未发出,他整个人全身筋骨都在沉闷的轰鸣,全身立刻筋骨齐鸣,接二连三的炸响连番迸发,就如甩鞭炮,一路向下退涌。从颈项,一节节脊椎,胯骨,根,膝关节,胫关节。脚趾关节。两条手臂,手指关节。全身筋骨,无一不雷鸣鼓动。如天空深沉的闷雷滚动,正是枪法中的上乘境界“蛰龙未起雷先动。”

    还未出手,筋骨就雷鸣。积蓄劲势。

    秦枫精气神也在这一刹那都击中到玉蝶子身上,整个世界都失去了色彩,眼睛就只剩下了玉蝶子这个银贼。一股无形地劲风旋刮起来。

    突然一发劲,秦枫弹身电射之间,头,手,脚,身,齐动,劲风呜呜猛刮,如“风吹大树百枝摇”。玉蝶子顿时大惊,一见这威势,他就知道不能抵挡,连忙后退。哪里知道,他要是硬拼还好,一退,弱了气势,立刻就被追上。玉蝶子刹那间,退出七八米,但对方却是如影随形,一只手掌伸缩,猛的在玉蝶子眼睛中急速扩大。

    玉蝶子急忙双手向前猛推,就在推出的一刹那,只听见咔嚓一声,手臂剧痛。已被秦枫用横枪截法磕断,随后胸口如中雷击,整个身体飞了起来,狠狠的撞在地上。秦枫发招疾猛,奔雷如电!一击就让玉蝶子完败!他艰难的挣扎了两下就断气了,眼神死死的盯住秦枫,显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情。很明显,他不相信秦枫在眨眼之间,就能把他击杀。

    秦枫飞身到了玉蝶子身旁,一掌拍中他的脑门,虽然他认定玉蝶子不可能活着,但以他多疑的性格,不补上一掌心里就不踏实。

    确定玉蝶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秦枫站起身,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立即恢复正常,走到江雪雁的身边,俯身瞟了一眼她的,将手放在她的玉腕上把起脉来,过了良久,他才发现所谓的“欢乐散”平平无奇,用内功尽可解除。说做边做,秦枫将双人的手掌并立,将百花真气慢慢地渡入江雪雁的体内。

    过了良久,江雪雁体内的药力已经被秦枫的真气所破坏殆尽,已经无法影响她了。此时的江雪雁已经从迷醉中苏醒,望着眼前的俊年,她知道是他救了她,让她的清白之身免遭侵害,她羞涩的说道:“谢谢公子的帮忙,妾身无以为报!可问公子尊姓大名,以后妾身可为公子尽绵薄之力。”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无需多谢!姑娘以后得多加当心,既然姑娘已经醒来,那我算是尽责了。假若以后有缘,我再告诉姑娘姓名。”

    说完便运起凌波微步潇洒的离去。

    “我会记得你的,希望公子莫忘记约定。”

    江雪雁望着秦枫远去的身影,握紧了小拳头说道。“不好,小青还在客栈。”

    说完便急忙赶向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