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16章:学成下山,路见不平
    秦枫带着灵宝逍遥宫与白君宜赠与的梨花枪连夜下山,一路西行。ЬáΠZhù@00壹嚸坑母路过之处田地荒凉,人烟稀少,途经一村落之时突闻幽幽哭声,从几处茅屋中传出。秦枫心中惨然。

    这一路上秦枫一路向西向着大华皇帝的发家之地走去,一路竞相询问,终于在半个月后来到了大华始皇发家之地~涿县。

    此时已近黄昏,夺人心魄的日落和晚霞像熊熊烈焰,在远处天地间翻滚着,壮观得令人膛目结舌。

    秦枫踏着青石板铺设的大道,兴奋无比地朝着城内走去。刚走了几步,便见前方街上拥簇着一堆人。人群之中传来一个年老带哭腔的声音叫道:“别抓我的女儿,是我老头子借钱,不关我女儿的事,求求你们放了她,要抓就抓我吧。”

    接着另一个声音训斥道:“你这么老了,我抓你回去干嘛?养老啊?我劝你好好在家当你的老丈人,有我这样的女婿,是你十世修来的福,再说契约上的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难道你想反悔不成。”

    这时一女子莺莺燕燕地啼哭道:“阿爹,救我!阿爹,救我!”

    年老者悲痛欲绝地大叫道:“我们说好了,还债期限为半年,如果半年内我没有还清,只怪我父女俩命苦,我女儿不得不嫁进你家,但现在离期限尚差五个月,你怎么就过来抢人了?苍天若有眼,就来评评理。”

    另一个声音骂道:“老头子,你给我看清楚了,这借据上写的就是一个月,今天若不是我的大喜日子,早拉你去见官了,那里还有时间在这里和你废话。”

    年老者声嘶力竭地说道:“契约签定的时候明明写的是一年,你欺我不识字,使诈骗人,一定会有报应的。”

    街道两边站满了看热闹的人,都只敢小声议论,或是拿手指指点点,生怕被某人听到似的。直觉告诉秦枫人群中正在上演着一幕欺男霸女的勾当。

    秦枫急步挤进了人丛,只见三个地痞摸样的男子拉着一个美貌少女走在前面。那少女泪流满面,楚楚可怜,后面有位白发苍苍老者气喘吁吁地追,却被一个手持短刀的男子拦着,无法追上。走在中间的一名壮汉四处张望,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围观者皆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都怕惹祸上身。

    此时秦枫虽然还算不上什么英雄好汉,但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有血青年。再说这一年来又从童渊那里学了些本领,原本就想找人练练,检验一下是否学有所成。见了这等场面,他顿时胸中热血上涌,排众而出,指着那名趾高气扬的壮汉愤然道:“青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你等竟敢当街强抢逼婚!”壮汉先是一愣,然后打量了秦枫一下,见他面生,于是不以为意地说道:“你是什么人?我这里有借据和契约,白纸为凭,黑字为证,如何说是强抢逼婚?”

    秦枫心里明白,这老汉不认识字,被壮汉骗签契约,如今与他理论只怕要吃亏。于是心平气和地说道:“我只是一过路之人,你就叫我小崽子好了,阁下能把借据和契约给我看看吗,让我验证一下你说的是否属实。”

    壮汉藐视了秦枫一眼,带着轻蔑的口吻笑道:“小崽子?哈哈…本大爷今天高兴,又难得见到有人敢如此对我说话,就破例一次,给你看看吧。”

    壮汉的同伙听了也纷纷大笑,两旁围观者态度各异,有的人幸灾乐祸、隔岸观火;有的人长吁短叹,不禁为秦枫捏一把汗;有的认为秦枫自不量力、螳臂当车;有的暗赞他勇气过人、敢作敢为。

    秦枫不想和壮汉多辩解,当即接过借据和契约,当众念道:“今年正月十五,平民陈贵向张计钱庄借银五十两,限一个月内还清所有本息,倘若逾期则以女儿作抵押,而后钱庄可任意支配陈贵之女,陈贵本人不得过问…”

    秦枫尚未念完,壮汉便哈哈大笑道:“这下大家相信了吧,我从来都很重视王法,绝不敢以身试法,倘若哪位觉得不对,可以提出来。”

    “我们老大可是一等良民,平时礼贤下士,人人都很尊敬,不会做有损法规的事。”

    其中一名同伙忙奉承了起来,显然这名壮汉平日里喜欢手下拍自己的马屁。

    其他同伙也不甘落后,都极力吹捧,壮汉听了眯着眼呵呵受用。秦枫心想此事不难解决,于是故作高深地问道:“只要是陈贵的女儿都可作为抵押?”

    壮汉皱眉思绪了片刻,突然捧腹大笑道:“陈老汉只有这么一个女儿,难不成叫他刚死去的老伴再生一个,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

    众同伙也捧腹大笑了起来,心想面前这人肯定是被猪亲了脑袋,不然也不会在这里说胡说八道。秦枫毫不理会众人的取笑,只顾在人群中左顾右盼,突然他发现人群中有个满脸麻子的女子。于是走到她面前,偷偷将当初临别时送与的其中十两银子塞给了那女子,又附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话,那女子连连点头欢笑。

    正当众人疑惑不解之际,只见那女子跑到陈老汉面前,跪下哭泣道:“阿爹,不孝女儿幼时和父母失散,今日重与父亲大人相逢,请父亲把我收归膝下吧。”

    此语一出,围观者皆惊讶无比,随即又暗暗赞服那满脸麻子的女子,赞服她在父亲危难之时,还能挺身相认而不怕被祸及。

    见此深情款款的父女相认,壮汉却想:“即使你陈老汉多认几个女儿,也跟我毫无关系,对我毫无影响。”

    最为吃惊的是陈老汉,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自己曾经有个失散的女儿。陈老汉正惊慌间,望见秦枫给自己使眼色,当下心里便明白秦枫是在帮着自己,所以就下决心,认了这个女儿。

    陈老汉扶起那女子,眼里噙着泪花,感激地道:“女儿啊,阿爹能在晚年遇上你,真是前世修来之福,我现在就算死也死得瞑目了。哦不,小女儿还在他们手上,我还是死不瞑目。”

    那女子见陈老汉真情流露,心中深深感动着,原本是一场假戏,却愈演愈真,简直真成了亲父女失散多年后的重逢。

    壮汉却不耐烦了,他挠了挠圆溜溜的脑袋,一脸焦急地破口大骂道:“行了吧,陈老汉,你们父女哭哭啼啼地相认,也不怕出丑,回家去说个够。”

    壮汉骂完陈老汉,正要指使同伙回府,可是总觉得还少了些什么,想了半天才明白,于是将手一伸,横眉怒眼地对秦枫说道:“小崽子,把借据和契约交回来,本大爷的吉时不能再耽搁了。

    “一个月之内未能还清本息,则以女儿作抵押,是吧?”

    秦枫似笑非笑地看着壮汉,这还是他第一次体会到在这个动乱年代里人权是何等的渺小。

    壮汉不明白秦枫问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契约上的的确确是这么写的,于是点点头,表示认同。秦枫心中一阵窃喜,继续追问道:“自古嫁娶之事,皆由父母之命,承继之事,长幼有序,是吧?”

    壮汉搞不清楚秦枫问这个问题的目的,但觉得依然在理,于是又点点头。可细细一想,又觉得不对,究竟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他纳闷,自己有钱有势有理有地位,为什么还要回答这个小崽子的提问,这脸丢的太大了,继而怒喝道:“你小子哪来的这么多话,交了借据和契约,滚你的蛋吧。若延误了老子的时辰,看我不宰了你。”

    “有理不在声高,阁下稍安勿躁!”

    秦枫白了壮汉一眼,然后对着围观的群众扬了扬手中的契约,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就请你把陈伯的小女儿放了,带他的大女儿回去吧。这契约里写得清清楚楚‘由陈贵之女作抵押’,并没有指明要陈伯小女儿作抵押,所以按长幼之序,你该带走的人是陈伯的大女儿。”

    秦枫这番话使得整件事变得峰回路转,同时也出乎别人的意料。围观者中反应快的人,见他一句话就把目标从老汉小女转向“大女”都暗暗喝采,反应慢的竟无顾忌地喝采鼓掌,那场面真叫一个振奋人心。

    壮汉听了秦枫之言,不由得看了一下“陈老汉之长女”见她虽然脸型不错,但却生就满脸麻子,丑陋异常。他顿时怒火心中烧,趾高气昂地大骂道:“臭小子,原来你是存心来捣乱的,你也不打听打听大爷我是谁,竟然敢来找碴。”

    “啊!”

    秦枫故作惊讶,微微一笑道:“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阁下是谁,不过看阁下这幅尊容,简直和河里王八有得一比。”

    “小崽子,看来你的是活腻了!”

    壮汉被气得面色铁青,“刷”地一下从腰间抽出明晃晃的大刀。

    刀身在夕阳余晖的照射之下,发出了森森白光凛冽地向秦枫劈去,骇人的声势,令得地上的枯叶,四处翻腾。

    眨眼之间,大刀便朝着秦枫的腰际,横劈过来,绚丽的刀光,似乎令得他身体四周的空间,都凝固了。无奈,毫无实战经验可言的秦枫,只好向后一腾,自刀光的隙间,避了开去。壮汉微微有些惊讶,想不到这十拿九稳的一刀,这小子居然能避开。他一下子赤红了脸,向前跨了几步,双手一舞,那柄大刀,以着同样的角度和姿势,再次向秦枫砍来。

    “真是可悲且愚蠢的家伙,难道接连使出同样的招数还有用吗?或许不应该这么说他,也许他就会这一招半式而已。”

    秦枫暗自自嘲了起来,眼看大刀即到腰间,已经掌握了大刀进攻的弧度的他麻利地将身子向右一侧,同时飞起一脚踢向壮汉的。

    壮汉没料到秦枫动作如此之快,猝不及防之下被秦枫当即踢中,同时腹内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哇”地一声大叫,壮汉整个人直直地朝身后扑去五六米远,顿时摔得鼻血直流,其模样甚是狼狈。

    看热闹的人见状不由一阵大笑,笑声中还夹带着些欢欣雀跃的掌声。壮汉龇牙咧嘴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抬起袖子将鼻孔周遭的鼻血一抹,继而恼羞成怒地对着身后的手下咆哮道:“你们这群白痴,还傻愣着干什么,赶紧将小崽子给老子剁了。”

    “是!”

    顿时,凶相毕露的同伙齐声应道,随即放开了陈老汉之女,纷纷拔出腰间的朴刀,杀气腾腾地向秦枫扑了过来。

    看热闹的人见这剑弩拔张的阵势,不约而同向后退去生怕伤到了自己。如此一来正好为秦枫腾开了施展枪法的空间。同伙们相互间对视了一眼,同时大喝一声,举起朴刀便向秦枫砍去。

    “来吧,正好让爷爷试一下刚学的枪法。”

    秦枫自信满满地大笑了一声,猛地将枪尖往地上一点,身体借助枪杆的弹力向空中高高一跃。半空中的秦枫脑袋向下,双脚朝天,双手不停地挥舞着梨花枪,只见枪影如朵朵梨花从上至下开在同伙们身上。

    在秦枫落地的同时,同伙们手中朴刀也跟着接二连三掉到地上,发出“叮咛哐啷”的一阵清响,像小猫无意中踩到钢琴键。仔细一看同伙们握刀的手腕皆出现一条长长的血口,慢慢地血口中渗出丝丝鲜血。

    “今天刺断你们手筋,算是对你们对今日强抢逼婚的小小惩罚。如果让我再看见你们欺男霸女的话就没有今日这么便宜了。”

    秦枫目光冷峻地扫视了同行们一眼,然后大喝了一声:“还不快滚!”

    做梦也没有想到秦枫枪法如此了得,壮汉与同伙吓得流,连滚带爬地掉头便跑。他们在奔跑的同时,还不时战战兢兢地回头张望,看秦枫是否追来。看热闹的人多数曾受过他们欺凌,见到这等场面,都大喊痛快不止,把平日里所受的气在此刻全部吐出来。

    壮汉跑出许远,觉得已到了安全地带,突然停止脚步,狐假虎威地回头叫道:“小崽子,有种的你就在这里等着,看我家张爷怎么收拾你。”

    秦枫将手一动,做了个出枪的动作以示恐吓。壮汉见秦枫又要动手吓得掉头就跑,脑袋正好与身后那名同伙相撞。撞得二人晕头转向,皆在原地莫名其妙地转了三圈。看热闹的人又是一阵哄笑。壮汉回过神来后用力踢了同他相撞那人一脚,然后飞快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中。

    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见此事已经解决,为了防止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秦枫混迹在人群中悄然而去。陈伯与他的女儿带着感激的神情不停地在四下散去的人群中张望,试图搜寻秦枫的影子。不过当所有人都离开后,依旧没有找到救命恩人的踪迹,他们在欣喜之余的同时,却流露出一丝遗憾的神色。

    秦枫刚走几步,忽闻街道一头传来阵阵酒肉的香味,他这才发现肚子早已饿得“咕咕”作响。虽然此刻他已身无分文,但却实在忍受不住这香味的。心想活人岂会被憋死,吃了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这样的想法绝不是平庸,而是一种淡定,一种遇事的智慧处理的方式。

    沿着香味传来的方向寻了片刻,秦枫的眼前一亮,一家名为“民以食为天”的酒楼赫然耸立在自己面前。这家酒楼与街上其他酒楼相比除了华丽、大气之外,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势,这种气势绝不是普通酒楼能拥有的。

    这间酒楼一共三层,琉璃瓦盖顶,盘龙作石柱,雕梁画柱,尤其是那一块金漆招牌尤其抢眼,一看便是极尽奢华。在通往酒楼的大道上,铺着一张长长的红色丝绸地毯,直至酒楼内堂,就是这条地毯已经是价值连城。在大门两侧的金黄色的圆柱上分别雕刻着“人来人往齐聚一堂;各种佳肴与君品尝”的鲜红对联,横批正好是“民以食为天”这五个大字。

    在对联正下方的大门两侧,分别站着两位脸蛋端正,身才苗条,衣着暴露的迎宾小姐。用秀色可餐一词来形容她们的俊美可谓是毫不夸奖,食之色也,看来这酒楼的老板十分精通生意之道。

    看着这两位仪态万千的美女,秦枫突然想起了饱暖思之说。此时秦枫以自己的切身体会来证明这绝对是谬论,而且还是大大的谬论。虽然秦枫此刻饿得要命,但是如果能有机会选择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舍弃一顿美餐,而求眼前的美女。

    可惜秦枫没有这个机会,唯有带着遗憾的眼光打量着她们凹凸有致的身材,以饱眼福。离秦枫较近的那名美女,见他这幅猪哥模样,不禁“噗嗤”一笑,神色中还带着一丝暖昧的挑衅。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老子鼻血就要喷出来了。”

    秦枫心中那个难受可谓是不言而喻,他用力吞了一大口口水,昂首挺胸地哼着那首失传已久的《流浪歌》装着视而不见的向酒楼大堂走去。

    走进酒楼,方见内部整个布局和装饰都充满了地道的古香古色。大堂宽敞明亮,约有一千平方,堂中整齐地摆着四五十张桌子,其中大半以上桌子都坐满了人。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能有如此景象看来生意是相当不错。

    秦枫初略看了一下,习惯性的找了一张靠墙的桌子坐了下来,然后将枪放在身后的墙上,虽然手轻松了许多,但心里增加了一些防备。因为这里是江湖,杀人不犯法的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