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12章:拯救师傅大行动(一)
    而在此时,山崖小岭之上,吴濑闪开白君宜砸来的大石,赶紧地疾点自己道,终于止住了流血。βaиZhμ+00①+COΜ

    但是他身体更虚弱了。

    吴濑惊魂未定中,又看见了阴魂不散的白君宜,眼前的她虽然美丽如女神,但是更像是追魂夺命的女鬼,吴濑惊呼道:“该死!”

    白君宜强忍着体内*毒的爆发,冷冷道:“不错,该死的人正是你。”

    吴濑恨声道:“哼!我死了,谁给你解毒!这里只有我一个男人。”

    白君宜冷道:“我就是死,也不会苟活着。”

    吴濑步步后退,一直到了悬崖边上,也就是刚刚花蝶下坠的地方,他不时的看着下边。

    白君宜冷笑:“你打算也跳下去?”

    吴濑转动著贼眼:“有何不可?”

    白君宜冷笑:“你不怕摔死?”

    吴濑道:“我受的这种伤,面对着你,迟早也是死!”

    白君宜冷冷的道:“那你又为何还不跳?”

    吴濑奸笑:“这个嘛……”

    白君宜道:“以你现在的伤势来看……跳下去即使不摔死也是半条命。”

    吴濑奸笑两声“嘿嘿……”

    白君宜道:“剩下的半条嘛,只怕在我白君宜手下也走不过十招去!”

    吴濑不由心惊胆跳:“你是说:如果我往下跳,你也一定跟著往下跳?”

    白君宜并不回答“哼哼!”

    两声。

    吴濑道:“你让我跳下去,为何不现在就过来取我性命?”

    白君宜何曾不想,只是刚才一击已经将她体内的*毒完全激发,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内劲,别说是受伤的吴濑,就算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只怕她现在也没有把握擒下。她在等,哪怕是能恢复一点点功力也好,于是冷笑的道:“何必急在一时?我喜欢猫抓老鼠的游戏。”

    其实吴濑是在盘算著敌秦枫处境,他又开口试探著道:“你还不急吗?你中了我的销魂迷情*香散,想必毒性早已开始发作;你的功力再高,修为再深,只怕也撑不了多久啦!”

    “哼!你要不要试试。”

    白君宜又哼了一声!

    吴濑仍在探试著:“下面是一潭池水,你那小徒弟在下面一定活着,如果我跳下去抓了你的小美人徒弟;你一定会后悔的,难道理一点都不在乎吗?”

    白君宜仍是镇定冷笑:“你再激我提要下手杀你,莫非你是想早下地狱?”

    吴濑一阵得意:“我峰一定不会死得比你早,因为我一定不会主动跳下去!”

    他心里已经有了七八分的把握,白君宜已经是强弩之末。

    这才是说到白君宜的重点,但是她只能不动声色,脑中尽可能盘算著对策,因此吴濑也不敢动分毫。

    吴濑夸张地大笑道:“被我猜中了,不是吗?你既无法过来杀我,我也不会往下跳;咱们俩人就只好在这里干耗著,比一比谁的命长……哈哈!不过到时候你*毒爆发,只怕便宜的人是我,哈哈,天下第一美女的美味,我喜欢。”

    尽管受到吴濑的刺激,但是白君宜还是不理会,安心的调息静气。

    白君宜调息的时候惊惧发觉,那毒已深入了骨子里,也根本不是内功修为能抗拒得了的。更糟的是,吴濑根本不给她静、心调息的机会,不断地疯言疯语,极尽*秽地挑逗著:“你那徒弟究竟十五还是十六?我看反正是含苞待放,情窦初开……此刻只怕再也忍不住*毒攻心,欲火焚身啦……哈哈!”

    白君宜咬牙不加理会。

    “如果被那个男人遇上了,哈哈……一定是**如同一样扑上去!”

    白君宜恨不得能掩住自己耳朵,她再也无法忍住,厉吼:“闭上你的狗嘴!”

    吴濑非但没有闭嘴,反而夸张描述女子中了*毒之後,如何找男子消魂,如何欢畅蚀骨……

    突然银光一闪,长剑疾飞而至,白君宜终于强硬出手,就是死,也不能让吴濑得逞!

    “神女破情!”

    这是逍遥宫碧玉十八剑的精华,也是当年白君宜的成名剑招,不知多少高手恶徒丧命在她的此剑之下;此刻含怒出手,更是孤注一掷,势在必得。

    劲道之足,涵盖之广,使得吴濑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如要保命,只有翻身下跃。吴濑果然仓皇下跃,而白君宜正是要逼他下去,随著亦纵身而起,向下扑去。谁知那吴濑果然狡猾之极,早已防她有此一著,预将自己腰带缠在一旁的小树上,使身子只是悬空吊住,并未真正跌下。

    白君宜号称逍遥宫神女,黑白两道闻之丧胆,岂是省油的灯,就在与吴濑错身而过的一刹那,长剑疾挥他悬吊著的身子,左手挥掌横扫疾拍,砰地击中吴濑的面颊,惨叫声中,鲜血横飞,吴濑当即身首异处。

    白君宜已如殡石般飞坠而下……

    噗通一声,她也跌入水中,沉入潭底……

    接下来的遭遇也与花蝶完全一样;在湍急水道中翻滚冲流许久,直到精疲力竭,方得浮出水面。

    挣扎爬出,也是因为求生本能。

    她也因为被这一番折腾,弄得血气翻涌,*毒迸发。就在她感觉到绝望时,她看见了令她绝望又充满希望的事情!

    白君宜在*邪毒害的痛苦中,睁开眼睛所见的,是那令她悬念挂心的侍女花蝶,一如吴濑所描述的那样,正在与男人正在赤裸肉搏,抵死缠绵……

    白君宜痛心疾首,她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花蝶沾辱了师门。她怎能接受眼前的打击,顿时眼前一轰!几乎晕眩过去!

    正当她感受绝望的时候,突然又看到了希望,至少是她可以接受的希望,用着双指为花蝶解毒的,正是自己心里喜欢的弟子,秦枫!

    空旷无人的江边,秦枫和花蝶没命地缠搅在一起,尽情欢爱起来。竟连白君宜来到身边都没有发现!

    秦枫与花蝶激战正酐!

    花蝶正在激情的高峰上扭摆呻吟,这个时候她们已经不是在解毒,而是解毒之后的畅快享受,享受男女欢爱的极致,那种灵欲的巅峰快乐……

    在花蝶的身体之内,一种莫可言喻的舒畅,三万六千个汗孔俱张,连灵魂都似乎得到解脱……花蝶松弛著,颤抖著,一股又一股含有剧毒的,就被那衔一同排泄得乾乾净净……就像大病初愈,就像死后重生!

    在秦枫调教之下,花蝶终于解毒成功。当她从神游的梦境中渐渐回过神来,剧毒侵蚀的痛苦已消,取而代之的是安全、充实、满足!她紧紧地缠住压在身上的秦枫,深怕秦枫会就此化为一阵轻烟消逝无踪。

    她闭著眼睛不敢睁开,深怕一睁眼是一场梦境……

    花蝶缠住、抱住,实实地感受秦枫的压力,切切地体会秦枫的深入!那种深入似乎已探索到她的灵魂深处,探索到生命的奇迹,探索到现实欢悦……花蝶充满感激之情地紧紧拥住秦枫,打量著秦枫。

    “秦师兄!真的是你吗?”

    花蝶回过神第一眼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虽然在迷糊中她听到感受到自己身上的人就是秦枫。但是直到现在,她才敢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这是她感到最幸福和最完美的结果,救自己的人竟是自己喜欢的人!

    “是我。蝶儿,你没事吧!”

    “没事。”

    花蝶无比幸福的依偎在心爱男人的身上,享受着过后的美妙余韵。

    “枫儿,蝶儿……”

    “师傅!”

    秦枫和花蝶同时一惊,两人转头望去,只见白君宜已经精疲力竭的颓然倒在身旁,已经气息全无的感觉。花蝶紧急地离开秦枫的怀抱,慌乱地抱起白君宜,悲痛之极地哭著:“师娘,你……你怎么了?”花蝶自幼孤儿,十四两前,是白君宜把她带回逍遥宫。平日生活起居,传授武功,就如同亲娘一样亲切。白君宜待她如同己出,破例收她做自己弟子,同时把她当做养女一样的看待,在逍遥宫之上,谁都知道花蝶是师娘的最爱弟子。

    师娘如此爱花蝶,此刻花蝶又岂能不伤心。

    秦枫走过来,用手在推了花蝶的肩。

    花蝶悲泣中回头道:“师兄,师傅死了!”

    秦枫注视著白君宜,把脉之后道:“师妹,师傅没有死,只是中毒太深!”

    花蝶低头望著自己怀中的师父,似乎挣动了一下……

    花蝶惊喜交集,急忙握起她的手腕,搭脉一探。

    原来白君宜已被至*歹邪的毒性全面侵蚀了。她体内一团熊熊欲火,左冲右突,得不到渲泄之处,那种无名的痛苦使她不由自主地剧烈颤抖、抽搐,悲惨呻吟。那团烈火几次要冲上顶门“灵台”一,终因她自幼修习是玄门正宗,潜意识里亦在全力抗拒。此刻她体内在争斗,如果再延片刻,白君宜势必心脉震断,癫狂而亡……

    花蝶惊惧不已,她自己刚才就身受其害,幸而秦枫及时出现而得以解毒救命……但是师父呢?如果要用双修的办法给她解毒,只怕等她醒来之后,以她贞洁的个性,宁可自杀!

    花蝶转头望向秦枫,竟是如此神奇地闪动著光芒,眼中传达的是圣洁,是悲悯,甚至是祈求……

    “师兄,救救师傅吧!”

    花蝶心中百感交集,她也知道师傅醒来后肯定不能接受的,但这是唯一救白君宜的方法了!就象是冥冥中,有神奇的安排,是命中的注定?白君宜又是一阵剧烈挣动,痛苦呻吟,面红耳赤,全身艳红……

    秦枫点点头,示意花蝶让开。花蝶知道这是不得以而为之,只好退至一旁!

    秦枫也知道白君宜已到了危急存亡的最后关头,再不犹豫,伸手一扯。嘶地一声,白君宜衣衫尽裂:“师傅,对不起,只有这样,才能救你一命!”

    此刻,白君宜殷红的娇颜上布着一层苦楚。秦枫心中一痛,这药力比他想象中的强。秦枫不敢再拖,立刻点醒她。白君宜醒来,顿时变得无比疯狂,道一解,马上猛的扑到秦枫身上。

    白君宜口中直嚷着:“好热,好热,我要,我要……”

    救人要紧,顾不得矫情。秦枫面对白君宜雪白的肌肤上映着一层淡淡的红晕,红里透白极是眩目,他不由暗吞了一口口水。

    白君宜兜下的两只硕大的白兔似不愿受束般跳出了一个小头,可爱至极,秦枫忍不住张口咬去。清楚的感受到她那如同少女般肌肤的热量和韧性,鼻中还传来女人特有的清香。

    当秦枫将白君宜最后的防御统统除去。一具完美的女体被解放出来,此一刻的心情比任何时候都来的激动。秦枫不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的身体,但却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完美的玉体。她的腰身纤细狭长,富有韧性,线条极其优美诱人,皮肤白腻如玉,柔嫩光滑,就如同婴儿娇嫩的肌肤一样,微微起伏的脊椎和光滑圆润的曲线透露着女性特有的柔和美。她的臀部圆润丰满,双腿浑圆结实,修长优美。在白雪银光的辉映下充满了无与伦比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