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05章:对决白君宜
    此时山下下着大雪,山上更是早就一片了,各种花草树木均已因为天气的原因而凋谢,百兽尽归巢休养,等待来年开春再度出来。banzhu~001点com(记得去~符号)

    山道之间本就崎岖难行,大雪之天更是少不注意就会摔倒或掉落悬崖,但是此时之间,却有一人在难行的山道之间快速奔走。

    但见这人是个女子,二十五六岁左右年纪,身穿白色衫子,身材婀娜,容貌秀丽绝伦,。她肤色,衣衫均白才,此时在漫天大雪之中奔行,仿佛融入了其中一般。

    但见她行走之色,踏雪如风,快捷无比,不管是多么难走的山路,只要她轻轻一踏,脚上一踩,便能轻易而过,并且快若闪电,绝无半分停滞之色,若是江湖人看了,定要大赞好轻功。

    那女子正是白君宜,她修习的碧玉功使得驻颜不老,所以此时虽然已经年近三十四岁,但是依然如同二十多岁的美女一般,这不得不让人惊羡。

    只见白君宜快步奔行,很快就来到了山峰之上,只见那里有一座小小的山洞。白君宜一见山洞,呵呵一笑,当下便走到洞口前,找一块大石头坐下,静静地等待着。

    世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洞中没有任何动静,但白君宜脸上丝毫没有不耐烦之色,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

    “哈哈哈哈哈……”

    忽然,洞内传来一阵阵大笑之声,那声音当真如同惊涛骇浪和数百颗炸弹轰声,震得整座山上仿佛都要地动山摇一般。

    白君宜听到这声音,头不禁一阵眩晕,但同时心中不禁一喜,心道小枫的武功又有所增长了。

    但见人影一闪,洞中一人矫健快速的窜了出来,闪电似的奔到白君宜身边,欢喜地叫道:“师傅!你可来了!我们再行比试。”

    但见这这人是个少年男子,约莫十八九岁岁年纪,身材高大,皮肤,相貌儒雅,玉面朱唇,简直可以说是有潘安之相,宋玉之姿,绝对是个少女杀手。

    这人,自然就是秦枫了,也就是魂穿过来的“影子”特工了。

    “小枫,半年不见了。你的武功又有所增长了,让师傅试试你的内力已经到何种地步了。”

    白君宜平淡的说道。

    “是,师傅!徒儿还请师傅赐教一二。”

    秦枫躬了躬身子说道。”

    此处不宜比武,让我们去训练场地比试吧!”

    白君宜安排到。

    “是,谨遵师傅。”

    秦枫恭敬地说道。

    ······白君宜与秦枫在庭院中相对而立,秦枫微微感到些许紧张,对他来说,跟白君宜比试可是一个大难题,按理说赢下白君宜还是有一定可能的。但是一旦赢了白君宜,岂不是对她的打击?话又说回来,如果输给了白君宜,那、那岂不又让白君宜失望吗?

    正在左右为难,忐忑不安的时候。白君宜发现秦枫情绪的波动,笑道:“对敌之时如此心神失守,你不想要小命了?我可是真打的哦……”

    秦枫一听,当下放开心扉,微微一笑抛开杂念,顺手将腰间长剑拔了出来。剑身与剑簧磨擦,“锵”地发出一声清鸣,充满了凝重肃杀的味道。秦枫的功力似乎受到这一声剑鸣的激发,突然间提到了八成功力,秦枫的胸中充满激昂豪情,但心湖却象镜面一样丝毫不失地反映着白君宜的举动。

    这突如其来的情形连秦枫自己也吃了一惊,从来未曾发生过,突然间对自己的功力控制得如此收发如心。秦枫心中觉察到了什么,隐约有一丝狂喜。这是武道的顿悟,是修为所到的征象。无数武人的梦想、任何师父都不能传授给弟子而只能靠自己领悟和磨练,刻苦、天赋与机缘缺一不可的境界,想不到竟然在无意间达到了!

    先天级别是什么概念,或许秦枫已经触手可及了。

    一面抵抗着秦枫强大的气势,白君宜眼中既是欣慰,又是赞赏。气机感应下,她当然知道了秦枫体内翻天覆地的变化。

    “好!”

    白君宜一声娇喝,缓缓抽出腰间长剑,姿态万千,优美至极,道:“师傅已经很久没有体味到这样强劲的压力了!”

    忽然间,白君宜他整个人仿佛融入了庭院的天然景色中去,再也找不出一丝一毫的不和谐。秦枫顿时感到自己浑身上下无比生硬,仿佛连站着的姿势也古怪可笑,知道自己的气势被夺,若不立即出招扳回劣势,只怕呆会连出招的勇气都会逐渐丧失。秦枫长剑一横,浑身却充满了强烈的剑意。

    白君宜的功力轻轻波动了一下,秦枫这才好受了些,顿时放松下来。

    这是剑气与剑意之间的对垒,纵使没有直接两剑相击,却也是翻天蹈海的争斗。

    白君宜眼中露出赞赏,她实在没有想到秦枫进步到已不需要用招式来分胜负,此时秦枫虽然稍处劣势,却丝毫未露败象。两人古井不波的对恃着,承受着对方如有形质的气机攻势,任何一丝功力或情绪的荡漾都必会导致对方寻隙而入,若是对阵杀敌,生死立判。

    白君宜虽然是一介女流,但是在逍遥宫之中,武艺造诣已是第一,可以说是当世武林中的强者之一。

    良久,白君宜叹道:“小枫,你不愧是我逍遥宫弟子中最杰出的一个!”

    说着,突然一剑循中宫击来,打破了秦枫俩的僵局。

    秦枫身形一转,已到了白君宜身后,反手撩向她的胁下,白君宜向右后迈出一步,回手刺向秦枫的。秦枫向前跟上一步,剑势不变,刺向白君宜身侧,白君宜平地滑出一丈,回身刺向秦枫的手腕。

    白君宜的身影如同天仙下凡,就连舞剑生死对决之间,也是如此的迷人。

    秦枫与白君宜你来我往,剑招行云流水般地发了出去,身形也越来越快。庭院中利剑划破空气“嗤嗤”作响,白君宜和秦枫二人的剑招似乎包含了各大门派的剑法,却又似是而非且化繁为简,招招制敌死命,凶险异常。

    这个时候,场外多了一个围观的人,师姐墨雪,她被中击打的剑气所警醒过来,当来到庭院看到白君宜跟秦枫的对垒,她简直惊呆了。以前她感觉秦枫不在自己之下,那么此刻看到的秦枫,绝对是在所有逍遥宫弟子之上,在逍遥宫也只有师父白君宜可以跟他一比。如果她知道此刻的秦枫只用了八成的功力,只怕她更加吃惊。

    虽然墨雪看得二人打斗惊心动魄,生死一线之间,可是比试中的秦枫和白君宜彼此将对方的意图洞察得丝毫不漏,破解之道了然于胸,自然而然化解开去,就好象师徒二人在排演已练了千百次的舞剑,正是棋逢对手,不分上下。正所谓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心心相印也不过如此。

    白君宜很久没有跟人这样较量了,因此显得特别的开心,两人在较量,在墨雪的眼中秦枫二人成了两条淡淡的身影,突然“叮”地一声,秦枫与白君宜分了开来,却是二人酣战良久,彼此都无法挫败对方,借两剑交接退出战圈。

    白君宜一阵微笑,秦枫又是感激又是痛快,白君宜十五年前就是江湖上公认才华横溢、天下无双的第一女剑客,十五年来更是炉火纯青,此次比较虽不是生死相博,但秦枫能与她斗个不上不下,连自己都甚感欣慰。

    白君宜赞道:“小枫,光以剑法来讲,你已经可以和师傅不相上下了,日后还要多在功力和应敌上下功夫!”

    秦枫连忙点头应声。

    白君宜这个时候回转身子,望着墨雪道:“雪儿,刚才我跟小枫的比试你也看见了。小枫天资过人,后生可畏,如果你再不多加练习,可就要被师弟超越了。”

    墨雪暗暗吃惊,低头的道:“师傅训示极是,徒儿一定会加把努力,勤练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