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穿越家丁之百香国 > 第002章:重生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被一阵痛苦的刺激弄醒,头似乎快要裂开了。版主零零壹点坑母

    耳边传来凄切的柔声:“枫儿,枫儿,你一定要醒过来,不要丢下妈妈,不然妈怎么活啊------”他很奇怪,这一刻,随着疼痛,很多不属于他的思绪一股脑的涌上心头,他是影子,但是现在,他有了一个新的名字。

    秦枫,他叫秦枫。

    慢慢的睁开眼睛,秦枫发现自己躺在病,眼前竟是古色古香的装饰品,四周的寂静与俯在自己身上小声哭泣的人,形成了静与动的极致世界。

    这是一个很美丽很柔和的妇人,三四十岁的年纪,一张很是绝丽的脸容,可以看出她曾经有着如何的青春岁月,不用怀疑的颠倒众生。

    这就是秦枫的妈妈,影子想不明白,他怎么会成了秦枫,而且有了家人。

    妇人已经发现了他的动作,惊喜的抬头,接着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欣喜若狂的叫了起来:“枫儿,枫儿,你醒了,你真的醒过来了------”什么话也来不及解释,妇人已经兴奋的冲着门口大声的叫道:“郎中,郎中,快来,快来,我儿子醒了,醒了-------”从那热浪如潮的声中,影子失去了知觉,此刻能醒来,身体上基本已经无碍,逃过一劫,当然是一种值得庆祝的事,但是从镜子里看到的人影,却已经是物是人非。

    他再也不是影子,没有硬朗冷冰的神情,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庞,却是当初他最讨厌的,他不喜欢这种娘娘腔的脸与性格。

    无奈的笑意在脸上还没有显露,随着急骤的脚步声,几个老年的郎中已经冲了进来,除了急躁,他们看到秦枫的眼神,也带着惊讶的神色,这个被宣布死亡的男人,竟然活了过来。

    妇人的手有些颤抖,这个儿子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希望,虽然不成才,是个典型的败家子,没有人喜欢,但是她对他的疼爱,却是发自内心。

    “夫人,很高兴的告诉你,秦公子已经度过了,心脉都已经正常,现在只需要好好休养就可以了。”

    一个老郎中终于开口,一生的治病救人,他们还没有经过这种病况,昨夜这个公子哥被送来的时候,一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他们医院也只是尽人事,却没有想到,这个富家公子命如此之硬,这种重伤,也可以挺过来。

    常言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句话,还真是不假。

    妇人才没有时间察看郎中的脸色,一听这消息,泪水再流,抓着秦枫的手贴在脸庞上,动情的说道:“枫儿,你没事,妈妈真是太高兴了,宝贝儿子,以后这种危险的事,你千万不要再做了,一个清倌人而已,不值得你这么做。”

    慈母多败儿,虽然只是一刻的相处,秦枫能感受到这处妇人对自己放纵般的宠爱,或者脑海里的记忆就属于这个秦枫的,那种种的事迹,果然堪称社会的败类。

    脚步声又一次响起,这一次走进来的不是郎中,而是一个老人,在老人的身后,还紧跟着几个看似管事与家仆的人,秦枫抬头,记忆中,这个老人叫秦天奎,他应该叫老爸的。

    看着秦枫,没有像妇人一样的兴奋惊然,老人一脸的铁青,涨红着愤怒的眼神,喝道:“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还没死?”

    老夫少妻,晚年才有了这么个儿子,秦天奎当然疼爱不已,但是却没有想到,腻爱的结果,是为秦家培育出一个败家子,平日不务正业,却挥金如土,以秦家的地位,钱到不是大事,但是这唯一的儿子不学好,却沉迷花丛,且自称公子,真是气得他差点一命乌呼。

    妇人一听,整个人站了起来,挡在秦枫的面前,失色的叫道:“秦天奎,你来干什么,我告诉你,枫儿刚才鬼门关里逃回一命,你要是敢骂他,刺激他,我就跟你离婚,我与枫儿没有秦家,也不会饿死的。”

    在前半生中,秦天奎最大的骄傲就是一手支撑起来的墨离布庄与天擎酒楼,独霸秦淮经济领域半边天,而后,他有了让所有男人羡慕的妻子,当时风靡万千的秦淮第一美女绝色妖娆柳玉清,也就是眼前的妇人。

    接着有了儿子,妻子与儿子,在他的心里,比墨离布庄与天擎酒楼,更让他骄傲,那一刻,他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正要破口大骂的话,在柳玉清威胁中,不甘心的吞回了肚里,作为父亲,又有谁知道,他的严厉,是疼爱孩子的另一种方式而已,昨夜虽然气愤的没有来医院,但是他一夜未睡。

    气氛并不太友好,秦枫说了清醒后的第一句话:“妈,你坐,老爸,对不起,这一次是我的错,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做这样的事。”

    那一夜的事,在秦枫的脑海里格外清明,为了一个清倌人,他们秦淮四大公子争头彩,用赌博的方式来决定归属,这本来就是一件荒唐的事,但是把面子看得胜过一切的四大纨绔子弟都同意了。

    秦枫记得那场比赛他赢了,但是赢了不是关键,关键是他入水闭气时刚起来就被人又压了下去,这明显是有人想要他的命。

    此刻,这件事,他不想说出来,因为他并不是秦枫。

    不过对父慈母爱,他就如离家多年的游子一样,渴望得到,对父母的呼唤,他在心里神往了已久。

    所有的人都为之一震,秦天奎与柳玉清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儿子的脾性,他们当然最了解,胡来最在行,而且总认为自己是对的,死不认错,这种语气,会是从儿子嘴里说出来的么?

    柳玉清赶紧摸了摸秦枫的额头,很是关切的问道:“枫儿,你没事吧,要不要叫郎中,重新帮你检查一下?”

    秦枫拿下了妇人的手,轻轻的说道:“妈,没事,我很好,只是觉得以前做了太多错事,有些厌倦了,所以决定,我出院之后,就去布庄帮忙,不会让你们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