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淫贼小明 > 【淫贼小明】第五集 麻痹大意,惨遭戏足
    作者:六芒星2016/10月/14日字数:10300字

    《淫贼小明》女角介绍  姓名:方蝶年龄:27岁身高:170三围:85/64/90职业:刑警简介:刘伟的妻子,张红香的儿媳。Wwω。ЬáΠzんμ○○①。cΟm是名出色的美丽女警,为人冷静果断,严肃沉稳,嫉恶如仇。曾破过很多大型案件,并且亲手击毙黑道大佬宝哥,但在家中却与婆婆张红香非常不合。姓名:张红香年龄:52岁身高:167三围:94/67/97职业:退役演员简介:刘伟的母亲,张红香的婆婆。曾经是名省级的舞蹈演员,如今已退休,虽然年龄已过50,但为人十分注重保养,是个俏艳丰满的美丽熟妇。十分溺爱小明,但却又比较排斥儿媳方蝶。  姓名:刘娜年龄:22岁身高:174三围:83/62/87职业:舞蹈演员简介:张红香的女儿,刘伟的妹妹。遗传了母亲的美艳与天赋,拥有绝伦的身材与双惊艳美腿,可惜双足略有微臭,是个活泼开朗,却又聪明伶俐的女孩。

    第五集麻痹大意,惨遭戏足当龙坤的尸体被抬回B市公安局的时候,女警方蝶心中感到万分后悔,没想到自己这枪竟不偏不稳的刚好打中了龙坤的肝脏,导致龙坤内脏破损而亡。尽管今晚的缉毒行动成功的消灭了龙头会,但XXX国道的纵火案却又没了头绪。

    方蝶回到B市公安局的时候,已经是午夜11点半了,几个小时的追踪并没有找到逃犯丧威。此时她脸沮丧的走进了董局长的办公室,可没想到迎面而来的董局长,却是满脸感激的对她笑道。

    “呵呵呵……小方啊,非常感谢你这次的协助啊,要是没有你,这龙头会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铲除呢?呵呵!你真不愧是王局(王江)的得意门生,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回头我要好好感谢下老王才行。”

    董局长连任B市公安局局长已有多年,常年为龙头会的事情感到头痛,没想到此次方蝶的到来却将这个麻烦给迎刃而解了,这对董局长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好事。

    不过可惜这对方蝶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她此次前来的主要任务就是为了调查XXX国道的纵火案,如今主要嫌犯被自己打死,又因为疏忽而没抓到丧威,此时再见董局长如此夸奖自己,方蝶的心里感到有些无地自容。

    “董局长,额……您太客气了,其实这次行动应该是失败的,我打死了龙坤,又没抓到丧威,我…我没有完成任务……”

    “诶,小方,话可不能这么讲啊,不管怎么说,龙头会的势力算是彻底灭亡了,这可是你的功劳啊。”

    “董局,您越是这样说,我就越是觉得……”

    “小方,你不必灰心,我知道XXX国道的纵火案压得你很累,实在不行我就跟上面放映下,反正只要抓住丧威这事就好办”

    尽管董局长好心安慰着方蝶,但方蝶却依然紧皱着眉头。方蝶知道,这次动静闹得太大了,丧威成功逃跑,相信也不会那么轻易抓到的。

    “这该死的丧威!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你别急,我已经在各大城市的主干道上部署过了,只要他露面,就定能抓住他。而且抓回来的那些犯人们,我们也挑了几个重点的在审问。小方啊,你就放心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房间,你就好好休息吧。”

    “不,董局,谢谢你的好意,我想今晚就待在指挥室里,只要丧威出现,那我也能第时间……”

    “那怎么行??小方啊,你自打来了B市就没有好好睡过觉,今晚我值班,有消息我就通知你。”

    “不行不行…董局,再怎么说也不能让您……”

    “呵呵,怎么?瞧不起我这把老骨头啊?”

    “啊不……董局,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呵呵呵……行了行了,快去休息吧。”

    见董局长如此盛情难却,方蝶便只好恭敬不如从命。此时她受之有愧的走出了办公室,正想下楼取车的时候,忽然听见楼下的审讯室内,传来了阵阵凄惨的叫声。

    “啊!!哎呦!啊……啊呀疼死我了!!啊!!!”

    “你小子别给我装!说!丧威逃到哪里去了??”

    惨叫声引起了方蝶的注意,她走到审讯室的门口,见门外有名刑警正低头抽着烟,便好奇的对他问道。

    “这里面怎么回事?”

    “哦,是方队啊,我们抓住了龙坤的个手下,现在正对他审问有关丧威的行踪呢。”

    方蝶向反对警员对犯人进行私刑,此时她听着审讯室里那凄惨的痛苦声,心中不禁有些不忍,便皱着眉头准备进去。

    “……审问?哼!我看是拷问吧?”

    而旁边的那名刑警似乎也看出了方蝶的心思,便赶紧伸手将她拦住。

    “方队,我看这事你就别管了,丧威去向不明,估计只有这小子知道,不给他的颜色他是不会说的。”

    然而方蝶听到这句话时,她心中更是感到不满,便英眉利目的瞪了眼这名警察,同时严厉的对他说道。

    “警队有明确规定,警员是不可以对犯人滥用私刑的,这你难道不知道?”

    “这……哎方队!你、你不能……”

    还没能那名警察多说什么,就见方蝶把推开了审讯室的大门。

    此时审讯室内站着两个身材魁梧的刑警,他们分别挽着袖子,手持着警棍,喘着粗气,正大汗淋漓的痛打着名浑身赤裸的犯人。

    “……方、方队??”

    见方蝶突然到来,两名刑警便停止了手中的警棍,同时他们的脸上也略显出些尴尬之意。

    此时方蝶看了眼那名犯人,见此人年龄在20岁左右,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扒掉,赤裸裸的就穿着条内裤,与脚上的双运动鞋。浑身上下布满了条条发紫的棍痕与宽大的脚印,嘴鼻里不断流着鲜血,正哆哆嗦嗦的蹲在处墙角下。

    此情此景看的方蝶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她也知道,B市毕竟不是自己的管辖区域,如果自己强行干预,那未免有些不妥,便不满的转身对这几名刑警说道。

    “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犯人呢??”

    “方队,你不知道,这小子外号叫田鼠,是龙头会里的个小头目,在刚才的行动中,他还打死了我们个同事!”

    方蝶忽然听到这个消息后,心中的不满便减缓了些,可又见那犯人伤痕累累的样子,不免还是感到有些不忍,便又对那名警员说道。

    “……那他招了么?”

    “哼!这小子嘴巴硬的很,都打了晚上了,什么都不肯说。方队,我看这事你就别管了,还是交给我们吧。”

    “是啊方队,还是交给我们吧,丧威连夜逃跑,董局让我们连夜审问这小子,你这样……我们很难办的。”

    两名刑警的言外之意是想让方蝶出去,而方蝶见后却迟迟不语。此时她沉默了片刻,然后缓和了下态度,微笑的对在场的三名警员说道。

    “几位今晚也辛苦了,这样吧,接下来让我来审问他吧,你们也休息休息。”

    “方队,这个……”

    “呵呵,我看你们也打累了,还是让我来劝劝他吧,如果实在还不行,那再劳烦几位,你们看这样行嘛?”

    三名刑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便将手中的警棍放在了桌子上。

    “那好吧,既然方队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就不好再说些什么,不过你要小心,这小子滑头的很,我们就在门外,万有什么事你就喊声。”

    “呵呵,行了,你们放心吧。”

    方蝶见三人离开后,便将门关上,回头看了眼那个还蹲在角落里的犯人,见他赤身裸体瑟瑟发抖,觉得甚是可怜,便好心将自己身上的警服脱了下来,走到他的跟前,俯下身子将警服披在了他的身上。

    “嘿嘿…嘿嘿…嘿嘿嘿……”

    然而此时这名犯人竟然发出了诡异的笑声,这笑声既虚弱又阴森,听的方蝶感到十分奇怪。

    “……你笑什么?”

    “嘿嘿……都说A市的方队长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人,可没想到原来是这么漂亮的个小美人,嘿嘿嘿……”

    “怎么?你认识我??”

    “大名鼎鼎的方蝶方警官,混道有谁不认识啊?枪毙宝哥,现在又打死我们老大,哼哼…方警官的名气真是越来越大了,只可惜我看不到你飞黄腾达的那天了,嘿嘿嘿……嘿嘿…咳!咳!咳!!”

    犯人边抽笑着,边激烈的咳嗽着,嘴里又咳出了丝丝鲜血。此时方蝶见后有些于心不忍,她将犯人扶了起来,让他坐在办公桌前的个板凳上,然后又抽出张纸巾递给了他。

    “你叫什么名字?”

    方蝶坐在犯人的对面,隔着张桌子,将备案录摆在了桌面上,边询问着犯人,边作着笔录。

    然而这名犯人却沉默了许久,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裹了裹身上的警服,抬头瞧了眼正在记录的方蝶,见她冷若冰霜,眉清目秀,与传闻中的样,是个难得的冷美人,便忽然在心中产生了丝歹意。

    “……怎么不说话啊?”

    方蝶见他迟迟不语,便又对他问了句。可此时这名罪犯却低着脑袋,他贼眉鼠眼的看着地上的环境,他先是瞧了瞧眼前桌子的高度,见这张办公桌的桌腿是固定在地板上的,便又用小腿比较了下自己身下板凳的高度,然后竖起耳朵,仔细倾听着门外的动静,听见门外那三名警察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后,便对方蝶说道。

    “哼哼……刚才他们不是说了吗?老子叫田鼠。”

    “……我是说你的真名。”

    “方警官,我都是个快要死的人了,你又何必在意我真名实姓呢?”

    “………那好,告诉我丧威在哪?说出来,我帮你向法院求情,也许能判你个死缓。”

    “哈哈哈……行了吧方警官,你就别逗我了,老子我贩毒、制毒,而且还打死警察,这罪名要掉几回脑袋,老子心里最清楚,你也不必在这里哄我开心了。”

    没想到方蝶的好心,换来的却是田鼠阵嘲笑。不过方蝶心里也清楚,田鼠犯的是死罪,自己也确实没有办法帮他减刑,便考虑了阵后,对田鼠婉转的说道。

    “田鼠,难道……你就不为你的父母想想吗?”

    “……………………”

    方蝶这句话似乎打动了田鼠,此时他止住了笑声,转而将双眼紧紧闭上,低着脑袋揉了揉憔悴的面容,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唉……方警官,你这句话算是说到了我的痛处……”

    再恶劣的人,也有自己脆弱的面。此时田鼠的嗓音显得有些哽咽,见他眼眶发红,表情悲伤,看的方蝶心里也不是滋味了起来。

    “自作孽不可活……田鼠,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哼哼哼……也没什么好后悔的,自打入了这行,就知道会有这么天,只不过……没想到这天会来的这么早……”

    方蝶见田鼠副死不悔改的样子,心中不禁感到些气愤,但同时又感到些凄凉。方蝶知道,罪恶使人麻木,它能侵蚀人的本性,让人疯狂。但可恨之人,也又可怜之处,方蝶见田鼠如此在乎自己的父母,便又动之以情的对他说道。

    “田鼠,你罪恶多端,这都是你咎由自取,可你就真的忍心见你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吗?你就真的愿意将罪恶带进坟墓吗??”

    此时田鼠听到这句话时,他的脸色开始变颜变色,他低着脑袋,迟迟不语,显得非常无地自容,再次叹了口气后,便对方蝶娓娓道来。

    “唉…………行了方警官,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让我告诉你丧威的行踪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个条件……”

    方蝶的苦口婆心总算打动了田鼠,此时方蝶见田鼠终于肯开口,便站起身来,为田鼠倒了杯热水,然后将水杯推到田鼠面前后,对田鼠问道。

    “说吧,什么条件?是不是让我给你父母捎个信?”

    田鼠喝着热水,眼眶中竟然湿濡了起来,他抽泣了阵后,苦笑着对方蝶说道。

    “呵呵,方警官真仁义啊,我在这谢谢你了,不过这事我不想让他们知道,省的他们到时候为我伤心……”

    “……那是什么条件?”

    “方警官,我有个不情之请……”

    人心都是肉长的,方蝶见田鼠也算个孝子,又见他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想必他提的条件也不是什么大事,便放心的对他说道。

    “说吧,只要是不违法乱纪的事情,我都能答应你。”

    “好!够爽快!方警官,那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喜欢你,我…我想跟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田鼠这句话后,方蝶立马皱起眉头,尽管她不是很明白田鼠意思,但见他那贪婪的眼神与猥琐的表情后,方蝶心里顿时意识到这跟自己的贞洁有关,便横眉冷目的板起脸来。

    “嘿嘿……方警官,我早就听说你是个大美女,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漂亮,当你进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我知道我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也知道你肯定不会答应的,我、我只是想临死之前跟你那个……”

    “你住口!!”

    此时方蝶愤怒的打断了田鼠的话语,她臊红着俏脸,将眉头皱的更紧,羞愤的站起身来想要转身离开这里,可心里又觉得有些不甘心,便又扭头对田鼠怒斥了起来!

    “田鼠!我本以为你是个敢作敢当的汉子,可没想到你竟然跟我提这么无耻下流的条件!?看来我真是看错你了!你这种人真是死有余辜,倒是可怜你的父母了。”

    可没想到她话刚说完,就见田鼠也站起身来,用副趾高气昂的语态对方蝶说道。

    “方警官,你误会我了,我对你是见钟情!我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喜欢个人难道有错吗?难道就因为我是个死囚犯,就连喜欢个人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你!!”

    “方警官,你跟那些警察不样,你不打我,也不骂我,你进来就为我披上衣服,还为我父母着想,像你这样的警察,我真的没见过。我是真喜欢你,真的!我田鼠有什么就说什么,心里从来不藏着窝着,我他妈就是喜欢你!反正老子也快死了,没什么好怕的!你要不答应就算了,也没必要这样羞辱我!!”

    “……………………”

    方蝶此刻有些哑口无言了,看着田鼠那副正气凛然样子,心中真不知该如何辩驳他的言论。是啊,人家喜欢自己有什么错呢?不能因为人家是个囚犯,就没有喜欢自己的权利。可尽管如此,方蝶心里还是觉得十分羞耻,长这么大还是第次碰到这种事。此时方蝶只能羞愤着俏脸,尴尬的瞪着田鼠。

    田鼠见方蝶没走,便坐回在板凳上。此时他反刚才的态度,将赤裸的身体依偎在方蝶的警服之内,哆嗦着两条伤痕累累的双腿,吸溜着鼻子,副让人看的心酸的模样对方蝶哀声叹道。

    “唉……方警官,我是活不成了,估计最多再活个月就要被枪毙了。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方警官,只要你能答应我的条件,我就把我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你,别说是丧威的去向,就连XXX国道纵火案的主谋我也告诉你。”

    此时方蝶忽然听到有关纵火案的消息,顿时心里震!如果他所言不虚,那无疑对破案起到关机作用。又见田鼠那可怜的样子,心想应该不会有假,便默默走了回来,坐在田鼠的对面,沉默了阵后,便对田鼠问道。

    “你真的知道纵火案的主谋??”

    “呵呵,当然了,我在帮会里也算是个小头目,这事我清楚的很,不过方警官,这事可跟我没什么关系,而且跟我们龙头会也没什么关系。”

    “那跟谁有关系??”

    “这个么……嘿嘿,那就要看方警官能不能答应我的条件了……”

    “…………………………”

    此时方蝶心中又纠结了起来,看来这个田鼠是真的知道些什么,但至于他所提的条件,方蝶心里实在没底,方蝶不知道田鼠想要对自己做些什么?如果要是做些出卖自己贞洁的事情,方蝶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他刚才说我要跟我着些什么?他到底想干嘛?是想亲我?还是想摸我?还是……』

    方蝶想着想着,俏脸又是红,此时她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心想为了破案,只要不出卖自己的身体就可以,便脸严肃又略带羞涩的对田鼠说道。

    “说吧,你……你想要对我做什么?”

    “呵呵,方警官,你不必这么紧张,我知道如果我要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你肯定不会答应的,我也不想强人所难,我…我就是想欣赏你的脚而已。”

    “什么??我、我的脚??”

    方蝶万没想到田鼠所提的条件竟然只是看看自己的脚,她不明白自己的脚有什么好看的?便又好奇的对田鼠问道。

    “你…你就只是看看我的脚?”

    “呵呵,那不然还怎么样?我说看你别的地方,你会给我答应吗?”

    “只是看看??”

    “对,只是看看,而且我绝对不用手碰,看过之后我就告诉你全部的事情,我田鼠说到做到!”

    方蝶见田鼠如此诚意,心中不禁有些动摇,如果只是看看自己的脚就能获得可靠情报,那这也未必不可,只是方蝶总觉得有些别扭,她始终不明白田鼠为什么会对自己的脚感兴趣?

    “好,那……那你打算怎么看?”

    “呵呵,这样吧方警官,我看你也挺为难的,为了不让你尴尬,你把脚伸在桌子底下,这样也可替你遮羞,我也看的方便。”

    尽管方蝶现在心里极度厌恶,但为了破案,她也不打算考虑那么多了。此时方蝶见田鼠这样安排也算合理,便羞耻的抬起两条秀腿,从办公桌下缓缓伸向了田鼠。

    而坐在对面的田鼠,此刻低头看了眼桌下,见方蝶那条秀腿微微颤抖的向自己伸来,那脚上穿着的黑色皮鞋也连带着抖动,不禁又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方警官,我说的是你的脚,不是你的鞋,麻烦方警官把鞋子脱了,嘿嘿……还是说你想让我帮你脱啊?”

    “不!你、你别动,我…我自己脱……”

    方蝶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了?久经杀场这么多年,枪林弹雨都经历了,怎么现在突然如此慌张?此时方蝶赶紧将腿收了回来,低头看着自己警裤下的那双黑色皮鞋,内心纠结了阵后,便俯下身子,羞耻的解开鞋带,将两只裹着黑丝短袜的秀足,从皮鞋里轻轻抽了出来。

    “你确定只是看看?”

    “呵呵,我不是说了嘛,只是看看,而且绝对不用手碰。”

    方蝶再次确认后,便颤颤巍巍的将两只黑丝秀足重新伸进了桌下,但这次方蝶的动作明显缓慢了许多,刚从温暖皮靴里抽出来的对儿丝滑小脚,在这冰冷而又羞耻的气氛下显得有些担惊受怕,那黑丝下的十颗白嫩脚趾,此刻也紧张的微抽了起来。

    此时方蝶抽颤着丝足,心里真是说出来的郁闷,就连丈夫刘伟也没有提过这种要求,可如今自己却主动将自己的双美足献给了个死囚犯。

    “我地乖乖!没想到方警官这对儿脚这么漂亮,这么精致,真是太美了……”

    当方蝶的两只黑丝小脚终于步入田鼠的眼帘时,这个将死的囚犯竟激动的赞叹了起来,他那颤抖的兴奋声,让方蝶听的心中阵娇乱,俏脸又不自觉的开始发烫了起来。

    此时田鼠低头盯着桌下那让他性奋不已的诱人丝足,止不住的咽了咽口水,饥渴的同时,又对这只黑丝美足评论道。

    “方警官应该是37的脚吧?真是难得啊,脚型如此秀美,脚掌比例如此均匀,足弓曲线优美,就连脚跟的形状也是可圈可点,只可惜方警官穿的是短款黑丝,而且还穿着警裤,如果要是换上条长筒黑丝袜,那绝对是人间极品,性感至极啊!嘿嘿嘿……”

    此时方蝶听到田鼠如此胡说八道,心中顿时感到有些万份羞耻,她有点后悔给田鼠看自己的脚,便涨红着俏脸,厉声对他训道。

    “看就看,哪来这么多废话?你要再胡说,我就不让你看了。”

    “哎?方警官,你这话就说的就不对了,爱美之心人人有之,你的脚确实长得漂亮,我这是实话实说,怎么?难到就没有人夸过你的脚长得漂亮吗??”

    “……………………”

    面对这么个油嘴滑舌的罪犯,方蝶觉得又气又羞,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此时她想把脚收回,可田鼠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便只好忍气吞声的任凭田鼠继续欣赏。

    而这时田鼠居然离开了板凳,蹲在地上,更加仔细的观赏起方蝶的这只黑丝美足来。

    “你、你想干什么??”

    坐在对面的方蝶,见田鼠弯腰便从桌前消失了踪影,顿时心情阵恐慌,下意识的赶紧将赤裸的丝足收了回去。

    “方警官,我只是想近距离的看看你的脚而已,又不碰你,看把你吓得……”

    “你看那么清楚干什么??”

    “呵呵,方警官,瞧你这话说的,我都是个快要死的人了,好不容易换取的条件,你起码得让我看够本吧?不然我死也不瞑目啊。”

    “你!唉……”

    方蝶现在真是有些莫口难辨了,如果这要是在杀场上,方蝶可以毫不犹豫的开枪击毙了田鼠,但是现在不行。出于自己的原则,又为了破案,方蝶不得不又再次将两只嫩丝足伸向了田鼠。而这回,方蝶明显有些不耐烦了,她都快被田鼠给气糊涂了,直接就将两只诱人的丝足搭在地板上,心中只求这荒唐的事情快点结束。

    “你快点,我耐心有限。”

    此时方蝶真的有些生气了,但田鼠却还是副不以为然样子,他见方蝶两只黑丝小脚就这么气愤的摆在冰冷的地上,顿时便鬼笑了下,将身后的板凳移到跟前,然后站起身来好心的向方蝶说道。

    “呵呵,方警官,你别生气嘛,这地上多凉啊,你把腿放在板凳上,这样我也能看的清楚,你也不会着凉。”

    两只单薄的丝足踩在冰凉的地板上,这确实让方蝶感动有些渗冷,此刻方蝶也没有多想,便将桌下的两条秀腿搭在板凳上,而与此同时,她却并没有注意到田鼠的用意。

    田鼠蹲在地上,他见方蝶将双腿搭在板凳上后,便轻轻将板凳移到桌沿下,板凳与桌沿下的中间距离刚好将两条腿的脚脖子卡住,此时这微妙的举动并没有引起方蝶的怀疑,因为方蝶的双脚还是可以左右活动的,但是她想再将这对儿黑丝脚收回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现在田鼠可以慢慢观赏女警官这只诱人的黑丝足了,他蹲在黑丝足的面前,近距离的观赏着这只让他流连忘返的美足。细细看着那十颗好似紫葡萄的幼嫩脚趾,均匀饱满的正整齐的排列在丝袜下,那光洁的脚趾甲在黑丝的包裹下犹如可爱的花瓣,散发着诱人的光泽,看的田鼠不禁又再次激动了起来。

    “呵呵,方警官啊,这离近了看才发现,你的脚简直就是件难得的艺术品啊!!”

    “你能不能别再胡说八道了??”

    “方警官,我这并不是胡说,你的双足稚嫩且又丰腴,娇软且又秀美,玉趾饱满,足心粉嫩,透过丝袜看去更是滑润光泽,你这双美脚实属上品啊!”

    “………………”

    此时方蝶虽然看不见桌下的田鼠,但听到他那品脚论足的言论后,方蝶打心里还是感到羞耻难耐。尽管田鼠没有对自己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但方蝶还是羞愤的将头扭到边,眼不见心不烦,懒得再与田鼠争执,不想再去理会他的谬论。

    可过了会儿,方蝶突然感到自己脚心传来微微潮热的气息,弄得她阵瘙痒,不禁还是忍不住的对桌下的田鼠问道。

    “你……你又在干什么??”

    “嘿嘿,我在闻你的脚啊。”

    “什、什么??你!!”

    “方警官别慌,我只是闻闻而已,又没动你,我可没坏了规矩哦,嘿嘿……你别害怕嘛。”

    方蝶万没想到田鼠居然会闻自己的脚,如此猥琐的行为让方蝶厌恶到了极点,但毕竟他还是没有碰自己,便极度窝火的对田鼠骂句。

    “恶心!”

    可没想这句话却引得桌下的田鼠窥笑不止。

    “怎么会恶心呢?方警官的脚又不臭,只不过有点臊而已,嗯……这味道……真是好闻…嘿嘿嘿……”

    田鼠性奋的用鼻孔深吸着面前那丝丝香足,充分享受着黑丝足那幽幽的淡骚味,与方蝶脚上的体香。他那样子真的好似只在觅食中的老鼠,既快乐,又冲动。

    可桌子对面的方蝶却被气的面红耳赤,方蝶不知道这令她作恶的行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便决定再次将脚收回。

    “嘀嘀嘀……嘀嘀嘀……”

    然后就当方蝶打算将秀腿收回的时候,丈夫刘伟的电话却打乱了方蝶心思。方蝶尴尬的看了眼电话,她不知道接还是不接?而与此同时,桌子下面的田鼠,又发出了哧哧的淫笑声。

    “嘿嘿嘿……方警官,怎么不接电话啊?是不是你老公打来的啊?”

    “…………………………”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这种时候老公居然打来电话,这让方蝶真的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再加上田鼠的煽风点火,更是让方蝶觉得这个电话不能接,便犹豫了阵后,最终还是将电话给挂断了。

    “嘿嘿,方警官?你对我真是好,这么专心为我服务啊,连自己老公的电话都不接了?哎呀……看来我要比你那没用的老公强多了。”

    田鼠这句话明显是在挑逗方蝶,此时方蝶积压已久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出来,她气的想将自己的双脚收回来,可殊不知自己的脚踝却被板凳与桌沿卡在中间。方蝶顿时惊!见自己的双脚抽不回来,便使劲挣扎了下自己的脚腕,但越是这样,脚腕就卡的越是紧。

    此时方蝶又双手推了下桌子,突然发现这张办公桌居然是固定在地板上的,立即就意识到大事不妙,便厉声对田鼠怒道!

    “田鼠!你这是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然而田鼠却脸慌张的站起身来,用无辜的语气对方蝶说道。

    “方警官,误会啊!这跟我没关系啊,是你自己把脚卡在桌子底下的……”

    “你少废话!田鼠!我知道你的花花肠子,我再次警告你,快点把板凳给我移开!!”

    说着,方蝶居然将腰间的配枪拔了出来,枪口直指着面前的田鼠,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好好好……方警官,你别激动,你别激动,我这就给你移开。”

    田鼠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当他弯下腰后,竟然将方蝶的双腿死死并拢,然后迅速将板凳抬高,又将自己的脚下的运动鞋垫在了板凳腿下,这下子可彻底固定住了方蝶的双腿。

    “呀!田鼠!你到底在干什么?”

    方蝶此刻就感觉自己的脚踝像上了夹棍样,疼的她浑身颤,两只诱人的黑色美足顿时便痛苦的抽搐了起来。

    “嘿嘿,方警官,我不是说了让你别激动嘛,你看你动,这夹得更紧了。”

    “田鼠!你这个畜生!你居然骗我?来人啊!快来人帮我!!”

    方蝶双腿疼得厉害,那尖锐的桌沿边与结实的板凳,将她的两个脚腕死死的夹牢,简直就犹如个『老虎凳』样。此时方蝶虽然手中握着警枪,但面前的田鼠却藏在桌下,急的方蝶只好破口求助,可门外的三名警察此刻却消失了踪影。

    “嘿嘿嘿……方警官,我劝你还是别叫了,估计那三个警察去吃饭了,还是让我来帮你吧,嘿嘿嘿嘿嘿……”

    蹲在桌下的田鼠,见面前这两只被俘的黑丝嫩足已是无处可逃,便得意的淫笑了起来。此时他不慌不忙的坐在地上,将鼻子对准面前这对儿紧张的丝足闻了闻,然后竟将胯间的肉棒掏出,同时张开嘴巴,伸出条贪婪的长舌头,边用手搓着自己的肉棒,边用舌头品尝起方蝶这对儿精美诱人的黑丝脚来。

    “呀啊!你……你!”

    当舌尖轻触在方蝶的脚心时,方蝶浑身就像被电击了样感到阵阵发麻,股从未有过的奇烈瘙痒,羞愤的刺激着她的心房,颤抖的连手中的配枪都快握不住了。

    “田鼠!你…你这个杂种!你、你说话不算数!”

    “嘿嘿,方警官,我说了不用手碰,但可没说不能用舌头舔啊?”

    “…………………………”

    方蝶到此时此刻才意识到,自己是中了田鼠的圈套,切都是田鼠事先安排好的,看来之前他所说的那些情报也都是子虚乌有,心中万分后悔的同时,又暗自稳稳了心神,紧握着手中的配枪,想要鸣枪示警。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