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淫贼小明 > 【淫贼小明】第四集 隔墙须有耳,门外岂无人
    作者:六芒星2016/10月/4日

    字数:14000字

    先祝大家国庆快乐,本来这7天是打算跟情人出去玩的,最后发现老婆有点察觉,干脆还是在家老老实实的写作文吧。BAйZHμOO1殿℃ōΜ废话不多说,本章又加了个新角色,请大家慢慢观赏。

    《淫贼小明》男角简介姓名:章小明/康明年龄:16岁身高:165职业:盗贼简介: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之后跟随A市黑道大哥—宝哥,成为了名偷盗技术流的小贼,此人虽然年龄不大,但却胆大心细,为人狡猾,且又极度好色。因为次意外事件,冒充了少年康明的身份,如今正寄生在他的家中。姓名:刘伟年龄:28岁身高:178职业:公务员简介:中年熟妇张红香的儿子,女警官方蝶的丈夫。此人忠厚老实,体贴老婆方蝶,又孝顺母亲张红香,只可惜母亲与妻子总是不合,所以是个夹在婆媳之间的可怜男人。姓名:丧威年龄:41岁身高:180职业:黑帮二当家简介:B市黑帮—龙头会里的二当家,此人行事鲁莽,脾气暴躁,是大当家龙坤的生死兄弟,因次意外事件而憎恨女警方蝶。《淫贼小明》女角介绍姓名:方蝶年龄:27岁身高:170三围:85/64/90职业:刑警简介:刘伟的妻子,张红香的儿媳。是名出色的美丽女警,为人冷静果断,严肃沉稳,嫉恶如仇。曾破过很多大型案件,并且亲手击毙黑道大佬宝哥,但在家中却与婆婆张红香非常不合。  姓名:张红香年龄:52岁身高:167三围:94/67/97职业:退役演员简介:刘伟的母亲,张红香的婆婆。曾经是名省级的舞蹈演员,如今已退休,虽然年龄已过50,但为人十分注重保养,是个俏艳丰满的美丽熟妇。十分溺爱小明,但却又比较排斥儿媳方蝶。姓名:刘娜年龄:22岁身高:174三围:83/62/87职业:舞蹈演员简介:张红香的女儿,刘伟的妹妹。遗传了母亲的美艳与天赋,拥有绝伦的身材与双惊艳美腿,可惜双足略有微臭,是个活泼开朗,却又聪明伶俐的女孩。<strong>第四集隔墙须有耳,门外岂无人</strong>当天晚上7点45分,在A市的人民大剧院中,正上演着场精彩绝伦的芭蕾舞表演。

    此时台下的观众们,正聚精会神的观赏着舞台上那些美丽的『白天鹅』们偏偏起舞。

    随着音乐的旋律,舞台上的女孩们个个轻轻踮起脚尖,舞动着修长的双腿,裙摆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金光,好似夜空中的繁星,既是那么的耀眼,又是那么的迷人。

    舞台上旋律忽然变,只见这些美丽的小天鹅们惦着脚尖,随着音律分别燕翅排开。

    聚光灯从天而降,从舞台中间闪亮出位更加惊艳绝伦的独舞者,她身姿挺拔,高抬着额头,迷人的眼神里透露着丝高傲。

    她摆动着两只悠扬的翅膀,典雅的将两只小脚轻惦在地上,随着音乐的节拍,翱翔在了整个舞台之中,时而俯身展翅,时而仰望星空,两条纯白色的美腿更是出类拔萃,舞步好似天使,高雅、尊贵,将双腿倾斜,张开,合拢,神魂颠倒的同时,又是那么轻盈流畅。

    这位美丽的舞者,就是着名舞蹈演员张红香的女儿——刘娜。

    演出结束后,台下掌声雷动,大幕缓缓而降,台上的女孩们也都纷纷走进了后台的化妆间。

    此时刘娜坐在梳妆台前,将秀发散开,边卸着妆,边看着镜子里自己,心中还在为今早车上与哥哥刘伟争执的事情而感到忧虑。

    “刘娜,出来下,有事跟你说。”

    正当刘娜还在思绪的时候,忽然在她身后传来了个熟悉的中年女声,回头看,原来是舞蹈团的马团长。

    见马团长面带严肃之气,就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刘娜放下手上的梳子后便走出化妆间,用手整理着散落的秀发,懒洋洋的对团长说道。

    “……什么事啊?还得出来说。”

    “下个礼拜的外地演出,你就别去了。”

    “啊??为什么??我哪又错了?团长你不能老这样啊?再怎么说我也是咱们团的主力啊,你之前不是也说过嘛,瑕疵是掩盖不了天赋的,我知道我有时候……”

    舞台上温情典雅的刘娜,下台后便立马成了个刁蛮任性的女孩。

    她听马团长不让她去外地演出,便将头发甩,开始满脸不愤对马团长抱怨了起来。

    而马团长却只是见怪不怪的笑了笑,还没等刘娜唠叨完,便插嘴对她说道。

    “哎哎哎…你哪来这么多废话啊?我还没说完呢,你准备准备吧,下个月跟省团去巴黎吧。”

    “………真、真的吗?”

    当刘娜听到『巴黎』这两个字时,她的心突然颤,眼神愣,整个人停顿了数秒之后,便兴奋蹦起老高,将马团长紧紧抱住,然后激动的叫道。

    “yeah!!哈哈哈……谢谢!谢谢马大团!!你真是大好人!好大姐!大恩人!救命星!我的神!”

    巴黎歌剧院,这所世界闻名的歌舞殿堂,是每个舞者向往的神圣之地。

    此时刘娜开心的手舞足蹈,这个女孩从小的梦想便是在这所世界级的歌剧院里展身手,如今这漫长的梦想终于就要实现了。

    “哎呀…哎呀你松开!松开!”

    刘娜现在已经开心的忘乎所以了,而马团长却显得有些无奈,她知道这个女孩的性格极为极端,从来都是随性而来,不顾后果。

    此时见刘娜满脸激动的抱着自己,便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唉……你呀,矜持点好不好?怎么点也没遗传到张老师(张红香)的城府?”

    “嘿嘿,我妈哪能跟我比啊?要不然也轮不到我去巴黎啊。”

    “瞧你那点出息,有点成就便膨胀起来了?!行了行了……说点正事吧。”

    “啊?什么正事?”

    此时马团长本正经的看着刘娜,沉默了阵,然后对她继续说道。

    “刘娜,说真的,无论是民族、古典、还是现代舞,你都表现的游刃有余,我承认你是个跳舞的好料子,可你最近的表现有些欠缺,你发现了吗?”

    “啊?没、没有吧?”

    “你别骗我了,舞蹈能完全反映出个人内心世界,虽然台下的人看不出来,但你刚才在舞台上确实有些心不在焉,14拍的节奏根本没在点子上。我担心这会影响你在国外的演出,毕竟那边的观众更专业。刘娜,你……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是不是家里的事??”

    “没有!马团,是你多想了,真没有!绝对没有!没有没有……”

    尽管刘娜回答的斩钉截铁,但马团长还是看出了丝端倪,此时马团长也不想多加影响刘娜心情,只好又对她说道。

    “没有就最好,那这段时间你就准备准备吧……哦对了!还有件事……”

    “啊?还有什么事啊?”

    “刘娜,你注意点个人形象好不好?很多人都给我反映你有脚臭,这要到国外去还不熏死那群老外啊?”

    “哎呀团长!!你胡说什么呢啊?我、我那只是……我只是……”

    其实刘娜并没有什么脚气病,她只是勤于练功,所以经常脚底出汗而已。

    所谓的脚臭,其实只是马团长为了哄刘娜开心而说的玩笑话,但即便如此,这个美丽的女孩还是臊的满脸通红。

    “呵呵呵呵……好了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时候不早了,赶紧回去吧……”

    说后,马团长便笑着离开了这里。

    此时刘娜嘟着委屈的小嘴,生气的看着马团长的背影,可回想起刚才马团长的那番话语后,心中又不免泛起了阵思愁。

    “唉……”

    这个乐天派的女孩很少会因为件事而感到叹息,此时她漠然走回化妆间,将纯白色舞服脱去,换上套清爽的夏装,穿着条牛仔短裤,踏着双坡跟凉鞋,展露出十跟可爱的诱人脚趾,又在镜前照了照,将散落的头发扎起马尾,拎起包包,迈开两条修长无比的美腿,晃动着身后的小翘臀,然后脸忧郁的走出了歌剧院……晚间8点45分,刘娜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始终挥之不去那份愁绪,她本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干扰到自己的心情,但怎奈无情的事实就摆在面前。

    如果哥哥真跟方蝶离婚了,那无意是将这个家庭打的支离破碎,这是刘娜万不想看到的幕。

    此时刘娜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停住了脚步,拿出手机,又考虑了阵,然后还是对『嫂子』的通讯录点了下去。

    “喂,娜娜,有什么事吗?”

    此时电话中传来了方碟那依旧冷漠的声音。

    刘娜听后,心情顿时感到阵紧张,刚才那涌思般的情绪,突然之间又变的悄缓了下去。

    “喂,嫂子,额…那个…额……我……”

    “…………娜娜,我现在有点忙,如果你没什么急事的话,那咱们会儿再说好吗?”

    听见方碟副准备要挂电话的语气,刘娜立马又赶紧对她回道。

    “嫂子!我、我就耽误你几分钟好嘛?”

    “嗯,你说……”

    其实在刘娜的心中,方碟有种让她难以阻挡的魅力,她觉得自己的嫂子是个女强人,个女英雄,个让她真正崇拜的人物。

    别看平时刘娜野蛮嚣张,但见到嫂子方碟,她就蔫的像只小猫,这种隐藏的情绪从见到方碟的第眼开始便直伴随着刘娜。

    “额…我…额……嫂子,你……你能不能别跟我哥离婚啊?”

    “…………………”

    然而当她把心中的肺腑之言告诉方碟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阵沉默。

    “嫂子,我求你了,我、我真的不想失去你……”

    刘娜鼓足勇气,还是将这句话对方碟表白了出来。

    然而之后电话里的沉默声却越来越长了。

    “………………………………”

    “……喂?嫂、嫂子?喂??”

    “行,娜娜,我答应你,我………我不会跟你哥离婚的。”

    终于,电话里传来了方碟的声音,尽管她的声音依然冰冷,但在刘娜听来却是那么的温暖。

    “真的吗??”

    “……嗯。”

    万没想到方碟竟会如此简单的答应了自己,此时刘娜心中的块大石悄然落下,她激动的有些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竟自言自语的苦笑了出来。

    “嘿嘿…嘿嘿……太好了……”

    “呵…好了丫头,别胡思乱想了,我还有任务,先挂了…”

    “嗯,好的嫂子,你也样,哎嫂子!下个月我准备要去……”

    “嘟…嘟…嘟…嘟…”

    开心的刘娜本想将自己去往巴黎的喜讯告诉方碟,但还没等她说完,电话那头便传来了『嘟嘟』的挂机声,但即便如此,这个女孩的心中还是暖暖的。

    此时刘娜抬头仰望星空,胸中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脸美滋滋的朝着回家的方向,迈起了悠扬的步伐……“妈!我回来啦!”

    当刘娜满欢心喜的打开家门后,迎面扑来的竟是股浓烈的淫靡气息!这是种男性精液味与女性淫水味交合后所产生的发酵气味。

    刘娜从没有闻过这种气味,因为她从来没有闻过精液的味道,所以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气味。

    刘娜闻了闻屋子里的味道,说不上恶心,但也不好闻。

    总感觉有点想发酵过的汗臭味,又有点像女性生理期所产生的气味。

    感到诡异的刘娜此时看了看眼前的客厅,见家中空无人,冷冷清清,便又试探性的小声说了句。

    “…………妈?妈你在吗?”

    “……哦,娜娜,你回来了……”

    此时,张红香身穿件皱皱巴巴的深蓝色包臀短裙,迈着两条无力且又光滑的大白腿,凌散着头发,神情慌张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边尴尬的整理着自己的形象,边双颊带羞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妈,原来你在家啊,叫了你半天都不支声,我说这屋子里是什么味儿啊??”

    “啊??味儿?什么味儿??哦,额…那个……”

    张红香支支吾吾的不知该如何向女儿回答,而刘娜此刻也没多在意母亲的举动。

    见母亲在家,便放心的转身将包包挂在走廊的衣架上,然后将脚上的坡跟凉鞋脱去,换上双居家拖鞋,副准备要走进自己的房间的样子。

    “呼……呼……呼……”

    可正当刘娜准备走进自己房间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从母亲卧室中传来阵阵的『呼噜』声。

    刘娜好奇的向里探头望,竟意外的发现小明居然赤裸着上身,仅穿着条三角裤头,正趴躺在母亲那凌乱的大床上,鼾声如雷的熟睡着,而床下的地板上,还散落着大量的卫生纸团,与条粘乎乎的肉色丝袜。

    “哎哟?妈,小明怎么跑你房子里了?这地上都什么啊?”

    当刘娜还没看清地板上散落的东西时,张红香赶紧将房门闭上,然后满脸尴尬的对女儿回道。

    “额……小、小明今天又犯病了,我们…我们刚从医院回来……累了天了,你就别打扰他了……就让他在我房间睡吧。”

    “啊??小明又犯病了??他怎么样了?没事吧?”

    “没、没事,你小声点,让他睡吧……”

    “哦……那你睡哪啊?”

    “我??哦,我……我会儿去他房间睡。”

    刘娜听了这话后,感到十分莫名其妙?可又见母亲此时副疲惫的神态,便只好关心的对张红香问道。

    “…………妈,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觉得怪怪的?在家里怎么还穿着裙子啊?这裙子怎么皱成这样了?脸也红扑扑的…”

    其实刘娜还不知道,此时母亲那赤裸的大腿间根本没有穿内裤,只是被短裙隐隐约约的遮挡着,要不是女儿提醒,张红香差点都忘了。

    “什么?我?我没什么啊,哎呀……可能是有点累了吧,带着小明跑了天医院,刚又给他熬药…所、所以……”

    张红香继续圆着谎话,她不知所措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心里知道如果再这么骗下去,女儿肯定会产生怀疑。

    然而刘娜听完母亲这番话后,竟然恍然大悟了起来。

    “哦!原来是熬药啊,我就说家里怎么这么大的味道,原来是药味…”

    “……………………”

    没想到张红香误打误撞的竟让女儿打消了顾虑。

    此时刘娜伸了伸懒腰,便准备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而就在这时,刘娜又满还欣喜的对母亲说道。

    “哦对了!妈……”

    “啊?什、什么??”

    刚准备喘口气的张红香,见女儿突然转身问自己,竟时间吓得有些魂不守舍,而之后的话语却让她又放下心来。

    “嘿嘿,告诉你个好消息吧,下个月我就要去巴黎演出了,怎么样?厉害吧?”

    “哦………呵呵,好,好……”

    原本以为母亲会对自己赞赏番,可没想到张红香的反映却大出刘娜意料,此时刘娜感到极度失望,便脸不满的对张红香大声怒道!“什么嘛!?!?人家要去国外演出了,你也不说点好话夸奖夸奖人家??”

    刘娜平时在张红香面前野惯了,此时她本大小姐的态度,又对母亲耍起了脾气。

    “嘘……你小声点,别吵到小明了。”

    可没想张红香却完全没理女儿闹嚣,只是打着嘘声表示让女儿安静下来。

    这个举动更是让刘娜感到窝火,此时她心里觉得更加感到不平衡了。

    “哼!!小明小明……你现在心里只有小明。”

    “……哎呀,你这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哎你……”

    还没等张红香把话说完,就见刘娜生气的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砰』的声!便将房门关闭了起来。

    “…………………………”

    还愣在客厅里的张红香,此刻已经尴尬的哑口无言,她看着自己女儿那紧锁的房门,心中羞愧难当,可自己心里的苦又能想谁诉说?张红香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今天所发生的遭遇,但只有件事她十分清楚,那就是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特别是她的儿子与女儿。

    “呼!呼!!呼!!!”

    正当张红香还在担心这件事的时候,卧室中小明的呼噜声却越来越大。

    张红香听后突然心中震!脑海里顿时就回想起了小明那粗大的肉棒,立马就感到自己浑身上下莫名的发烫。

    “唔……”

    此时,张红香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她赶紧抿住自己的嘴巴,不想让屋内的女儿听见,可身下那两条肉感十足的丰硕大腿,竟伴随着小明的呼噜声,而不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而更让张红香意想不到的是,自己胯间那肥美的骚穴竟然逐渐变得瘙痒起来,阴道里的淫水又开始悄悄的从她的大腿根部流淌了下来。

    “啊…唔……我、我怎么……”

    张红香忍不住的揉摸着自己的小腹,就感觉淫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身体会突然之间不受控制?“哎呀……怎、怎么会这样?”

    慌乱之下,张红香赶紧跑进了厨房,将厨房的门关上,然后撩起短裙看,竟发现自己的下身早已是片狼藉。

    张红香并不知道,她现在的性反映要完全归功于洪爷那瓶特效药,洪爷的药威力十足,它既是强而有力的壮阳药,也是淫贱无比的春药。

    它能让男人的性能力突飞勐进,几乎达到超人的级别。

    同时又可以强烈激发女人的性快感,让女人变得骚魅不堪。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种药对女人还有种副作用,那就是女人用后会对男人的精液产生极度的依赖感,就像毒品样会让女人对精液上瘾。

    当张红香的肥穴半推半就的接受着小明的大肉棒时,那涂在小明肉棒上的药液就已经渗透了张红香的身体。

    征服了姨妈张红香后,浑然不知情的小明竟还要趁热打铁,硬是跟张红香在家里整整『玩』了天,这反而更加促进药物的渗透。

    就在今天,这两个忘年男女就这样不吃不喝的在家中疯狂的做爱,小明与张红香就像两只发情的野兽,从客厅操到卧室,又卧室操到厨房,从楼操到二楼,又从二楼操到楼,除了女警方碟的房间之外,小明几乎把自己的精液播撒在家中的每个角落。

    今天小明已经记不得自己射了多少次精液了,只知道最后张红香的阴道已经被自己的精液灌满,就只好又将精液射在她嘴里。

    然而喂饱姨妈之后,小明竟然还不满足,又将精液都射在张红香那双诱人的肉色丝袜大腿上,导致粘乎乎的丝袜大腿已经无从下手,便干脆将丝袜全部撕扯下来,抬着张红香那两条光熘熘的大肥腿,又从新再玩了遍。

    而张红香却完全不知道这切都是小明的阴谋诡计,她更加不知道自己已经中了那瓶药的毒。

    只知道自己生平第次感到了真正的疯狂,从白天到黑夜,张红香被小明操的昏天暗地,从早上的耻辱的抗拒,到中午的纠结扭捏,后来下午索性主动迎合起小明那粗大的肉棒,随着自己欲望的点点挣脱,完全将她那饥渴的性本能爆发了出来,最后张红香也不管什么伦理关系了,也不管什么贞洁羞耻了,任凭波波激烈的性高潮不断向自己的灵魂袭来。

    中国有句土话,说女人30如狼,40如虎,50坐地能吸土。

    长时间的性寂寞让张红香本来就饥渴难耐,今天这突如其来的遭遇,下子就打开了她的欲望大门,从而发不可收拾,甚至最后开始渐渐上瘾,在不知不觉的沦陷中无法自拔。

    而然中国还有句土话,叫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尽管小明凭着洪爷那特效药,而勐烈无比。

    但经历整整天的战斗后,小明最终还是缴械投降了。

    操屄,操嘴,操足,操奶子,除了张红香的屁眼之外,小明几乎在这个女人身上玩了个遍,最后小明玩不动了,他真的没有更多的精液再射了,只得浑身发虚的瘫倒在床上睡不醒。

    此时还躲在厨房里的张红香欲火难耐,浑身瘙痒,残酷的性瘾又再次向她袭来。

    “啊…啊唔……唔……”

    张红香边回忆着今天所发生的经历,边按耐不住的用手指扣戳着自己的阴唇,心中无比羞耻的同时,脑海里想着的却是自己外甥那根无比粗大的肉棒。

    “不行……这、这根本不行……啊……啊……”

    张红香的手指已经根本无法满足她那饥渴的肉穴,情急之下忽然看见桉板上的水盆里泡着根黄瓜,便忍不住的将这根湿漉漉的黄瓜拿起,娇喘着气息看了看黄瓜的尺寸,然后痛苦的皱着眉头,含着羞耻的泪光,最终还是将黄瓜插进了自己的阴道里。

    “唔啊……啊……啊哈……哈哈……”

    当冰凉的黄瓜刺进自己肉穴的那刻,张红香竟然发出了诡异且有畅快的笑声,她双眼迷离,朱唇微颤,任凭这不属于自己的笑声牵动着她的灵魂,让她的整个人都变了,变得那么的无奈,那么的耻辱、那么的舒爽,又那么的卑贱……自从丈夫去世以后,张红香便没有了性伴侣,多年性寂寞虽然比较难熬,但身为良家的张红香却从来没有手淫解渴过。

    然而此时此刻,就连张红香自己都无法相信,她居然大开着双腿,用个根黄瓜自慰?此情此景不禁让她再次感到羞愧难当,但可惜自己胯下那不争气的肉穴却仍在大口大口的吞吃着手中的黄瓜。

    “……妈?你干嘛呢?”

    突然!身后的厨房门打开了,女儿刘娜的忽然到来让张红香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她赶紧将阴道里的黄瓜拔出,然后回头转身惊恐的看着女儿,时之间竟惊的不知如何是好?“额…额……我…我……”

    因为张红香是背对着厨房门自慰的,所以刚推门而入的刘娜并没有看清母亲在做什么。

    此时刘娜见母亲神情紧张,手里还拿着个根湿漉漉的黄瓜,便十分好奇的对她问道。

    “你拿这根黄瓜干嘛?”

    “啊?额……小、小明还没有吃饭……我、我准备给他做点吃的…”

    本来就对母亲不满的刘娜,此时听母亲又为了小明,心中便更加不满了,心想母亲也太过偏心了,面挑唆亲儿子与儿媳妇离婚,面却为刚相认的外甥任劳任怨,不公平,这太不公平了!想到这时,刘娜便脸不满的对着张红香冷笑道。

    “呵呵……妈,你可真行,我可是你亲生闺女,我也累了天了,你怎么不说我吃了没吃啊??”

    说着,刘娜便把将张红香手里的黄瓜抢了过来,然后赌气的转身准备离开厨房。

    “呀!娜娜!你、你不能吃,那、那是……”

    “……怎么?我现在连吃根破黄瓜的权利都没有了?哼!我就吃!”

    “哎呀娜娜…你…你……”

    还没等张红香多做解释,就见刘娜赌气的将这根『新鲜』的黄瓜吃了起来。

    清脆的黄瓜沾满了黏黏的淫液,就这么让刘娜吃进了嘴里,顿时股腥酸咸涩的口感便充斥起她的嘴巴。

    “呕……呸!呸…呸……这、这、这什么味儿啊??”

    年轻的刘娜怎么会知道这是自己母亲淫水的味道?里面甚至还残留着些小明的精液。

    此时她难受的将嘴里的黄瓜吐了出去,边用水漱着口,边怒视着自己的母亲。

    “哎呀傻孩子,我都说了你不要吃,这根黄瓜……这根黄瓜坏了。”

    “呸…呸……坏了??坏了你还不赶紧扔了?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你真讨厌!!”

    刘娜这回是真生气了,她觉得母亲这是在故意戏耍她,便委屈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又是『砰』的声,再次将自己的房门摔了起来。

    “……………………………………”

    张红香愣在客厅里,她这次也是真的无地自容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女儿将那根沾满自己淫水的黄瓜吃了,心里这股滋味简直无法用语言表达。

    “呼!呼!!呼!!!”

    而此时小明却依然打着呼噜,依然睡淋漓,家里这么大的动静居然也没有惊扰到他,但这浑厚的呼噜声对张红香来说,却又像是要命的洗脑曲,听的她小鹿乱撞,精神开始迷乱,性瘾大增,骚穴又开始发痒了。

    根单薄的黄瓜根本解决不了张红香的性饥渴,最终,这个风韵熟妇的眼神中忽闪出了丝着了魔的媚态,她痴迷的看着自己的房间,咬了咬自己那性感的朱唇,然后迈着两条诱人的大白腿,颤抖着身后那湿漉漉的大屁股,顺着小明的呼噜声,静悄悄的走进回了自己的卧室……时间点点的过去了,刘娜躺在自己的房中直没有睡去,此时这个女孩的心中十分窝火,看来母亲除了小明以外谁也不会关心了,她甚至开始怀疑今天母亲的反常也与嫂子方碟有直接联系,也可能是因为逼劝哥哥离婚的缘故,才让母亲如此反常的。

    刘娜越想越睡不着,她在床上辗转反侧,决定还是将这件事情告诉哥哥,另外再向哥哥说明嫂子的立场,想让哥哥放心,嫂子是不会和他离婚的。

    可正当刘娜拿着手机,想要给哥哥刘伟打电话的时候,隔壁母亲的卧室中却传来了唏唏嘘嘘的声音。

    “呀!姨、姨妈……你不要再这样了……”

    “嘘……小明乖,小点声,别吵到你姐……”

    尽管两个屋子间隔着堵厚墙,但小明惊恐的声音还是让刘娜听见了,刘娜感到十分奇怪,她看了看时间,发现此时已经快要12点了,怎么母亲还跟小明在起?好奇之下,刘娜支起了耳朵,她仔细倾听着隔壁的动静,但之后竟是片寂静,不再传来二人的对话声了。

    此时刘娜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或许多虑了,也许母亲这会儿正在为小明换药,便不再想那么多,继续拿着手机准备要给哥哥打电话。

    “啊!姨妈,疼……”

    再次的惊动声让刘娜彻底起了疑心,此时她悄悄下了床,光着两只白嫩小脚,无声无息的走出了自己的房间,来到片漆黑的客厅后,见母亲房门紧闭,便大胆的扭动门把手,小心翼翼的将房门微微的打开了小缝,然后眯着眼睛向里面看,可里面的景象却惊得她倒抽了口凉气!门缝里,张红香的卧室只开着盏台灯,尽管光线昏暗,但刘娜还是看的清二楚,此时自己的母亲居然赤身裸体的蹲在床下,犹如尿尿的姿势,正大开着两条白腿,踮着脚尖,摇晃着肥臀,大口大口的吃着小明的肉棒。

    而此时的小明却是副虚弱的样子,他张开双腿,乏力的坐在床沿上,挺着胯下的大肉棒,低垂着脑袋,满面哀愁的看着张红香,那神态彷佛极度不情愿。

    “……姨、姨妈,好了没有啊?我……我想睡觉……”

    “吧滋…吧滋……唔…小、小明乖,你让姨妈再玩会儿…再玩会儿…唔…唔……等你再射次…吧滋…吧滋…姨、姨妈就让你睡……唔…吧滋……”

    张红香边说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小明的肉棒,渴求着小明的精液再次灌满她的喉咙。

    然而她却从然不知,就在她身后的不远处,自己的女儿正隔着门缝,惊恐的观望着她那不知羞耻的举动。

    此时,门外的刘娜彻底蒙呆了,她的大脑简直都混乱了,再次揉了揉眼睛,发现这并不是在做梦,自己的母亲真的在跟小明做着乱伦之事。

    刘娜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切,她不知道这到底什么回事?更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如果现在进去制止,那母亲与小明的颜面何在?但如果放任不管,那这令人发指行为只会愈演愈烈,万这事再传了出去,那她这辈子都会抬不起头,到那时,整个家就全都完蛋了。

    所以,刘娜在万般纠结的情况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这肮脏的幕。

    在肉棒与药物的双重合击下,张红香已经完全脱离了曾经的矜持与端庄,尽管她现在心中依然感到羞耻,但诚实的身体却克制不住兴奋的欲望,肉穴中那蠢蠢欲动的瘙痒,彻底击垮了她的自尊。

    此时张红香就像着了魔样,努力的踮着两只肉足,撑着肥厚的巨臀,刺激的颤抖着淫荡的身躯,任凭骚穴中的淫水不断溅落在地上,拼命吞吐着嘴中的肉棒,充分享受着肉欲的美味。

    “唔…唔……吧滋…吧滋……唔…唔……”

    听着母亲那淫秽的口交声,门外的刘娜彻底崩溃了,她臊红着小脸,羞耻的看着门缝里的母亲正在口口吃着小明的肉棒,尽管她看不见母亲现在的表情,但从张红香那贪婪的动作可以判定,张红香现在已经不是她所熟悉的母亲了。

    然而刘娜并不知道,其实这切都是淫贼小明的阴谋。

    当刘娜摔门的那刻起,躺在床上小明就已经醒了,他知道当时刘娜已经和张红香起了矛盾,便趁此良机又开始酝酿起个邪恶的计划。

    小明心里清楚,经过整天的性爱之旅,姨妈张红香现在已经基本已经对自己的肉棒上瘾了,他巧用了招『欲擒故纵』,故意假装拒绝张红香,将张红香的性瘾完全勾起后,然后再尖叫引起隔壁刘娜的注意,再然后,就是系列的自编自导。

    此时小明偷偷瞄了眼门缝,他知道门外的刘娜正在偷窥,又看了看胯下的张红香,便开始假装难过的演起了戏。

    “姨妈,这样……这样真的好吗?”

    “吧滋…吧滋……唔…小明…你难道不喜欢吗?吧滋…吧滋…”

    “我、我不想要了,姨妈……我、我不要了……”

    说着,小明就突然将张红香推开,然后捂着自己的肉棒,扭转着身躯,故意装出副抗拒的样子。

    没有了肉棒的张红香,就彷佛没有了毒品的瘾君子样,她流着满嘴的口水,扭着白花花的大屁股,边着急的抢着小明的大肉棒,边像哄小孩样对他劝道。

    “小明乖,小明乖,你、你再让姨妈玩会儿,就会儿……”

    “我…我……呜…呜呜…呜…呜呜……”

    挣脱的肉棒就这么又被张红香吃了下去,此时小明见后,竟然故作难受的样子哭了起来。

    还在享受肉棒美味的张红香见小明伤心落泪,便轻舔着他的肉棒,双眼带魅的对他说道。

    “小明,你哭什么啊?”

    “呜呜呜……姨妈……我、我害怕……”

    “好孩子,你怕什么?”

    “呜呜……我、我怕这事被会哥哥姐姐知道…呜呜呜……”

    张红香听到这句话后,心情突然沉重了起来,此时她沉默了片刻,显得有些无地自容,但红嫩的舌头却还在情不自禁的舔着硕大的龟头。

    她纠结的思考了阵后,便抬起头来,按摩着小明的两颗大睾丸,然后好言好语的对小明说道。

    “小明乖,只要你不说,他们是不会知道的。”

    “呜呜呜……可、可是……”

    “……可是什么?”

    “呜呜呜……可是我嫂子是警察,这事是瞒不了她的,呜呜呜……说不定她还会抓我去坐牢呢……呜呜呜……”

    小明故意又将方蝶摆在了张红香的眼前,而张红香却会心笑,脸媚态的对小明回道。

    “呵呵,傻孩子,你还不知道吧?她就快跟你哥离婚了,你就别担心这事了。”

    这个意外的消息让小明浑身惊!他没有想到方蝶要跟刘伟离婚了,他立马大脑开始飞速旋转,鬼眼珠又是转,紧接着对张红香问道。

    “离婚?为、为什么?我…我不想让哥哥跟嫂子离婚……”

    “傻孩子,他们离婚了,以后就没有人会打扰到咱们了。”

    此话整合小明心意,他最最最害怕的女人终于可以远离他的世界了,如今姨妈张红香已经是自己的胯下之狗,只要在搞定门外的表姐,那以后自己就是这个家里的小皇帝了。

    想到这时,小明又偷偷的瞄了眼门缝外的刘娜,心中的计划忽然变,就见他继续哭丧着表情,假装活动了下自己的身体,将自己的条小腿悄悄从床沿边,移到了张红香那蹲着的两腿的胯间。

    然后随着张红香那兴奋的口交动作,小明又故意喊了声『疼!』,然后趁机抬起脚掌,将自己那硕大的大脚趾,对准上方那湿漉漉的肉穴,毫不留情的顶了进去!“噢!!”

    此时还蹲在床下吃着肉棒的张红香,突然浑身颤!就觉得自己肉穴中传来阵要命的顶钻,顶的她娇声肆起,浑身酥麻,淫水直流,体内的性瘾愈发严重,欲火跟着便突飞勐进。

    嘴中的肉棒再也满足不了她的肉欲了,竟站起身来,颤抖的将小明按倒在床上,让小明平躺,然后她摇晃着自己的大屁股,迈开两条丰硕的大白腿,跨坐在小明的小腹上,勾起小脚,抬起肥臀,扶着小明的大肉棒,主动将自己的肉穴套了进去。

    “呀啊,姨、姨妈……你、你不是说只玩会儿吗?”

    “小明乖,你别叫…你别叫…很、很快就好了,很快……”

    “姨、姨妈…你骗人……我、我不!”

    “别叫!”

    “唔、唔唔……”

    张红香见小明要叫喊,便把捂住了他的嘴巴,然后活动腰肢,将湿漉漉的肥穴对着坚挺的肉棒,狠狠的坐了下去!眼前这淫荡的幕,让门外的刘娜看的真真切切,明明白白。

    刘娜万万没想母亲居然是这么个人!?苦寻失散多年的亲外甥,原来只是为了满足她的淫欲,看来小明也是被迫成为她的性玩具的。

    而更让刘娜感到气愤的是,母亲为了小明这个性玩具,居然可以残忍的拆碎这个家庭,原来迫使自己哥哥与嫂子离婚的真相竟然是这么的下流,这么的阴险,这么的肮脏!!刘娜此刻越想越生气,她生平第次感到了欺骗,感到了耻辱。

    看着母亲那下贱的身体,正死死的压着弱小的小明,见那不知羞耻的大屁股,正贪婪的吞吐着小明的肉棒,又见小明那可怜的眼神,与被母亲用手捂住嘴巴所发出阵阵无助的『唔唔』声时,刘娜心中的那熊熊燃烧的怒火真的再也忍不住了……同样的夜晚,发生着同样悲惨的事情,就在与此同时,远在B市的女警方蝶,也正经历着场惊心动魄的事情。

    为了追寻XXX国道的大巴车失火桉,方蝶只身人来到了B市,在与B市公安局汇合之后,便开始侦破起这件桉件。

    后又接到线人情报,说就在今晚,B市的黑帮——龙头会,要和缅甸毒贩进行场毒品交易,交易地点设在B市郊外的所旧工厂里。

    方蝶得知这个消息后,便主动向B市公安局请缨指挥这次的缉毒行动。

    “…………娜娜,我现在有点忙,如果你没什么急事的话,那咱们会儿再说好吗?”

    “嫂子!我、我就耽误你几分钟好嘛?”

    “嗯,你说……”

    “额…我…额……嫂子,你……你能不能别跟我哥离婚啊?”

    “…………………”

    当晚8点45分,就在刘娜给方蝶打电话的同时,方蝶正跟大队全副武装的警务人员,埋伏在旧工厂附近。

    此时方蝶边聆听着手机里的声音,边注视着手表,缉毒行动定在9点整,而偏巧这时候小姑子刘娜又打来了电话。

    “嫂子,我求你了,我、我真的不想失去你……”

    “…………………………”

    “……喂?嫂、嫂子?喂??”

    向专心的方蝶,听见刘娜在电话里哀求的声音后,她突然感到了丝纠结,然而缉毒行动迫在眉睫,为了稳定大局,方蝶最终还是口是心非的对刘娜说了句。

    “行,娜娜,我答应你,我………我不会跟你哥离婚的。”

    “真的吗??”

    “……嗯。”

    “嘿嘿…嘿嘿……太好了……”

    “呵…好了丫头,别胡思乱想了,我还有任务,先挂了…”

    当方碟挂断刘娜电话的那刻时,这个女警的心里五味杂陈,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想其他的事了,因为此时在这座旧工厂里面,龙头会正在跟缅甸毒贩进行着毒品交易,只有抓到龙头会的主要首脑,才能得知纵火桉件的真正元凶。

    “方队,线已经搭上了,什么时候行动?”

    此时名警员悄身走到了方蝶的跟前说道。

    这时方蝶再次看了看手表,见时间已到,便拿起了手中对讲机。

    “2队、3队,包围工厂侧面,1队跟我从正面进去,目标是龙头会的老大——龙坤。切记,务必要人赃并获。”

    声令下之后,三队人马静便悄悄包围了整个工厂,抓捕行动正式展开。

    此时,原本安静的夜空中,突然响了阵阵枪声,工厂内外片吵杂与喧嚣,空气中弥漫起浓烈的火药味。

    三支警队与工厂内的歹徒们进行了激烈的火拼。

    几十分钟过后,硝烟散去,枪声停止,大部分歹徒已被警方控制,只有少量倒霉的歹徒白白丢了性命,然而最主要的头号目标龙坤,在激烈的火并当中身负方蝶枪后,而逃之夭夭。

    “方队,龙坤跑了!”

    “他中了我枪,跑不远的,呼叫1队,立马封锁主要道路,定要抓住龙坤!!”

    与此同时,就在旧工厂后面的片树林当中,有两个犹如丧家之犬的男子,正狼狈不堪的落荒而逃。

    其中名男子的年龄约在50岁上下,此时他痛苦的捂着血淋淋的腹部,垂死挣扎的喘着粗气,瘸拐的被另个男子搀扶着,这名生命垂危的男子就是龙头会的首脑——龙坤。

    “龙哥!你忍着点!穿过这片树林咱们安全了!!”

    说话的这名男子的年龄约在40岁左右,他边大汗淋漓的搀扶着受伤的龙坤,边慌张的穿越在这片漆黑的树林当中。

    此人便是龙头会的二当家,也是龙坤最得衷心的兄弟——丧威。

    “阿……阿威……歇、歇歇……”

    声虚喘之后,负伤的龙坤终于忍不住的瘫倒在了野地上。

    此时旁的丧威赶紧停下脚步,俯下身子,抓起龙坤的肩头,激动的对龙坤说道。

    “龙哥!我背你走!!”

    然而虚弱的龙坤却摆了摆手,他靠在颗大树下,面目苍白的对丧威说道。

    “阿威……你走吧……我……我不行了……”

    “龙哥!别说傻话!你没事的!你定会没事的!”

    可这时的龙坤却依然摇了摇头,他苦苦的叹了口气,虚弱的抬起了那沾满鲜血的手臂,紧紧抓着面前的丧威,然后苦笑道。

    “呵呵,傻兄弟……我的肚子都被打穿了……活…活不过今晚了……”

    “娘的!!那群该死的缅甸鬼!定是他们告的密!老子这就回去宰了他们!!”

    见大哥即将不行,愤怒的丧威立马拔出了腰间的手枪,而此刻的龙坤又却把按住了丧威手中的枪。

    “跟……跟缅甸鬼没关系,是……是方蝶……”

    “方…方蝶!?原来是那个婊子打伤的你!?”

    龙坤无力的点了点头,气的丧威如雷暴跳!止不住的怒骂了起来!“这该死的臭婊子!老子总有天要扒了她的皮!!”

    “兄弟……大哥对不住你……连累你了……你快走吧……别……别管我了……更……更不要找方蝶报仇……你啊……你斗不过她的……”

    “不!大哥!要活起活,要死起死!如果你真有个三长两短,哪怕拼了我这条命,我也要替你报仇不可!!呜呜呜……”

    铁骨铮铮的汉子,此时竟然悲伤的痛哭了起来。

    龙坤见后,心中不禁欣慰不少,他知道自己这个兄弟性如烈火,行事鲁莽,如果真的要找方蝶报仇,那必是自投罗网。

    此刻他边颤抖着身躯,边从口袋里掏出个黑色的U盘。

    “好兄弟……凭你人是报不了仇的,你需要……你需要找人帮你……”

    “大哥,你说,我找谁?”

    “在…在A市……有个叫洪爷的人……你…你认识吗?”

    “认识!个会医术的老骗子,我以前负伤的时候,他给我看过病。”

    “嗯……你…你去找他……他能帮你……还、还有……”

    说着,龙坤便将手中的U盘递给了丧威。

    “还有……还有个人……这个人是A市的大人物……这……这U盘里有他不可告人的丑事……你…你可以拿这个U盘威胁他……他、他定会帮你的……”

    “龙哥?龙哥!??”

    此时龙坤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鲜血已经染红了整个裤腿,迷离的眼神中充满死亡,他的脑袋缓缓而落,用微乎其微的气息,说出了最后句遗言。

    “如果…你在……”

    “龙哥,龙哥你说什么?”

    此时丧威赶紧俯首帖耳,仔细聆听着龙坤的只字片语。

    “如果……你在A市……见到小明……替我……杀…了…他……”

    之后,这位黑帮大佬,便与世长辞了。

    “………………龙哥,你放心!我定会为你报仇的!”

    丧威擦了擦眼中的泪水,点着根香烟后,恭恭敬敬的给龙坤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将香烟插在土地中,站起身来,朝着A市的方向,愤怒的狂奔了过去……(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