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淫贼小明 > 【淫贼小明】第三集 嫩牛巧吃老仙草
    br/>

    作者:六芒星2016/9月/19日

    字数:17000字

    第三集嫩牛巧吃老仙草

    凌晨十分,女警方蝶驾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此时离B市的距离还有好几公里,驾车好几个小时的她,开始感到了些疲惫,便将车子靠停在旁的停车区内,准备休息下好再赶路。BαиΖHú○零一店COM

    而当方蝶刚打开车门想透口气的时候,股寒气便向她直面扑来,方蝶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站在车外,看着高速路上的车水马龙,心中突然勾起丝尘凡,竟从车内拿出包香烟,噙在了朱唇之中。

    尽管方蝶平常不怎么抽烟,但现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将嘴中的烟圈,麻木的吞吐了起来。鼻尖清冷的空气混合着烟草的味道,让方碟感到了阵孤独,但同时也让她保持了份清醒。

    方蝶今年已经27岁了,如果不是遇到刘伟,也许她可能永远也不会考虑婚姻。虽然刘伟的到来,让她感觉自己的生活开始多了些色彩,但始终并不算圆满。

    自两年前与刘伟结婚以来,这个美丽的女警基本就没有与丈夫团圆过,导致婆婆张红香对这件事越来越有看法,甚至侧面开始劝说自己的儿子与方碟离婚。

    对于这件事,方蝶直感到非常自责,身为名人妻,她没有做到个妻子理应做到的事,但同时身为名刑警,她却又从不为此事感到后悔,因为对于方蝶来讲,工作的意义远要比家庭来的重要。

    “嘀嘀嘀!”

    手机的提示声忽然打断了方蝶的思绪,此时她将手机拿起看,原来是丈夫刘伟发来的条短信。

    『老婆,还在忙吗?晚上天气凉,要多注意。』

    刘伟总是在方蝶感到孤独的时候,给于她意外的关怀。此时方蝶夹着手中的香烟,痴呆的望着手机,刚才那思愁的情绪更是在心中跌宕起伏。

    『阿伟,我考虑好了,咱们还是离了吧,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方蝶漠然在手机上敲打了条信息后,她竟然意外的感到了阵解脱。可当她再次看了眼面前那望无际的黑夜时,方蝶又迟疑了片刻,颤抖了下苦涩的嘴角,便冷峻的将半支香烟弹射向了黑暗之中,然后黯然神伤的驾车离开了这里。

    剩下的,只有那身后的夜风,与即将被黑暗熄灭的半支香烟……

    “哥?你是不是又得罪我嫂子啦?”

    “嗯?……没、没啊,干嘛这么问?”

    “行了吧!都写在你脸上了。”

    “……你说你这丫头整天都想什么呢?我跟你嫂子好着呢。”

    “切~你瞒得了咱妈,可瞒不了我。”

    “……………………”

    清晨,准备去外地出差的刘伟,正驾车捎带着妹妹刘娜,前往她上班的路上。此时这个聪明伶俐的女孩见哥哥脸忧愁的握着方向盘,便又对他开玩笑的说了句。

    “嘿嘿,我明白了,看来你俩要离婚了。”

    “…………………………”

    原本句无意的玩笑,却让旁的刘伟半晌无语。刘娜见后顿时惊,立马反映过来惊讶的继续问道。

    “不是吧哥??你们…你们真要离婚啊???”

    “……你嫂子昨晚发来短信,说她……说她已经想好了。”

    “哎呀哥!!不行!这事我不答应!!”

    刘娜脸不悦的耍着脾气,这个俏皮的女孩从本意来讲十分不愿看到这个结果,尽管这姑嫂两人的关系平平,但刘娜始终觉得母亲张红香在这件事上做的有些过分。此时刘伟见后,不禁感到些意外,便扭头苦笑着对妹妹回道。

    “呵呵,你这丫头平时看热闹不显事儿大,怎么?这回你倒第个反对起来了。”

    “哥,是不是咱妈又从中挑唆了?”

    “唉…………”

    刘伟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男人始终为婆媳之间的琐事而感到苦恼,如今妻子方碟终于妥协,可自己这时却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你唉个屁啊!?我都给你说了多少次了?想要家庭和睦,就得远离咱妈……”

    “娜娜,别这么说咱妈,妈这辈子不容易,自从爸走了以后,唉…我觉得她老了很多……”

    “呵呵呵呵……哥!?你睁眼说瞎话呢吧?咱妈老了很多??我的天呐……你去她的梳妆台看看,她的化妆品比我的还多呢!知道吗?前两天她又办了张美容卡,是!我也知道咱妈长得漂亮,可她年纪也不小了,你说她……”

    刘娜此刻又开始滔滔不绝了,旁的刘伟对这母女俩真是点脾气也没有。他知道,妹妹对母亲其实也是抱有很大意见的,平时母女俩就爱闹个小矛盾,谁让刘娜从小就娇生惯养呢?可自己却被夹得水生火热,边是咄咄逼人的母亲,边是少言寡语的老婆,中间还有个调皮捣蛋的妹妹,这家庭的闹剧真的让刘伟有些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哥,我说了半天你怎么不说话啊?”

    “啊?呵呵,你都把话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啊?”

    “哎??哥!我这可是替你说话呢,你可倒好,不领情也就算了,胳膊肘还向外柺!?”

    “唉……胳膊肘向哪拐都不对啊,这件事啊…手心手背都是肉………”

    刘伟边开着车,边又卑微的叹了口气。此时刘娜见后,不禁秀媚皱,便脸嫌弃的对哥哥说道。

    “哼!你啊,就是太怂了,当初你跟嫂子结婚的时候我就告诫过你,婚后生活定要远离父母,二人世界才是最好的。你可倒好,非要跟妈住在起,现在怎么样?后悔了吧?其实现在后悔也还来得及,赶紧跟嫂子搬出去住吧,我保证,从此以后风平浪静。”

    “…………………”

    刘娜这个主意,刘伟不是没有考虑过,可他唯顾忌的,还是自己的母亲。自从父亲离世以后,刘伟便不想让母亲单独人生活,妹妹刘娜肯定指望不上,她迟早是要嫁人的,作为独子的刘伟想要多进些孝心,好让母亲过个快乐的晚年,可惜却总是事与愿违。

    “……哥?哥??哎呀你倒是说话呀!!”

    “……嗯??”

    “你觉得我这个主意怎么样?”

    “你这个主意啊……呵呵,不怎么样?”

    “哎呀!你到底什么意思嘛?”

    “娜娜,我问你,如果我要跟你嫂子搬出去了……那咱妈怎么办?”

    “咱妈??咱妈现在可是枝花儿!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太婆,她能照顾自己的,再说,我不是还在家呢么?我也可以陪她呀。”

    “你??就你??你不惹她生气就算不错了。”

    “哎呀哥!你看你说的……”

    刘娜听了哥哥这句话后,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她知道自己这大小姐的脾气肯定是不受母亲待见的,而这也是刘伟最担心的件事。

    “唉……娜娜,跟你说实话吧,我之所以不搬出去住,就是因为我担心咱妈个人孤单寂寞。你呢,平时演出又忙,等哪天你嫁出去了,咱妈不又孤单人了?你别看现在她不显老,可她总有老的那天,咱们做儿女的为她牺牲点,也没什么……”

    刘伟感慨万分,但旁的刘娜却不以为然,此时这个漂亮的女孩狡黠笑,立马便对哥哥回应道。

    “哎!哥!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咱妈可还有小明呢!”

    “小明??”

    刘娜这句话到时提醒了刘伟,自从小明来的这个家以来,母亲张红香便对小明视为亲生儿子样,这几天的生活刘伟也看得出来,母亲对小明关爱有佳,感觉她整个人也开朗了许多,而小明也确实讨人喜欢,如果让他陪伴在母亲的身边,或许也是个好办法。

    “是吧哥?你也看见了,咱妈现在多宠小明啊,你就借这个机会赶紧搬出去吧。”

    “唉,我知道咱妈喜欢小明,可小明毕竟现在还小,等他长大了,到那时………”

    “哎呀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顾及那么多?先顾及眼前好不好?怎么?你真打算跟嫂子离婚啊?你舍得吗??”

    “唉…………”

    刘伟当然舍不得方蝶,但在还没找到合适的办法之前,刘伟真的不想伤害母亲的心,此时无奈的他唉声连连,看到刘娜也是肚子的恼火!

    “这不行那不行!那干脆!你赶紧让嫂子怀孕,让妈抱上孙子,省的她整天叽叽歪歪。”

    “你以为我不想啊?我…我……”

    刘伟听到这句话时,他的嘴巴突然结巴了起来,此时刘娜瞧了眼哥哥,忽然领悟到了什么,便裂嘴对哥哥嘲笑道。

    “喔!!!我明白了!我就说你俩怎么直没有孩子呢?原来是你不行啊?哈哈哈…”

    刘娜这句意外玩笑顿时刘伟脸色红,此时他突然将汽车停在路边的地铁口,然后扭头对旁的妹妹怒道。

    “你个女孩子家家懂个屁啊??去去去!下车下车,我也懒得送你了,我今天出差,还赶着去机场呢,你、你就坐地铁吧你……”

    刘伟终于被调皮的妹妹给激怒了,然而旁的刘娜却根本不在乎,此时刘娜的脾气也上来了,只见她把身边的包包拿,然后甩着秀发,脸怒火的对哥哥吼道。

    “呵呵,说你两句你还不爱听了?我告诉你!咱妈你应付不了,你老婆你也管不了,你是什么?你就是个窝囊废!就不是个男人!哼!”

    说后,刘娜便抬起两条修长的美腿,摔门下了车,然后迈开秀腿,头也不会的走进了地铁站。

    “……………………”

    此时坐在车内的刘伟,见妹妹那生气的背影深感无奈,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将脑袋无力的靠在后座上思考阵,然后拿出手机,想给方蝶打个电话,然而他准备将电话拨出去的时候,他忽然又泛起了犹豫……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无论你是富人,还是穷人,只要你有家,你生活在这个社会上,那就永远都逃脱不了『怨憎会』之苦。

    正当家人都在为这件事情愁眉苦展的时候,家中的淫贼——章小明,与此同时也是闷闷不乐。自打小明从洪爷手中偷到那瓶药水之后,这个年轻的小贼就陷入了沉闷的苦思当中。

    小明苦恼的原因有两个。第,小明找不到个合适的机会下药,虽然姨妈张红香是他的第人选,但想要这个美艳的熟妇不产生点怀疑,却是不容易的事情。而且平常家里人多,事成之后也难免不会让表哥表姐察觉。

    第二,也是最主要的个原因,那就是小明不知道他偷到手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药?是迷药?是春药?还是某种迷幻药?小明概不知,他唯知道是,洪爷配的药向来货真价实,如果使用不当,那后果必定不堪设想。

    就在刘伟与刘娜离开的这个早晨,小明再次将这瓶药水拿了出来,此时他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反复看着手中这瓶药水,心中的疑问变得愈演愈烈。

    『这老小子配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媚药?不对,迷药?也不像啊……』

    光秃秃的瓷质药瓶上没有任何包装与说明,小明边苦思着,边将药瓶打开,向里面闻了闻,发现这药水点味道也没有,又将药水倒了点在自己手指上搓了搓,感觉滑滑的,好似种药油。

    “小明!你要用厕所吗??”

    正当小明在自己房间内研究这瓶药的时候,就听见楼下客厅里传来了姨妈张红香的声音。

    小明闻听后,赶紧将药瓶藏在了床头下,然后推开房门向下面回道。

    “我不用厕所,姨妈,怎么了?”

    “哦,你要不用厕所的话,那我就去洗个澡,会我还要去美容院呢。”

    说着,张红香就拿着套干净的衣服,走进了卫生间内。而小明见后,突然鬼脑子里灵机转!便赶紧跑下楼,急忙又对张红香说道。

    “哎呀!姨妈,那我还是先上个厕所吧,您老爱漂亮,我害怕您洗澡时间长,我就憋不住了。”

    “哈哈,你这小鬼头,拐着弯儿的来损姨妈啊?”

    张红香见小明这鬼头鬼脑的样子,心中只是觉得他非常可爱,便毫不怀疑的将衣服放在卫生间内,然后就笑着走了出去。而卫生间里的小明其实根本不想上厕所,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个妙计。

    此时小明将卫生间的门反锁起来,然后目光盯向张红香那套干净的衣服,将眼前这套衣服翻了翻,发现是条深蓝色的连衣包臀平膝短裙,与双肉色的尼龙丝袜,中间还夹藏这条淡绿色的女士内裤。小明把这条干净的女士内裤拿在手上,脸上顿时浮露出了丝淫意。

    其实小明的目的很简单,既然不知道那瓶药的效果,那就先对张红香做个小实验。药水口服的风险性比较大,那就先用外敷试试,只要将这药水涂在姨妈的内裤上,就能明显的知道这瓶药的真实效果了,如果要真是媚药,那姨妈肯定会起反映的。

    小明想到这涂满神秘药水的内裤,贴在张红香肉穴上的样子,就不免就在心里感到阵强烈的性奋!

    『嘿嘿嘿……但愿是媚药,但愿是媚药啊……』

    可就当小明满脸淫笑的想要将药水涂在内裤上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那瓶药水此时还藏在自己房间的床头下面,顿时小明便傻了眼!

    『我操!药居然忘带了!!』

    向严谨的小贼居然也犯了个低级的错误!此时小明心中万分悔恨,他看着眼前这诱人的内裤,犯愁的同时,耳边又传来了张红香的声音。

    “小明??好了没啊?怎么这么长时间??”

    “哦!快了快了,姨妈你别催我嘛……”

    听着门外张红香的催促声,小明心里更是万份恼火!他腔怒火无处发泄,见张红香那绿色的小内裤十分可爱诱人,便装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不甘心的走出了卫生间。

    “呵呵,姨妈,我用完了,你去洗吧。”

    “小明啊,怎么这么久啊?”

    “嘿嘿,拉屎呢,姨妈会洗澡的时候可别嫌臭喔。”

    “哎呀,你这孩子!”

    说着,就见小明调皮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此刻张红香也没多想什么,只是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走进了卫生间里,打开淋浴,将自己的衣服脱去,赤裸着丰满的美肉,开始舒服的清洗里起来。

    可楼上的小明却在房间内发起了愁,他拿着张红香的内裤,心里开始后悔了起来,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过于冲动了,如果会儿张红香洗完澡后,发现自己的内裤消失不见,那该如何向她解释??

    小明此刻越想越郁闷,便头扎在了床上,看着手里这柔软而又芳香的内裤,想着楼下正在洗澡的美熟妇,顿时淫意大增!竟解开自己的裤链,掏出直挺的肉棒,套弄着张红香的内裤,开始打起了飞机。

    “嗯?对啊!!我怎么这么笨啊??现在不就可以涂在她的内裤上了么?”

    此时小明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便赶紧弯腰将藏在床下的药水拿了出来,然后拿着内裤淫荡的笑道。

    “嘿嘿!只要会儿再将这条内裤再偷偷放回她的房间不就完了?她要问,我就说不知道,反正到时候她也找到内裤了,到那时……嘿嘿嘿……”

    可惜事情并没有像小明想的那么顺利,正当小明激动的打开药瓶的时候,突然他手指滑!竟将手里的药水全部洒在了自己那赤裸裸的胯间!

    “操!!”

    整瓶的药水顺着小明的腹部溅落在他那直挺的肉棒上,此时小明急忙用手擦拭着,心中那个悔恨就别提了!

    “妈的……妈的,我他妈怎么这么倒霉啊!??”

    小明真的感到了万念俱灰,好不容易从洪爷那偷来的药水,竟然滴不剩的撒落在了自己的胯间,而更让他感到难过的是,楼下的美肉看来这回又没戏了。

    “唉!!招不慎,满盘皆输啊!真是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难道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小明现在不得不怀疑自己的人生,而然就在这个时候,股前所未有的感觉,正开始慢慢充斥着他的下身。

    “…………嗯?怎、怎么回事?”

    在不到分钟的时间里,小明就觉得自己肚脐以下开始阵阵发热。起初只是感到些暖意,但很快这股暖意便犹如洪流般直通下身,紧接着就感觉自己的睾丸变得紧绷绷的,那原本就直挺的肉棒,竟也开始渐渐暴起了青筋!之后,连那暗红色的龟头也开始产生了变化,龟头上的马眼开始变紧变深,而龟头表面上也越绷越紧,越绷越大。

    “天啊!这、这到底是什么药啊??”

    小明吃惊的看着自己胯间的肉棒越来越膨胀,而那逐渐胀痛的感觉也慢慢布满了他的下身。

    “哎哟我操!好、好疼啊!老洪这个杂种,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哎哟……”

    这种剧烈的绷胀感让小明苦不堪言,此时他不得不用手揉搓着自己的肉棒,好做以缓解。然而他每揉搓下,就觉得自己体内有股强烈的洪荒之力,在不停顶撞着那已经涨的发紫的大龟头!

    “啊呀!怎么……怎么越来越胀了??啊呀……好痛啊……”

    这是种想射,而又射不出来的痛苦感觉,小明就感觉自己的精液正不断从睾丸涌向自己的龟头,然后又从龟头回流到睾丸,反复充斥着肉棒越来越大,也越发的痛苦。

    “哎哟……哎哟……”

    这下小明可真受不了了,他使劲反复搓弄着那已经开始变异的肉棒,想赶紧将精液射出来。然而越是这样,精液就越是在他肉棒之内积攒,而肉棒也就越是绷涨!最后,这种剧烈的胀痛感让小明速手无策,只得痛苦的惨叫了起来。

    还在楼下洗澡的张红香对此事完全不知,此时她边冲着淋浴,边将自己那条脏内裤在手自己中反复清洗着。当她把手中的内裤清洗干净后,突然就听见楼上传来声凄惨的悲鸣声!

    “啊呀!!!”

    “……小明??”

    张红香听后顿时惊!她以为小明又旧病复发了,便赶紧将手中的湿内裤放进脸盆内,拿起毛巾在湿漉漉的身上擦了擦,然后又紧忙将那件深蓝色的连衣平膝短裙,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哎??我那条绿色的内裤呢??”

    正当张红香将连衣短裙套在自己的身上时,她突然发现自己那条淡绿色的新内裤,竟然无缘无故的消失不见了!?

    “哎哟!!疼死我了!!!”

    此刻张红香的耳边再次响起了小明痛苦的呻吟声,现在她真的片刻不敢再耽误了,但为了避免尴尬,张红香也不管那么多了,只好将那条肉色的丝袜,赤裸的卷在了自己雪白的大腿上,紧绷着白花花的大屁股,勒着自己的肉穴,不嫌别扭的将下身的短裙整理了下,然后踏着双凉拖鞋,露着十根晶莹剔透的肉丝脚趾,赶紧打开浴室的大门,急急忙忙的向着楼上跑去。

    “小明!小明你怎么了??”

    当张红香将小明的房间推开的时候,这个50岁的美熟妇顿时被眼前的场面吓得面红耳赤!

    此时小明正瘫坐在床边,眼泪汪汪的看着张红香,而他那赤裸的胯间,竟有根犹如婴儿手腕般粗大的肉棒,正补满着抽颤的青筋,直挺挺的耸立在张红香的面前!

    “小、小明…这、这、这究竟是……”

    “呜呜呜呜……姨妈…救救我吧……呜呜呜……”

    小明哭了,这回他是真的哭了,尽管出水芙蓉的美熟妇就在他的眼前,但肉棒的绷涨感已经达到了极限,此刻小明感觉不到任何的性奋与刺激,这要轻轻触碰下肉棒,就传来剧烈的疼痛感。

    “天啊!!这……小明你这到底是怎么弄的??”

    “呜呜呜……我、我、我不知道啊…呜呜呜……”

    张红香此刻完全傻眼了,见小明如此痛苦,便糊涂的以为这是小明之前留下的后遗症。也顾不上什么羞耻,赶紧将小明从床上扶了起来,拖着没穿裤子的小明,急忙走出了门外。

    “小明!走,咱们赶紧去医院!”

    “啊啊!!呜呜呜……姨妈,你慢点啊,我好疼啊!!”

    小明现在连走路都感到阵阵发痛,而旁搀扶的张红香此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慢慢拖着小明,顺着他的力气,步步的走到了楼梯口。

    然而这时!件让两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发生了!

    当张红香吃力的拖着小明走下楼梯的时候,疼痛中的小明突然身子向下斜,紧接着张红香就感到重力失衡,再加上拖鞋内的丝足滑,只听『咣当』声!两个人便从楼梯上滚落到了客厅当中!

    “哎哟……小明……小明你没事吧??”

    张红香爱子心切,虽然现在她被摔得眼冒金星,但仍然不忘第时间关心小明。可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小明竟然鬼使神差的趴在了自己的身后,而自己却被小明牢牢地压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这意外的摔,让两人形成了个尴尬的姿势,此时张红香被小明压在地上,她脚上的凉拖鞋早已甩出老远,露出娇嫩的丝袜玉足仿佛也没了力气,而身上的短裙也意外的撩到了腰间,现在张红香的下体完全暴露在外,仅剩件透明的肉丝袜包裹着她那赤裸的大肥臀。

    “哎呦……哎呦……”

    此时小明揉了揉脑袋,他忽然吃惊的发现自己竟然趴在了张红香的背后,而自己那根肿胀的大肉棒,刚好就贴在张红香那肥厚的丝臀之间。

    “小、小明,你…你怎么样了?”

    张红香明显能感到小明那根粗大的肉棒正深陷在自己的臀沟之中,此时她满面带羞的对身后小明说着。而然小明却始终动不动的压在她的身上。

    “………………………………”

    说也奇怪?原本剧烈胀痛的肉棒,居然在张红香的股沟间变得缓和了起来。此时小明压在张红香的背后,闻着她那刚刚出浴的迷人体香,肉棒接触着她那丰满的肥臀,这刺激的感觉让他顿时有些忘乎所以,竟不自觉的将肉棒更加深陷进张红香那丝滑的臀缝之中。

    “唉呀,小明…小明你先…你、你先起来……”

    张红香趴在地上,那原本湿淋的秀发已经略显散乱,她又叫了声小明,可背上的小明却始终无动于衷,此时张红香意识到小明有可能被摔晕了,便双手用力想将上身撑起,但小明体重,自己又被摔伤,丝腿蹬抽了番后,竟下子又被压回在了地板上,丰满的双乳几乎都被压扁了。

    “小明……小明你能听见吗??”

    张红香再次被小明压在地上,她丝腿动作越大,丝股的臀缝对小明的肉棒就越强烈。此时小明感受着姨妈那丝臀的爽滑,双眼痴迷的将肉棒自动锁定到那丝穴中的蜜口上。

    张红香突然就感到胯间传来阵滚烫的顶钻,立马意识到自己没有穿内裤,便赶紧再次用力扭动起自己那丝滑的臀肉,同时嘴里惊恐的对小明喊道。

    “小明!小明!!”

    小明现在不敢再继续装傻了,他意识到如果再这么下去,那必定会惨剧收场,便装着昏昏沉沉的样子,对张红香说道。

    “唔……啊……姨、姨妈……这…这是怎么了??”

    张红香见小明已经『苏醒』,便松了口气,然后边遮羞的拉着自己那已被撩起的裙子,边对小明说道。

    “小明……你、你没事吧?”

    “噢……没、没事,只是头有点痛……”

    “那…那你先起来,你…你这样……我……”

    张红香语气明显略带羞涩之意,然而小明却不甘心让眼前的美肉逃脱,此时这个狡猾的小贼又开始动起了鬼脑筋。只见他贼眼珠转,身体微微抬起,巧妙的避开了张紅香的裙边,将粗大的肉棒对准张红香的臀沟,然后调整角度,再将龟头轻轻贴在张红香的丝穴上,最后装腔作势的对张红香说道。

    “哦,姨妈,对不起,我、我现在就起来。”

    小明身体虽然已经起来,但实际上他却依然压制着张红香,为了不让张红香产生怀疑,他故意将动作放大,装着毫不知情的样子,将自己跪在地上的两个膝盖,从内向外开,迫使张红香的两条丝腿也从而打开。随着这看似意外的动作,然后猛的抬下身,下面那巨大的龟头正好将紧贴在丝裆里的两片肥厚的阴唇给强行分开,然后便顺势向上顶了进去!

    “哎呀!!”

    张红香立马便被这突如其来的顶撞,吓的娇声肆喘。尽管丝薄的肉丝袜成功的阻挡住了龟头的插入,但却阻挡不住肉棒传来的冲击力!张红香突然感到种久别重逢的快感正迅速向自己的内心袭来,顿时丝脚勾,酥胸麻,肉穴中的竟悄然的分泌出了丝蜜汁。臊的张红香面红耳赤,顿时感到万分羞耻!

    小明瞅准了这个机会,见张红香媚声出,娇躯颤,便赶紧又重新趴回张红香的身上,趁机又再次撩起她的裙边,大龟头继续贴着丝滑的穴口,装着关心的口吻对她说道。

    “姨妈!姨妈你怎么了?是不是我把你痛了??”

    “没……没什么,小明你……你还是先起来吧,你…你这样……我……我不太舒服……”

    硕大的龟头顶在仅有层薄薄丝袜的肉穴上,张红香春意盎然的同时,又极力的活动着两条圆润的丝腿,摇摆着肥臀,识图警告小明的肉棒。

    “哦,好好好,姨妈你别急,我、我这就起来。”

    小明见张红香开始有些反抗,便不敢再强行挑动。此时他故作答应,抬起上身,跪在张红香的后面,而身下的肉棒却始终没有离开张红香的丝穴。

    此时张红香见小明已经起来,便想赶紧坐起身子,撤离这尴尬的场面,然而正当张红香仰身跪在地面,撅起屁股准备坐下去的那刹那,身后的小明却将自己的肉棒顺着肥臀移动的方向,调整好角度,等待着巨臀的压来。

    “啊!!”

    声沉重的闷响,伴随小明的惨叫声,就见张紅香那肥甸甸的巨臀,就这么结结实实的坐在了小明胯间!小明本以为这个举动会成功顶穿张红香的丝裆,谁料却起了相反的效果。

    本来就兴奋的肉棒突然被巨臀压,顿时小明胯下的阴囊产生了强烈的反映,之前那剧痛的膨胀感又再次向他的肉棒袭来!这下子小明可真有些受不了了,他恼羞成怒的将自己下身猛的向上顶,将刚起身的张红香又顶趴在了地上。

    “哎呦…”

    而张红香也是万没想到,自己这个无意的举动会让小明如此痛苦,此时她被小明这突然顶,便下意识的赶紧用双臂支撑地板,然而现在竟形成了个更加难堪的姿势——狗爬势。张红香羞愧难当的同时,又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小明,便惭愧的扭头对小明说道。

    “小、小明,对不起,是不是姨妈把你弄伤了??”

    “呜呜呜……姨妈,你弄得我好痛啊……”

    “小明,这……”

    “啊!!!姨妈!你别动!你别动啊!你动我就好痛啊!呜呜呜呜……”

    “……………………”

    小明这句话让张紅香无言以对,尽管她不知道这切都是小明的阴谋,但见小明如此痛苦,便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无奈的跪爬在地上,乖乖的高撅起丝滑的肥臀,动也不敢动的等待着小明接下来的反映。

    “小、小明……你…你现在感觉好点了么?”

    “姨妈……你让我先缓缓,你就这样跪着……别动…别动……”

    张紅香活了这么大,第次感到如此难堪,此时她就像只等待被操的母狗样,撅着大屁股,趴在地上。而她身后的小明却被眼前那肥厚诱人的丝臀给完全迷住了。

    此时,小明眼下是片迷人的美景,丝滑剔透的肉丝袜下掩藏的是那白花花的大屁股,股缝中可以清楚看见那忽闪忽现的深褐色小屁眼,那丝裹着的圆润大腿,也因长时间跪爬,而开始轻微抽颤着耻穴下的撮诱人的阴毛,而更让小明兴奋的是,那隐藏在丝裆下的肉穴,也开始悄悄的泛起光泽。

    『妈的!老子有些忍不住了!』

    眼前的美景让小明激动不已,之前那阵胀痛感又莫名消失了,可取而代之的却是股强烈的性冲动,这股冲动让小明失去了理智,肉棒上的青筋顿时再次暴起!竟不受控制的顶向了张紅香的屁股。

    “呀!小明,你…你在干什么啊??”

    小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尽管他清楚自己这么做实在太明显了,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肉棒,见张紅香此时边尖叫着,边用手向后推着他的身体,副极力抗拒的样子。顿时小明也没了主意,只好又装着痛哭了起来。

    “呜呜呜……姨妈,我好难过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不!小明,你不能……你、你、你不……呀啊!!!”

    只听『撕啦』声,那原本就单薄的丝袜,竟被硕大的龟头顶穿个窟窿,这回龟头可真真切切的顶在了肉穴的蜜口上,但可惜肉棒实在太大,再加上肉穴不算太湿,没能如愿以偿的『杆进洞』,但即便如此,小明还是开心的不亦乐乎。

    『哦!这老女人的肉唇要比想象中的柔嫩多了!!』

    此时小明真是精虫上脑了,他心中呐喊着,身体也不管那么多了,竟然抓着张紅香的软腰,开始本能的挑动着肉棒,将大龟头在破碎的丝穴口上反复的搓揉了起来。

    “不!!小明,你这是……你这是……”

    狗爬式,这种后进的姿势本来就能让女人得到最大的快感,此时大龟头不断擦着张红香的肉穴,这刺激的感觉让这位美熟妇渐渐产生了性反应,尽管此时她嘴上还极力抗拒着,但双臂却无力再去阻挠,只得勉强撑着地板,羞愧的低着脑袋,任凭小明在她臀后随意玩弄,可即便如,张红香还是难以启齿的向小明提醒了句。

    “小、小明……你、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嘛?”

    “呜呜呜……我不知道啊,我只是……我只是觉得这样好舒服,鸡鸡好像没有刚才那么痛了……呜呜呜……姨妈…你就帮帮我吧……”

    小明这委屈的哭声成功的打消了张紅香的顾虑,此时她心中暗想:自己的『外甥』才十几岁,这么小的孩子不可能知道男女那些事,本来就是场意外,这事又能怪谁呢?可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他的姨妈啊,趁现在问题还不算太严重,我应该及时制止他,但是……但是这种感觉……

    张红香纠结了,她知道这是种乱伦的行为,但丰满的身体此刻不知为什么?竟变的异常敏感,内心抗拒的同时,身体却始终不能妥协。张红香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验过这种快感了,此时肉唇中的摩擦愈演愈烈,渐渐的,张紅香开始有些恍惚了。而就在这时,张红香突然又感觉自己阴道里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便羞涩的浑身抖,赶紧夹紧股间,将两只瘫在地上的肉丝脚紧紧绷勾起,想要极力克制。可惜……最终还是没有克制住。

    汩汩的淫水犹如决堤样,滔滔不绝的从张红香的肉穴中涌出,顺着她那丝袜大腿源源不断的向下流去。此时小明的肉棒与睾丸都被完全打湿了,见张紅香竟能流出这么多淫水,小明顿时感到十分意外,心中也不免好奇了起来。

    『嗯?小爷我玩女无数,从来没见哪个女人会流出这么骚水,莫非年纪大的女人都是这样?还是说洪爷那瓶药的缘故??』

    小明想罢,便露出了副淫荡嘴脸,他看着张红香那湿漉漉的丝臀,然后故意放声对张紅香叫道。

    “呀!?姨妈!你…你怎么尿了??”

    此时,张紅香听着自己外甥的这番话后,更是羞愧的无地自容,张红香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她从来没有这种感,这并不是种高潮的感觉,但身体却做出了高潮的反映,张红香突然觉得自己特别的卑贱,莫非多年的性寂寞让自己失去了理性?竟将淫水毫无保留的流在了自己『外甥』面前。

    张紅香越想越羞愧,可越羞愧,身体的反映就越大!此时她就觉得自己肉穴发烫,阴道中原本已经泛滥的淫水更是无法克制,紧接着就觉得自己的子宫传来阵强烈的抽缩,淫水突然之间便开始泻千里了起来!

    “唔………”

    张红香不禁闷鸣娇喘了声,此时还在淫笑中的小明,见爬在地上的张红香开始不断颤抖了起来,那高挺着的大屁股同时也意外的摇摆了起来。小明低头看,竟发现屁股中淫水越流越多,简直就像个忘了关紧的水龙头样,将细细的淫水从肉穴之中流出。

    “哇!!姨妈!你怎么越尿越多啊??”

    “………小…明……那……那不是尿……我……我也不知道……这…这到底……是怎么了……”

    张红香颤抖的声音几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此时她爬在地上,身体不自觉的抖动着,丝臀也不自觉的越翘越高,就连那跪在地板上的膝盖,也颤抖的将两只湿漉漉的丝滑小腿微微抬起,抽扭着那双可爱的肉丝小脚,将十只诱人玉趾紧紧勾攥着。

    小明见后心中大喜!看来最佳时机就在眼前,此时他也不管那么多了,便将全身力气沉在胯间,调整好姿势,将那硬如铁棍的肉棒对准泛滥的蜜穴口,然后手紧抓着张红香的丝臀,手攥着张红香那只向外弯曲的肉丝脚,最后脸狰狞的对她笑道。

    “嘿嘿,姨妈,你别急,我这就帮你把它堵住!”

    “……什、什么?不…不要!!”

    现在张红香说什么都晚了,就见小明腰部用力向前挺!那粗大的肉棒便势如破竹般的插进了湿漉漉的阴道之中!

    “啊、啊!!!!!!!”

    “噢……嘘……爽………”

    此刻,房间内顿时响起了两个不同的声音,个是小明那如愿以偿的酥爽声,而另个却是张红香那痛失尊严的惨叫声。

    尽管张红香已经生了两个孩子,尽管她经历了长时间的性空虚,尽管她现在的蜜穴极度湿润,但怎奈小明的肉棒过于粗大,再加上小明刚才用力过猛,这棍子插得张红香仿佛破处般痛苦,而更加痛苦的是,自己身为姨妈,却被自己的外甥给侵犯了,这种痛苦让她无法原谅自己,让她无法面对家人,更让她无法面对小明。

    然而她身后的小明却爽得不亦乐乎,此时这个淫荡的小贼终于操到了自己的『姨妈』,他将肉棒稳稳地插在张红香的阴道之中,动不动的尽情享受着里面那又紧又热又湿又滑的感觉,享受着里面层层的肉褶紧紧包裹着肉棒的感觉,而且阴道里的肉壁还不断收缩着、蠕动着,就好像邀请着自己进步的抽插。

    “啊!啊小明!你、你快把它拿出来……你这是…你这是不对的…我……我……”

    张红香只能用难以形容的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现在她能清晰的感到自己阴道中正传来阵阵胀麻的感觉。而身后的小明,此时也不敢轻举妄动,虽然他现在非常想抽插胯下的美穴,但同时他也知道,如果没有正当理由就开始强行抽插,那必定会惹的张红香不高兴。

    此时小明抱着张红香的丝臀,贼眼珠又是转,然后继续委屈的哭道。

    “呜呜呜……姨妈,对不起,我只是想把你的尿给堵上,可没想到我把你弄痛了,呜呜呜呜…对不起啊姨妈……呜呜呜……”

    小明天真的哭声,让张红香又好笑又好气,她不知道小明这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只知道现在自己的阴道正在巧妙的产生着变化。

    “啊…啊……小、小明,小明乖…姨妈…姨妈不怪你,你先…你先把它拿出来……啊……拿出来好吗……啊…啊………”

    “呜呜呜……我现在就出来……姨妈,你别动……”

    “嗯…你、你…快……快些……”

    张红香羞耻的将媚声点点的挤出娇唇,动不敢动的撅着屁股,抽颤着胯下的那双大开着的肉丝美腿,紧攥着两只丝袜小脚,强忍着内心的欲火,耐心的等待着小明的拔出。

    然而小明怎肯轻易将肉棒轻易拔出?此时这个小淫贼将自己的下身微微后抬,将粗大的肉棒寸寸的向阴道外抽出,而那紧裹着肉棒的阴道壁,竟开始被这缓慢而又刺激的感觉不断向里收缩。

    “噢…唔……小明……小明能快点吗?你这样……我、我……”

    “好的好的,姨妈你别急,你屁股太紧了,我有些拔不出来……”

    “唔…啊……快、点……啊……”

    小明故意将动作放慢,弄的张红香浑身酥软,真真娇喘。然而当肉棒终于快要拔出阴道的时候,小明又巧妙的将大龟头留在阴道口内,然后故意活动着身体,脸焦急的对张红香说道。

    “呀!姨妈,我、我拔不出来了,好像卡出了!!”

    “啊…啊……怎么、怎么会这样??”

    “姨、姨妈,姨妈你别急,我活动活动……我活动活动说不定就能拔出来了……”

    “唔…不、不…唔啊…唔…唔……”

    狡猾的小明此时左右摇晃着自己的下身,晃荡着两个大睾丸,将那半根露在外面的大肉棒,又点点的从新钻回了张红香的阴道之中。这次小明将力度放到更加缓慢,粗大的肉棒缓缓搅拌着阴道里层层嫩肉,这波波舒麻而又兴奋的快感直袭张红香的内心,让这位丰满的美熟妇再也无法抗拒了。

    “唔………唔啊……啊!啊!…啊啊!!”

    在小明这缓慢的『折磨』下,张红香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开始浪叫了起来。小明听后,知道时机渐渐成熟了,便小心翼翼的抽动着肉棒,然后轻声对着浪叫中的张红香说道。

    “姨妈?你、你还疼吗?我已经很轻了。”

    “啊!…啊小明!…你、你……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

    张红香哭了,她感到深深耻辱!自己明明愿意这样,但不争气的身体却总是违背她的心愿。此时她边娇喘着媚音,边黯然的流着眼泪,心中又突然想起了自己那去世的老公,这赤裸裸的背叛已经让她无法回头,便更加伤心的哭了起来。

    “呜呜呜……”

    “呀?姨妈,你、你怎么哭了??我、我现在就拔出来,我现在就……就把它拔出来!!”

    小明才不管张红香内心的痛苦,他见张红香如此悲伤,便知这个女人还在抗拒。此时小明心中暗想,如今既然事已至此,那也没什么回头路了,为今之计,只有把眼前这个老女人给操舒服了,方能平安无事,要不然这个家他是绝对待不下去的。

    想到这时,小明便使出了浑身解数,只见他猛地将肉棒抽出,然后又将半个龟头留在张红香的阴道口内,然后对张红香说道。

    “姨妈,我已经拔出来了,你现在没事了吧?”

    张红香此刻满面泪痕的回头观望,见小明脸委屈的低着脑袋,心里便多少对他有些原谅。可正当她抬起臀部,顺着挺起上身的动作往后坐下时,那原本小穴就微微含着小明的龟头,而且阴道内还存有大量的蜜汁,再加上小明注意配合,这下子竟是张红香自己主动用娇小紧窄的肉穴把小明的巨大肉棒顺利地深深吞入!

    “呀!!!!”

    张红香声尖叫,但自己的动作过大,想要停住已经来不及,下身再次传来了巨大的刺激,让她肉穴急剧收缩着,再次与小王的肉棒紧紧缠绕在起!张红香不由得浑身发软,上身下子又趴在地上,细嫩的丝趾紧紧的勾着,更是羞耻的不知所措了起来。

    “姨妈!?你、你怎么又进来了??”

    小明也夸张地叫着,这让张红香更加羞愧难当,没想到这次竟然是自己主动将小明的肉棒给套住了。

    “哎呀……啊…啊……”

    张红香羞耻的发出了阵阵骚声,然而小明却不会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只见他立刻向后抽动着肉棒,作出想要拔出的样子。可由于这次拔出的动作比较大,粗大的肉棒再次剧烈摩擦着张红香的嫩肉,之前那阵阵骚麻的感觉还未退去,这强烈的快感又愈加袭击来,这让张红香不免感到阵强烈的刺激,竟然下意识的地尖叫了起来!

    “呀不!小明不!!!”

    然而狡猾的小明等的就是张红香这句话,此时小明见张红香扭捏着肥臀,将肉棒缓缓向肉穴外排出,便故意对她高喊道。

    “啊??不要?哦……那、那我再插回去好了。”

    说着,小明便牢牢将张红香的丝臀抓住,以防她再次逃脱,然后腰间用力向前顶!这会可不像之前那么温柔,只见这势大力沉的动作,让巨大的肉棒几乎贯穿了张红香的花心,直接刺进了她的子宫里面!

    “啊!!啊……”

    第二次的强行插入,让张红香全身都震动了起来,温暖的肉穴再次紧紧包裹住了年轻而又兴奋的大肉棒,这次强插让张红香春心彻底荡漾了,竟然也没有像之前那么痛了,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舒爽感。

    “唔…………”

    这抽插的时机与力度把握的面面俱佳,弄得张红香再次娇身酥,巨乳不停晃荡,小嘴里又次的吐出了阵阵娇呼声

    “唔…唔…唔……不……”

    “什么?姨妈,你、你确定还不要啊?那、那我再抽出来好了……”

    小明继续装傻的强行向后拉动着肉棒,那巨大的肉棒几乎把蜜穴里的嫩肉都带出来了。

    “唔!不!唔不!呜呜……”

    张红香被这巨大的快感强烈的刺激着,娇媚的声音中又带起了哭腔。小明这回再听这哭声,觉得特别的顺耳,便淫笑的对张红香再次说道。

    “呵呵,这样也不对,那样也不对,姨妈,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嘛?”

    说着,小明又再次将肉棒深深的顶入进张红香的肉穴之中。

    “啊!!啊!唔、唔、唔…………”

    来来回回的抽插,已经让张红香彻底投降了,此时她的意识开始渐渐空白,心中丈夫的面孔也慢慢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那即将熊熊燃起的欲望之火,在点点的侵蚀着她的灵魂。

    经验丰富的小明现在已经看出张红香即将缴械,便边大力抽插着美穴,边诡笑的对张红香调戏道。

    “哈哈,姨妈,你也太贪心了吧?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嘛?你都快把我搞晕了。”

    “啊……啊……喔……喔不……不要……唔……”

    其实张红香才被小明给搞晕了,她被波波强烈的快感推上了巅峰,又跌到了谷底,红唇间吐出的话语已经是语无伦次了。

    淫荡的小贼此时终于可以顺理成章的享受张红香的阴道了,他开始大胆的揉玩着张红香的丝臀,尽情抽插着张红香的美穴,享受着阴道里的肉壁吸吮自己龟头的快感。

    可就在这时,兴奋中的小明突然感觉肉棒胀,顿时有股想要射精的冲动,慌忙中的小明紧紧锁住精关,想把这股冲动压下去,可体内这股洪荒之力却刻也不能停止。就见小明屁股颤,下腰抖,浓浓的精液便射进了张红香的阴道里面。

    『操!怎么会这样??小爷我从来没有这么快射过精,莫非又是洪爷那药的原因??』

    此时小明心中暗骂,然而紧接着,自己的身体竟起了奇怪的反映,小明本以为自己射精之后会性趣大减,可没想到却越射越来劲!

    『呵呵,这感觉真是太奇妙了!好药!呵呵,真是好药!!』

    当小明还在暗叹的时候,他胯下的张红香竟也起了意外的反映。此时这个被玩弄的美熟妇,突然之间被小明那强烈的精液射的高声娇呼!

    “啊!!!!”

    高声的尖叫让小明也吓了跳,此时他将动作停住,见张红香呼吸急促,身体极度颤抖着,那两条支撑地板的双臂仿佛快要撑不住了,便考虑了下,然后对她说道。

    “姨妈,你到底是想让我出来,还是进去?你给个准话好不好??”

    “啊…啊……出…出去……拔、拔出去……”

    尽管张红香现在失意已经渐渐迷糊,但这个美熟妇还是尽可能的保留着自己的点尊严,此时她将这话说出之后,就连小明也是有些意外。

    『嗯?这个老女人还挺倔,这样都没被我征服,看来小爷我要再加把火了。』

    小明边想着,边缓缓活动着下身,见张红香紧凭丝力气还在抗拒,便抱着她的肥臀,装作关心地又对她说道。

    “姨妈,你这样子我不好拔出来,咱们到沙发上去吧。”

    说着,小明就顶着张红香的肉穴,将跪爬着的张红香,点点的顶到了沙发边上。

    “喔!喔!啊!小明…小明……啊!!”

    强烈的顶钻感,刺激着子宫口,迫使张红香回复了些意识,此时她见自己已经被身后的小明顶到了沙发边上,便如同瘫烂泥的将上身爬在沙发上,大口的喘着气,而可怜的下身却想瘫也瘫不下去,因为小明的肉棒还顶着她的阴道,所以只有依然勉强的跪在地上。

    可长时间的跪姿,已经让她的小腿开始有些发麻,张红香这时想活动下身,但身后的小明却舍不得这副『炮架子』,他巧妙的抱着张红香的大屁股,用力顶着她肉穴,不想让这肉丝的『炮架子』倒台。

    “小、小明……你、你让姨妈缓缓好吗?我……我腿好酸……”

    “啊?姨妈,你腿酸啊?那我帮你揉揉吧。”

    “不……啊!!”

    当张红香想要拒绝的时候,身后的小明又再次抽动起了粗大的肉棒,阵阵抽麻的快感再次向张红香的肉穴袭来,顿时张红香上身软,将丰满的乳房挤压在了沙发垫上,然后脑袋瘫,便无力的趴在了沙发上。

    为了彻底征服这个美熟妇,淫贼小明此时真的使出了浑身解数,他将肉棒的节奏把握均衡,缓而不急的抽插着张红香的肉穴,然后两手揉抓丝滑的肥臀,开始用手指挑逗着张红香的神经,将双手从丝臀渐渐滑落到张红香的小腿,然后开始轻轻揉捻起她的脚踝。

    “唔……唔……啊……”

    此时张红香的呻吟声开始渐渐放缓,她已经无法再抗拒这种缓慢而又刺激的感觉,刚才的羞耻心也渐渐剥离,只觉得自己阴道开始主动的抽缩起了,两条丝腿也从紧张的抽颤,转而变的舒服了许多。

    “姨妈,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嗯…嗯…唔…唔…唔……”

    小明边用大肉棒抽插着美穴,边温柔的按摩着张红香的小腿。此时他见张红香『吭哧吭哧』的享受着这个过程,便继续抽插着她的丝臀,然后脸淫笑的将色手悄悄移到了张红香的那对儿诱人的丝足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