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67章【福王宴客,江南商会】四
    沐临风乘此机会,各桌窜走,凭借他沐小王爷的身份,自然是无往不利,但沐临风虽是小王爷,却也只是个外姓王,况且云南隔金陵十万八千里,有不少商贾仍是自视清高,不给沐临风面子。网址:版主全拼+001+com但是当小福王酒过三旬后,开始与沐临风称兄道弟,在场所有商贾便是对沐临风另眼相看。

    毕竟朱由菘的身份与沐临风是完全不一样的,朱由菘可是朱元璋的嫡传子孙。沐临风知道,在中国历史上最重气节的名人基本都出自宋朝与明朝。在明朝这些人眼里,朱姓皇权是绝对权威的。

    酒席一直到下午三四点,沐临风也喝了不少酒,这是沐临风来到明朝后,第一次这么毫无顾忌的喝酒,这种感觉好久没有了。在二十一世纪时,因为自己是黑社会龙头,基本每天都不能喝醉,每天都要保持着清醒。来到清朝以后先在是关外死里逃生,又经过梁山一劫,虽然都因祸得福,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直至后来来了金陵城,虽然可以不必担心性命问题,但是有百十口人跟着混饭吃。一到金陵就开始计划着如何赚钱,虽然也去了几趟春香楼,但是也没敢豪饮过,深怕当中出了什么篓子难以逃生。这也许是他多年来生存的行为模式,所以对于沐临风来说已经算是一种生活方式了。

    但是像今天这样,沐临风还是第一次,因为他知道此刻,他已经越来越接近朱由菘了,而朱由菘也越来越看得起他了。如此距离自己的目标也越来越近了,加上今天的场合,一次性见到全金陵城所有的商贾,对于沐临风来说是一个绝对值得庆贺的事情。

    酒席结束后,朱由菘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哪里还记得什么去青龙池泡澡,春香楼泡妞的事。而沐临风则是处于那种半醉半醒之间,他知道自己此刻应该把握住机会。所以他对大家道:“方才小福王已经说了,不但是方才的酒席,还有下午的青龙池,晚上的春香楼,各位可不能不赏脸啊!”

    冯老板率先道:“看小福王已经醉成如此,想必下午的节目也该取消了吧!冯某下午还有要事要处理,就请沐公子替我向小王爷说一声!”说完拱拱手,转身便离去。

    孔武拍了拍沐临风的肩膀道:“我家老爷就是这样,沐老弟别放在心上!”沐临风心里早就将冯老板骂了遍,口上却笑道:“大哥这说的是什么话,冯老爷商务缠身,当然是商务要紧,况且冯老爷是舍妹的救命恩人,临风感激还来不及呢!”

    孔武哈哈一笑道:“沐老弟,你到这时还和为兄这么说么,想必沐老弟应该在知道郑家与冯家的关系了吧,怜香姑娘此刻仍住在我冯府呢……”

    沐临风这才想到,暗骂自己最近被美女搞昏了头脑,这么明显的事情竟然没有注意到,刚才来一品楼之前还在冯府遇到了郑怜香与田川美子了。这孔武自然也在冯府见过郑怜香了,而且孔武也见过郑惜玉,相信他也知道了郑怜香与郑惜玉的关系了。如此,沐临风还说郑惜玉是他妹妹,是有点不够意思了。

    沐临风面带尴尬,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却听孔武道|:“沐老弟不必介怀,我明白沐老弟的用以,孤男寡女行走江湖,自然要如此,想必沐老弟如此也是为了惜玉姑娘,而且为兄也能看出沐老弟与惜玉姑娘的关系非比寻常了!”

    沐临风尴尬笑道:“大哥见笑了!”

    沐临风与孔武又客套了几句后,孔武随冯老板而去,而冯老板一走,在场不上商贾也纷纷来向沐临风道别,搪塞各种理由。沐临风不想冯老板在商界的影响力如此之大,在场商贾竟然随着他走了四分之三。剩下那四分之一的不是小商人,在金陵没有什么地位,就是与冯老板不和的商贾,要么就是一心想巴结沐临风的。

    其中有一个商人叫叶芝茂,从在前堂时就一直对沐临风恭恭敬敬,后来酒席之中,沐临风才知晓,原来叶芝茂是做茶叶生意的,因为云南是产茶胜地,特别是普洱茶。而沐临风恰好就是云南沐王府的小王爷。

    叶芝茂之前也去过云南,拜访过沐王府的人,但是好几次都被拒绝。这次沐临风来金陵,他如何不抱我机会呢。

    在云南的茶户每年生产的茶叶,茶农只能留百分之四十,百分之六十要上交给沐家,这百分之六十,沐家再按照比例进贡给皇上,和沐王府将享用。而且外地茶商进云南购买普洱茶,一律都要经过沐王府的手续批准。

    沐临风自己也没想到过这些,这个叶芝茂倒是提醒了他不少事情,就比如他准备实施的烟草计划,云南不也是生产烟草的地方嘛,如此自己若是在金陵卖烟草,货源绝对不是问题,到时可以让苏独秀他们四人回去一人帮忙。若不是这个叶芝茂,沐临风还想不到这些环节,所以沐临风对这个叶芝茂甚有好感,所以沐临风爽快的答应了叶芝茂的要求。

    沐临风与剩下的宾客将朱由菘送去休息后,则直接都去了青龙池沐浴。

    青龙池座落在金陵城城北,占地就有几十亩,建设豪华,装修奢侈,除了一些设备比较古代化外,其他都与二十一世纪的浴城比较相似,但是青龙池主要是针对男性客人的,没有女性浴池。而这里比二十一世纪的浴城要开放许多,浴城里女侍、女仆到处可见,有帮客人搓背的,有帮客人按摩的,更有甚者则直接在包间内开始男女之事。

    沐临风在二十一世纪,也去过这种场所,不过那里都是暗娼,没有像现在这么明目张胆,这里比之春香楼有过之而无不及。难怪朱由菘不止一次说要来这里,这里简直就是男人的天堂嘛。

    这里的姑娘素质比之春香楼普通货色,倒也可以,但是始终没什么特色,这倒是让人有点失落,然而这倒让沐临风似乎又想到了一个生财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