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63章【香烟计划,二娘干姐】下
    徐二娘呵呵一笑,接着道:“若是三个女儿找到了好婆家,我这个做妈妈的,定然也是为他们高兴的,毕竟二娘我也是这么过来的,知道她们命苦,二娘我就是心太软,疼爱自己的女儿,岂知女儿却不知妈妈的辛苦和为难!”

    沐临风心中一动,道:“莫非二娘有什么难言之隐?”

    徐二娘道:“沐公子是真不知道还是和二娘开玩笑呢?”

    沐临风奇道:“在下刚来金陵也不过数日,二娘有何为难之处,当真不知。BαиΖHú○零一店COM但沐某也是性情中人,二娘有什么话只管说明,若是真有什么难处,在下也不好强加不是?若是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在下也定当竭尽所能为二娘分忧!”

    徐二娘看沐临风说的真切,叹了口气,道:“沐公子不久前也见过小福王了,沐公子也是男人,应该知道小福王的心里在想什么。”

    沐临风心中一颤,脸色却不变,道:“莫非小福王也看上……”

    徐二娘道:“这不明摆着的事么?这金陵城,甚至整个大明朝的大老爷们,哪个不好这口,那个见了美女不腿软?只是有的碍于忌讳,有的则是有心无胆,但是这小福王是近水楼台,有钱有势,巴望咱家姑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你说二娘我若是将三个姑娘都给沐公子你,那小福王能绕了二娘我嘛?”

    沐临风心道:“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关节?徐二娘这老在南京打滚了这么多年,是对权贵们定有所巴结,自然不敢得罪这些权贵了,更何况是朱由菘这个当地的土皇帝呢?虽说三十万两银子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朱由菘肯定也不可能没想过要为赛赛她们赎身。按道理说,这三花魁应早是他朱由菘的囊中之物了,根本不可能等待自己出场,这当中却不知道什么缘故!”

    徐二娘见沐临风目光闪烁,长叹一声道:“这小福王早就对咱仨姑娘有意思了……曾出过三十万两一人,当时二娘我真以为仨女儿找到好去处了,唉,可惜那小福王却家藏河东狮……”

    沐临风奇道:“河东狮?”心中却已经大概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朱由崧没有机会对三花魁下手,原来是惧内。好在朱由崧与自己一样,虽然好色,但是却不下流,不然即使家有河东狮,恐怕也早用了其他办法对三花魁下手了。而且因为朱由崧的权势,也使得一些其他有色心、贼胆的人,更忌讳了一些,可以说也是朱由菘间接的保护了卞赛赛等人。

    沐临风掏出一根香烟点上,吐出几口烟云,道:“好,在下也不为难二娘。不过二娘也应该知道赛赛对在下的心意,希望二娘不要为难赛赛,在下一月之内定会替其赎身,而且也会让小福王心甘情愿放弃赛赛,至于顾、寇二媚可以稍后再说,况且在沐某眼里她们还只是个娃娃,沐某想替她们赎身,也是处于同情怜悯,是不忍她们豆蔻年华就堕入红尘。”

    徐二娘笑道:“沐公子真是大慈悲心肠,这三个姑娘都是二娘我的心肝宝贝,二娘我又怎么会为难她们呢?沐公子,你也知道如今天下的形式,关外年年在打仗,北方又灾难频频,西北贼寇不断,就我们这半壁江山还算清净,但是也消停不道哪去,指不定哪天这天下就要易主了,二娘我其实早已看透了世间事,只想在大灾难来前,能有个傍身前防老。”

    沐临风见徐二娘竟能说出如此话来,不得不佩服徐二娘的老道,眼光毒辣。毕竟徐二娘是在红尘里打滚了这么多年的人,各路人都认识不敢说,但是青楼是个人杂的地方,也是消息最广的地方,徐二娘又是个有心之人,对天下形式或多或少了解一点,也就一点不足为奇了。

    沐临风猛抽几口香烟,笑道:“不想二娘竟有如此远见,在下佩服的紧呢!不瞒二娘,在下自幼没有兄弟姐妹,自从第一眼见到二娘,便觉得二娘可亲,在下想和二娘攀个亲戚,认二娘做干姐,不知……”

    徐二娘脸色大变道:“哎呀,沐公子,沐小王爷,您不是和二娘开玩笑吧?二娘我是何等身份,怎么敢和沐公子您攀亲戚呢,您这不是折煞二娘我了么?这万万不可!”

    沐临风笑道:“二娘说的哪里话,况且在下我自小也是漂流在南洋,王府生活也没过过几天,算不上什么王爷,二娘您若是不答应在下,那便是瞧不起我沐临风了。”

    徐二娘在红尘打滚这么多年,与过不少姐妹结拜,也与过不少恩客姐弟相称,不过那些都是下九流之人,最多也就是纨绔子弟,从来就没听过官场之人要和青楼女子结拜的,即使当真兴趣相投,那些人也碍于身份,能免则免,哪样沐临风公然要认徐二娘为干姐。徐二娘当真是又喜又忧,喜的是她徐二娘这杯子算是没白活了,竟有王爷身份的要认她做姐姐,忧的是毕竟两人毕竟身份有别,一个是上等人物,虽不是什么皇亲国戚,但也是王公贵族,一个却是下九流都算不上的老鸨。

    沐临风道:“二娘不用担忧,在下也是真心诚意想认二娘做干姐姐,二娘他日若是遇上什么难处,临风我定为二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徐二娘毕竟是红尘打滚多年的人物,她自然能想到沐临风是如何打算的,他认自己做姐姐,无非是为了春香楼三个花魁,徐二娘见过不少好色之徒,但是像沐临风这样明目张胆,不折手段,无所顾忌的还是前所未见,虽然说不是欣赏,但是也不得不另眼相看了。

    沐临风不等徐二娘答应与否,立刻叫道:“姐姐在上,受小弟沐临风一拜!”说着便要下跪作揖,徐二娘大惊,连忙扶住沐临风,连声道:“使不得,使不得……”

    沐临风笑道:“临风就当姐姐答应了!现在临风有要事去办,晚上再与姐姐一叙!”

    不等徐二娘回答,沐临风立刻出了春香楼。徐二娘眼神微转,心中另有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