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62章【香烟计划,二娘干姐】上
    苏独秀见沐临风学的快,也乐于相教,还到待他学会了指法与掌法后,便让另外三家将都将看家绝活教给沐临风,也好让他们的武艺有了衣钵。蛧址:版主全拼+零零1+℃óM沐临风此刻心情极佳,苏独秀说什么便答应了什么。武艺练完后,沐临风没吃早餐便出了门,恰好在路上,见到那轿夫,沐临风看他正坐在路边等候着客人,此时路上行人还少,沐临风连忙走过去,道:“送我去春香楼。”

    那轿夫一听来了生意,立刻笑道:“好。”

    抬头一看是沐临风,连忙道:“原来是沐公子啊。”

    沐临风坐上车后,道:“怎么,不愿意做我的生意吗?”

    那轿夫里拉着人力车小跑起来,笑道:“哪能啊。”

    沐临风点了一只香烟,猛吸了两口,道:“拉得不错嘛,目前还只有你一个人来租我的车子,今日生意应该还不错的,你帮我和别的轿夫宣传一下,每个月的月租我再给你减一两银子。”

    那轿夫连声道:“好,一定,一定。”

    沐临风在与轿夫的闲聊当中才知道原来他叫张三。不时到了春香楼,春香楼的大门还没开,沐临风下车后给了张三几个碎银子,张三连连摆手道:“我怎么能收沐公子的银子呢。”

    沐临风笑道:“人情归人情,帐目要分明。况且这也是你第一笔生意,怎么能让你白拉呢。”说着将银子硬塞到张三的手里。

    沐临风见春香楼尚未开门,也不能在门口等,别人见了,还以为他大清早就来嫖妓呢。沐临风索性走到自己的店铺,将门打开,坐在里面。张三则把车子停在沐临风的门口,坐在车上掏出了一杆烟斗,抽了起来。

    沐临风连忙让他把烟熄了,递给他一根香烟,道:“你尝尝我的。”

    张三好奇地看着沐临风手中香烟,不明白是什么玩意,诧异地看着。

    沐临风笑道:“这也是烟,不过是香烟。”

    张三喃喃道:“香烟?很香吗?”

    沐临风听了一笑道:“香,不香怎么叫香烟呢。”

    张三连忙拿到手里,沐临风则帮他将火点上,教他怎么吸,张三深深吸了一口,赞道:“这的确是好东西,与我的烟草不一样啊。”

    沐临风笑道:“这是经过加工的,当然不一样了。”心中却豁然一凛:“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可以卖香烟嘛。再这里可以创造品牌,在边城的时候,我认识一个烟草局的人物,知道烟草是怎么加工的。”

    沐临风连忙问张三道:“你的这烟是怎么卖的?”

    张三傻笑道:“我这烟不好,才10文钱一袋。”

    沐临风道:“多大的袋子?一袋能抽多久?”

    张三掏出一个布袋,沐临风一看这袋子并不算大,即使里面装满,对于一个烟鬼来说,半天也就抽完了。

    张三却道:“这么小的一袋,我不用半天工夫就能抽完了,如果事情忙点的话,也能凑和一天。”

    沐临风问道:“你们这里的烟草归谁管理?”张三道:“自然是官府了,不过现在朝廷里好象刚颁发了禁烟令,现在也很难再买到烟了,我这袋烟还是没有颁发禁烟令之前买的呢。”

    沐临风猛然想起:“对啊,历史上崇祯皇帝的确在这段时间颁发过禁烟令,如果是这样应该就不好办了。”

    沐临风又张三道:“直接管理这烟草的现在是谁?”

    张三道:“还能有谁,不就是福王喽。

    沐临风心中喜道:“这就好办了,我只要先和朱由崧套上交情,再通过他和他老子来谈这见事,把南京这边的烟草全部代理过来。”想到这沐临风心中暗自高兴,竟然又被他想到一条发财之道。

    沐临风又向张三询问了一些烟草的行情,这才知道,原来这时代的烟草与二十一世纪其实也大致相同,张三还说虽然朝廷颁发了禁烟令,但是官府还是经常偷偷卖给本地富商以及外地商人,只是还没到明目张胆的地步而已。朝廷颁发的这个禁烟令其实对地方上是没有什么实际效果,只是更便宜了那些贪官污吏而已。沐临风大致了解了情况后,也知道自己改怎么做了。

    沐临风与张三聊了良久后,路上的行人也多了,不时张三便拉了一位客人而去。恰好春香楼也开门了,沐临风立刻将自己的店铺关上了门板。

    沐临风一进春香楼马上见到徐二娘正站在大堂吆喝道:“都认真打扫,一会就要来客人了。”

    沐临风笑道:“二娘真是勤劳啊,起得这么早。”

    徐二娘知道沐临风所来的目的,眼神变化,沐临风看在眼里,心道:“莫非这老没有被我的条件吸引,还是当中有什么曲折是我不知道的。”

    徐二娘强笑道:“原来沐公子,您不是也这么早么!”

    沐临风刚想单刀直入,问徐二娘到底考虑的怎么样了,但随即一想:“若是这老不想让我为赛赛等三人赎身的话,我直接挑明了,倒是让以后见面难做人了。”

    沐临风笑道:“在下是来看看赛赛的!”

    徐二娘眼神闪烁,笑道:“不想沐公子还真是个多情之人!”

    沐临风耸肩笑道:“自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下虽非君子,但亦绝非小人,赛赛姑娘天资可人,在下也是‘有花堪折直须折’而已!”

    徐二娘笑道:“可惜沐公子的胃口太大,一下子就差点要了二娘的老命喽!”

    沐临风心中一凛,道:“莫非二娘对昨天在下的意见已经有所打算了?”

    徐二娘眼色一变道:“二娘我虽在红尘中打滚多年,但毕竟还是个生意人,自然要为自己的将来打算,这三花魁,若是一次性都离开了,你说我这下半生还指望谁去?”没待沐临风说话,徐二娘又接着道:“这自古英雄爱美女是没错,但是这么多年,二娘我一直将他们仨当成亲身女儿一般看待,曾经有多少豪门公子,王公贵族一掷千金要买他们的初夜,二娘我也是通人情的人,从来没有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女儿。”

    沐临风连连点头道:“是是,在下也钦佩二娘的侠肝义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