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60章【赎身条件,初步发展】三
    沐临风不想却被解释成这意思,看向朱由崧,朱由崧哈哈一笑道:“自然是帮我快活的了,本王若是要听,找个乐队回去不是更好,到你春香楼来做甚?”

    沐临风心中好气,他平日最看不起不把女人当人的男人,朱由崧便恰好是此类人物。版主0零壹电COM

    朱由崧看着沐临风的脸色奇怪,哈哈一笑,用力踹了那地上女子一脚后,扬长而去,最中还骂骂咧咧道:“丫头,以后别让我在春香楼在看见你。”沐临风心中怒火已起,捏紧了拳头,真恨不得上去狠揍朱由崧,但是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沐临风扶起地上的女子,只见她嘴角已经出血,卞玉京连忙扶她进房擦药。

    沐临风心道:“看样子我的尽快发展起来,朱由崧是好色之徒,迟早也会对卞玉京、寇白门与顾眉生下手。留卞玉京在春香楼多一日,便是多一日危险。”

    沐临风想着朱由崧刚才的神情就是恼火。沐临风想到这立刻找徐二娘,道:“我想为赛赛赎身,二娘开个价吧。”

    徐二娘见沐临风当头就出这么一句,先是一楞,随后奇道:“你要为赛赛赎身?”

    沐临风点头道:“不错,不但是赛赛,寇白门,顾眉生我都要赎身。”

    徐二娘听了大惊道:“什么?”

    沐临风正色的一字一字地道:“我要为她们三人赎身。”

    徐二娘本还以为沐临风是说笑,此刻一听,先是一怔,随后哈哈笑道:“沐公子,你可知道她们三个可是我春香楼的三花魁,是镇店之宝啊。”

    沐临风冷笑道:“不是花魁我还不赎了。”

    徐二娘道:“你可知道她们的身价?”

    沐临风笑道:“就是不知道才来问二娘的。”徐二娘想了一会,伸出三根手指。

    沐临风道:“三万两吗?可以。”

    徐二娘哈哈一笑道:“沐公子真会说笑。是三十万两。”

    沐临风早料到不会便宜,但是绝对没有想到会要这么多。

    徐二娘漫声道:“我这么多年来供她们吃住,她们带的金银首饰珠宝,哪样不是我二娘给她们的,三十万两算便宜的了。只要沐公子出得了这么多银子,他们三个又肯跟你走,二娘也无话可说。”

    沐临风沉思一会,一口答应道:“好,就三十万。”

    徐二娘见沐临风答应的如此爽快,倒是有点惊讶,她本来漫天要价,就是想要回绝沐临风,不想他却答应了下来,此刻若是反悔,倒是也晚矣。

    沐临风道:“不过我一时拿不出这笔钱来。”

    徐二娘一听,哈哈大笑道:“如此便不是二娘我不通情达理了。”

    沐临风道:“我和二娘谈笔买卖如何?”

    徐二娘问道:“什么买卖?”

    沐临风道:“昨夜二娘的收益如何,相信二娘你心知肚明了,一晚万两,相信你开春香楼这么久也是头一次吧。”

    徐二娘道:“那又如何?”

    沐临风笑道:“所以我打算将纹胸的生产全权给二娘你,以后我提供设计图纸,二娘你自己找裁缝制作,还是亲自缝制,那便要二娘你自己决定了。”

    徐二娘喜道:“你肯将纹胸的制作图纸都给我?”

    沐临风点了点头道:“不错,有效期一年,每个月至少给二娘你10个式样。虽然说像昨天是碰巧朱小王爷和人争姑娘才会出手如此阔绰,但是其他人出手也不低,二娘也应该清楚,这一年内二娘恐怕赚的就不止三十万两这么少了吧?”

    徐二娘陷入苦思之中,这银子对她诱惑自然相当之大,但是卞玉京、寇白门、顾眉生三人是春香楼的镇店之宝,很多客人都是为她们三人才来春香楼的,若是一次全被赎出去,必定会给春香楼带来影响的。

    沐临风看着徐二娘的脸色,知道她的忧虑,立刻道:“二娘也应该清楚这笔帐,三花魁虽然是春香楼的镇店之宝,但是她们毕竟卖艺不卖身,每日来听她们唱曲的钱相信不会有一千两以上吧?而且这三人脾气倔强,这些年也定为二娘得罪了不少客人。”

    沐临风此言一语中的,正说中徐二娘的心事。徐二娘仍是摇头道:“沐公子请让二娘考虑一下,也好让二娘去问问三位姑娘的心思如何?”

    沐临风心道:“赛赛那边肯定没有问题,方才她还在埋怨自己不赎她出去呢,至于寇白门与顾眉生,我是尽量拖她们出红尘苦海了,若是他们不愿意出去,我也没有办法,但是相信赛赛应该能劝动它们。”只好点头道:“好吧。我明日一早便来听二娘答复。

    沐临风回到府中,那拉客的兄弟已经回来,沐临风问道:“怎么样,生意如何?”

    那人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笑道:“光一个上午就赚了一两多银子,好多人都是贪新鲜,没坐过,上车后也不知道去哪,就是让我拉着随便跑跑。”

    沐临风笑道:“半天不到就十两?”心道:“如此一来,乘热打铁,乘现在大家都对人力车好奇,应该大量上街,相信此刻人力车已是街知巷闻了。”

    午饭过后,沐临风挑了二十多个弟兄,拉着人力车一起上街,分别去南京城东南西北门各五辆。沐临风随便跟了一路人到了北门,人力车所到之处,立刻硬气轰动,人们都站在门外观看,指点不止,议论纷纷。五辆与沐临风去北门的车刚停下来,就立刻被人雇佣而去。

    北门边停着的轿夫皆看的傻眼,却听一轿夫道:“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有了它,我们的日子以后可怎么过啊?”

    沐临风闻声转头看去,那轿夫正是那日沐临风问他收入的轿夫,沐临风走过去对他道:“你们的日子不但要过,还肯定会过的比较好。”

    那轿夫似乎认出了沐临风,忙问道:“公子此话何解?”沐临风笑道:“你忘记了我那日问你的话了?”

    轿夫想了想,却丝毫没有印象。沐临风道:“那日我问你若是轿子一个人抬,你的收入是不是会有所提高?”

    轿夫一下想了起来,道:“是啊,是啊。”

    沐临风道:“你还说,若是真有那天,你愿意一个月出五两因子的雇佣金。”

    轿夫全然想了起来,忙问道:“这位公子的意思是?”

    沐临风笑道:“你只要交五两银子一个月,再一次交三十两银子的押金,就可以拥有一辆人力车了。”

    那轿夫叹道:“三十两?那不是叫我们去抢嘛?”

    沐临风道:“这三十两是不会收你们的,只是押金而已,你们将车还了后,三十两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们。”

    轿夫道:“那也是贵啊,我们只是平常百姓家,一时到哪去凑来三十两?”

    沐临风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毕竟这人力车的制作费用是高了点,你们如果要车子的话,可以去城南沐府,毕竟现在这人力车还是新鲜玩意,坐的人绝对不会少。你们自己仔细想想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