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59章【赎身条件,初步发展】二
    翌日,沐临风早期练武,苏独秀已将人体360多位尽数讲解给沐临风听,沐临风也一一牢记在心头,苏独秀亲身让沐临风试验点手法,沐临风用沐刃所交的剑法,将其融会到铁扇当中,倒也刷的精彩,发挥地淋漓尽致。蛧址:版主全拼+零零1+℃óM苏独秀虽然反感沐临风经常偷懒不练武艺,但是对沐临风的领悟能力还是相当倾服的。

    沐临风将剑法练了几遍之后,已经基本融会贯通,只是将剑法要逐渐演变成铁扇的打法还是有待考量地,苏独秀告诉沐临风最好的办法就是要在实战中才能体会得到。沐临风心道:“我现在在南京又不是在东北,找谁来实战?”

    沐临风去吴行房间找他,刚进门就看见房间正中间摆设着一台缝纫机,吴行正坐在缝纫机前拿着几快碎布在测试,一见沐临风进门后,立刻笑道:“现在已经基本完成了,着实花我一番工夫了。”

    沐临风笑道:“如此甚好,之后你可以将其他零件制造方法教会我们的弟兄,大量生产,也是生财之道。”

    吴行点头道:“我也这么想的,既然造出来,肯定是要拿来赚钱的,说好听的就是造福人群嘛。”

    沐临风微笑附议道:“不错,不错。”

    吴行问沐临风道:“风哥,你想过一个问题没有?”

    沐临风奇道:“什么问题?”

    吴行道:“其实我们来到这个时代的同时,历史已经在我们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在改变,我们此刻是处于被动的状态,既然我们已经和这个时代融合起来了,为什么要让历史来改变我们?而我们不去改变历史,创造历史?”

    吴行的一番话,沐临风深感认同,道:“其实我想这个问题很久了,我刚来这边时一直但是自己会影响历史,而且羊主任也吩咐过,千万不要试图去改变什么,所以一直被历史牵着鼻子走。但是经过这么久以来,我的想发也开始改变了。既然我们的到来已经对历史产生了影响,照理说一旦我们改变历史,就会影响我们存在的因素,但是我们仍然活的好好,就是说明这些改变是对我们没有影响的。”

    吴行点头道:“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不只在商业上发展,包括工业、军事哪怕是政治的舞台上都要有一席之地才对。”

    沐临风道:“放心吧,我已经早有打算,毕竟我从过商,从这门下手容易些,等我们在这边商场上站住了脚,还怕其他不好发展,任何发展都是需要钱的,等商业方面稳定之后,我们就交给手下的人来,你再去发展工业,而我现在已经开始和历史上的几个重要人物有过接触了,只要和他们套好关系,对我们以后是有利的,而且朱由崧只是和贪财好色之徒而已,只要我想办法拥立他做皇帝,之后正个南明政府还不掌握在我们手里。”

    吴行奇道:“虽然我对这段历史不是十分熟悉,但是也是知道朱由崧就是未来的皇帝。”

    沐临风笑道:“正因为如此,我们先下手为强,拥立他坐上皇帝宝座,也是顺应历史,总比随便找个人来捧他上位要容易的多吧。我只要依据我对这段历史了解,抢在想拥立他上位的人前面,那么这盖世奇功就是我们的。”

    吴行听完哈哈笑道:“原来风哥你早有打算,是我多虑了。”

    沐临风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我知识不想在这里昏昏厄厄的过活而已。”

    沐临风随后道:“哦,对了,人力车行今天就可以开始营业了,我门要让几个拉得比较好的兄弟先上街上去开始试拉,吸引人们的关注后,这个应该也不成问题了。那个席梦思也可以逐渐开始投入生产了,这些方面都是你的强项,你最近就多费费心吧。”

    吴行点头道:“放心吧,我一会将缝纫机的零件以及组装叫给你个聪明伶俐的兄弟,以后就让们来着手生产,我负责最后把关。”

    沐临风出门时便让一个弟兄用人力车拉着沐临风去春香楼,那弟兄拉车的技术还是相当娴熟的,一路之上引得不少人观看,纷纷议论,满脸的惊疑。人们从来没有看过此类东西,甚的好奇,更有人一路跟在沐临风的车后,待沐临风在春香楼下车后,一群人纷纷抢着要上车,沐临风将那地拉到一边道:“你今天就负责拉一天看看,赚取的费用归你自己所有。”

    那弟兄一听此言甚是欣喜,本来他对人力车就有新奇之意,如今更能赚钱,哪有拒绝之理,立刻拉上一个人,问他去哪后,里了拔开了腿向目的地而去。

    沐临风见人力车如此受到欢迎,比自己初步设想的还要好,心下甚是欣慰。只听春香楼的姑娘怕在窗户上叫道:“沐公子,你坐的那玩意叫什么?”

    沐临风抬头一看,卞玉京也在其中,也是满脸的惊疑,随口笑道:“这叫人力车。”

    沐临风说着上了楼,进了包房,让卞玉京前来伺候,沐临风见过卞玉京后,立刻将她拥入怀里,疼惜道:“赛赛,我是一日不见你都难受。”

    卞玉京推开沐临风道:“果真如此嘛?我看沐公子根本就没将赛赛放在心上吧?”

    沐临风奇道:“赛赛何出此言?”随后会意道:“赛赛,我不是不赎你,只是此刻尚未到时机。”

    沐临风说尚未到时机其实只是搪塞之词,他总不能在卞玉京面前说没有钱帮她赎身吧,沐临风可不愿意在女子面前丢失了面子。

    却在这时,沐临风听的房外有人争吵,开门一看,只见朱由崧正在门外拉着一个女子的衣服吼道:“昨夜老子让你你不吹,此刻让你服侍本王,你也扭捏之及,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说着手就要向那女子脸上拍去,沐临风立刻上前抓住朱由崧的手,小道:“小王爷何故发如此大火?”

    朱由崧甩开沐临风的手,冷哼一声。沐临风将刚才朱由崧的话记在心头,立刻佯装斥责那女子道:“小王爷要你,你就吹给王爷听,你扭捏个什么劲?”

    那女子瘫坐在地上,哀求似的看着沐临风,近似哭泣地道:“沐公子不知道是何意思嘛?”

    沐临风奇道:“还能是何意?”心中随后一凛道:“难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