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55章【文胸走秀,模特青楼】二
    朱由崧轻抬下巴,瞥了冯老爷一眼,笑道:“人人都说冯老爷不近女色,今天竟能在春香楼遇到,真是奇哉。BΑΝZんǔOO一殿còΜ”

    冯老爷微微一笑,没有答话,在朱由崧的身边坐下。

    孔武四处打量着大堂,似乎他是第一次踏足这种烟花之地,看到二楼时,刚好与沐临风四目交接。沐临风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向他问好。

    孔武满脸惊奇地看着沐临风,似乎奇怪沐临风怎么会在这里,而且所有客人都是大堂,他怎么会独自呆在二楼?

    沐临风突然感到一种危险的信息,望向冯老爷身边另外那青年男子,青年男子也向他看来,沐临风心下一凛道:“这不是田川美子嘛。”

    此时方才看清楚她的相貌,只见田川美子打扮成男子样子,更加显得英姿勃发,眼神中尚有一丝英气逼人的感觉,沐临风见她看自己的样子,不但认出了自己,而且似乎还在介怀那日沐临风对她无礼,双眼死盯着许久。

    沐临风还未被一个女子看的如此之久,心中不禁开始不舒服起来,连忙避开田川美子的眼光,看了看朱由崧,只见他耳厚嘴阔,双眼有神,样貌俊朗,不禁叹道:“难怪史书上说他风流成性,原来还是有点风流的本钱的。”但是心中有些奇怪照理朱由崧好色成性,也不会如此神采奕奕。

    却在这时,门外又走进两人,一进门就相互拱手作揖,似是在门口刚遇上的,由于此刻大堂内有开始有点吵杂,沐临风并没有听到他们说些什么,只见其中一人两鬓有些班白,娘机却不似很大,另外一个身材臃肿,犹如皮球一般。

    两人礼让了一番后,立刻并排走向朱由崧身后,恭维的说了几句,朱由崧点了点头后,示意他们坐在一旁。

    徐二娘站回舞台之上,清着嗓门叫道:“大家安静一下。”

    待大堂内逐渐清静之后,徐二娘吩咐人将大门关上,笑道:“欢迎各位今晚光临我们春香楼,今晚的节目保证让各位爷物尽所值,尽兴归去。”

    朱由崧坐下台下,焦急地问道:“究竟是何节目,是不是卞姑娘有什么好节目,二娘快请。”话音刚落,立刻一群人随着附和。

    徐二娘立刻向沐临风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沐临风走进化妆间,恰好那群姑娘正在化妆,有的还在换衣服,见沐临风进们也毫不忌讳,倒是令沐临风自我感觉有点尴尬,沐临风转过身去,叫道:“可以开始了。”众姑娘见沐临风竟然害羞,不禁笑道:“沐公子难道还是处?怎么如此害羞?”

    众女嬉笑一团,看得沐临风目瞪口呆,过了一会才回过神,心中骂道:“老子玩女人的时候,你们还没出生呢。”一想觉得不对,他是未来的人,他玩女人的时候应该这些人早就西游去了,想到这不禁一阵好笑。

    待众女子都换好纹胸后,沐临风吩咐道:“就按照我教的走,一听到音乐就出门,按照顺序,一个一个出来,不要拥挤,待前面一个在台上站住摆照型的时候,第二个走出来,这时前面一个就往回走。待所有人都走过一次后,最后再排队一起走出来,就算可以了,明白了吗?”

    众姑娘立刻哧笑道:“沐公子,你都说了好多遍了。”

    沐临风走出房间,又去了卞玉京、寇白门、顾眉生的房间,道:“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三人立刻点了点头,沐临风道:“记住,出去后一定要带面纱,不然那些色狼们知道是你们三个,一定会要求你们再走一遍的。”

    待寇白门与顾眉生带上面纱走出房门后,沐临风一把拉住卞玉京的手,动情道:“我今天下午说的都是真的,我一定会为你赎身的。”

    卞玉京眼神中充满了迷茫地看着沐临风,她不知道是否能够相信沐临风,因为毕竟他已经被吴梅春骗过一次了,女人最怕的就是同样的伤害会承受第二次。

    沐临风看出卞玉京的忧虑,立刻将她拥入怀中,用嘴封住了卞玉京的双唇,卞玉京一阵讶然,竟然没有反映过来,待她回过神来身,刚象征性质的扭捏了几次后,却已经被沐临风高超的吻技所征服,全身开始酥麻,接近瘫痪。

    沐临风感觉卞玉京的双唇似乎在颤抖,似乎从来没有接过吻,沐临风开始相信徐二娘所说的话了。他见卞玉京缠绵在自己的强吻之中,立刻轻轻推开卞玉京,道:“对不起,我一时冲动,没能克制住自己。”

    看着卞玉京满眼的又羞又惊又是害怕和茫然,沐临风知道逼得她太急了,想从一个受伤的男人那里走出来还要一段时间。

    卞玉京刚想说话,就听寇白门在外面叫道:“怎么还不出来?”

    沐临风向卞玉京点了点头,道:“我想这时间不会很久的。”

    卞玉京点了点头,弄了一下衣服,深吸了口气走出房门。

    沐临风跟在后面,刚出门就被寇白门拦住,轻声问道:“你对卞姐姐做什么了?”

    沐临风心下一凛道:“难道她看见了?”嘴上却打死不承认,道:“没什么啊。”

    寇白门满脸浅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道:“真的吗?”

    沐临风记得历史上说她出嫁时才十七,此刻应该只有十五,看定的相貌应该不错,但是她的言语似乎又不太像,倒是比卞玉京更为大胆直接和成熟。

    楼下早已经吵翻了天,沐临风不及细想,立刻让她们三人坐到位置上准备演奏。不时音乐响起,节目正式开始,一个姑娘缓缓走出房间,台下立刻全部秉住了呼吸,惊异地看着那姑娘,有人小生议论道:“她穿的是什么?”

    沐临风坐在卞玉京一旁,向楼下看去,只见朱由崧也看的满脸惊奇,孔武则转过头去,往向一边,沐临风心中笑道:“不想他还真是正人君子。”

    最后过来的那个人坐在朱由崧身旁,显得恭维之及,处处对朱由崧显让。而朱由崧似乎并未将他们放在眼中,两眼发直一般看着台上正在走台步的姑娘。沐临风心中盘算如何能与朱由崧套上交情,以图尔后的发展。

    他最近已经开始想清楚了一件事,他刚来这个时代的时候是生怕改变历史,但是这些日子以来,身边以及历史的改变简直太大了,韭圆圆吧,他此刻应该在北京城里等候认识吴三桂才是,而她恰恰就在自己的府邸等候自己的宠幸。而沐天波明明应该是为了救桂王,最后替桂王二死的,而此刻恰恰是萧元乔在十五年前将他杀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