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52章【互利交易,青楼三魁】四
    徐二娘一听这话,脸色大变道:“赛赛该不会昨夜在公子房间过夜了吧?”

    沐临风心道:“正是。ЬáΠZhù@00壹嚸坑母”嘴上却问道:“赛赛在客人房间过夜有何希奇?”

    徐二娘急道:“赛赛可还是处子之身啊,福王大公子出两千白银买她的初夜,她都不肯。”

    沐临风听了心下也是一惊,道:“什么?她还是处子?”说着走出房间,将房门关上,轻生问徐二娘道:“二娘此话可当真?”

    徐二娘听沐临风如此一问,也放下心来了,若是沐临风知道,便说明已经占有了卞玉京,如此发问显然还未成事,道:“比黄金还真,我们春香楼的三花魁可是南京城内有名的石女了。”

    徐二娘的意思自然也是说包括卞于京、顾眉生、寇白门至今都仍是处子之身了。

    沐临风也知道在这种地方,如果没有一个特别的招牌和一个强硬的后台,是站不住脚的,徐二娘的金漆招牌是三美了,但是那个背后之人则是谁呢?难道靠的是卞玉京等人所牵制的王公贵族,想到也有这个可能。

    当想到卞玉京居然肯陪自己共处一室,不由心中高兴,心下暗想,“如此说来,卞玉京愿留下陪我就寝,是对我有意思了?秦淮八艳,自己已经沾了两个,现在还有二美寇白门,顾眉山,如果自己真的事业有成,那样也是手到擒来。”想着不禁兴奋起来,随后又想道:“那么我应该为她赎身才是,不过以朱由崧买她的初夜的价钱来看,这赎身的钱自己肯定出不起,得想个办法才是。”

    沐临风微微一笑,让徐二娘在门口等候,自己进房后,看了看床上的卞玉京仍在熟睡,这才出得房门,对徐二娘道:“现在将你们春香楼所有的姑娘都叫起来吧。”

    徐二娘道:“这么早叫起床?我们春香楼基本都是做的夜市生意,姑娘们习惯了晚睡午起了,恐怕无法叫醒了。”

    沐临风心中一愣,自己倒是欠缺考虑,但是想到这事还是要做,当下说道:“二娘倒是很关系你的闺女们,这样等过了一个小时之后,一定要她们起来,晚上可将有不少的银子在等你拿呢。”

    徐二娘连声道:“如此甚好,沐公子才是真正怜香惜玉之人。嘿。我不会误公子的大事而失去银子的,我现在就去。”

    沐临风想去阻止,但是放弃。毕竟生意着紧。

    徐二娘说着一一去敲各个姑娘的房门,将春香楼里所有的姑娘都叫了个遍,沐临风让徐二娘命令她们全部到楼下集合。

    待姑娘们集合完毕后,沐临风站在楼梯上,一个一个打量着,这才发现原来这春香楼里竟然有五十来个姑娘,虽然胭脂薄施,但个个春粉含黛,慵懒表情,虽然比不上三美,但是均是秀色可餐的尤物,也不知道徐二娘在那里找到这么多的可人儿来,在里并没有将寇白门与顾眉生,想是对她们特别关照吧。

    沐临风想到这,对徐二娘道:“请二娘选二十个身材较好的姑娘出来。”

    徐二娘立刻对着人群叫了一堆人名后,从人群中走出二十来个姑娘,沐临风目测了一下,还是比较满意。

    沐临风点了点偷道:“就请这二十来位姑娘去换上纹胸,上身除了纹胸外什么都不要穿。”

    徐二娘道:“等会,等会,我叫人将火炉烧上,这么冷的天气,别将我闺女们冻出毛病来。”说着叫上一个中年男子来,让他去后房赶紧烧火炉。

    沐临风对徐二娘道:“二娘可以乘此时间去叫人将这里稍微装潢摆设一番。”

    徐二娘走到沐临风身边低声道:“二娘我可是下血本了,你可千万别叫二娘我赔钱啊。”

    沐临风立刻道:“你可以让人取来纸笔,我现在就签上,若是今晚赚的钱,没有昨天的多,我沐临风双倍赔偿给二娘你。”

    徐二娘见沐临风说的如此坚定,立刻道:“不用,不用,沐公子将二娘当什么人了?”说着立刻叫上龟公,令他带着人将大堂里布置一番。

    沐临风打量了一番春香楼大堂的环境,发现之间楼梯周围甚是空旷,如果在这里搭建一个小型的舞台,应该绰绰有余。

    随后立刻将这想法告诉徐二娘,徐二娘不明白沐临风的意思,沐临风道:“好了,二娘放心的话,这叫交给我来处理好了。”

    徐二娘点了点头,道:“全听沐公子吩咐。”

    沐临风立刻道:“你待火炉热了以后,让那二十个姑娘穿上纹胸在这等着,我得回去一趟,叫人来搭建舞台。”

    沐临风回到沐府后,先去吴行的房间看了看,却发现吴行并不在房内,而房间内摆设着一架缝纫机的木架,沐临风心道:“吴行定是出去找材料了。”想着又去后院进了陈圆圆房间,见她仍在睡觉,估计是前几天做纹胸做的太累了,到郑怜香房间,发现她与陈圆圆一样,也在熟睡,其它女子,沐临风并没有去看。

    沐临风怕被苏独秀见到问他今天为什么不练武,立刻进了前院叫上二十来个弟兄,让他们跟着自己去春香楼,那二十来个兄弟还道是沐临风带他们集体嫖娼,哪知未去春香楼前,先带着他们去了木场,抬了十来根粗木,这才去的春香楼。

    沐临风也没告诉他们到底是去做什么,令二十来个兄弟百思不得其解。

    沐临风率领着一班弟兄到了春香楼后,立刻开始动工,为春香搂搭建临时舞台。

    徐二娘棋道:“公子去哪找来的这么多工人?”

    沐临风哈哈一笑,心道:“这哪是什么工人,都是土匪山贼而已,说出来还不把你吓死。”口上却道:“哦?这不是什么工人,都是沐某的家丁而已。”

    徐二娘并不吃惊,因为昨天晚上已经让人去打探清楚了,但是还是忍不住问道:“这二十来个都是沐公子的家丁?”

    沐临风有些奇怪徐二娘神色镇定,随即一想,青楼在古代是最好的生意,也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要不然昨天晚上上怎会给卞玉京陪着自己,也不见反对,今天的事只是做作,二来也来确认是不是给卞玉京了,当下微微点了一下头。

    徐二娘立刻笑道:“原来沐公子乃是名门贵族啊。”

    沐临风心道:“只是不知道自己为卞玉京她们赎身,她听了之后,又是怎样反应,但是想到自己还没有资格说这些话,看来要过了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