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49章【互利交易,青楼三魁】一
    沐临风又与陈圆圆、郑怜香众女闲侃了一阵,突然想到田川美子,连忙问郑怜香道:“你表姐田川美子的家中在日本是做什么的?”

    郑怜香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从来没听她提过,而且我也从来没见过舅舅,我们家里也只有母亲和三弟福松见过。ΒaΠzΗμ~0○㈠点Cōm(记得去~符号)”

    沐临风奇道:“福松?”

    沐临风心道:“郑成功的成功二字是隆武帝赐他姓朱之后改的,这之前的名字我也只知道他叫郑森而已。”

    郑怜香点头道:“对,这是我三弟的小名。”

    沐临风这才明白过来,但是也生怕历史被他无意中改变了之后没有郑成功这个人了,连忙问道:“那么你弟弟的大名叫什么?”

    郑怜香道:“叫郑森。”

    沐临风听了嘘了口气,总算还叫郑森。

    沐临风又问道:“那么田川美子的父亲,也就是你舅舅与中原人有来往吗?”

    郑怜香见沐临风问这么多关于田川美子的事情,也好奇地问道:“你认识我表姐?”

    沐临风连忙摇头道:“不认识。我只是对东瀛人比较好奇而已。”

    见郑怜香的口气似乎也对田川美子不甚了解,沐临风立刻转开话题,道:“怜香姑娘似乎与惜玉姑娘的性格真是完全不像。”

    郑怜香微微一笑,道:“那是应该我和妹妹她从小的遭遇不同,所以性格就截然不同了。”

    沐临风奇道:“遭遇有何不同?”

    郑怜香刚要说话,却听陈圆圆道:“你让怜香妹妹安心吃东西吧,以后再问也不迟。”

    沐临风连忙道:“对,对,你们先吃东西,吃完不用做了,明天再说,我去与吴行说点事。”说着便出了陈圆圆的房间,到门口时,还再三吩咐她们晚上不要做。

    沐临风到吴行的房间,见吴行正坐在桌前看着桌上的图纸,满脸的思绪。沐临风不做声,轻步走到吴行身后,见桌上的图纸已经将缝纫机的雏形已经画出。旁边还有几张纸,上面画着缝纫机内部的构造,旁边还有注释。沐临风见吴行做事如此认真,心中一阵感动,道:“不用着急,慢慢来。”

    吴行叹道:“这东西做起来可比火铳和人力车难多了,光是内部里的小零件,就要花费一些时间。”

    沐临风点了点头,道:“是啊。”随后又问道:“你有没有把握?”

    吴行叹了口气,道:“五成吧。”

    沐临风知道此次可能真的难为吴行了,拍了拍吴行的肩膀道:“你尽量而为吧,不要勉强就行了,反正凭我们的知识,发财的路子多的是。”

    吴行点了点头道:“放心吧,风哥,我已经把图纸画出来了,就不会半途而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沐临风听吴行如此一说,自己的信心也大增,笑道:“如此便好,早点休息吧。”

    沐临风离开吴行的房间后,一个漫步的后院花园里,这时才发现,原来苏独秀与刘万世,正在花园中切磋武艺,见沐临风来后,立刻拱手道:“主人。”沐临风坐到一边的石凳上,道:“不知师傅现在如何了。”

    苏独秀安慰沐临风道:“老主人的武艺高强,绝对不会有事的。”沐临风心道:“也只有向好的想了。”

    尔后连续三日,每日清晨起床,先是与苏独秀练武,在苏独秀的监督与指点下,沐临风三日来,武艺又精湛了一成。

    独秀不但耐心地将《位普识》的每处位的的经属与被击中后的症状讲解给沐临风听,还亲自以自己的身体示范给沐临风看。

    待练完武之后,沐临风便到前院看着众弟兄们做人力车,只见兄弟的手艺已经十分精湛,这才微笑的点了点头。再后就是去吴行处,问他缝纫机的进展如何,他也不催吴行,免得吴行烦恼,更是想不出来。

    午饭之后沐临风就去陈圆圆的房间,看着陈圆圆与郑怜香做纹胸,陈圆圆与郑怜香几日来防们都不出半步,饭菜都是沐临风亲自给她们送来。

    这日午时,针线店的老板找上门来,将沐临风所要的针头送上门来,沐临风见针头做的十分精细,与自己在现代看到的没什么两样,立刻将剩下的十两纹银给了老板,还道:“这是我们第一次合作,以后我可能还会要更大量的,到时候还要麻烦老板了。”

    那老板一听时候还有活要接,立刻将十两银子还给沐临风道:“既然如此,我也不收这十两银子了,其实那十两已经够我赚的了,我们南京人讲的是诚信。”沐临风对这老板十分欣赏,收下了银子,本来他说的只是客气话,待自己门路摸熟后,自然会直接找专做针头的地方来做,这老板只是二道贩子而已。此刻见这老板如此诚信,便决定以后还是在他那里拿货。

    傍晚时分,沐临风到陈圆圆的房间,见陈圆圆与郑怜香已经将各个尺码的纹胸都做齐了十件,只差几件没有刺绣而已了。

    沐临风出门又给陈圆圆与郑怜香买了些南京著名的小吃当作奖励,两人吃了东西后,赶了一个时辰的工,终于将剩下的活全部干完了。

    沐临风拿起纹胸,看了看,有的绣着桃花,有的绣着凤凰,五彩缤纷,甚是好看。陈圆圆走到沐临风身边,轻声道:“我也留了一件。”

    沐临风笑道:“你留着做什么?”

    陈圆圆低声道:“我以后要穿给你看。”

    沐临风微微一笑,乘郑怜香不注意时,偷吻了陈圆圆一口,随后沐临风将所有纹胸装到一个包裹里,雇了一顶轿子直接去了春香楼。

    到了春香楼后,沐临风直接要求卞玉京来伺候,自己坐在包房的桌子前等候着。

    不时卞玉京进得房门,人未到声音先至,道:“沐公子所说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沐临风转头看着卞玉京,只见她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短衫,头上带有一朵白色梨花,犹如火焰中傲然的一片冰雪,甚是好看。

    沐临风怎么也想不通,这么一个美人坯子以后会与长斋枯灯为伴,想想也实在可惜,沐临风心道:“如此佳人不如收为己用,也好过她日后堕入空门,反正此刻历史已经变了不少,也不在乎再多这么一点。”

    沐临风为自己的念头吃了一惊,自己尺树未建,不断想着不着边际的事。不是白痴就是好大喜功。

    自己以前不是这样,怎么来到这里这些都变了。脑中想得多,但是手脚还是动着。

    沐临风微微一笑,将包裹打开,将纹胸一一拿出摆设在桌子上,笑道:“都在这里了,赛赛小姐可以让你的姐妹们都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