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44章【春香满楼,文胸问世】二
    春桃、春杏两人领着沐临风到了二楼,进了一个包房,刚开门沐临风就闻到房内传来的一阵芳香,沐临风不禁哈哈一笑,连忙迈进房间,在桌子前坐了下来。BAйZHμOO1殿℃ōΜ环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背后是一道紧闭的窗户。

    窗户前面有一个案台,上面摆了几盆鲜花,右手处放有一张大床,上面的背面五彩缤纷,绣着各式花样。左边则是一个香阁,香阁前挂着珠帘,帘后有一矮案,方面放着一架古筝。

    沐临风刚坐下,就听春桃、春杏两人忙着吩咐下人招待酒菜。

    沐临风见二人姿色平庸,比家中的五美更是不及,心中甚是不喜,道:“叫老鸨来。”

    春桃、春杏见沐临风脸色不佳,连忙下楼将老鸨叫了上来。

    那老鸨人未进门,就已经听见她的笑声,前脚刚迈进门,就听她道:“沐公子,是不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

    沐临风微微一笑,没有答话,向春桃、春杏看了一眼。老鸨立刻会意,忙吩咐春桃、春杏先下楼去。春桃、春杏满脸不舍,含情脉脉地看了沐临风几眼后,方才下得楼去。

    老鸨连忙将门关上后问沐临风道:“沐公子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沐临风示意老鸨坐下后,问道:“妈妈贵姓?”

    老鸨笑道:“小妇姓徐,人称徐二娘,沐公子不介意的话,叫我二娘便可。”沐临风点了点头道:“二娘,我是南方过来的商客,以后笃定会在南京城留下发展,尔后自然会长期光顾春香楼。”

    徐二娘连声道:“那是,那是。”

    沐临风继续道:“你老也不必要拿春桃、春杏这种货色来推搪本公子吧?”

    徐二娘连忙赔笑道:“哪里的话,沐公子您不满意,只管和二娘说,换到你满意为止。”

    沐临风笑道:“我就直说了,你将你们春香楼的头牌叫出来?”

    徐二娘笑道:“我们春香楼里的头牌姑娘有好几位,不知沐公子想叫哪位姑娘?”

    沐临风奇道:“有好几位?倒是哪几位,二娘不妨介绍看看。”

    徐二娘笑道:“沐公子定是来南京城不久,连我们春香楼的头牌都不知道哪几位?我们最红的当属寇湄姑娘与顾媚姑娘了,人称‘春香双魅’。”

    沐临风心下一惊:“寇湄不就是寇白门?顾媚不就是顾眉生?这顾眉生历史上不是应该嫁给了日后降清的“江左三大家”之一的龚定山作妾了嘛,怎么此刻还在妓院?而这寇白门也会在崇祯十五年,也就是1642年,会嫁给声势显赫的功臣保国公朱国弼,历史上说,她下嫁的那年才17岁,那么此刻不就是才只有15岁?“沐临风百思不得其解。

    徐二娘见沐临风满脸思虑,不明所以,连忙问道:“沐公子你没事吧?”

    沐临风这才回过神来,笑道:“寇姑娘与顾姑娘的芳名,我在南方时就已久仰了,如今若是能得一见,便能了却平生夙愿了。”

    徐二娘满脸迟疑道:“不过这两位姑娘现在都在招待贵客,不方面来招呼沐公子了。”

    沐临风奇道:“招待的是何人?”

    徐二娘道:“是福王的长子朱由菘,朱小王爷。”

    沐临风心中一凛道:“我正想与他套套交情,不想他就在这春香楼。”

    沐临风想乘机向徐二娘打听一下朱由崧的品好,却听房外有人道:“妈妈,来贵客了。”

    徐二娘立刻站起身来,叫道:“就到。”转头对沐临风道:“沐公子,这寇姑娘和顾姑娘一时可能没办法过来,不如就让二娘我给你介绍一位姑娘如何?”

    沐临风心道:“今天是来谈生意的,不是为了女子争风吃醋的,虽然二美有名,心急想见识一下,但是有朱由崧顶了头位,自己凭什么身分去争呢?”想到这,连忙笑道:“本公子相信二娘的眼光,不过千万不要还是春桃、春杏那种货色的。”

    徐二娘连忙笑道:“沐公子相信二娘,二娘也绝对不会亏沐公子的,您就等着吧?”说着开门走了出去。

    沐临风做在房内独饮着酒,等了大半个时辰,也不见人来招呼,闲来无聊,沐临风便走到香阁内,坐到古筝前。

    他本爱好广泛,他在社团里无聊时,也学过吉他,不过倒是这古筝倒从来没弹过。

    沐临风看了看古筝,心道:“这乐器自是千篇一律,相信也与吉他差不了多少,就是多了几根弦而已。”

    想着便漫无经心的弹奏起古筝来,刚开始还音不成曲,多弹了几次,倒也渐渐熟悉了。

    沐临风正弹奏着古筝之时,就听得门声一响,岁之一阵轻微的脚步之声传来。沐临风连忙停住手,走出香阁,却见桌前站有一女,浑身白素裹身,一头青丝直垂蛮腰。

    沐临风慢慢抬头,这才看请那女子的相貌,只见她柳眉凤眼,鼻尖嘴秀,皮肤白皙如雪,就如画上仙女一般,但是眼神中却似乎透露着一丝忧伤之色。沐临风心道:“如此美女竟不是春香楼的头牌?”

    沐临风看得出神,却听那女子道:“公子刚才弹得曲子,怎么从来没有听过?”

    沐临风听她说话声音气如旋丝,似是有气无力,但别有一番味道。心道:“我弹的是流行歌曲的曲子,你当然没有听过。”嘴上却道:“哦,我弹的是我家乡的一些小调而已,姑娘自然没有听过。”说着向那女子作了一揖,那女子连忙还礼。

    沐临风连忙示意此女子坐下后,道:“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那女子轻声道:“小女子贱名何足挂齿?”

    沐临风见她神情忧伤,心中顿时起了怜惜之意,连忙道:“姑娘不说无妨,沐某今日能得见姑娘也不枉此生了。”

    那女子冷冷一笑道:“不枉此生?公子言重了。”

    沐临风见她不喜说话,也不强言,只道:“既然姑娘不喜在下,为何又肯坐下?”

    那女子道:“我听姐妹们说公子谈吐不凡,相貌气宇不同常人,这才答应了过来一观,不过还是见面不如闻名罢了。”

    沐临风听她损自己,不怒反笑道:“那是她们高赞了沐某了。”

    那女子也不答话,只是看着香阁内的古筝。

    沐临风久滚沙场,那里不知道她的意思,当下笑道:“姑娘若会琴,不妨赠一曲给沐某如何?”

    那女子却摇了摇头道:“我已绝琴了。”沐临风意外道:“绝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