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43章【春香满楼,文胸问世】一
    翌日,沐临风清早起来后,便在苏独秀的监督下练武,遇到不懂的地方便请教苏独秀,苏独秀见沐临风如此用功,也是乐此不疲。BǎиzHú~00①丶cǒM(记鍀厾~符号)

    苏独秀也乐意指点沐临风,正如沐刃所说,沐临风的确是个练武奇材,只是一个早上的指点,沐临风的沐剑法就大有进步。

    练完武后,沐临风与苏独秀到大堂去吃早餐,却见陈圆圆与郑怜香早已坐在大堂等候。

    陈圆圆见沐临风来后,立刻吩咐下人上菜,郑怜香却一直低头不语,偶尔抬头看了一眼沐临风后,又低下头去。

    沐临风甚觉奇怪,转头看向郑怜香,却听她头埋的更低。沐临风心中喜道:“难道她也对我有意思?”想着不禁心情愉快,却见陈圆圆冷眼瞧她,顿时愉快的心情立刻急速下降的最低点。

    沐临风这才觉得一夫一妻制的好处,永远没有这种烦恼。更何况沐临风还是标准的晚婚主义者,在他没享受够人生之前,绝对不会傻到用婚姻来束缚自己。

    吴行坐在桌前,见郑怜香避开沐临风的眼神,而沐临风又避开陈圆圆的眼神,甚觉好笑。

    沐临风见吴行强忍着笑,一脚死劲地踩住了吴行的脚,吴行的脸色立刻扭曲的五官都无法分清。

    苏独秀将众人的举动看的一清二楚,只是微笑却不发话,刘万世与白川金,却不明所以,诧异地看着众人。

    饭后,沐临风问吴行道:“今天你应该开始生产人力车了吧?”

    吴行笑道:“不用风哥提醒,我一早就吩咐人去买材料了。”

    郑怜香在一旁却好奇地问道:“吴先生,你明明比沐公子要大的许多,为何要叫他风哥?”

    吴行与沐临风相视一看,皆不知该如何回答郑怜香这个问题。而这个问题也是在场所有人心中的疑虑,但是沐临风与吴行不说,他们也就一直没问。

    沐临风胡诌道:“因为我比他稍微大那么一点点本事。”

    郑怜香似乎仍是不相信,沐临风也不与他解释更多,与吴行将铺子的要是要来,雇了顶轿子去了铺子。到了铺子后,沐临风坐在门口思考着自己的发展大计。

    沐临风将昨天没想完的重新思考了一遍:“若是要卖胸罩,那么就要雇佣几个裁缝,以我在边城阅胸无数,这个设计应该不成问题,只是这个销路是个问题。”

    就在这时,沐临风见对面的妓院门口站着几个姑娘,一见门口有男子走过就立刻扯着嗓门叫道:“大爷,进来坐坐嘛。”

    沐临风突然灵机一动:“对呀,我怎么现在才想到?这个时代的女子惟独妓女是最开放的,我只要先能打通这一个销路就可以了。况且明末时代的女子衣服流行都是跟着妓女的。”想了立刻站起身来,哈哈大笑。

    沐临风想到这,立刻将铺子门关上。走到对面妓院门口,他这时才注意到,原来这家妓院的名字叫作“春香楼”。

    门口的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一见沐临风,立刻睁大了双眼,争先恐后地上前拉着沐临风的手道:“公子,进来坐坐吧,我们春香楼的服务是南京城最顶级的,我们称第二,就没有它家敢称第一了。”

    沐临风微微一笑,在一旁的女子的上狠狠地捏了一把,笑道:“是嘛,那本公子还真要见识见识喽?”

    那女子被沐临风这么一捏,火辣的身体立刻贴得更近,拉着沐临风的胳膊,就将他向里面簇拥。沐临风一进门后,这才发现原来这几个女子说的话并不一定是吹牛。

    此时虽只是上午九点多钟,只见这春香楼里早已是宾客满座了。不过这个时候不是卖醉,大多数人是喝茶的多。

    春香楼分上下两层,一楼中摆百了酒桌,每张桌前都坐满了毛手毛脚的男子,各个年龄,各个阶级的人物都有。二楼则是包厢性质的,每个门户都紧闭着,房内不时传来几声笑声。

    沐临风笑道:“还真是不错。”旁边那刚才被沐临风捏过的女子,娇声笑道:“公子,你还当奴家扯谎啊。”

    沐临风顺手将那女子搂到怀中,在她胸口又揉捏了几下笑道:“那么你现在怎么招呼本公子?”

    那女子欲拒还迎地推了一把沐临风,咯咯地笑了几声后,对着堂内叫道:“妈妈,来贵客了。”

    话音刚落,就见内堂跑出一个中年女子,虽然是半老徐娘,但是风韵犹存,脸上略施薄粉,并且堆脸了职业的微笑,在年轻时也是一个美人坯子。

    沐临风估计她便是这春香楼的老鸨了。却见他一路软腰轻摆,胸部微挺,上下跃动,手巾飘飘,做作之余却又不见让人恶心,就像一个生意人想方设法介绍自己的产品一样,来到沐临风跟前,睁大了双眼打量着沐临风,一见沐临风的个头,就足以令她惊叹不已,再看沐临风的相貌非凡,脸上更是喜不胜收。

    只听她咯咯地笑了几声后,拉着沐临风的手道:“原来是个俊后生,不知公子如何称呼?”说着在沐临风的身上左右磨蹭,沐临风虽然好色,但也不是不分时候,虽然此人也有一定的吸引力,但相对于那家中几美女来说,还有一定的差距,不过不知道年轻的时候能不能吸引别人。

    沐临风被那老鸨摸地难受,连忙轻轻推开老鸨,笑道:“本公子姓沐,有没有雅座?”

    老鸨笑道:“沐公子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春香楼这么大的场面,怎么会没有雅座呢?”说着朝着内堂叫道:“春桃,春杏,出来招呼沐公子。”

    沐临风只见内堂中又走出两个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子,挪腰扭臀地走了过来,一见沐临风的样子,立刻满脸堆笑地搂着沐临风的肩膀,老鸨笑道:“好好招待沐公子,到二楼找间上好的雅座伺候着。”

    那两女子娇笑道:“还用妈妈吩咐?”说着两人便拉着沐临风向二楼走去。

    一楼大堂的正中间处延伸出一座楼梯直通二楼,在楼梯半腰处,有一块十几平米的平台,平台之上铺着厚厚地一层红地毯,平台上空挂着一个硕大的红灯笼,平台处延伸出三道楼梯,正前方一道,左右又各一道,都是通向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