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41章【返璞归真,人力车行】下
    沐临风心中突然涌起一个念头:“难道是田川美子故意与怜香姑娘走失,自己来冯府与冯老爷说事?”越想越觉得像,按照刚才田川美子的话就可以看出来,她定是知道郑怜香在哪,沐临风现在最想知道的是田川美子与冯老爷确定的事究竟是什么事?

    沐临风的思绪被孔武的声音打断了,只听他对冯老爷道:“老爷,沐老弟已经将他的货物都带来,你去看一下吧。banzhu~001~com”

    冯老爷面色沉重,似乎也有心事,听孔武这么一说,连忙道:“我还有事,你去看一下,沐公子是你的结拜兄弟,断然不会骗我们。”说着与沐临风说了声抱歉后叫上管家,匆匆出了门。

    沐临风见冯老爷神色如此,心下更是奇怪,对孔武道:“麻烦孔大哥去验一下货物,没有问题的话,就将钱给我运货的弟兄,我突然想起还有急事。”说着也匆匆离开,留下满脑问号的孔武呆立当场。

    沐临风出了冯府大门,便向自己家赶去,若是他猜的没错,此刻田川美子应该正在沐府接郑怜香。

    沐临风不时赶到自己家中,问府中弟兄道:“有没有特别的人来?”

    那人道:“没有。”

    沐临风心下开始奇怪:“难道自己猜错了?”他又问道:“吴先生呢?”

    那人道:“二当家午饭后就去铺子里,说是要布置一下铺子,待人力车一生产到十辆,就开始开业试营业。”

    沐临风此刻无心思关心这些,点了点头后,走入后堂陈圆圆的房间,进门后才发现原来陈圆圆也不在房间。

    沐临风连忙叫来人问郑怜香是否还在府中?那人道:“仍在府中,夫人正在她的房间。”

    沐临风又让那人将他带到郑怜香房间的门口,沐临风敲了门后进入房间,见陈圆圆与郑怜香聊的甚欢,见沐临风进门后,两人都不说话地看着沐临风,好象此刻沐临风变成多余的了。

    沐临风连忙笑道:“你们有什么尽管说好了,可以当我不存在。”沐临风本来想问郑怜香一些有关田川美子的问题,但是此刻陈圆圆在,他不方便问出来,如果此刻让陈圆圆出去的话,陈圆圆定是要胡思乱想一番。

    沐临风只好先退出房来,满脑疑问,他搞不懂的事情此刻越来越多,究竟这田川美子说去接表妹是去那里接?究竟田川美子与冯老爷幕后的问题是什么?沐临风总感觉当中应该会有什么阴谋,但是一些现在只是直觉而已。

    沐临风看了下手表,见才下午4点多钟,忙叫上一个兄弟带他去铺子看看吴行究竟搞的怎么样了。出了门后,沐临风租了一定轿子向铺子进发,途中沐临风问前面的轿夫道:“你抬轿子一个月可以赚到几两银子?”

    轿夫答道:“如果生意好的话,一个月可以有8两银子左右。”沐临风又问道:“这么说如果嵌全给你的话,就是十六两喽?”轿夫道:“话是这么说,但是帐不是这么算的,轿子至少要两个人才可以抬起来。”

    沐临风又道:“如果现在有一个人可以抬的轿子租给你抬,每个月收你四两的费用,你愿意不愿意?”轿夫笑道:“要是真有一个人抬的轿子,一个月给五两都无所谓了。”

    沐临风有将同样的问题问了后面的轿夫,那轿夫也是愿意付五两银子,但是他们都不相信会有这样的轿子。不时轿子已经到了吴行买下的铺子,沐临风下了轿后,见铺子内几个弟兄正在清理铺子,吴行正在柜台清算着帐本。

    沐临风见铺子对面就是一家丽云阁,铺子左边是家客来餐馆,右边是家赏心酒楼,虽然此刻才是下午四点多钟,但是整条街的生意都是非常的好。

    吴行见沐临风站在门口,连忙走过来道:“风哥。”沐临风有仔细地看了看铺子周围的环境,问吴行道:“你打算在铺子里放人力车?”

    吴行道:“难道风哥还准备做其他东西?”

    沐临风笑道:“人力车的市场我估计应该没有问题,刚才我问了几个轿夫,他们都愿意出到五两银子每月来租。”

    吴行道:“但是我们也得有个地方来放车子才行。”

    沐临风道:“拿铺子来租车太浪费了,我们沐府的院子就可以放。”沐临风又道:“铺子装修可以继续,我想想准备再做其他生意。明天开始你就大力生产人力车,让我们的兄弟先在街上试拉。一来可以免费做广告,二来可以让兄弟们自食其力。”

    吴行点头道:“好,就这么决定,不过这两间铺子如何使用,风哥你要尽快决定,总不能花了钱买来就空着。”

    沐临风点了点头,心中开始盘算究竟这连间铺子要做什么生意。

    沐临风在铺子周围转了转,打探了一下附近的环境后,又回到沐府,一来是等着是否田川美子究竟会不会来接郑怜香,二来是思索究竟除了人力车外还要发展什么比较合适。

    沐临风一直在大堂坐到日落也不见田川美子来接郑怜香,也没有想到要做其他什么生意。此时吴行和一帮兄弟也从铺子中回来,陈圆圆与郑怜香也走入大堂。

    沐临风看见陈圆圆,突然想起那夜与她欢好时想到的一个主意,就是做胸罩,但是此刻这个风险还是计较大的,这个时代的女子都是穿肚兜的,已经成为了习惯,要是叫她们穿胸罩,定是一时无法接受的。

    陈圆圆见沐临风满脸愁云,连忙问道:“沐……沐大哥,你有什么烦心事?”沐临风抬头看了眼陈圆圆,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郑怜香突然对陈圆圆道:“圆圆姐姐,你的衣服褶了。”说着伸手在陈圆圆的后面帮陈圆圆将衣服按住压平。

    沐临风灵机一动:“衣服褶了?对了,这个时代只有衣服架子,没有衣服衬子。要是做出一些衣服衬子不知道销路会如何?”沐临风又想:“还是不行,如果两间铺子光是买衣服衬子也太单调了,况且那衣服衬子的制作太过简单,别人一学就会了。”

    沐临风想来想去,还是一筹莫展,干脆暂时不去想它了,晚饭过后,沐临风偷偷吩咐吴行给自己准备一间房间,郑怜香住在此地,他若再与陈圆圆住一起的话,总是怕郑怜香会另眼看他。

    陈圆圆在知道沐临风今夜要一人独眠时,也没有说什么,仍是与郑怜香有说有笑,似乎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沐临风夜中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他的思绪从来没有如此之乱。就在这时,听见房顶上一阵响动,沐临风心中一惊:“不会是有人夜探沐府吧?”想着穿上衣服,将长扇握于手中,悄悄出了房间,从走廊中蹑手蹑脚的走到花园之中,躲到假山后面,借着月光只见房顶之上正有一个黑影在闪动,动作极快,从身影上沐临风一眼看出这是个女子,沐临风脑海里闪过第一个念头就是田川美子。心道:“她来接郑怜香要如此偷偷摸摸干吗?难道是另有企图?”

    沐临风心中思虑,却见又有一个人影从花园中纵身上房,沐临风借光而观,见那人正是苏独秀,只听他道:“什么人?敢到沐府捣乱。”

    黑衣女子二话不说,从腰间拔出一把长刀,沐临风一见这长刀的样子,就更加肯定这女子是田川美子,只见她用长刀向苏独秀的胸口直刺而来,苏独秀并不躲闪,右手一伸,恰恰用两根手指将那长刀牢牢地夹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