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39章【怜香惜玉,孪生姐妹】四
    沐临风刚吃一口又叫道:“掌柜,你这牛喃面太咸了。βaиZhμ+00①+COΜ”

    掌柜见沐临风如此挑剔,也有点不耐烦了,连忙道:“那客官你说怎么办?”

    沐临风笑道:“换。”说着对着那桌叫了肉丝面的公子道:“这位公子,我用牛腩面换你的肉丝面如何?”

    那公子认为反正是什么都吃不下,就与沐临风换了。

    沐临风刚吃了一口,立刻大叫道:“这肉丝面里根本就没肉丝怎么吃?”

    又要求和那点了炒饭的公子换炒饭,这才慢慢地吃完。郑怜香一直坐在旁边看着,也不知道沐临风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其他三位吃了几口,便要离开,与掌柜周旋良久,仍是无法达到要求,只好付了钱站到朱聿年身边,看着沐临风如何脱身。

    沐临风见四人都站到一边,擦了擦最,走到郑怜香的桌前,拉着郑怜香的手就要走。

    掌柜连忙上前道:“客官,你还没给饭钱呢?”

    沐临风奇道:“什么饭钱?”

    掌柜道:“你刚才吃了一碗炒饭,还没给钱呢?”

    沐临风一拍脑袋道:“哦?原来是炒饭啊。”随后又道:“我吃的炒饭不是你店的啊,是那位公子给我的啊,你找他去要啊。”

    掌柜急道:“可是你和他换的肉丝面呢?”

    沐临风笑道:“掌柜,你记性真是太健忘了,我的肉丝面是那位公子的,你找他要啊。”

    掌柜也开始糊涂了,急道:“那是你用牛腩面换的,可是你牛腩面还没给钱呢。”

    沐临风大笑道:“我的牛腩面是这位公子点的,我为什么要给钱?”

    掌柜道:“那么鸡汤呢?总归是你点的了吧?”

    沐临风拍了拍掌柜的肩膀道:“我说掌柜的,你的鸡汤我可没喝吧,是那位公子喝了,你怎么和我要钱?”

    那掌柜完面被沐临风弄的糊涂了,站在那发着楞,随后道:“客官,真对不起,是我搞错了。”说着又走到那三位公子面前要起钱来。

    沐临风哈哈大笑,拉着郑怜香大步而去。

    朱聿年等人看得着急,想要离开,却被掌柜死死的拉住和他们要钱。

    沐临风拉着郑怜香一直将朱聿年等人甩开后,这才停下脚步,回头见郑怜香走的气喘吁吁,笑道:“怜香姑娘受惊了。”

    郑怜香不语地看着沐临风的手,沐临风一下会意回来,连忙松开拉着郑怜香的手,赔礼道:“在下冒失了。”

    郑怜香低头轻声道:“哪里,怜香还未感谢沐公子呢。”

    沐临风微微一笑,随后问道:“怜香姑娘何以一人来到南京?”

    郑怜香幽幽道:“本来是我和我表妹一起来南京省亲的,可惜在秦淮河边被人群挤散了,而亲戚家的地址又在表妹身上,我只又到处寻找,岂知就遇上那四位……”

    郑怜香的口气温和,说到最后竟然不知用何词来形容那四人。沐临风叹道:“如此一来可真是麻烦了,南京城说大不大,说小可也不小,要找个人谈何容易啊。”

    郑怜香也不禁苦恼起来,沐临风看着此刻的郑怜香,又想起了郑惜玉,连忙问道:“怜香姑娘可有孪生姐妹?”

    郑怜香惊奇地看着沐临风良久后,问道:“沐公子见过惜玉?”

    沐临风点了点头道:“是。”

    郑怜香这才点头道:“我说刚才在街市中,你看我的眼神怎会那样,我还道你是……”说这又说不下去了,沐临风替他接道:“你还道我与那四位一般是吧?”

    郑怜香脸上微红,低头不语,沐临风见郑怜香的性格如此腼腆,与郑惜玉简直是天壤之别,不禁暗自奇怪:“一对姐妹性格竟有如此差别。”

    沐临风问郑怜香道:“怜香姑娘有何打算?”

    郑怜香想了一会,不禁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

    沐临风奇道:“郑大人如何放心你与令表妹两个女子外出省亲?”

    郑怜香道:“本来也是不放心的,但是美子说她武艺高强,就不需要别人保护了。”

    沐临风奇道:“美子?”

    郑怜香解释道:“哦,我表妹的名字叫做美子。”

    沐临风心下奇道:“这不似中国人的名字啊?听着更像日本名字?”又想道:“哦,对了,历史上记载郑成功的母亲是日本人,难道她表妹是日本的?”

    郑怜香看出沐临风脸上思虑,道:“我表妹不是中原人,她是东瀛人。”

    沐临风点头道:“难怪了。”随后一拍脑袋道:“你表妹会不会中原语言,不然她在这走失也很麻烦。”

    郑怜香笑道:“她自小就每年都来我家,中原话说的比东瀛话还流利呢。”

    沐临风这才笑道:“如此就好办了。”

    沐临风又道:“在下有个冒昧的请求。”

    郑怜香道:“沐公子请讲。”

    沐临风笑道:“既然怜香姑娘一时也没有着落,不如就先到寒舍屈就一下,不知姑娘……”

    郑怜香犹豫不决,沐临风连忙解释道:“本来我想将怜香姑娘安排到客栈,但是担心怜香姑娘一个女儿家,经常出入客栈也不是很好,而且若是再遇朱聿年他们,肯定会再生事端,所以……”

    郑怜香看着沐临风的脸,微微一笑道:“沐公子不必解释,怜香去就是了,如此就麻烦沐公子了。”

    沐临风顾了顶轿子,扶着郑怜香上轿后,领着轿夫一路行到沐府,又领着郑怜香进了院子,只见院子中,众弟兄又是围成一圈,喧哗不已,沐临风知道定是吴行又在实验他的人力车。

    郑怜香奇道:“府上这么多人?”

    沐临风笑道:“不碍事,都是我的家奴。”沐临风说着轻咳几声,众兄弟回头一看,立刻散开。

    只见吴行正坐在车上,一个弟兄拉着他左右而跑,明显速度比之昨天要好的多。

    吴行见沐临风回来,立刻令车停下,跳下车来,走到沐临风身边道:“风哥,这车OK了,只等大量制作了。”说着看了郑怜香一眼,惊道:“惜玉姑娘?”

    郑怜香低头不语,沐临风连忙解释道:“这位是惜玉姑娘的孪生姐姐,郑怜香姑娘。”

    吴行诧异地看着郑怜香,直看得郑怜香满脸羞红。

    沐临风将吴行拉到一边,轻声道:“给怜香姑娘安排一间上房,她要在这住几日。”

    吴行嘿嘿暖味笑道:“你不是连她也……”

    沐临风瞧着吴行的脑袋,道:“不要乱说。”说着便将如何遇到郑怜香,如何救她脱身的经过告诉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