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37章【怜香惜玉,孪生姐妹】二
    沐临风待苏独秀走后,又独自练了一会,练着点手和游龙步,沐临风突然想到沐刃,自从沐刃与他分手,已经有一月有余,沐刃当日说要北上与钮轱辘比试武功,按时日计算,此刻也应该到达塞外了,沐临风注定没有人要与满洲第一武士钮轱辘比武,心中开始担心起沐刃的安慰来。BanZhuOO1殿com

    想到沐刃,沐临风也无法再继续安心练武,只好暂时作罢,心道:“如此担心师傅,不如派人去打探一下消息也好。”

    想到这,沐临风想到了最佳人选应该在四家将中选出一个,苏独秀心思细腻,但是自己暂时离不开他,日后要在南京落下脚来,恐怕还要他的帮助,那只好在其他三个当中选一个了。

    沐临风在水泊梁山时,见过他们三人当中,以方自豪的脚上功夫最是了得,心道:“派他去,万一师傅真的受了什么伤,估计他背上师傅也能溜得快点。”

    想到这沐临风立刻去找方自豪,将自己的想法告诉方自豪,其他两人一听是要去找沐刃都争先要去,沐临风不禁暗叹他们的忠心。但是最终还是让方自豪北上,若得其刘万世和白川金两人半天闷闷不乐。

    待方自豪走后,沐临风到了前堂,又不见了吴行的踪影,估计他不知躲到哪里去研究他的车轮去了。沐临风叫上几个弟兄将从山东的货物全部运上马车,走到门口时,正好苏独秀回来,手中拿得正是一把长扇,沐临风惊道:“这么做就做好了?”

    苏独秀道:“那家扇店刚好后面就是加工的地方,我让他们立刻赶做,自然也给了他们不少好处了。”

    沐临风笑着摇了摇头,接过扇子只觉得的确比一般纸扇要沉了几倍有余,沐临风摸了摸扇架,坚硬无比,打开扇子一看,上面画有一幅山水画,旁边还题了几句诗,苏独秀道:“这诗是苏某写的。”

    沐临风将扇一合笑道:“非常合意。”说着又将方自豪北上找沐刃的事告诉了苏独秀,苏独秀沉思一会没有说什么。

    沐临风手持铁扇,领着几辆马车直向冯府而去,刚走到主街道,就见得街道被一群人围得水泄不通,人群喧哗不已,当中还夹杂着一女子的呼救之声。沐临风连忙大步向前,挤身走进人群之中。

    沐临风进得人群后,只见当中有四个青年男子,一身绸缎甚是名贵,显然并非普通人家,满脸张扬着嚣张的神情。而那女子站在当中,畏畏缩缩,战战兢兢,神态却甚是高佻婀娜,身上衣物也绝非一般百姓,只是背对着沐临风,一时也看不清相貌。周围的人群切切私语,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人站出说话。

    沐临风听那女子开口道:“你们太过放肆了,你可知道我是福建总兵郑芝龙的女儿,你们敢……”虽然说的话是训斥四人,但是口气却温温而雅,一点没有生气的味道在其中。

    沐临风听那女子说她是福建总兵郑芝龙的女儿,郑芝龙可是郑成功的老子,郑成功是民族英雄,日后还会收回台湾,他可是沐临风相当敬佩的人,这个闲事可一定要管了。

    沐临风在明朝只敬佩两个人,一个是抗击倭寇的戚继光,另一个便是收复台湾,打跑荷兰老毛子的郑成功了。这个女子既然声称是郑芝龙的女儿,那么也就是郑成功的姐姐或妹妹了,这么岂有不救之理?

    沐临风又听那四男子当中一人笑道:“原来是总兵大人的千金,真是失敬失敬。”说着走到那女子身边,贴身而站道:“可惜这里是南京。”说着四人哈哈大笑。

    又有一人笑道:“我们只是要请姑娘去喝杯酒而已,姑娘又岂忍心拘我等好意于千里之外呢?”说着伸手就要拉那女子的手。

    沐临风心下暗奇道:“他们连总兵千金都敢调戏,必定来头不小。”

    沐临风听出个大概意思,连忙走近身,笑道:“既然四位公子赏脸,姑娘你这又是何必呢?”

    那四人皆奇怪来人是谁,各人都道是其他三位新交的朋友,连忙调笑道:“是啊,姑娘请吧。”

    那女子回头微怒道:“我还有事,况且我又不会喝酒。”待那女子一转头,沐临风顿时傻了眼,只见那女子眼若星辰,眉似柳梢,红唇欲滴,恰恰就是郑惜玉。刚想叫她,却又一想:“不对,郑惜玉武功虽不算是一流高手,至少也不会被这几个纨绔子弟欺负吧?难道……她伤势未愈,武功全失了?”

    再仔细看了看那女子,虽然相貌与郑惜玉丝毫无异,但是眉宇之间却少了杀气,多了几分温柔,而且说话口气与郑惜玉完全不像,且她的皮肤比郑惜玉要白了许多。

    沐临风豁然明了道:“她是福建总兵郑芝龙的女儿,自然也就是姓郑,难道是郑惜玉的孪生姐妹?”

    那四人见沐临风看着那女子两眼发直,神情呆滞,就似自己方才初次见到这女子的表情一般无异,更加肯定沐临风是他们同道中人。

    那女子见沐临风如此看她,似那些公子一样,眼神中立刻透露出厌恶的神色。沐临风这才回过神来,哈哈笑道:“如此姿色,难怪四位兄台要请去喝酒了。”说着将手中长扇打开,放在胸前轻摇几下,道:“不如就由在下做东如何?”那四位公子立刻叫好。

    沐临风见那女子眼神中甚是绝望之色,心中大是不忍。

    沐临风强定心神,上前拉着那女子的手,那女子想要挣脱,却丝毫使不出力气,沐临风轻轻一拉,将那女子拉到怀中,在她耳边轻声道:“放心,我会救你出去。”

    那女子诧异地看着沐临风,本来已快流出眼泪的眼睛,立时放得光亮。沐临风微微一笑,放开手来,转身对四位公子道:“不如就去清雅阁如何?”

    沐临风来南京不久,知道的酒楼也就是孔武带他去过的清雅阁而已。

    那四位公子连连摇头道:“那清雅阁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对面的水月梦阁。”

    沐临风走到四人身边,轻声道:“要赢得美人芳心,又岂能去那些地方?”四人一听,连连称是。

    沐临风微微笑道:“如此我们便去吧?”说着走到女子身边道:“不知姑娘意思如何?”

    那女子看着沐临风,半晌说不出话来,她不明白沐临风既然要救她,又为何要带她去酒楼?但见沐临风满眼真诚,又与其他四位轻佻公子的言行不一,似乎不似坏人,只好点了点头。

    四公子见那女子答应,心下甚是欣喜,对沐临风也甚是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