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36章【怜香惜玉,孪生姐妹】一
    就在这时,对面突然传来了骂声,声音极大,沐临风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男子正将一女子踩在脚下怒骂着什么,但是由于距离太远,实在听不清楚。版主零零壹点坑母

    孔武也被声音惊动,连忙站起身走到窗前看去。沐临风问道:“这些都是些什么人?”

    孔武怒声道:“还不是一些官宦子弟。”

    沐临风见孔武如此生气,定是看了对面富家子弟欺负弱小,心中愤愤不平,连忙道:“对面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和妓院一般?”

    孔武捏紧了拳头,道:“名义上不是妓院,但是已经和妓院差不多了,这是福王开的一家酒楼。”

    沐临风奇道:“福王开的?”

    沐临风本知道明末福王朱由菘在他老子被李自成杀害后,逃到南京,后来成为南明皇帝,不想印象中好像不应该此刻就已经在南京了,而且此刻朱由菘的父亲应该还没有被李自成杀害才对,心中疑惑不已,难道自己无形中已经篡改了历史了?

    孔武没注意到沐临风满脸的思绪,继续道:“福王虽忌惮我家老爷的财富和声望,表面上对我家老爷客客气气,但是背地里都暗中对付我家老爷,想将我家老爷整垮台。”

    沐临风心下却奇怪道:“朱由崧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他日一旦清兵入关,其他南方诸侯王定将拥立新主,福王大可以靠冯家的财富,怎么现在会做这些自断臂膀的事。”又想道:“但是史上说他昏庸无道,看来也是真的。”想着不由叹了几口气,不知道自己应该不应该去与福王攀上点关系,以为将来做些打算。

    孔武见沐临风唉声叹气,连忙问道:“沐老弟为何叹息?”

    沐临风不禁摇了摇头道:“这福王应该想办法对付他一下才是。”

    孔武惊讶地看着沐临风,道:“就连我们家老爷不敢直接与福王对抗,沐老弟你……”

    沐临风笑道:“对付一个人不一定要与他对抗。”

    孔武听得糊里糊涂,不明所以。沐临风心下已有打算,也不与孔武解释太多。

    这时酒菜上桌,沐临风与孔武又坐回桌子前,对饮了几杯后,沐临风想到已经答应苏独秀明日要早起练武,所以孔武再劝酒时,沐临风便连三推辞了。两人聊了一个多时辰,这才散去。

    沐临风回到沐府,见院中兄弟皆是,围成一团,吵声不断。沐临风心中奇怪,走进人群一看,连忙笑道:“这么快就研究出来了?”

    原来人群之中正是一辆人力车,虽然与上海滩时期的有些差别,但是似乎还似模似样。吴行正坐在上面,一个弟兄正拉着吴行来回而动。

    吴行见沐临风回来,立刻跳下车来,道:“还有些细节没有完善,相信明天就可以完工。”

    沐临风拍着吴行的肩膀道:“我就知道你肯定能做出来。”吴行叫弟兄门再拉着车在院子里跑了一圈,道:“你看,这轮子是木制的,当中没有弹子助动润滑,来起来并不能跑的很快,我明天再想办法完善一下。”

    沐临风点了点头道:“你放心的做吧,明天让兄弟们将我们从山东带来的货物都点算清楚,我们现在需要银子,我已经找到买主了。”

    吴行点了点头,连忙吩咐下去。

    沐临风又与吴行说了些细节后,这才回到房间,见陈圆圆正在舾装准备就寝,沐临风躺到床上,长长叹了口气,心中却在盘算如何与冯老爷先打上关系,这样才能对自己在南京商界有所帮助。

    这日夜中沐临风一改常性,丝毫没有去碰陈圆圆。

    陈圆圆倒是奇怪,还当是沐临风身体不好,对沐临风嘘寒问暖,沐临风只道是陪朋友太累了,尽量克制自己。

    沐临风心道:“明日与冯老板谈过生意后,要想办法去见见朱由崧,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翌日,沐临风刚睁开眼睛,就听见房外传来苏独秀的声音道:“主人,起床练武了。”

    沐临风立刻坐身穿衣,陈圆圆也被叫醒,睁开惺忪的眼睛问沐临风道:“沐郎,你这么早起床?”说着就要起身服侍沐临风穿衣,沐临风连忙示意她继续睡道:“我答应师傅以后日日要早起练武,你不用早起了。”

    沐临风走出房间见苏独秀满脸欣慰的神色,知道他对自己说到做到的行为相当满意,自己也有同感,试想一个不让下属放心的人那样可以。

    沐临风将《位普识》拿出来将没看完的看了一便后,苏独秀又将沐临风不认识的位位置一一告诉沐临风,还亲自与沐临风演示了几遍。

    沐临风将这些都牢记心头后,又与苏独秀拆了数招,还好沐刃当日教他的都还记得,指法与步伐耍的还算淋漓尽致。

    苏独秀只背对着沐临风,丝毫不看沐临风练指法与步伐,待沐临风耍完一遍后,苏独秀道:“今日就让苏某为主人去打制一把贴身的宝剑。”沐临风道:“剑?”心下想:“我以后要先从商业入手了,整天带着剑也不方便。”

    苏独秀似乎看出沐临风的忧虑,连忙道:“主人如果认为剑不方便的话,我可以特别为您做把软剑,就不必烦恼了。”

    沐临风感觉还是不妥,郑惜玉也是用软剑的,他见过郑惜玉拔剑的样子,虽然姿态幽雅,但是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沐临风对苏独秀道:“可不可以不要剑?我又学的不是剑法,而是指法与步伐而已,况且剑法的最高境界就是草木皆为剑嘛,无论我手中何物,只要我心中有剑即可,那么又何必在乎手中的是不是剑呢?”

    苏独秀诧异地看着沐临风,突然跪身下地,拱手道:“请主人原谅。”

    沐临风见苏独秀突然向自己下跪,不知所措,连忙扶苏独秀起身,苏独秀仍然不起,道:“以前苏某见老主人要收主人为徒时,曾经反对过,老主人说您是天生异秉,聪资过人,当时我并未觉得,方才听得主人对武艺的认识,实在出乎苏某的意料,苏某着实相信主任一定能将老主人的遗愿发扬广大,将老主人沐家武艺发扬光大。”

    沐临风心中奇道:“我对武艺的认识?”心道:“那只是我在电视电影听过的对白而已,不想引来一用,尽能让苏独秀对自己另眼相看。”沐临风连忙再次扶苏独秀起身,道:“我原谅你了。”

    苏独秀见沐临风原谅自己,这才起身,问道:“那么主人至少也要配个贴身武器才是?”

    沐临风想了一会,只记得以前看那些武侠电影上的偏偏公子不是赤手空拳,便是摇着一把纸扇,连声道:“对了,给我把纸扇就可以。”

    苏独秀讶异道:“纸扇?好吧,既然主人吩咐,手下就给主人定制一把宝扇!”

    沐临风口中道谢苏独秀,心下却想:“我要什么武器,我有手枪就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