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34章【江南首富,水月梦阁】上
    沐临风笑道:“不错,不过这技术方面就要麻烦你了,你连枪械这么精密的东西都可以做出来,相信几个车轮子不会难倒你吧?”

    吴行拍着胸脯道:“这是自然。BanZhuOO1殿com”随后又笑道:“你说这个时代街上出现人力车会是什么样子?”

    沐临风想了一会也哈哈笑道:“一定别有一番风味。”

    “是了。上次你说橡胶是怎么一会事,我记得这个时候还没有出现橡胶的啊。是不是你制造出来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上次萧大当家打劫别人得来,嘿嘿。那一次还不少呢?到现在还有一些,而且我知道南方地区一定有不少。其实这个也简单,加入一些硫就行。”

    沐临风点了点头:“我也记得是加硫,不过如何加,加多少,我不清楚。”

    之后沐临风又与吴行商量了一下,在哪里购买橡胶,以及铁。但是最终认为这个成本太高,沐临风道:“我们可以先从木轮开始,再在木轮外围套上橡皮,那样就会减少颠簸,以后再一步一步改善,自然这方面全权有你负责,到时候你按照目前的环境而定。”

    吴行点头道:“对,现在能省一点是一点,明天我就先研究出一辆来实验看看。想来一天应该搞好。”

    “这个世界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事。”沐临风竖起一个手指。

    沐临风看了下手表,对吴行道:“好了,我先回去睡了,具体明天我们再琢磨琢磨。”

    吴行笑道:“是怕嫂子等急了吧。”

    沐临风微微一笑,不作答话,走出吴行的房间。一路想着自己的计划,沐临风自己也相当的兴奋,心道:“不知这个时代有没条件制造出飞机坦克来?”

    沐临风到了自己房间后,见陈圆圆躺在床上,已经入眠。沐临风脱去身上衣物进了被窝,这才发现原来陈圆圆身上早已一丝不挂,沐临风再看陈圆圆的脸,发现她原来并没有睡着,立刻捏着陈圆圆的鼻子道:“小调皮。”

    陈圆圆眨着眼睛道:“沐郎让圆圆等,圆圆就一定等。”

    沐临风心中不知是感动还是什么,立刻将陈圆圆搂进怀中,双手肆意地在她的双峰之上抚摸着,突然脑子里一个想法涌现心头:“这秦淮一带多数是妓院,也就是说以女性居多,要是做出胸罩来,不知这些妓女们愿不愿意花钱来买?”

    想到这,沐临风不禁觉得这也是一个发财之道,心中决定明天去找裁缝先做上两件给陈圆圆试试看。陈圆圆见沐临风放在自己胸部的手突然停了下来,诧异地看着沐临风。

    沐临风这才回过神来,笑道:“是不是等得着急了?”陈圆两晕绯红地轻轻点了点头。

    沐临风心中一荡,立刻施展浑身解数,让陈圆圆瞬间达到快乐顶峰。

    翌日,沐临风发现陈圆圆早已不在身边,穿上衣服,出得房间,一个人站到花园中晒着太阳,却听深厚响起了脚步声,回头一看,却是苏独秀。只见苏独秀一脸沉思,沐临风问道:“苏先生找我有事?”

    苏独秀叹息道:“主人如此下去不是办法,老主人的吩咐难道主人忘记了吗?”

    沐临风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原来沐刃吩咐他要勤练武功,这些日子来自己除了与陈圆圆交欢之外,别无他事,早已将沐刃的话抛之九霄云外了,就连《位普识》也好些日子没有看了。看着苏独秀的样子,沐临风不禁一阵歉意。

    苏独秀道:“不如让在下来试探一下主人的武功如何?”

    沐临风心道:“我哪里是你的对手?”口中却笑道:“不用了,我有你们四位高手保护,自己学了也没什么用嘛。”

    苏独秀摇头道:“我们四个的功夫是我们自己的,主人是功夫是主人的,主人学来只会对主人有益,对苏某无益。”

    沐临风这才想起,原来自己也这么想过,只几日一路平安,倒是忘记了这些,连忙对苏独秀保证道:“即日起,苏先生可每日叫我起床练武。”

    苏独秀看着沐临风道:“此话当真?”

    沐临风连忙点头,他的确也不想对不起沐刃对他的一心栽培,倒是说了句真心之言,苏独秀这才欣慰的离开了花园。

    沐临风待苏独秀走后,心中叹道:“何已我此刻会对圆圆如此着迷,已我以前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如此的。难道说圆圆真如史上流传的是‘红颜祸水’?谁占上了就会一崛不振?”想着不禁摇头道:“我沐临风偏偏就不信这个邪。”

    说着大步走向前堂,昨夜来时,未看清楚,此时放才注意到,原来大堂地方十分宽敞,前院子的空间也比自己想象的要大了许多,要不是地区问题,这座宅子也算是相当不错的,不过知道吴行绝对没有这个眼光的,只是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还是他无意遇上的。

    沐临风见前堂无人,整个宅子十分寂静,沐临风大叫几声,都无人回应,心中纳闷道:“都跑哪去了,难道是在和吴行研究车轮?”沐临风见整个宅子找了一便也不见吴行等人踪迹,只有几个随从在家,说陈圆圆与几丫头上街,至于吴行等人的踪迹也不甚了解,只说是清早便出了门去。而四家将则各自在房间中读书练武,各自修行。

    沐临风这时想到了他的结拜兄弟孔武,上一次的误会还没有澄清,现在也应该跟别人说清楚了。现在恰好逢得此时前去拜会一下。

    在街市口买了几件象样的礼物,再向路人打听冯府的宅邸所在。这才在路上备了马车去向冯府。

    冯府座落在秦淮河东侧,沐临风下马后,只见冯府门厅紧闭,大门铜铁锻炼,虎口铁扣,两旁座有两尊石狮,门槛高过于膝,门上有硕大额扁一块,书有金陵冯府四金漆大字,一见便是大富之家。

    沐临风令马车待候,自己上得前去敲着门围,不时出来一个中年人,见沐临风连声问道:“请问公子何事?”

    临风拱手道:“在下沐临风,他日受过冯老爷之恩,又与冯家护院孔武是结拜兄弟,今日得时特来拜会,麻烦转告。”

    那中年打量了一会沐临风,道:“公子尚请稍侯,容我禀告。”

    沐临风微笑点头,待那中年人将大门又关上之时,沐临风令人家礼物全数抬到门前,站在门外等候。不时大门四开,只见来人有三,前面是一位中年男子,锦衣华缎,面相富贵,一脸慈蔼,沐临风料想此人定是冯老爷。身后令一中年人便是刚才开门之人,另外一人便是沐临风之结拜兄长孔武,却是几个月不见,脸倒板起来,想是对以前的事还没有完全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