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31章【初到应天,十里秦淮】上
    沐临风让刘万世与白川金领着几个精明的喽罗将货物卸下车来,自己则在车上与陈圆圆闲聊,沐临风这几天好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沐临风在一边尽说些自己以前的风光史,不时加了一些感叹,但是是没有提到自己的出身。版主0○一电COM

    大约半个时辰,苏独秀与方自豪两人回到马队,告诉沐临风道:“已经找了两艘上等船只,主人这便可上得船去。”

    沐临风扶着陈圆圆下得马车,令刘万世与白川金将自己一行的马车与马全部变卖,后方令人抬着货物向码头进发。

    路上行人见得陈圆圆的姿色,均对其瞧了又瞧,沐临风不禁苦笑道:“原来有个美貌夫人也又如此烦恼。”但是也不想把脸盖起来。

    陈圆圆搂着沐临风的胳膊,微微一笑,不做答话,只是低头而行,以免别人再注意她。

    沐临风等人走到岸边,那检查的官吏道:“你们几个人是干什么的,去哪?”

    沐临风应道:“南京。”

    那官吏看了一眼沐临风后,刹时眼前发亮地盯着陈圆圆,陈圆圆连忙转过头去躲在沐临风背后。

    沐临风见那官吏眼小鼻塌,心中有气,连忙轻咳两声道:“请问官爷,我们可以上船了吗?”

    那官吏被沐临风响了一下,心下来气,脸上立刻变了颜色,叫道:“现在怀疑你们身上藏有违例品,我们要例行公务,人人搜身。”说着叫了十来个衙差,将沐临风他们团团围住。

    沐临风冷笑道:“我们带了何违例品?”心中骂道:“还真当你们是海关啊?”

    那官吏轻佻着眉毛道:“现在还不知道,等爷们搜了就知道了。”

    说着对众衙差道:“人人搜身,一个不要放过。”他自己却走到陈圆圆身后,笑道:“夫人。不好意思了,就由在下来亲自为夫人搜身了。”说着手就向陈圆圆身上伸去,沐临风这才知道这官吏的意思,他搜身是假,只是借机揩陈圆圆的油而已,沐临风恼羞成怒,一把抓住那官吏的手。

    那官吏立刻回头喝道,官威十足道:“怎么?你小子想造反不成?”

    沐临风刚想说:“老子就是要造反。”

    却听苏独秀道:“你可知我家主人是何等身份?”

    那官吏此时色欲利心,随口道:“老子管他什么身份……”

    苏独秀走向前,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哧道:“大胆,此乃黔宁王府的令牌,我家主人乃是沐王府的小王爷,你敢放肆?”

    那官吏也半信半疑的看了看苏独秀手中的令牌后,突然脸色大变,汗水猛流,双眼无光,浑身哆嗦道:“小人该死,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王爷。”说着跪身在地,向着沐临风,一动也不敢动,只是不停叫着,其他众衙差皆跪地求饶。

    远处的人都奇怪看着,但是没有人上来看热闹。

    沐临风此时早已经松开他的手,刚才恼怒的表情变成满脸诧异,从苏独秀手中接过令牌,只见牌是铜制,一片黑色,上面标着“御赐沐王令”五个字,沉重异常,看似铁非铁,不知是什么制造的。众人一时之间并没有说话,只听到那些官兵不断叫着饶命。陈圆圆则很乖巧站在一边,脸上也一片诧异,心道:“原来沐郎还是王爷?”想到这,又对自己的去处担心,但是想到他几天的柔情,一时又是欢喜。

    沐临风上的船去,站在船头,心道:“如此一来我的身份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沐王府的小王爷了?”

    那岸边官吏见沐临风上船后,这才慢慢站起身来。见沐临风刚转头,又立刻跪身下地。

    沐临风站在船头吹着河上吹来的风,只感觉阵阵凉意,陈圆圆从船舱中拿出一件披风从沐临风身后帮他披上,沐临风转过头看了陈圆圆一会,将她拥入怀中,紧紧的搂着她的蛮腰,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吻道:“圆圆有心了。”陈圆圆抬头看着沐临风道:“沐郎还是进船舱吧。”

    沐临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这一路来的遭遇让我想明白许多事。”陈圆圆显然不明白沐临风所说的是什么,诧异地看着沐临风。

    沐临风看了陈圆圆一眼,松开了搂着她的手,慢慢跺步到船边,看着两岸的风景,道:“还是这里好,我决定不回去了。”

    陈圆圆道:“沐郎本来打算回南洋了吗?”沐临风笑着摇了摇头,将陈圆圆再次揽进自己的怀中,轻声道:“圆圆你是不会明白的。”

    陈圆圆刚想发问,沐临风就听苏独秀在船舱中叫道:“主人,外面风大,还是进舱吧。”

    沐临风只好携着陈圆圆一起进得船舱。

    这个船舱很大,当中放着五六张大桌,四家将正坐在靠着船窗的一张桌子,其他十来个山寨兄弟则坐在其他桌前,剩下的十来人皆在另外一只船上。

    沐临风与陈圆圆走到四家将的桌前,四人起身拱手道:“主人,夫人。”

    沐临风示意他们四人坐下后,自己与陈圆圆坐在一边,只见桌上有些酒菜,沐临风也觉肚子有些饿,便吃了几口。

    苏独秀对沐临风道:“主人,有句话,我们不知当讲不当讲?”

    沐临风端起酒杯饮了一杯酒,旁边的艳珠立刻又给他斟满,沐临风道:“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很民主的。”

    苏独秀眉头一皱,显然不明白民主是何意思,但是也明白,肯定就是让他有话直说,连忙道:“老主人让我们跟着主人,他交代我们四人要尽全力保护好主人,以及要引导主人走正途,但不知主人此次下得江南准备做些什么?”

    沐临风一怔道:“师傅还叫你们引导我走正途?”

    四家将立刻点头不已,沐临风心下不快道:“那么就是说师傅不放心我,是叫你们四个家伙来监视我喽?”嘴上却没有说出,脸上仍保持着笑容道:“我现在也不清楚,我以前是做生意的,我想这次去也是多数为商。”

    苏独秀诧异道:“主人要做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