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30章【四大家将,随行江南】下
    沐临风只见那书生一身白色长袍,长的倒是英俊,只是身形有些消瘦,连上透露着一股伤感之意。ЪǎЙZΗǔ零0壹.coM店小二走来对那书生道:“对不起客官,我们店里没有女儿红,我们这只迈我们山东的特产酒。”

    那书生抬头看了店小二一眼后,问道:“那么你就介绍一下。”

    店小二道:“我们这里有景芝、孔府家、趵突泉,客官你要哪种?”

    书生想了一会道:“三种就各来一瓶吧。”说这又了几样小菜下酒。

    沐临风听其说话口音像是江南淮阴附近,也就是自己家乡边城一代的,顿时对那书生产生了好感,不妨多看了几眼。

    那书生突然向沐临风处看来,正好与沐临风的眼神碰个正着。沐临风并不躲避,只是向那书生微微一笑示意,那书生脸无表情,眼神从沐临风身上慢慢移到陈圆圆的身上,仍是目无表情,随后转过头去。

    沐临风甚觉此人古怪,心中奇怪。陈圆圆只顾低头吃饭,也没注意到那书生看她的样子。

    沐临风转头低声问苏独秀道:“苏先生见多识广,可认得此人?”苏独秀转头看去,良久后对沐临风道:“不认识,不过主人如果想要知道他身份,我半个时辰便可以查出。”

    沐临风用赞赏的眼光看了苏独秀一眼后,轻声道:“那就有劳苏先生了。”说这也不再分心,将饭吃完后,众人皆回房中休息。

    陈圆圆则让沐临风陪他上街逛逛,沐临风心道:“如此也好,反正来这个时代这么久除了逃亡就是呆在山寨中,还没真正的见识过。”

    沐临风随着陈圆圆下得楼时,恰好遇到那冷面书生上楼,陈圆圆此时才见得那书生的样子,沐临风向他书生微微一笑,那书生却没看他,一直看着陈圆圆。

    沐临风无意间看了一下陈圆圆的眼神,见她似乎根本不认识这书生,正眼都没瞧他一眼。

    那书生看陈圆圆的眼神仍是毫无表情的,不似其他一般人看到陈圆圆的姿色就立刻垂涎三尺,也不似与陈圆远有过节的样子。

    沐临风见那书生古怪,心有戒心。

    一路上,沐临风与陈圆圆在街上都是众人的焦点,用现代的话话就是标准的俊男美女,用古代的词语表达就是郎才女貌,引来不少人的羡慕眼光,男的皆嫉妒沐临风如此好运气,竟然能有如此如花美眷,女的亦羡慕陈圆圆能有如此如意郎君,一路上两人如同神仙眷侣,羡煞旁人。但是沐临风总觉得人群之中一个眼神在盯着自己,可是左右看去,却没有任何发现。

    沐临风突然冒起一个想法:“那个书生会不会是郑惜玉假扮的?她的易容术的确是有一手,而且声音都能变。”

    想到这里自己心中涌起一股自己都很难形容的感觉,既希望是她,又不希望是她。但是转念一想又不太可能,那个书生虽然没自己高,也算是这个时代男子当中高头大马的人物了,比郑惜玉远远高得多,郑惜玉不会连身高也假扮得了吧?

    陈圆圆见沐临风心不在焉,连忙问道:“沐郎,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沐临风这才惊醒,连忙笑道:“我哪会有什么心事?我在想,送什么样的礼物给圆圆才能让圆圆感到惊喜。”

    陈圆圆连忙啐道:“沐郎真会哄圆圆,你若真是有心就不会说出来了。”

    沐临风尴尬一笑,不再说话,暗中想道下次一定给她一个惊喜。

    陈圆圆道:“既然沐郎有心思,我们这便回客栈吧。”

    沐临风知陈圆圆心口不一,但是的确此刻自己也无心情逛街,况且就算是21世纪他泡妞从来不与女人一起逛街,直接给钱她们爱买什么买什么便可,岂知到了古代以后什么都变了,想到这里沐临风不禁叹了口气。

    二人回到客栈后,沐临风送陈圆圆回房后,立刻去苏独秀等四家将的房间,四人正坐在桌前,见沐临风近来后,立刻起身拱手道:“主人。”

    沐临风连忙示意四人坐下,自己坐到一旁问苏独秀道:“苏先生,我让你查的……”

    没待沐临风说完,苏独秀就道:“我已经查清楚了,此人姓冒,名襄,字辟疆。”

    沐临风一惊道:“什么,他是冒辟疆?”

    苏独秀奇道:“怎么?主人认识此人?”

    沐临风摇了摇头道:“也可以说认识,也可以说不认识。”心下却道:“原来这个人便是与方以智、侯方域、陈贞慧三人合称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以前在电视上看人演,多数是将他刻画成一介书生而已,今日看来还不止如此简单,看他手握配剑,应该也是个练武之人,况且史书上说此时的冒辟疆应该是个洒脱不羁,文才风流的人物才对。”

    想到这里,沐临风也开始糊涂了,如果此人真是冒辟疆的话,沐临风倒是非常想与他交个朋友,不过看那人神情傲慢,眼神也不友善,况且此刻都没弄清楚他为何总盯着陈圆圆看。

    而且据沐临风对历史的了解,这冒辟疆应该和秦淮八艳的董小婉有点瓜葛,不至于跟陈圆圆有关吧。

    沐临风本想再问苏独秀还知道冒辟疆什么事时,苏独秀摇了摇头,道:“目前也只能查到这些,还有就是他的冒家剑法也相当的精妙,不过究竟这冒辟疆使得如何,就不得而知了,因为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见过他出手。”

    沐临风满头雾水,按历史说,这冒辟疆只是个书生秀才而已,这怎么又多出了个冒家剑法。沐临风这才有点意识道,可能在他不想改变历史的同时,历史因为他的出现已经不知不觉中发生了重大改变,如此看来,自己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沐临风心中忐忑不安,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他脑海中总闪过冒辟疆看着陈圆圆的眼神。沐临风想了想又想,还是决定马队连夜动身,不管如何先和吴行回合。到了子时,四家将领着众弟兄悄悄出了客栈驾上马车,沐临风则背着熟睡的陈圆圆也上了马车,一行人乘夜南下,沐临风见马车已远离济南府,这才放下心来。

    一夜披星戴月,沐临风等人行到充州地带,这才安营扎寨,陈圆圆一路问沐临风为何赶路如此着急,沐临风只道是想尽快到江南,其他也没再多说。

    一路行来,沐临风未发现可疑之人的行迹,心道自己可能多疑了。

    沐临风问苏独秀还有多久才能到达南京,苏独秀道:“前面便是充州城,之后便可以到达江苏境内,由徐州过凤阳,再由凤阳穿扬州,过了扬州便可直达南京。”

    沐临风心头一算,如此一来,至少要得花去半月至一个月的行程,连忙问苏独秀道:“有没有捷径?”

    苏独秀道:“捷径倒是有,就是走水陆,我们可以从充州西边的大运河租上两艘船,可以直接到达淮河流域。时间倒不能减少多少,但是一路可以免去车马颠簸,对夫人也好点。”

    沐临风知苏独秀所说的夫人便是指陈圆圆,心想:“如此也好,圆圆一路来都没睡过个安稳觉,如若走水路,相信好点。”想着点头道:“如此便走水陆。”

    一行人直到午时才到达充州,早已人疲马伐,只好暂时了间客栈休息一下,吃了些酒菜这才继续上路,按照计划向充州西方而行,一路上民有饥色,沐临风有时也发一下善意,但是看到自己救了一个人,马上就有一大堆人的跟来,只好放弃了。

    众人看着那些乞丐,似乎麻木一样。沐临风初时有些还有些不高兴的,但是做了两三次也明白是怎么会事。

    现在陕西的李自成想必已经起事了,四川的张献忠在今年虽然被左良玉打败,但是耗费颇糜,东北那边不久又开始战事,崇祯皇帝为了增加库税,不断增加各种莫名其妙的税项,又加上天旱,一路上路有死尸,沐临风看着不过,做一下人事,如此一来,路程自是担误了不少。

    路过的一些村庄居然没有十室九室,存在的则是一些老弱病殘,原来那些人不是让给拉去当兵就是去逃荒。众人心下恻然,沐临风看到明朝贫穷至此,一路上谈笑虽然还有,但是隐约含有悲色。

    一行人大约又行了两天,到了第三天的中午,这才到了大运河。沐临风下得马车,只见运河岸边车水马龙,行人络绎不绝,比自己一路看公平来的地方好了许多,但是饥民不少,一些年轻力壮的人等在一边被人雇佣,甚至一些小孩子都在等人,只不过他们站在很远的地方,很少人注意,不过众人看到沐临风这一伙人却没有上前。

    沐临风想帮忙,但是一路上分分发发已经用了不少,心有余力而不足,看来自己要做好事,只有赚多一点钱了。沐临风乱七八糟想了一次,看到岸边有一路官兵站岗巡逻。

    沐临风令众人将马车停在岸边,由苏独秀与方自豪两人去寻南下船只,余下众人皆在岸边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