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29章【四大家将,随行江南】上
    翌日,沐临风醒来时已日上三竿,看见陈圆圆仍在自己身旁熟睡,满脸的满足与惬意的感觉,沐临风知道昨夜已经让陈圆圆快乐到了极点,自己心中也透露着一丝自豪感。Wwω。ЬáΠzんμ○○①。cΟm

    沐临风每次与女人完事之后,第二天起来,都喜欢看和那女人睡觉时脸上透露的神情,那是最自然的神情,究竟自己夜中是否令对方满意,都会毫无保留的写在脸上。

    沐临风轻身起床,将衣服穿好了,简单地梳洗了一下,进得大堂,见刘白方苏四家将已经在堂内等候,见沐临风近来,立刻走进拱手道:“主人。”

    沐临风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以后四位英雄就不必如此客气了,都是自家兄弟嘛。”

    四家将立刻脸露难色道:“不敢。”

    沐临风无奈叹气道:“这年头的人怎么都喜欢做奴才?”

    此话自然是放在心里说不得的,沐临风只好作罢,对四人道:“我们现在即刻动身,前往南京,四位意下如何?”

    四家将立刻拱手道:“一切尽听主人吩咐。”

    沐临风立刻让人将剩在山上的人全部集中起来,对大家道:“以后有什么事,大家就向这四位禀告,他们的吩咐就是我的吩咐。”

    众人听了维维示诺,沐临风又让人将昨日吴行等人留下的马车拉到堂外,对大家道:“由于事情有变,今日即刻动身南下。”

    说着便让所有人准备动身,将吴行买来的一些佯装商人的货物全部搬上了车,以便路上给各个关头盘查之用。

    待一切准备就绪后,沐临风进得内堂将陈圆圆叫醒,陈圆圆睁开惺忪的双眼,样子甚是调皮,道:“沐郎,你今日怎么起的这么早?”

    沐临风坐到床边捏着陈圆圆的鼻子,道:“还早啊。”陈圆圆看了看门外,连忙吐了吐舌头,起身穿衣。

    沐临风道:“我们今日就要动身去南京了。”

    陈圆圆一边整理头发一边问道:“不是明日吗,怎么今日就要动身?”

    沐临风从陈圆圆背后搂住她的蛮腰,轻轻在陈圆圆脸颊一吻道:“早日到南京,才可尽快发展我的事业。”

    陈圆圆从铜镜中看着沐临风,奇道:“沐郎要发展何等事业?”

    沐临风松开双手,坐到床边神秘诡异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的生意别人一定是没有的。”

    陈圆圆将头发绾好后,转过身来看着沐临风,突然扑哧一笑,随后掩住红唇。

    沐临风奇道:“圆圆何以发笑。”

    陈圆圆起身走到沐临风身边坐下道:“圆圆突然想起昨夜与前夜,这两夜是圆圆此生以来最开心的。”

    沐临风微微一笑,将陈圆圆揽于怀中,坐到自己的腿上,轻吻了陈圆圆一口道:“我以后每夜偶如此待你。”

    陈圆圆立时脸上煞红,娇羞的满脸通红,轻轻掐了沐临风一把,将头埋到沐临风怀中,不再说话,但是幸福的表情已经表现在脸上。

    沐临风被陈圆圆如此一掐,心中突然一揪,沐临风也不明白为何会如此,似乎想起了什么,但是一时又不能确切,正在这时,苏独秀在门外敲了下门,道:“主人,一切准备就绪就等主人了。”

    陈圆圆听的门外有人,立刻站起身来,将衣服整理一番。

    沐临风站起身来,走到门外,见苏独秀正背对门口站在门外,沐临风道:“好,我这就来。”

    苏独秀点了头,便离身而去。沐临风不禁笑着摇了摇头,这苏独秀还真的给他来个非礼勿视了。不过这样也好,自己做起事也方便。

    沐临风待陈圆圆整理好后,携着她走入大堂,众人虽那晚见过陈圆圆的姿色,此刻再看,仍是惊是天人的感觉,皆向沐临风投来羡慕的眼神,但丝毫没有嫉妒,因为在他们眼里,也只有向沐临风这样英俊高大的人物才能配得上美若天仙的陈圆圆。

    沐临风心中一股大男子主义与强者的感觉立刻涌上心头。

    沐临风与陈圆圆在一辆行车中,四家将在另外一两行车中,其他车辆皆运送着货物,山寨的弟兄皆骑马。此后数日,沐临风与陈圆圆皆在车内谈天说地,偶尔唱起现代的歌曲,引得陈圆圆的热吻不断,而也在这个时候,陈圆圆的心才完全交给沐临风。

    沐临风偶尔也想沐刃教给他的指法与步伐,但是时断时续,并没有严格按照他们所说的去做,这一天,看看《位普识》,乘马队休息之际,沐临风便一人在路旁练起指法与步伐,倒也是卖力,因为他来明朝末年已经有一月之久,随着不断涌出的武林高手,让沐临风清楚地认识到,在明末清初这个特殊的时代,若是自己没有强大的自身力量,是无法自我保护,以及保护自己所爱的人。而且他清楚的知道在这乱世之中今日不知明日事,只有不断的强大自我,才能得到最大的保障。

    三日后马队进入济南府境内,山东一直都是全国比较穷困的地方,富裕的县市极少,济南府便是其中之一,一进城内,立刻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涌现在眼前,路上的行人络绎不绝,虽说这山东处于江北靠黄河一代,但是毕竟此刻李自成的义军还没壮大到此地。

    沐临风知道四家将中惟有苏独秀是个书生,看他的气质也应该是见多识广的,便一路苏独秀打听近年内的明朝大事,按照苏独秀所说,目前除了一些小细节上与沐临风所知的历史不同外,其他都与沐临风知道一样。张献忠已经攻陷了四川,其实倒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四家将为沐临风寻找了一家上等的客栈,沐临风本不想住客栈,他认为吴行的车队只比他先走了一天而已,若是自己这队加快速度的话,应该可以追上。但是连日来的车马颠簸之苦,陈圆圆早已经受不住,沐临风只好住下客栈。

    此时正是午时,沐临风令众人在客栈中找了几张大桌,令客栈伙计煮上了几锅饭,烧上几十盘菜。沐临风则与陈圆圆以及四家将一桌,其他弟兄有分三桌。其他客人见沐临风处人多势众,切又多数凶神恶煞一般,皆不敢靠近,只坐了离沐临风远远的地方,更有胆小的,本已前脚进门,刚看到沐临风处,就立刻溜之大吉了。

    却在这时,客栈外走进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男子,手握一把配剑,大步地走到沐临风等众人旁边的桌子前坐下后,大声叫道:“店家,来两斤上好的女儿红。”沐临风听其说话口音很是亲切似是边城一代的人,连忙抬头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