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28章【拜师学艺,认祖归宗】四
    沐刃又抬头望空长叹不已,沐临风心道:“怎么你们这时代的人一有感慨就喜欢看天?”嘴上却没问出来,却听沐刃道:“此人乃是满洲第一武士,为师也没有十足的抱我能赢他。版主零零壹点坑母”

    沐临风听得此言立刻惊道:“那么师傅还要去?”

    沐刃笑道:“为师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赴约!所以为师今晚便将三到九招的剑法全部教你,你要细心的看。”

    沐临风奇道:“师傅不是说每天只教三招吗?”

    沐刃道:“为师突然想起明天还有事,所以为师明日一早就要离开此地了。”

    沐临风本想多问,却被沐刃哧道:“细看指法,不必多问。”说着走到一棵树前,立时指走游龙一般,顷刻间将六招指法演练完毕毕,对沐临风道:“你来试试。”

    沐临风天资聪慧,虽然刚才沐刃耍得极快,但是沐临风皆一一记在心头,学着沐刃的样子使了一遍。

    沐刃见了甚是欣慰,夸赞道:“为师果然没有看错人,虽然你火候不够,但是剑法已使的甚是熟练,以后你要日夜苦练方能成大器。嗯,现在为师再将游龙步伐传授于你,你好好看着!”

    沐临风频频点头称是,沐刃立刻脚下生风,眨眼间消失在他面前,随后感觉脑后风气,猜到沐刃应该在他身后,可是刚回头又感觉沐刃已经换了位置,动作变化只在他眨眼间。

    沐临风看的连连拍手叫好,心道:“有这个步伐再配合上点手,还怕有谁能不被我制服,如果再配上手枪,哈哈,我岂不是天下无敌了?”想到这里,不禁有点失望,因为毕竟手枪的子弹有限,不知道之后用完了该如何是好,突然又想到了有吴行这个军火专家在,还怕没子弹嘛?想着哈哈笑出声来。

    沐刃以为沐临风笑是因为喜欢游龙步,所以也没在意,随后将步伐的速度放慢了,再次演练几遍给沐临风看,边走步伐边讲解给沐临风听,其实这套步伐全是按照八卦五行的方位来行走的,只要记住步伐的部位,以后强加练习便可。沐临风将步伐与沐刃的讲解牢牢记在心头,又按照沐刃所说的方法走了几次,虽然速度不够,但是错步基本不存在,沐刃这才点头认可。

    沐刃又道:“现在指法步伐你已记熟,你要记住,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伤敌性命,用你的步伐躲避敌人,用点手法制住对方的位。人体的位在《位普识》上已有详尽记载,你要熟读掌握。”

    沐刃看着沐临风又叹一口气,接着将四家将唤来,对他们道:“老朽明日有要事要离开,你们日后便跟着临风。”

    那书生道:“独秀答应过王爷,绝不离开主人半步。”

    沐刃道:“我现在已经不是你们的主人了,临风才是,他也姓沐,你们自可当他是沐王府的小王爷便是。”四家将刚想说话,又听沐刃道:“老朽事情办完后自会去找你们,你们务必要照顾好临风,老朽已经当他是天波一般了。”

    沐临风又听沐刃提及沐天波这个名字,此时才想到原来史书上有过记载,沐天波和沐家四家将为了保护难逃至云南的明朝末代皇帝桂王到缅甸,沐天波更代桂王而死。但是按照沐刃的说法,这沐天波十五年前已经被萧元乔杀了,这之后代桂王死的沐天波又是谁呢?但是想到历史早就已经自己的手改变,在这里根本不可能有桂王之说了。

    沐刃见沐临风在发呆,问道:“临风你在想什么?”

    沐临风连连摇头道:“没什么。”

    沐刃道:“如果你与官府中人打上交道的话,自可自称为沐王府的小王爷,那些官府中人至少要敬让你三分。”

    沐临风一直为自己没有一个可以行走的身分来办事,自己没有无敌的武功,但是也有权力才行,现在想不到武功也有,虽然很低,但是只要自己努力,相信一定会更上一层楼的,心中狂喜,脸上却表现的相当无奈道:“好吧。”

    沐刃又交代四家将几句后,对沐临风道:“为师现在就要走了,待有机会为师会去找你。”

    沐临风心中不舍,说:“师傅,徒儿才和你学艺两夜而已……”却听沐刃道:“好了,不多说了,你要记得勤练武艺,刘白方苏四家将回督促你的,你有什么不懂的也尽问他们。”

    沐临风此刻的不舍,是出自内心的,毕竟来到明朝以来,沐刃是第一个对自己如此好的人。

    沐刃看了沐临风几眼后,飘然而去。

    沐临风站在林中似乎有点失落,却听四家将同声道:“主人在上,请受我一拜。”说着拱手作揖。

    沐临风连忙还理道:“四位英雄不必如此。”

    那书生道:“主人现在是沐王府的小王爷,大可直呼我等四人的名讳。”

    沐临风佯装客气几句后,问道:“不知四位如何称呼?”

    那书生道:“在下苏独秀。”

    其中那位个头最高,满脸烙腮胡子的大汉道:“在下刘万世。”

    旁边那边身材魁梧,各自不算高的汉子道:“在下白川金。”

    另外一个身材比之他俩显得稍瘦,皮肤却黝黑的汉子道:“在下方自豪。”

    沐临风两日来,这才知道四人的姓名,心道:“这三人相貌丑陋,均不及苏独秀儒雅,名字却起得相当的好,一个留万世,一个自豪,一个川金。”想着沐临风一一拜会四人道:“以后要劳烦四位多多提点了。”

    五人相互客气一番后,沐临风带着刘白方苏四家将上的山来,又吩咐山寨中弟兄给四人安排了房间后,这才回到陈圆圆的房间,见陈圆圆仍在熟睡,不舍打搅,自己躺在床上将沐刃教的剑法在脑海里又走了几遍,方才搂着陈圆圆而睡。

    夜间,沐临风突然觉得鼻间瘙痒,连打数个喷嚏,睁开眼来一看,原来是陈圆圆正用秀发瘙弄着他的鼻子,沐临风一把抓住陈圆圆的手,问道:“圆圆,何以夜深还不休息?”

    陈圆圆叹了口气道:“圆圆方才做了一个噩梦惊醒,见沐郎熟睡,不忍吵醒,谁知翻来覆去就是无法入睡。”

    沐临风问道:“做了何梦?”陈圆圆摇了摇头道:“圆圆不敢再想。”

    沐临风将陈圆圆搂入怀中,哄道:“以后沐某绝不让圆圆一人独眠受惊。”

    陈圆秋波微动,眼泪顷刻流了出来,沐临风诧异道:“圆圆,怎么?”

    陈圆圆道:“沐郎待圆圆太好了,圆圆感觉到比其他女子幸福得多了。”

    沐临风微微一笑,慢慢拭去陈圆圆的眼泪道:“傻丫头,不要胡思乱想,你只要每日都陪着我,就已经是上天给我的恩赐了。”

    陈圆圆破涕为笑道:“沐郎真会说话。”说着又皱起眉头道:“就怕日后沐郎见得圆圆多了就会生烦。”

    沐临风不知道古代的美女为何如此之多的问题,这种问题沐临风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性格,要是以后再见到其他美女,难免会不动心,就是白天与陈圆圆一起时,还想起了郑惜玉。

    陈圆圆见沐临风眼光闪动,良久不说话,叹气道:“圆圆不求沐郎专心圆圆一人,毕竟圆圆也只是个妓女而已。”

    沐临风知道陈圆圆如此说是欲擒故纵,但是见她眼神幽怨,也不忍直说,连忙哄她道:“沐某只待圆圆一人好。”

    陈圆圆推开沐临风道:“圆圆知道沐郎在撒谎,不过圆圆宁愿相信沐郎。”

    沐临风心中叹了口气,坐起身来,搂住陈圆圆,轻声道:“放心吧……”

    沐临风本想对陈圆圆做些保证,但是转念一想,万一以后负了她,只会若得她更加伤心,干脆立刻封住陈圆圆的玉唇,双手在陈圆圆的身上肆意**,不让陈圆圆再说发问的机会,陈圆圆刹时被沐临风挑起欲火,浑身炙热。

    沐临风立刻脱去陈圆圆的衣服,将其压于身下,尽显一番男儿本色。

    陈圆圆在沐临风身下顷刻间由一个窈窕淑女变成了娃,前一刻与沐临风说话时还温柔似水,此刻已热情似火,尽享缠绵。

    陈圆圆本就双十年华,自从与沐临风初夜之后,对男性的渴望已经达到了极限。遇到沐临风后,陈圆圆知道自己的生活即将彻底改变,沐临风不但相貌英俊,谈吐风雅幽默,对她也极其尊重,而且年轻力壮,气血方刚,正是陈圆圆梦寐以求的如意郎君,如此之下还不尽显自己的尤物风?

    沐临风与陈圆圆交欢良久后,方才罢手,两人皆达到了最大的满足。

    沐临风心道:“要是在边城,自己在未结婚前,绝对不会与一个女子上两次床。”

    沐临风不明白自己为何对陈圆圆却如此着迷,不仅是因为陈圆圆的美貌不可方物,还有她的气质,神韵,甚至肌肤,总之是陈圆圆的每一个地方都在吸引着他。

    沐临风心中又道:“一个陈圆圆便使得自己如此,要是秦淮八艳尽收我手,不知是如何光景?”想着不禁心中一股美意,含笑而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