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27章【拜师学艺,认祖归宗】三
    沐临风待筋疲力尽之时,不忍伤害陈圆圆,搂着陈圆圆唱起了《摇篮曲》哄着她入睡,陈圆圆从未听过摇篮曲,连忙称赞沐临风唱的好听,香吻不断,哪里还能入睡。:ъAИzhu零0①.COm

    沐临风心神又神思万里,如果让后世的人知道我拥有陈圆圆,那不叫狂才怪。又想到历史可能已经改变了,其实这个时候关外可能已经大乱了,不知道大玉儿此刻如何自处?顺治帝顺利登位了没?现在看来陈圆圆已经不可能回到京城了,田畹也不能放他走了。一切都变了,这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呢?

    沐临风看了陈圆圆一会后,定下心神,拿出《位普识》,打开几页来看,只见上面除了画有人体的样子外,还在一旁注明了位的名称,沐临风光看头部一处就有九大要,什么百会、神庭、太阳、耳门、睛明、人中、哑门、风池与人迎。

    沐临风不敢放松,一一将这些位名称牢记于心,又各自看清了九大要的所在位置,以及各大位的经属症状。待熟悉后,沐临风才将书收起,心道:“如此记熟了也无用,明日要找个人来试试。”

    想到要找人来试,沐临风第一个想到的最佳人选就是田畹,想着明日如何整治田畹,沐临风不禁困意已起,看了看怀中的陈圆圆,在她额上一吻后,侧身而睡。

    翌日,沐临风睁开眼时,见陈圆圆正坐在床边梳洗,沐临风看了下手表,见才九点多钟,立刻伸了个懒腰。

    陈圆圆见沐临风醒来,立刻走到床前,将沐临风的衣服递给他,沐临风顺手将陈圆圆蓝进怀中,又是一阵缠绵后。

    陈圆圆突然问沐临风道:“为何你的头发如此之短?莫不是出家还俗的和尚?”

    沐临风笑道:“我不是说了,我是南洋人,在我们家乡都是这种发型。”

    陈圆圆点了点头,随后坐起身来推开沐临风,拿起一件衣服,问沐临风道:“何已你的内衣如此奇特?上面还有图案?”

    沐临风一看正是他的汗衫,汗衫上还有麦克乔丹的画像,自己也不禁好笑,连忙笑道:“这也是我们家乡的特产,我们家乡男人都穿这个。”

    陈圆圆奇道:“你们南洋人真是奇怪。”

    沐临风穿起衣服,对于陈圆圆之后的好奇问题全部是以“家乡特产”“南洋人”来回答。待陈圆圆自己梳洗完毕后,又帮沐临风梳洗一番。

    沐临风这才出得房门,却见堂中吴行正在收拾行李,大堂门口已经停了几辆马车。

    吴行见沐临风进堂后,立刻笑道:“昨夜真是满园春色。”

    沐临风敲着吴行的头道:“东西都准备好了?”

    吴行道:“我已经与弟兄说好了,一大早就去买了几辆马车,午后我们便动身。”

    沐临风点了点头,道“那就好,我一学完武功法就立刻去南京找你。”

    沐临风又让喽罗将田畹带到后堂,田畹的道尚未解开,沐临风潜心研究起自己的点大法,哪里知道学艺不精,点得田畹的脑袋青一块紫一块,而又有苦说不出。

    沐临风还安慰田畹道:“我是帮你解,你忍着点。”田畹因被沐刃点了哑,即使不同意也说不出话来,看得沐临风心中暗笑。

    沐临风在田畹的脑袋上练了半天也未有成果,直把田畹疼得苦不堪言,看着田畹那张将五官扭曲成一团的脸,沐临风觉得无趣,又去陈圆圆房中,与其缠绵良久,陈圆圆认真道:“沐郎,圆圆以后就随着你了,你千万不要丢下圆圆。”

    沐临风自是欢喜,吻了下陈圆圆一下,动情道:“只要有我沐临风的一天,就绝对不会丢下圆圆。”说着将陈圆圆搂入怀中,肆意亲吻着。

    陈圆圆顷刻间又被沐临风勾起了欲火,沐临风正待再度施展驭女之术时,却听房外响起了敲门声。沐临风只得强压欲火,走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轻装喽罗,对沐临风道:“沐先生,吴当家在大堂有要事相商。”

    沐临风点了点头,看了下手表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知道吴行此刻即将动身江南。待那可明走后,沐临风回到房内对陈圆圆道:“圆圆,不如你先与吴先生一起去江南,我过几日便去。”

    陈圆圆紧紧抱关沐临风,摇着头,哭泣道:“圆圆不舍沐郎,方才沐郎答应圆圆的事都忘记了吗?”

    沐临风心中自然也不舍得与陈圆圆分开,同时明白他所想,在陈圆圆额头轻轻一吻后,随即去了大堂。

    沐临风到了大堂见吴行与二十余人已经整装待发,那手下喽罗却每人都拿着火铳,沐临风似觉不妥,连忙对吴行道:“这火铳就用不着拿出来吧。”

    吴行觉得有理,连忙命在场所有人将火铳交出,全部装箱锁定,竟然亦有几箱之多,具体数目不甚清楚。沐临风问:“这东西有多少?”

    吴可伸了一个手指头,沐临风吃了一惊。

    吴行对沐临风道:“我们到了南京就立刻先找房子安定下来,府邸名字就叫‘沐府’相信你到了之后应该很好找了。”

    沐临风微笑点头道:“如此甚好,一切都拜托兄弟了,但这田畹如何解决?”

    吴行道:“依我之计,最好杀之以除后患。”

    沐临风拍着他的肩膀道笑道:“这才是我们黑社会的人。”

    吴行立刻叫人将田畹带上,沐临风想起一些事,道:“你到南京时除了买房子,顺便看看地理位置合适的地方,最好再买下两间门房来,待我去时,再图发展。”

    吴行点头道:“放心。这些事我晓得。”

    沐临风与吴行又交代几句,吴行令留下的二十余人皆要听从沐临风的调度后,立刻起身下山。

    沐临风则令剩下的人三日内不得下山,收拾好行装,后日午时南下,随后又回到陈圆圆的房中。

    沐临风躺到床上,又将《位普识》拿出来,继续向下看。

    陈圆圆则坐在一边,看着沐临风,沐临风侧头看了陈圆圆一眼,微微一笑,将陈圆圆搂住,躺到自己的怀里。

    陈圆圆问道:“沐郎,你看的这书是什么?”

    沐临风道:“《位普识》,专门研究人身体位的。”

    陈圆圆眨了几下眼睛,似是不解。沐临风看着书中提到人身体的第二处集中要最多的就是腹部以及胸部,具有膻中、鸠尾、巨阙、神阙、气海、关元、终极、曲骨、鹰窗、乳中、乳根、期门、章门、商曲等十四处,沐临风每看一个位的经属症状时,都在自己身体比划两下,最后玩玩下,玩到陈圆圆的胸中的乳根,自然是春色满屋。

    沐临风吃过晚饭,看了下手表已经快8点,正好是昨天下山寻找田畹遇到沐刃之时,沐临风立刻起身,怕将陈圆圆吵醒,蹑手蹑脚的走出房外,这才飞奔下山。

    达树林时,发现沐刃与四家将已经在次等候,沐临风跑过去,连忙笑道:“师傅,不好意思,让您老久等了。”

    沐刃看了沐临风良久后,问道:“昨天的三招练的如何了?”

    沐临风一拍脑袋,心道:“糟糕,尽花时间看《位普识》和圆圆鬼混了。”

    沐刃看出沐临风脸色的变化,道:“你使一遍让为师看看。”

    话刚说完,四家将立刻离开树林,显然沐家剑法的确是不外传的,哪怕是亲近的家将都不能观看。

    沐临风凭借着记忆将昨天学上的三招指法使了一遍,沐刃看完后不住的摇头,道:“毫无长进。”

    沐临风红着脸狡辩道:“我才学一天,要是师傅再多加指点的话,相信我会进步的。”

    沐刃抬头看着天空的明月,长长叹了口气,沐临风看出沐刃似乎有心事,连忙问道:“师傅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沐刃看着沐临风,又叹了口气道:“为师也想好好教你,但是为师时间不多了。”

    沐临风奇道:“师傅,到底什么事,说来给徒儿听听,说不定徒儿可以帮师傅呢。”

    沐刃微微一笑,摸着沐临风的脑袋道:“傻孩子,为师的事用不着你来心了,你只要能将为师的剑法学好,为师就别无他求了。”

    沐临风心下奇怪,不禁一惊道:“师傅你不是得了什么病吧?”

    沐刃先是一怔,随后道:“为师好好的,哪来的病?为师只是后天要去关外与人比武。”

    沐临风这才放下心来,道:“原来只是比武,师傅武功天下罕有,区区比武又算得什么?”

    沐刃笑着摇了摇头道:“此人非比常人。”

    沐临风心中好奇,连忙问道:“难道这人武功高的连师傅都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