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26章【拜师学艺,认祖归宗】二
    沐刃用手敲着沐临风的头,骂道:“你如此耐心,又岂能学得上乘指法?”

    沐临风从见到沐刃起,即使是面对萧元乔那杀他家十几条人命的都没发这么大火,此刻竟然火气如此之大,顷刻间维诺道:“徒儿过于心急了。版主零零壹点坑母”

    沐刃点了点头道:“你再使几遍。”沐临风又将刚才那招式使了几遍,沐刃仍是不断摇头。

    沐刃叹了口气道:“看来是为师过于着急了。”说着叹息摇头,随后又道:“刚才那招叫‘雁舞秋风’,为师现在再教你第二招‘白虹贯日’和第三招‘龙飞横空’,你先自己把招式看清楚。”

    沐临风点头道:“是。”

    沐刃立刻枝到风起的使起树枝,只见他周身旋转,地上枯叶随风而起,将沐刃包于其中,随后沐刃挺“剑”而出,将树枝刺向一旁树干,树枝未到,只见树干上已脱落了一块树皮。沐刃落身下地,随后道:“现在是第三招。”

    说着纵身跃起,横手于胸,随后一指点向一旁的树干,速度极快。

    沐刃收指对沐临风道:“你来试试。”

    沐临风又按照刚才沐刃所耍的招式走了几遍后,沐刃道:“好了,今日就到此。你回去后勤加练习,再熟读《位普识》。”

    沐临风问道:“师傅不是说点手有九招吗?何以只教三招?还有游龙步呢?”

    沐刃道:“一次教你恐你不能领悟,先教你三招已多。”

    沐临风道:“那么师傅随徒儿上山,待徒儿这三招熟练后,再学得以下六招。”

    沐刃摇了摇头道:“为师还有其他事做,你先回去,明天此时,你再到此处来找为师。”

    沐临风还想挽留沐刃时,却听沐刃拍了下手,那四家将立刻出现在眼前,沐刃道:“将那斯交给临风。”

    四家将立刻将田畹扔于地上,沐刃道:“他已被为师点了,你可以不必再怕他逃跑了。”说着领着四家将消失在夜幕之中。

    沐临风叫道:“师傅,明日徒儿一定准时来。”口中虽如此说,心中却在犹豫:“本来已定明日去江南,如此一来可能要拖上几日了。”不过想到机会难得,自己自是好好珍惜。

    沐临风扛扛着田畹上山后,将他交给喽罗看好后,将自己拜沐刃为师的事告诉了吴行。

    吴行道:“风哥大可不必担心,反正我们人多,也要分批下江南,我可先率二十名弟兄扮成商贩,先去江南准备,风哥学完剑法后再带领剩余弟兄再去。”

    沐临风点头道:“如此甚好。”说着问吴行道:“圆圆呢?”

    吴行知道沐临风色心起,连忙笑道:“大嫂正在房中等你。”

    沐临风微微一笑,让人将他带到陈圆圆的房中,敲门道:“陈姑娘。”

    屋内响起陈圆圆的声音道:“是沐公子?”

    不久后门开,陈圆圆站立门口,沐临风见她头发杂乱,衣服有褶,知道定是自己打搅了她休息,连忙抱歉道:“打搅姑娘休息了。”

    陈圆圆连声道:“没有,沐公子请进。”

    沐临风佯装道:“这么晚了不太方便吧。”

    陈圆圆道:“没关系,圆圆也无睡意。”

    沐临风心中暗喜,立刻踏进门去,陈圆圆将门掩上后,问沐临风道:“田畹抓回来了?”

    沐临风坐到桌前点了点头道:“现在已经关起来了。”

    陈圆圆慢慢走到沐临风身旁坐下,眼圈发红,突然啜泣起来。

    沐临风不解,连忙问道:“姑娘何事伤心?”

    陈圆圆道:“圆圆本是昆山艺妓,被这田畹相中说要进献皇上,岂知半途对圆圆起了歹心,逼圆圆就范,田畹正欲占有圆圆之时,又遇到山贼来劫,幸有沐公子相救,不然圆圆定又要落入山贼头领之手。”

    沐临风听到田畹在途中对陈圆圆无礼,早已火冒三丈,况且史上记载田畹进京后不会将陈圆圆送给皇上,而是占为己有,心中妒意顿起,但见陈圆圆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禁心中怜意大生,知道生为女子,如果不是出生在好人家,生活除了做家奴之外,就是做妓女最后到年老色退,疾病缠身而死,不由伸手替陈圆圆将泪擦去。

    沐临风替陈圆圆擦泪之时,感到陈圆圆的皮肤润滑之极,心中不禁一荡,不由将陈圆圆拥入怀里,不想陈圆圆没反抗,顺势躺在沐临风的怀中,仍旧哽咽不止。

    沐临风一时意气风发道:“圆圆,以后我再不会让人再欺负你。”

    此刻沐临风已经忘记了,他如果拥有陈圆圆,那么就不会有吴三桂与陈圆圆的认识,也不会有吴梅村所作的《圆圆曲》,更不会有其中的绝句:“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

    吴三桂会不会开关投降也是未定之数了,可是眼前沐临风又岂能顾及到这么多。

    沐临风感觉到陈圆圆的酥胸贴在自己胸前起伏,用手轻轻抬起陈圆圆的下巴,再陈圆圆的唇上轻啄一下,随后又紧紧搂住陈圆圆,他突然感觉自己在亵渎神灵一般,以前在21世纪和任何女子开房上床都没有这种感觉,况且那些女子的身份显然是比陈圆圆高贵了许多,虽说他们不是名门闺秀,但毕竟是正当女子。而陈圆圆只是一个妓女而已,却令沐临风有了这种感觉。

    陈圆圆似乎感觉到沐临风的心跳加快,也贴在沐临风的怀中喘起娇气,沐临风只觉得胸口闷热,他不知道陈圆圆这是有意挑逗于他,还是无意间被他挑逗起了欲火。

    沐临风低头看着怀中佳人,只见她犹如春桃一般,突然有了一种不想回现代的,这是他来到明朝以来第一次有这种想法,而且特别强烈。

    沐临风此刻只想拥住怀中佳人,其他管他的什么历史,又与他何干?反正皇太极也被自己杀了,历史说不定已经被改写了。

    随着两人的心跳加速,沐临风已欲火焚身,再也按耐不住,立刻抱起陈圆圆狂吻起来,陈圆圆不但没有反抗,反而随着沐临风的节奏而动,她虽非未经人事的丫头,但是也被沐临风高超的吻技所征服。

    沐临风的手不自觉间已经神入了陈圆圆的衣内,在陈圆圆的双峰之上尽情蹂躏,陈圆圆立时娇躯打战不已,沐临风轻酌着陈圆圆的耳垂,向陈圆圆的敏感地带呵着暖气,陈圆圆盘坐到沐临风的腿上娇喘道:“沐公子……”话未说完,香唇又被沐临风封住。

    沐临风施展着21世纪的高超调情手段,陈圆圆虽说身为妓女,但只是艺伎,卖艺不卖身。一直以来都不为任何男色所动,但眼前这个发型特别,言语奇特的男子,却似乎与以往在妓院所见的又不相同,竟能让昔日不冲男人看一眼的她,如此倾心。

    沐临风随手抱起陈圆圆走向床边,轻轻将陈圆圆放到床上,陈圆圆躺在床上,看着沐临风,满脸桃色,沐临风立时脱去身上衣物,又慢慢拭去陈圆圆的香衣,看着陈圆圆完美无暇美玉般的彤体,刹时勾起了沐临风最原始的。此后一屋春潮不在话下,屋内的喘息声与呻吟之声犹如曼妙的旋律一般,环绕着整个房间,迟迟不得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