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19章【倾国倾城,一代名姬】三
    田畹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沐临风,他认定沐临风不是皇亲国戚便是朝中官员,说不定还能救他。βaиZhμ+00①+COΜ众人都好奇看着,那边的陈圆圆捂着起伏的胸口,薄薄的纱巾透出去,沐临风感到她的期盼。

    沐临风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连忙道:“嗯?这人我认识。”

    郑惜玉本来想让沐临风救人,但是想不到所救的人也认识,暗奇沐临风身分,怎么不论山贼匪类,还是皇亲国戚他都认识?艳珠睁大眼睛,吴行面无表情,但是手不由紧握着。

    萧元乔眼中闪过一丝杀机,看了沐临风一眼道:“既然沐兄弟认识便好办了,沐兄弟定也认识这女子吧?”

    沐临风边想着计划边站起,看了一眼萧元乔,又看了看田畹,叹了口气道:“自然是认识的,因为她是我的夫人,只是想不到……”说着重重叹息一声,走到陈圆圆身前:“圆圆,你还好吗?”

    沐临风此语一出,满场皆骇然,那蒙面女子也是娇躯一震,随后抬头看着沐临风,只见他真情的目光,与萧元乔以及自己所见的男子略有不同。

    沐临风继续道:“你不记得了,我是沐临风啊!你原姓邢,名沅,字圆圆,又字畹芳,幼从养母陈氏,故改姓陈。”

    吴行也心神一动,他虽然对历史不是很了解,但是对“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故事还是知道。但是看到萧元乔的神情,心中微微不安,连忙走到沐临风身旁低声叫道:“风哥。”

    沐临风没有理会吴行,田畹更是睁大眼睛,因为他说的正是陈圆圆的名字。郑惜玉骤听,芳心一震,看到沐临风脉脉含情看着陈圆圆,心中微微一酸。

    此时厅中顿时一片沉寂,突然间萧元乔大笑道:“圆圆?沐临风,我看在你是吴二弟的兄弟我才一忍再忍,但是你要适可而止,不要把我们都当作大傻瓜一样”

    沐临风低声对着陈圆圆说:“你不用担心,有我在不会让别人伤害你的。”接着冷笑对着萧元乔说:“大当家,首先我要说明一点。我不是跟你抢女人,因为她确实是陈圆圆,而这个田畹也正是嘉定伯周奎的大舅子。如果我们要不是认识,我又怎么能两个人的名字都叫的上来?”

    萧元乔在第一眼看到沐临风就不舒服,现在再出这件事,不由心下大急,走到陈圆圆面前大声喝道:“你叫陈圆圆?是他的夫人,他说的可是真的?”

    这一声出奇不意的举动,让沐临风心生忧虑。陈圆圆让萧元乔大吼一声,三魂失去二魄,退后两步,扯着自己的衣服,不能回答。

    沐临风看到心中微微一叹,已经将手枪悄悄拿在手中。

    萧元乔张开口正要大笑,突然传来清晰可闻的声音:“我正是陈圆圆,他就是我相公。”

    郑惜玉突然间站起身来对着沐临风大声叫道:“沐临风算我看错你了。”说着掩面跑了出去。

    沐临风此刻才明白,原来郑惜玉这妮子还爱上了自己,心中不禁一荡,刚想追出去,却听田畹叫道:“怎么会?此女子乃是本官在昆山妓院买来的。”

    沐临风一听此话,不等萧元乔说话,当下哈哈笑道:“田大人肯定是刚才被打的糊涂,贱内怎么会是妓女呢,田大人这玩笑可开大了。”

    田畹想要争辩,但是看到沐临风那双锐利的双眼,身子缩了缩,想来那些人给了不少苦吃,嘴动了几下,但是最终没有发出声音。

    萧元乔自然看得出不对路,看到自己的刚得手的美女突然间成为自己的结拜兄弟的老婆,不由恼羞成怒,大吼道:“今天不管美人是谁老婆,到了我梁山的地盘就是我的。”

    说着向着陈圆圆走过去,双眼充满了欲,沐临风大惊,想不到萧元乔如此候急,难不成当众。在一边看着吴行,想不到事情发生这样的变化,但是一边是他的恩人,一边是他的以前的老大,心下大急,叫道:“大当家。”

    萧元乔一道锐利的目光射过来,嘴中说道:“难道你想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兄弟坏了我的好事。”

    吴行嘴动了两下,最后叹了一口气,不再敢看着沐临风。

    沐临风在山下听吴行说这萧元乔是他的救命恩人,心想就算不是什么英雄人物,也至少是条汉子,不想只是个蛮横不讲理的土匪头领而已,而且分明是挟恩而行的人。

    吴行在这里做了十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是一点面子也不给,相信如果不是吴行在这里,萧元乔的水泊梁山的团伙早就没有了。

    沐临风真不明白吴行何以会在这山上呆了十几年,但是此时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

    沐临风怒极而笑道:“笑话,大丈夫不能自保其室何生为?”随后一想这句话不是吴三桂知道陈圆圆在被竟被刘宗敏掠去时说的话吗?

    沐临风想也没有多想,抢先走向陈圆圆,动如脱兔,快如闪电,拉起她的手便要向堂外走去。

    萧元乔大声冷笑道:“吴先生莫要怪我对你朋友无理了。”话音未落,沐临风就感觉脑后生风,沐临风不及多想,立刻轻推开陈圆圆,自己纵身闪开。

    在推开陈圆圆的一刹那,陈圆圆的盖头沙巾随风飘落,沐临风定睛看去,只见陈圆圆双目如同星辰,红纯欲滴,两腮殷红,皮肤白皙甚雪,的确是个绝色美人,比之郑惜玉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说郑惜玉是块美玉,那么大玉儿应该就是仙女,而眼前的陈圆圆却不同,她不似美玉更不似天仙,只好似雪花一般,那样的纯洁自然。

    萧元乔也不是没脑子,并没有想着跟沐临风对战,看到他推开陈圆圆,也止住步,也在此时他的灵魂也没有了。之前已见过陈圆圆,但是那是白天,现在却是夜晚,灯光闪烁,红光之上更添一层艳丽。

    不仅仅是萧元乔,全场的男子都秉住了呼吸,仿佛生怕用力喘息会将眼前的美女,真的如同像雪花一般吹走,或呵出的暖气会将雪花吹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