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17章【倾国倾城,一代名姬】一
    郑惜玉虽然知道让沐临风抱过看过,但那都是没有什么感觉,这几天下来,他对沐临风并没有什么说什么讨厌,也说不上喜欢,但是要离开,但是心中又有一种情绪,所以当沐临风要上山来,明知是贼窝,还是上山来了,但是这一次让抱着,总觉得有一种自己从来没有的感觉,让她又羞又怒,心下扑扑乱跳,不知道自己刚才如果不推开他,以后又会怎样?脸上不由一阵发红,但是又不敢面对沐临风,但是又不想沉浸这种感觉,定下心神走到桌前,故意引开话题道:“这鬼地方我一晚都住不了,我要现在就走。Wwω。ЬáΠzんμ○○①。cΟm”

    沐临风慢慢走到郑惜玉身边,看着郑惜玉试探着道:“你今天特别的漂亮。”

    郑惜玉脸上立时通红,摸着脸道:“哪有?”郑惜玉的表情使得沐临风明确的知道,虽然可能要与她进一步并不很难。沐临风不禁伸手抬起郑惜玉的下巴,探头想去吻她,郑惜玉扭捏了几下,也不再动弹。

    沐临风暗喜,沐临风立刻封住郑惜玉的双唇,郑惜玉全身一震,挣扎了几下,但是沐临风那里肯如此轻易放过。

    却在这时,听房外响起了敲门声,随后传来不适时宜的声音:“风哥,大当家在宴会厅准备了晚餐,让我请你与郑姑娘一起去。”敲门的正是吴行。

    郑惜玉连忙推开,退出一边,低下头不敢看,心中一阵乱跳,脸红如桃花,心中又羞又喜,百般滋味在心头。

    沐临风心中暗骂道:“来的还真是时候。”想着叹息不止,只好走去开门。

    吴行向屋内看来,见郑惜玉低着头抚着两条辫子,坐在那里不发一言,熟知沐临风性情的吴行,竖起手指头,又满脸诡笑,向他露出暖味的神色,立刻小声地对沐临风道:“不好意思,打搅了。”

    沐临风捶了一下,也不辨解,说道:“走吧?”

    吴行笑道:“郑姑娘也一起去吧。”

    吴行直叫了两声,郑惜玉才醒过来,站起身来走了出去,也不等两个人,她似乎十分想知道万一吴行没有来的话,沐临风会继续做什么?心中却有些害怕,又有些渴望,知道自己是沐家的人了,只望沐临风不要负自己。

    吴行带着沐临风与郑惜玉一声不出走进大堂中,大堂上已经坐满了人,萧元乔坐在当中,身旁还坐着一位美女,穿着极少,神情妖艳,虽然算得是个美女,但是与郑惜玉一比,简直是天囊之别。

    沐临风不禁心中道:“这就是他说的绝色美女?”

    一旁桌子前已经摆设好了椅凳,桌子上摆满了酒菜。吴行走到跟前,对萧元乔道:“大当家,沐兄弟与郑姑娘来了?”

    萧元乔点了点头,并不说话,只顾搂着身旁的美女调笑嬉戏,不时将手伸进美女的衣中把玩一番。

    郑惜玉一旁看着脸色娇红,连忙避开眼神,却正好与沐临风相遇,见沐临风满脸也朝着她看来,想到刚才的事,不禁来气,狠狠地瞪了沐临风一眼,沐临风眨眨眼,表示无辜。

    沐临风见那萧元乔申请态度傲慢,心下不快,看了一下吴行,脸色平静,看到他似乎很熟悉这些,见怪不怪,一时之间不知道吴行与萧元乔的关系是什么?

    这时却听吴行道:“大当家据说今天收集了不少奇珍,不如拿些出来给兄弟们见识一下。”

    萧元乔哈哈一笑后,推开身边的美女道:“倒没什么奇珍,只是劫到一辆官车,十来箱的黄金珠宝,最奇珍的就是车藏着一位绝世美女。”

    沐临风若有所悟,看到萧元乔色迷的眼神对上郑惜玉,连忙看着旁边的郑惜玉,果然郑惜玉满脸怒色,大有发作之势,旁边的吴行看到这样连忙道:“不如带出来大家观赏一下如何?”

    萧元乔先是一怔,随后笑道:“不想我萧某认识吴先生这么久,还不知道吴先生也是同道中人。”随后站起身来道:“好!”说着叫了两个喽罗上堂来吩咐他们将那绝色女子带上堂来,沐临风这才知道萧元乔所说的绝色美女并不是他身边坐的那位。

    吴行在沐临风的对面找了张椅子坐下,郑惜玉掐着沐临风的胳膊低声道:“那姓萧的根本就不将你放在眼里,你还厚着脸皮坐得下去。”

    沐临风低声道:“等下我与吴兄说下,我们就离开。”郑惜玉点了点头,脸上已经恢复正常。

    就在这时,十来个喽罗手持火铳的押上两人上堂来,上来的却是一男一女,那男子便是刚才在后堂见过的那个自称要皇上带兵来灭山寨的人,刚才隔的甚远,不及看清楚相貌,此刻再看那男子神情猥琐,年轻只在三十上下,目光涣散,显然已经被这群山贼吓傻了。

    而那女子身穿一件白色沙绸,头带白沙带顶,一块面纱正好遮住了面部,虽然面貌模糊,却依稀能从沙薄之外看到别致的脸部轮廓,那女子身态婀娜多姿,人未到香气已先至。

    沐临风虽然还未看见那女子容貌,心中也不禁一荡,不由多看了几眼。郑惜玉却在一旁冷哼一声,沐临风心中一动,故意问道:“怎么?”

    郑惜玉没待回答,却听那猥琐男子道:“山大王,你放了我吧,金银珠宝我都不要了,只要你放了我们夫妻俩。”

    那人此刻已经完全没有先前的傲慢之气。萧元乔端起身旁的酒碗一饮而尽,站起身来,怒声喝道:“你一会自称是皇亲国戚,一会又说这女子是你夫人?你当老子当猴子耍呢?”

    那男子哭着惶恐说:“我的确是皇亲国戚,她也的确是我夫人?”

    萧元乔放下酒碗,走到那男子身前,一脚踢到那男子的腹部,那男子应声倒地,杀猪般的乱叫道:“我真的是皇亲国戚,我是嘉定伯周奎的大舅子,你这样对我,我妹夫和皇上知道了不会饶了你的。”

    沐临风在一旁听得那男子自称是嘉定伯周奎的大舅子,那么这个人应该是田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