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13章【梁山水泊,还有好汉】二
    吴行满脸的兴奋,又有些迟疑地道:“你是不是叫沐临风?”沐临风点了点头道:“不错,你怎么认识我的?”

    吴行笑道:“风哥,我是小吴啊,你不认识我了?”沐临风再看吴行,没有四十也至少三十九了,还叫小吴,不禁觉得好笑。ЬánΖhū+0○一+CǒM

    吴行见沐临风仍是没有认出自己,连忙又问道:“你是不是来自边城?”

    沐临风闻言心下一凛,低声问道:“你究竟是谁?”

    吴行知道沐临风一时认不出自己,连忙道:“你还记得09年春天的一次交易吗?我是在那次被人从楼顶扔下去的吴行啊。”

    沐临风满脑子搜索着,突然灵光一闪,原来在09年的时候,他与一批越南人进行军火交易,自己方面带了一个军火专家就叫吴行,但是那次交易没有成功,两方还火拼起来,最后自己虽然逃脱了,但是手下的弟兄都命丧当场,而吴行却不所踪,当时自己还以为是吴行出卖了自己,逃到越南去了,不想他却也来到了明朝,不过当时他最多也就二十五岁左右,怎么此刻看上去却有四十上下?沐临风一时也不能明白,试探着问道:“你是军火专家那个小吴?”

    吴行立刻频频点头道:“风哥,你终于认出我来了?”但是看着沐临风满脸地诧异,吴行也知道沐临风在怀疑什么,立刻解释道:“我到这已经十五年了。”

    沐临风心下一凛,这才明白为什么他看上去比原来大了许多,连忙问他道:“你怎么会成为梁山二当家了?”

    却又听吴行带着伤感道:“我掉下来那天正好落在水泊梁山的山崖上,浑身内骨尽断,幸好这水泊梁山的大当家将我救了下来,才得已活到至今,我本也想下山去,不做这山贼,但是那次摔伤已造成我终身残疾了,现在虽然能行走,但是每逢刮风下雨我的关节到处都疼。现在只有在山上做这二当家才能有碗饱饭吃。听说现在天下又不太平,大当家也真拿我当自家兄弟看待,更何况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一个想做什么又不能做什么的人,只可以修做一下机械的东西,不过这些东西确实为水泊梁山带来一些事业。”说到最后颇有些自豪。

    沐临风频频点头,虽然在之前与吴行并不算太熟悉,不过能在异地异时空遇到故人,还是十分兴奋的。吴行又问沐临风道:“风哥。你现在做些什么?”

    沐临风苦笑:“我刚来这里,那里可以做什么?”

    吴行认真想了一下,对沐临风道:“不如风哥也随我入伙,大当家最欣赏你这种人才了。”

    沐临风为之哑然,想不到吴行提出这个问题,不过这也可能是最好的办法,毕竟自己在未来时代干的就是黑社会,在这里当山贼,虽然名义不同,不过本质一样。

    在这十几天里他已经想得很清楚了,自己赶去江南发展,目的想通过冯老板这个人来实现自己的理想,但是在此遇到自己的兄弟,事情发生了变化,一时无语。沐临风心想现在天下纷乱,揭竿起义的事到处都是,现在陕西那边李自成想必已经搞得有声有色,四川的张献忠可能也竖起了旗帜招兵卖马了。但是现在自己是劫后余生,这条命是捡回来的,没有必要再去冒险,下次可不一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想到这里当下摇头道:“我干不了这个。”

    吴行笑道:“风哥,你可别忘记你以前就等于是干这行的,现在岂不是如鱼得水,又可以一展拳脚了?”

    沐临风眼睛一转,道:“不如我们一起去江南发展吧,现在北部战争纷乱,皇太极已经驾崩了,现在的清军应该是多尔衮大权独揽,相信很快就拉大军下来,如果我们做山大王,且不说现在战争没有什么人做生意,而且我们的力量不够强大,随时受到死亡的威胁。但是江南不同,虽然明末清初的交替阶段是乱世,可是江南还是相当繁华,如果按照历史发展,至少江南还有四年的时间是稳定,而这四年时间则可以让我们做很多事,凭着我们两兄弟未来的知识,我想我们虽不能做什么政治、军事家,但是做一个大商人是绝对是不成问题的,而你又何必委屈了自己做起山贼来。”说到最后,饱含深情,沐临风也不得不佩服自己的临的口才了得。

    吴行本就是不想做山贼的,无奈梁山大当家是他救命恩人,听得沐临风神情转动,不禁也有些心动。

    沐临风继续道:“你小有残疾,身体不便,如果战争起来,虽然你有机会得到枪支的保护,但是你还应该知道战争是残酷的。但是在江南就不同了,你有现代知识,还怕饿死不成。而且以现在的局面看,外国应该已经出现比火铳先进的枪支了,实在不行,我们就干老本行,到时候你我兄弟二人,一起去创立一番事业。”

    吴行脸有动色,但是似乎想到什么,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道:“不行,大当家对我有恩,我不能离开。”

    沐临风哈哈一笑,拍着他的肩膀道:“如果你不说,我还以后你是这种人呢?”接着神色一正说:“其实我只是随口一说,如果让我去江南也不知做什么好,不过我倒想看一下你的大当家。”

    沐临风心中却盘算着:“吴行已经动心,不过念于梁山贼首对他有恩,我不妨先留在这里,日后再好好劝他。”

    吴行心中一喜,脸上也显露出来,“如果风哥去了,大当家一定委以重任。”沐临风看的心中好笑,知道吴行是一个直性子,也不驳他,点了点头。

    此时听到阵中郑惜玉叫道:“你聊完没有?”

    吴行向郑惜玉处看了一眼,心情似乎特别愉快,道:“风哥还真不改本色,半个月就让你泡……”

    沐临风连忙捂着他的嘴轻声道:“你找死啊,轻声一点行不行?”说着放开,可怜看着他,吴行一脸神秘怪异。

    沐临风看着郑惜玉走近,想到最重要的事,连忙说:“冯家商队的孔武是我刚结拜的兄弟,你看就放他们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