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12章【梁山水泊,还有好汉】一
    孔武立刻跪到车内,倒上一碗酒,饮了一半,将另一般撒在车内道:“孔武愿与沐临风结为异姓兄弟,日后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如违此誓天诛地灭。BΑΝZんǔOO一殿còΜ”说着抬头看着沐临风。

    沐临风对于这种礼义也不甚明了,看孔武一脸真诚,立刻也跪身下地,学着孔武的样子饮酒发誓后,问孔武道:“不知孔兄今年贵庚?”

    孔武笑道:“二十有六了。”

    沐临风笑道:“沐某今年尚才二十四,那么孔兄即是兄长了。”说着对着孔武拜了一拜道:“请受小弟一拜。”

    孔武连忙扶起沐临风道:“我只是虚长几岁,论能耐见识还不及沐兄弟,受之有愧。”

    沐临风笑道:“我们讲的是情,真情贵乎心,是我托福。”两人相视一笑,旁边的郑惜玉看到眼光闪动。

    孔武突然插口说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道:“那么你的妹子就我的妹子了?”

    沐临风心下诧异,那边的郑惜玉已经说道“那当然。小妹有这样的一个哥哥求之不得,以后他想欺负我,大哥可得出面帮我。大哥我敬你一杯。”

    沐临风满脸疑惑,不知郑惜玉此举是何意,郑惜玉却对他神秘一笑。

    孔武举杯对着郑惜玉说:“我有这样的一个美丽大方的妹妹也不知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

    沐临风唯有苦笑,与孔武拜了把子,痛饮了几杯后,便无所不谈,直到这个时候。

    沐临风这才知道孔武家乡原来闹饥荒,小时候逃荒来到南京,是冯老爷救下了他,此后便一直跟着冯老爷做事。沐临风不想勾起他不愉快的回忆,只好不断喝酒。

    当孔武问及沐临风身世时,沐临风胡诌道:“我只是南洋的一个普通商贾,到中原来做生意,后又去了关外,哪知得罪了当地权贵,所以落得如此田地。”

    孔武是直性子,对沐临风深信不已,眼神中充满了惺惺相惜的神色,看得沐临风看孔武看的不禁一阵内疚。

    郑惜玉却看的真实,知道他虽然骗人,不解何意,但是也没有当面揭穿,而且此刻他的身份是沐临风的妹妹。

    正当三人饮酒叙欢之时,突然听得车外有人叫道:“不好,有马贼,扯紧!”接着三声急促而尖锐的叫声,想是遇敌的信号。

    孔武立刻变了脸色,对沐临风道:“你们呆在车内,我出去看看。”说着推门而出。

    沐临风对郑惜玉道:“你身体刚刚恢复,还是待在这里。”也不等着郑惜玉说话,也跳了下去。郑惜玉脸色秀目起色,也不知想些什么?

    只见马队中所有壮汉已经围住车,保护物品。手握兵器看着西面山头,沐临风走到孔武身旁问道:“怎么回事?”

    孔武微微一笑,露在强大的自信,说:“这是常有的事,沐老弟不必担心。”

    沐临风向西山看去,只见西山之上人头涌动,虽已是夜晚了,但是月光如晈,依稀看得清楚,沐临风对孔武道:“这就是山贼?”

    孔武微微点头,拔出钢刀架于胸前,沐临风也连忙将手枪握于手中。

    孔武看的奇怪,问道:“沐老弟,你这是?”

    沐临风不担心别人知道自己的东西,微微笑道:“暗器。”

    孔武这才点了点头,对沐临风道:“一会我们没有动手,沐老弟也千万不要动手,我家老爷在这一路都有交情,当中应有什么误会。”

    沐临风点头称是,却在这时身旁多了一人,沐临风转头一看,正是郑惜玉手握软剑站在一旁,沐临风连忙道:“你伤初愈,还是进车休息。”

    郑惜玉见沐临风关心自己,心中微微一热,却听得山上一阵呐喊之声,随后山上之人皆向山下冲来。

    郑惜玉眼尖,连忙拉着沐临风轻声道:“你看他们手里有火器,小心点。”

    沐临风待他们走近,定睛看去,才隐约发现有一点不同,只见那些山贼各个提着钢刀,部分人还握有火铳。

    沐临风正犹豫间,那群山贼已冲下山来,将商队二十余人团团围起,山贼足足有百余人,提刀的站在前方,拿火铳的端起枪瞄准着。

    孔武暗中发怵,心中暗自盘算,强作镇定道:“在下是冯家商行的孔武,想与当家的说话。”

    这时山贼一人骑着马冲下山来,不时已经到了阵前,沐临风只见此人粗眉细眼,身材消瘦,年纪已有40上下,沐临风觉得此人甚是面熟,心下更怪了,于是落足眼力向前看去,却听那人对着孔武叫道:“留下货车,保你们一人不少,平安离开。”口气甚是傲慢。

    孔武心中恼怒,但是还是很礼貌道:“还未请教。”那人冲天而笑道:“好说,在下便是水泊梁山二当家吴行。”

    沐临风听得那人自称水泊梁山的二当家,心中一振,脱口而出:“水泊梁山?梁山好汉?”随后又感觉吴行这个名字颇为熟悉,不禁多看了吴行几眼。

    不想吴行也注意到沐临风,向沐临风这边看来,两人目光焦及,都不禁心下一凛。

    吴行脱口而出叫道:“风哥?风哥,你是风哥吗?”

    沐临风诧异地看着吴行,事前就觉得他的名字十分耳熟,此刻见他相貌也似曾相识,不禁脑子一片浑噩,不知如何是好。

    孔武听的吴行竟然叫沐临风老大,心中一凛,诧异地看着沐临风,似乎已经认为沐临风就是水泊梁山的大当家了,怒色陡起,沐临风知道他是一个正直的人,最不喜与山贼为伍。

    沐临风突然间感觉背后不舒服,不由回转过头,只见郑惜玉满脸不屑的目光看着自己,似乎在说:“土匪头子。”

    沐临风走过去,对郑惜玉轻声道:“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看我像是山贼么?”

    郑惜玉看了沐临风几眼,转过头不屑为之。

    沐临风表示无奈,心道:“一时之间也不能说清楚。”接着又走到孔武身边轻声道:“孔大哥,有什么事等一下我们回来再说。”顿了一下,又道:“我们是兄弟,一辈子都是兄弟,我自然不会骗你。”

    孔武看着沐临风冷哼一声,但是脸色惭缓。

    沐临风心急知道这个吴行到底是谁,要是在现代有人认出他,一点也不奇怪,但是毕竟这里是明朝,能有人认识他,不是出鬼了是什么?沐临风走到吴行身旁,低声问道:“你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