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11章【途中贵人,异姓兄弟】四
    沐临风见孔武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也不再多说,接过再次多谢。版主零零壹点坑母

    孔武笑道:“你谢我个啥,要谢就谢我们家老爷。”之后孔武又络绎不绝地讲了冯老爷的许多善事,从孔武的眼神中,沐临风看出他对冯老爷是相当的崇拜,而且孔武在冯家身分看来也不低,沐临风也没细问。

    听孔武如此称赞他家老爷,沐临风不禁也有了一种向往的感觉,很想一睹那冯老爷的风采。待孔武走后,沐临风这才仔细地看着那女子的样子,脸色似乎不再像早上那般灰白,心道:“这胡郎中似乎还真有几手。”

    以后数日行程内,沐临风整天守护着车中女子,有空跟着孔武两人一起喝两杯,孔武也看出沐临风自那天一番交谈之后神情有些抑郁,不过沐临风没有说,他也不好多问。

    其中空闲的时候,沐临风也仔细想过自己的去处,最后想来想去还是去江南稳妥。一是因为自己不喜欢战争,二来自己对经商更有兴趣,三来也想见识一下秦淮六朝粉都是什么样子,四来如果真的可以一睹秦淮八艳的风采,岂不一举四得,更是妙哉?

    又过了数日,那女子已经吃了孔武商队的第四支人参,脸色大见好转,业已醒转过来,只是身体还是很虚弱,尚且不能言语,不过心情却不是很好了。

    天气越来越冷,孔武够义气,借了几件衣服给了他。过多几天,女子除不能动之外,但是已经可以说话,这个时候沐临风才完全放下心头大石。

    这几日,沐临风坐在车内无聊时就与那女子胡乱调侃,那女子觉得沐临风说话毫无正经,所以不冷不热,但见沐临风对她日夜守护,又想到自己身子都让他看过了。女子的贞节被污辱,除了嫁他只有去死,别无他法,心自顾影神伤。当沐临风在她醒后第三天才知道原来这女子姓郑名惜玉,乃是福建南安人,但是具体为何她会去行刺皇太极,郑惜玉却没有多讲,沐临风也没有多问。

    沐临风见郑惜玉身体好了大半,陪伴郑惜玉的时间就少了很多,每日便与孔武饮酒作乐,每次喝酒的时候胡郎中都要来干涉。沐临风心下了然,虽不满,但是自己此刻是寄人篱下,只好低头喝闷酒。孔武也将此事看在眼里,几次去与胡郎中周旋,却都只能拖下数日。

    沐临风过意不去,决定商队进入济南府时离开。

    孔武苦劝沐临风道:“兄弟不必往心里去,且让我再去与胡郎中说说,只要能再拖几日也就到南京了。”

    沐临风心中对孔武不甚感激,但是也不想他难做,苦笑道:“孔兄不必再费口舌,我意已决,到济南府后我们就分道扬镳,日后有缘,在南京我们还会再见,况且我还要亲自登门谢冯老爷对舍妹的救命之恩呢。”

    孔武见沐临风表情坚定,也只好不再相劝。

    三日后傍晚,沐临风随行冯家商队已经行至济南府外五十里境内长山县外停下休息,沐临风正在车内与郑惜玉说笑,听得孔武敲着车门道:“沐兄,明天就要到济南府了,也不知哪天能再相见,不如今夜我们痛饮几碗酒。”

    沐临风连忙打开车门,对孔武拱了下手道:“孔兄实在太客气了。”说着跳下车来,站到孔武身旁,看着孔武手中的两酒坛,哈哈笑道:“孔兄盛情相邀,小弟唯有奉陪。”

    孔武憨厚一笑,将一坛酒递给沐临风道:“沐兄,小弟有个不情之请,不知沐兄……”

    沐临风将酒坛放到车上,爽朗笑道:“孔武对沐某如同手足,一路上诸多关照,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了。”

    孔武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只是在下觉得与沐兄聊的甚是投契,一路之上,听沐兄谈古论今,实在羡煞孔某了,孔某想与沐兄拜个把子,结为异姓兄弟。而且还有一点私心,我知道兄弟必是非凡人,如果出人头地了,那样我也有吹牛的本钱。”

    沐临风第一次听得孔武开玩笑,也不觉心怀大开,笑道:“这是孔兄抬举沐某了,沐某早已将孔兄当作兄弟看待了。”

    孔武一听沐临风并不拒绝,连忙笑道:“沐兄知道在下没读过几年书,一路上听得沐兄说天论地,着实长了不少见识,莫望沐兄不要嫌弃在下才是。”

    郑惜玉此时也坐起身来,推开车门,对沐临风与孔武道:“两位既已惺惺相惜,莫到结拜之时,却已冻死在车外了吧。”说着掩口一笑,已全无当日刺杀皇太极时的霸气。

    其实这几日,沐临风一直在与郑惜玉闲聊,除了郑惜玉的身份,他们无处不聊,虽还未到了知己之情,却也不再像先前那般,郑惜玉甚至开习惯沐临风的调笑,如果不是特别过分的,倒没有为难沐临风。

    沐临风还将孔武如何收留他们,自己如何谎称他们是兄妹等等事情都告诉了郑惜玉。沐临风虽然好色,但是此次与郑惜玉同车共寝,却半点越轨行为都未做出,不是他不想做,而是他身手却不如郑惜玉好,这一点他在关外之时就已领教了,不过调笑是少不了。

    孔武这数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郑惜玉如此面貌,以往不是郑惜玉伤重未醒,就是在车内调养身体,每日饮食也是沐临风服侍,从未曾出过车门,这次正面相见,只觉郑惜玉满脸红晕,眼睛出神,已与初次相见截然不同,恢复了不少生气,光彩流动,艳光逼人,直看得孔武目瞪口呆。

    郑惜玉虽数日来被沐临风看得不少,但如此率真的一双眼睛,却还是头一次见到,不由双颊生红。沐临风却没注意两人表情,连忙笑道:“是啊,外面天气太冷,你我还是进车内详谈。”说着跳上了车,也拉着孔武进车。待两人进车后,郑惜玉将车门关进,车内甚是宽敞,沐临风手中酒坛拿过放到车中火炉上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