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10章【途中贵人,异姓兄弟】三
    沐临风想到这时期秦淮有“秦淮八艳”,本想问问孔武究竟那八艳是何模样,但是又怕孔武将自己想成整日留恋于花街柳巷的纨绔子弟,不免小看了自己,况且“秦淮八艳”也是后期给取的名字,孔武不定识得,再则沐临风与孔武的聊天中似乎也感觉到孔武只是一介武夫,跟他说风花雪月简直是对牛弹琴。bāNΖΗu#0零㈠点℃ōm

    沐临风心系南京,不由详细询问。据孔武介绍,正如沐临风知晓的一般,虽然关外与陕西等地都连年征战,但是南京等江南地区都是非常繁华安定的,看到孔武的车队,不由心中一动,心想:“如此不如找点事做,也不至于庸碌,凭着自己知道的历史,凭着自己的学识,做几项生意应该不成问题,而且说不定还能一睹八艳的风采,成为她们的裙下臣,座上宾呢。”

    沐临风突然想到了一部小说叫《寻秦记》,当中的主角项少龙就是回到了秦朝,之后便艳遇不断,开始了自己的王图霸业的。沐临风觉得自己不像项少龙那般身为特种部队,而且性格上项少龙完全不同,项少龙也只是书中虚构出来的。不料自己却已经步其后尘,自己没什么大野心,此刻只想安稳过完余生。如果艳遇可以的话,能一睹古代八艳的风采也不错。

    不过想到没有强力的表现,雄厚的经济实力,那又是不可能的。沐临风想道:“项少龙回到秦朝,书就叫《寻秦记》,那么我此刻在明朝,如果能回到21世纪的话,可以自传一本《寻明记》了。”想到这里,沐临风不由轻笑出声。

    孔武见沐临风无故而笑,一脸诧异。

    沐临风看着孔武脸上的神色,知道自己刚才失态,连忙道:“我只是想到一件家乡好笑的事,所以不自觉的就笑出来了。”

    孔武道:“我正想知道一下你家乡的事,究竟是何笑话,不妨说来听听。”

    沐临风本来只是随口一说,不想孔武却当起真来,沐临风心下寻思着笑话,但是发现每个笑话都不适合和孔武讲,沐临风所知道的笑话,要么就是现代意识太强,怕孔武听了根本不懂,要么就是沐临风泡妞时所用的**黄色笑话。

    沐临风随口挑了一个笑话讲给孔武听,孔武听得仔细,却不甚明了。

    沐临风看着孔武呆滞的脸孔不禁好笑,孔武则以为沐临风讲得笑话应该好笑,只是自己听不明白,但是在手下面前又不能失去面子,连忙也随着沐临风傻笑起来。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走了,太阳已经升到正头了。沐临风想到那受伤的女子,被那胡郎中已经医治了两个多小时了,不知病况如何?

    孔武心知其意,笑对沐临风道:“沐兄弟在担心令妹吗?放心吧,胡郎中是江南有名的神医,没有什么是他治不好的。”

    沐临风道:“不过已经诊治了两个小……一个时辰了。”

    孔武笑道:“放心,我去问问。”说着调转马头,骑向胡郎中那马车前,叫道:“胡郎中,我朋友妹妹的病情如何?”

    却听车中胡郎中的声音道:“本来她不但有外伤,似乎还受了重伤,不过已无甚大碍,我已用银针封住了她几个大,护住了五脏,只要用长白山人参调养些日子,身子自然就慢慢好转了。”

    孔武道:“如此谢谢胡郎中了。”

    胡郎中道:“你叫那汉子将这女子送到后面的空车内好生调养吧。”

    孔武连忙叫住沐临风,将胡郎中的话告诉他,沐临风连忙下马上得胡郎中的车内,对胡郎中拱手道:“胡郎中的救命之恩,不知何以为报。”

    胡郎中叹气道:“你待你妹子病好转后就尽快离开车队吧?”

    沐临风诧异道:“这是为何?”

    胡郎中道:“令妹的内伤并不是一般人物所伤,而是中了满洲第一武士钮轱辘所为。”

    沐临风似乎觉得这个名字在哪听过,突然想起在清军行营的马厩里,听豪格说过。

    沐临风心道:“难道这个女子受枪伤之前,还与纽轱辘交过手?”想来自己也没亲见,也不好说什么。

    却听胡郎中道:“我常年在关外行医,与那钮轱辘倒是有些交情,你们定是得罪了满洲的皇亲贵族,才逼得钮轱辘出手的。”

    沐临风心中虽有不解,但看到对方下逐客令,也不再多说,拱手对胡郎中道:“只要舍妹一醒,在下自然离开,不会令先生难做的。”

    胡郎中面无表情,拿起手中书籍继续阅读起来,轻声道:“如此甚好。”

    沐临风抱起那女子下了马车,孔武将他们引到一辆马车前,对沐临风道:“你不要见怪,胡郎中是我家老爷的至交,此次我们出关办货,也是凑巧遇上的,我在南京见过几次,只好让他坐个顺风车,你先暂且留下,待我日后再与胡郎中说说。”

    沐临风见孔武真心以待,同时对那个那个冯大财人有一种神秘的感觉,当下对孔武道:“不瞒孔兄,其实我们兄妹确实得罪了满洲皇族,如此便给你们添麻烦了。”

    孔武似乎对满州没好感,冷声道:“满洲哒子吗?一群野蛮还没有开化之人而已,这里是关内,还怕他们能冲过来不成?”

    沐临风微微一笑,心道:“不知道皇太极提前死亡,是否影响道了历史的进程,清军还会不会入关呢?”

    孔武说着便让沐临风抱着那女子上车,自己走到另外一辆车前,不一会回到沐临风的车前,将人参递给沐临风道:“这便是长白山的人参,待日中伙食时,你给令妹熬上吃了。”

    沐临风想不到对方如此大方,一时心存感激,放下手中女子,连忙道:“这是如何使得?”

    孔武笑道:“沐兄你我一见如故,这一点小忙不帮,日后我如何行走江湖?而且我家老爷可是南京城内有名的善人,要知道这支人参能救令妹的命,他不会多说一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