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09章【途中贵人,异姓兄弟】二
    沐临风远远看见那行行车之中扬有一旗,上写有一“冯”字,这才放下心来,知道不是关外皇太极或山海关官军的人马,应该是个商队或者镖局。banzhu~001~com

    沐临风心道:“如此自己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况且这女子有伤在身,不如下山与那商队结伴而行也好有个照应,说不定还能帮助这女子治疗去身上的伤呢。”想到这沐临风连忙收拾好东西,将那女子身上风衣脱下自己穿上,抱那女子上马去,纵身上马,一扬马鞭向商队追去。

    那商队见一旁有人骑马奔来,前面的人立刻勒住缰绳下马,顿时一阵马的嘶叫声和的喝声,停住队伍,端是训练有素。

    商队中不少年轻汉子已经掏出刀刃提于胸前,对着沐临风来的方面一字排开。一骑马的大汉越众而出,对着沐临风处叫道:“阁下是哪条道上的朋友?”

    沐临风将马奔至离商队不远处,勒住缰绳,定睛打量那骑马汉子,只见那大汉眼大眉粗,鼻高唇厚,下巴隐有胡渣,年纪约摸三十岁左右。那男子见沐临风穿着发型都很奇怪,不禁一阵诧异。

    沐临风心中明白,对那人拱手胡编道:“在下南洋商人沐临风,因在关外买卖折了本钱,现今舍妹又身受重伤,只是想与贵商队结伴而行,有个照应,没有其他恶意。”

    那骑马大汉向沐临风这看来,沐临风知道此时正值兵荒马乱之期,那人定是不会轻易相信自己,用满脸期待的眼神看着那人。

    那骑马大汉策马而近,在沐临风周围打转了良久后才对沐临风道:“好吧。”

    沐临风这才安下心来,拱手对那人致谢。那骑马大汉看了看沐临风怀中的女子,对他道:“令妹伤得着实不轻啊。”

    沐临风连忙对那大汉拱手道:“兄台眼光犀利,我们本是在生意场上得罪了,不料对手竟狠下杀手,一路追杀我们至此,舍妹还被那人打成重伤。”沐临风缸说完就有些后悔,生怕他们知道自己有人追杀,怕惹麻烦不愿结伴。

    谁知那那大汉并喂在意,笑道:“正好我们队中就有一郎中,不妨让瞧瞧。”

    沐临风喜道:“如此甚好。”

    说着抱起那马上女子跟在那大汉走到一车前,却听那大汉对着车内道:“胡郎中,这有一女病患,受了伤,您老给瞧瞧。”

    只听车内一苍老的声音道:“抱上车来。”说着咳嗽了几声。

    沐临风连忙将那女子抱上车,那大汉帮着撩开车前布帘,沐临风进得车内,这才看清楚那胡郎中的模样,只见胡郎中已两鬓班白,一双眼睛却甚是有神,一屡青丝撇于口下,手中正拿着一本书看着,见沐临风进来,头也不抬,口中道:“放下。继续赶路,别误了行程。”前面对沐临风说,后面显然是对那大汉说的。

    那大汉连忙对那老者道:“是,胡先生。”说着撩下帘子,大声道:“继续起程。”

    沐临风将手中女子放到车内,让她平躺下来,对那胡郎中拱手道:“胡先生,麻烦你看看。”

    胡郎中轻咳几声,抬头对沐临风道:“你放下她便可,老朽看病不喜欢外人打搅。”

    沐临风立刻会意,笑道:“好,在下这就出去。”说着又拱了拱手,退出车外。

    沐临风跳下马车,骑上自己的马,纵马到大汉身旁,对那大汉拱手道:“感谢兄台。”

    那大汉从马旁拿出一个酒袋,饮了几口,哈哈笑道:“大家都是江湖儿女,何必客气。”说着将酒袋递给沐临风。

    沐临风看了一眼那大汉,随手接过酒袋,连饮几口后,只觉得不似21世纪的那种白酒,还有些甘甜,连忙赞不绝口,随后对那大汉道:“还未请教兄台尊姓大名?”

    那大汉笑道:“在下孔武,阁下如何称呼?”

    沐临风心想,真是名如其人,想是一个直爽之人。沐临风将酒袋还给孔武道:“在下沐临风。”

    一路之上,沐临风与孔武聊得甚欢。从孔武口中,沐临风得知,原来孔武是南京冯家商行的护院,这次到关外主要是运送一些重要的货品。

    沐临风随着一行人行了半日,只见路上行人也已渐渐多了起来,不时孔武道:“沐兄前方就是山海关了。”

    沐临风向前看去,依稀已经看到高耸城墙。再行片刻,却见护城河既深且阔,城高墙厚,确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难怪努尔哈赤、皇太极两代满洲皇帝想入关皆难于登天。如果不是皇太极的离间计陷害了袁崇焕,让他守个十年八年,明朝的历史又如何?

    不时马队已经到得城门之前,孔武立刻勒住缰绳,叫停马队,随后队沐临风道:“我上前去说话,沐兄轻稍后。”

    沐临风点了点头,却见孔武跃下马来,走到城门处,与守关将领正交谈着什么,随后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将领,那将领连忙队他恭敬起来,态度俨然与对其他过关之人不同。

    进了山海关,沐临风一阵心安,至少他知道清军已经拿他没有办法了。孔武令人在街市买了些日用品与食物,并没有停留的意思,一路南下,吃食都在途中,也不住宿。

    不日已经到达永平府境内,听孔武所说,此次路程将经过天津卫,河间府,再过黄河经济南府,由济南府南下充州府,由充州府取道安东卫,再沿海取道淮安府,再由淮安府到扬州,最后再到达应天府,也就是南京,总行程估计要有一个多月时间。

    沐临风突然想起了南京城里的淮河,在21世纪的时候,沐临风曾经不止一次游玩过,当时的旅游小姐说,此时的秦淮虽然在1985年的时候大肆整修过,但是还是远不及明末时期的十分之一。也使得沐临风随之想到了“十里秦淮”、“六朝金粉”的繁盛风景,与“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的诗句,心中突然有了一种特殊期待,甚至高过了沐临风想回到现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