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06章【吾非英雄,亦能救美】上
    虽然那人走开了,但是行辕外已经站了岗哨,沐临风心下着急,大玉儿道:“看样子他们说的刺客并不是你,我一会引开他们,你乘机逃走,记住一路向西南。BαΝΖΗú~零0一~COM”

    沐临风一把搂住大玉儿的蛮腰,深情地吻了一口,道:“如此,多谢娘娘了。”大玉儿刚欲再索吻,沐临风已经松开了手,走到行辕的门口。

    大玉儿无奈,看着沐临风良久后,走到门口,掀开门帘。门外的士兵刚要行礼,大玉儿立刻制止,轻声道:“免礼,小声点,别惊醒皇上。”随后烟看着前方,佯装惊讶道:“那边有人。”士兵们立刻向大玉儿所看方向跑去。

    沐临风乘机将大玉儿拉回,再吻一口,道:“娘娘,保重,记住在下的话。”说着看了看两旁的情况,待见周围无人时,立刻跑了出来。

    大玉儿一脸茫然地看着沐临风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中,不由深深地叹了口气。

    沐临风出了大玉儿的行辕,这才感觉到原来外风寒风正盛,不禁打了几个冷战。沐临风避着士兵,在帐篷边上左闪右跃。可是现在天色昏黑,天空半个星点没有,哪里还能分清东南西北。沐临风只有借着帐篷前的篝火的光亮,一阵乱闯,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地方可能是皇太极行军的军营,到处都是帐篷,到处都有士兵。

    沐临风总是背着士兵所追捕刺客的反方向而行,不时已不知自己身处何处了,心下一阵慌乱。正着急时,沐临风闻到一股异味,这才发现自己跑到了马厩之中。沐临风心中笑道:“真是天助我也。”

    本来想着骑上一匹马,赶紧逃跑,但是随后转念一想:“这样不行,目前清军还没有发现我,我这样岂不是自暴目标?”想到这里,沐临风躲到马厩当中的草垛中,寻待时机。

    正在此时不远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沐临风心下一凛,随后拿了几垛干草挡在身前,不敢出声。

    随后听一人喝道:“区区一个刺客,就闹得我军营大乱了?”声音甚是威严,随后一个声音颤颤巍巍地道:“王爷,这个刺客身形矫捷,动作迅敏,实在不是一般刺客所能比。”

    先前威严的声音又道:“难道是武林中人?先别通知我父皇,去请纽轱辘前辈来。”说着一阵脚步声随后传远。

    沐临风在草垛之中心下寻思:“这个时候难道真的有什么武林高手能够飞檐走壁?”随后又在寻思那个王爷是谁,心中盘算道:“这个时候应该是与明朝作战的时期,能在军营中调动军马,而且是皇太极儿子的,应该只有豪格一人?难道是他?”

    沐临风正寻思着,突见眼前一个黑影闪过,随后一个身材娇瘦的身影出现在马厩内。沐临风一动不动,仔细看去,却见那人一身黑衣,脸上也带有黑布,根本看不清楚样子。沐临风心道:“难道他就是刺客?”

    那黑衣人在马前解着绳索,估计准备偷马而逃。却在这时,突听一人叫道:“刺客向那边去了。”

    黑衣人闻言一惊,连忙向沐临风处走来。沐临风心中暗急道:“喂喂,千万别过来,你要躲也躲一边去嘛。”

    黑衣人迅速拿起几垛干草,挤进沐临风一旁的草垛之中,离沐临风只有不到半米远,不过并没有发现沐临风。沐临风心中暗骂不止:“被你害死了。”

    一声马蹄声由远至近,一个粗旷的声音道:“你们去马厩里搜看看。”

    沐临风冷汗直下,心道:“完了,早知道不如呆在大玉儿那里,可能还比较安全呢。”

    正想着,一群士兵举着火把走进马厩,拿着长枪在草垛里插来插去,眼看就要插到黑衣人与沐临风处。

    却听那粗狂的声音叫道:“你们拿火把进去干么?想烧了马厩吗?将火把熄灭,用长枪每一尺处插一次。”

    士兵们立刻将火把熄灭,那粗旷的声音又道:“你们站着做什么?去别的马厩里搜。”

    沐临风知道到了生死关头,立刻将枪握在手里,只待一有人想这边,他就立刻开枪。

    沐临风侧头看向那黑衣人,隐约看见他手中也握有兵器,不时转头看向他,也是一惊。沐临风向他微微一笑,那黑衣人满脸疑问地看着他。

    却在这时,一个士兵一枪在那黑衣人身上插下去,只听那黑衣人闷哼一声,沐临风暗自替他着急。

    正在这时,突听马厩外一人叫道:“刺客向粮草处去了。”

    那粗旷的声音叫道:“不好,他想烧军粮。快走。”说着一群人奔跑着向另外一处跑去。马厩里顿时士兵走的一干二净。

    待脚步声逐渐消失时,沐临风慢慢向那黑衣人处挪去,见那人右手捂住左胸,手指间鲜血不止地外流。

    沐临风轻声问道:“你怎么样?”黑衣人闻言,立刻右手拿起短剑,架到沐临风的脖子上,虽然受伤不轻,但是动作仍然十分迅速。沐临风不敢动弹,将枪暗暗指向那人,口上却道:“自己人,自己人。”

    黑衣人威吓道:“什么自己人?”

    沐临风听声音,才发现竟然是个女子,而且她声音颤抖不止,显然受伤不轻。

    沐临风心下不忍,连忙道:“你让我先帮你帮扎一下伤口,有什么事,一会再说。”

    女子看着沐临风,冷声道:“不用你的好心,谁知道你是不是满洲走狗。”

    沐临风心下甚怒,好心帮她,她不但不领情,反而出口污蔑她,心道:“好吧,那你就等流血过量吧。”

    那女子见沐临风良久不说话,连忙问道:“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被我说中心事了?”

    沐临风冷笑一声,道:“我若是满洲走狗,刚才就应该将你交出去了。”

    那女子闻言心下一凛,随后道:“你真不是满洲走狗。”刚说完手微微一颤,随后倒在一边,昏厥过去。

    沐临风一惊,连忙上前查看,只见那女子胸前已经满是鲜血,沐临风低声道:“如此得罪了。”说着从腰间,将大玉儿那里带出的床单拿出,撕了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