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05章【胯下美人,床上谋士】下
    沐临风双手已经握住了大玉儿的双峰,轻轻地揉捏着,大玉儿被沐临风的手法挑起了欲火,娇喘不止,沐临风立刻封住大玉儿的口,随后轻声道:“我是说对娘娘最好的。版主0零壹电COM”

    大玉儿搂着沐临风的脖子道:“要说最好的还是睿亲王多尔衮待我最好。”

    沐临风自然了解这一点,吻着大玉儿的脖颈处道:“怎么个好法?”说着手已经向下游去,大玉儿在沐临风怀中扭动着道:“就是……就是像你这般……这般对我好。”

    沐临风心道:“果然是个。”

    大玉儿接着道:“他还送过奴家一个手帕。”

    沐临风扯开自己的裤子,拨开大玉儿的双腿,开始挺进。大玉儿双手牢牢地抓住沐临风的脖子,娇喘不止,沐临风也不怕她声大,路过的士兵就算听见,也只会认为与她办事的会是皇太极。沐临风道:“那么这个手帕还在不在?”

    大玉儿已经浑身颤抖,道:“在……我一直收着呢……”

    沐临风沉声道:“我厉害,还是皇上厉害?”

    大玉儿自然明白沐临风所说的是指什么,娇喘吁吁地道:“自然是你厉害。”

    沐临风最后挺进,终于将种子散在大玉儿的。沐临风将头埋在大玉儿的双峰中,不时轻吻几口。心想自己竟然能上了满蒙第一美女,不禁心下一阵得意,要知道自己在未来所上的女子,又有哪个能与大玉儿媲美。

    大玉儿娇喘不止,要知道皇太极本就大她二十几岁,如今她方才二十五岁,而皇太极已快过半百,如何能和沐临风这般身体所比,自她十二岁嫁给皇太极以来,已经整整十余年没有享受过真正的闺房之乐了。大玉儿平静后,立刻想到自己的安危,抚摸着沐临风的头道:“你刚才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沐临风侧到一边躺好,道:“只要你用他给你的手帕写一封信,请他秘密相见。请娘娘相信,他不但会帮助你,而且也有力量帮助你。”

    大玉儿半信半疑,道:“你怎知道他肯定会帮我?”

    沐临风亲吻了一口大玉儿道:“就凭娘娘如此的姿色。”

    大玉儿顿时明白过来,随即问道:“万一他不爱美人爱江山呢?”

    沐临风笑道:“我说了,请娘娘亲自去见他,那时候就要靠娘娘的功夫喽。”

    大玉儿自然明白沐临风所的功夫是什么,想了一会,突然问道:“那么你如何使人不怀疑皇上的死因呢?”

    沐临风笑道:“我自然有办法,不过天亮前,娘娘可要先助我逃走。”

    大玉儿奇道:“你不是会仙法嘛?用你来的方法走啊。”

    沐临风不禁汗道:“她还当真了。”随即对大玉儿道:“我方才不是说,我已经走火入魔了么。”

    沐临风坐起身来对大玉儿道:“好了,我的事一会再说,你先找东西将皇上身上的血迹擦去。”要想让大玉儿真的相信自己,助自己逃跑,看样子首先先要让她真的相信自己能让皇太极是无疾而终。

    大玉儿起身穿好衣服,点了一盏油灯,找来几块碎布将皇太极身上的血迹慢慢拭去。随后问沐临风道:“如今又当如何?”

    沐临风笑道:“你再看皇上身上,可否能看出伤痕来?”

    大玉儿蹲来,仔细看着皇太极的中弹处,只见两个针头小的伤口,此刻也早已结巴,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大玉儿不禁喜道:“当真看不出来。”随后又道:“床上的血迹又当如何?”

    沐临风问道:“这里还有没有换洗的床单被套?”

    大玉儿道:“还有一套一模一样的。”

    沐临风喜道:“那便更好了。你将它们换上先。”

    大玉儿立刻按照吩咐,将被套床单换上,沐临风将沾满血迹被套床单绑在自己的腰间,再将风衣扣上,除了觉得沐临风的腰间胖了点,其他一概看不出来。大玉儿这才放下心来,坐到床边,吁了口气。

    沐临风坐到大玉儿一边,一手搂着大玉儿,道:“如今只要我能逃出去,一切证据都不会存在了。”言下之意是让大玉儿赶紧想办法让他逃走。

    大玉儿转头看着沐临风,突然叹息道:“你这么着急走吗?”

    沐临风看着大玉儿道:“怎么?娘娘舍不得在下了吗?”

    大玉儿半躺到沐临风的怀中,道:“说实话,本宫也好久没有如此开心过了。”

    沐临风自然明白大玉儿说的开心是何种开心,立刻封住大玉儿的双唇。沐临风心道:“若不是自己性命要紧,而且来之前已被红红消耗了不少体力,此刻定要让大玉儿终身难忘。”

    一阵缠绵后,沐临风道:“我也舍不得娘娘,不过我若在此,肯定死无葬身之地,只要我能出去,他日定会回来找娘娘的。”

    大玉儿痴痴地看着沐临风,叹了口气。

    沐临风也叹道:“只怕到时候,娘娘贵为太后,恐怕未必记得在下了。”

    大玉儿突然上前吻住沐临风的嘴,深深地搂紧沐临风,良久后道:“你带我走吧。”

    沐临风心下一凛,随即道:“你若走了,福林怎么办?”

    大玉儿一呆,立刻眼神忧郁道:“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了吗?”

    沐临风心道:“我此刻一走,不知哪日才能再见她呢。”随即道:“知道我名字又能如何?我们有缘再见时,我便告诉娘娘。”

    正在这时,突听外面叫道:“有刺客。”

    沐临风与大玉儿同时一惊,立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沐临风立刻将皇太极的尸体抱上床,用被子盖好后,紧握着枪站到帐篷门口一侧,静观其变。

    突听外面有人道:“皇上,娘娘,有刺客,我们特来护驾。”

    沐临风示意大玉儿说话,却听大玉儿佯微怒地斥道:“小声点,皇上正在熟睡,你们径自抓刺客就是了,别惊着了皇上,你们有几个脑袋?”

    沐临风立刻走到床边,捂着鼻子,轻轻咳嗽了几声。

    大玉儿看着沐临风微微一笑,随后对着外面道:“还不去抓刺客。”

    外面那人立刻颤声道:“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