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02章【楔子之章,又见闪电】下
    沐临风与红红在车中缠绵了良久后,心下想到:“总不能就在车上完事吧。蛧址:版主全拼+零零1+℃óM”想着连忙推开红红,笑道:“我们还是去酒店吧。”

    红红微微一笑,整理了一习,点了点头,将整个身子靠在沐临风的肩膀上,手还不断地把玩这沐临风的,沐临风无奈地摇了摇头,立刻发动车子。

    沐临风将车开到边城最豪华的酒店门前停了下来,为了雅观,把红红的衣服重新整理一次才走出车门,几乎挟着红红的手不让他乱动,走进酒店。到吧台登记时,服务员笑着对沐临风道:“就知道风哥今晚肯定会来,早给您留下了房间。”

    沐临风其实每次带女孩子出来,都是到这家酒店,吧台的服务员早已对沐临风十分熟悉。沐临风接过服务员手中的钥匙,看了一下钥匙上的房号“808”,微微一笑,将钥匙放到口袋中,这个数字是他最喜欢的数字。

    沐临风搂着红红的蛮腰进了房间,刚开开房间的灯,却见红红已经将身上的衣物脱个干净,舞弄风姿,性感十足的躺在床上,动着双腿,勾引着沐临风。

    沐临风此刻却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暗中苦笑,很想问自己:“到底那一个谁玩谁呢?”心中却有一种自己成为别人猎物的感觉。

    沐临风也随之脱尽身上的衣物,红红惊讶地看着沐临风,她没有想到的是穿着衣服的沐临风看上去是那么的斯文,而斯文下却藏着如此结实的肌肉。红红见到沐临风如此体型后,早已喜出望外,不停地用玉手抚摸着沐临风结实的肌肉,当抚摸到沐临风坚挺的雄根时,红红不禁一阵兴奋地瘫躺到床上,沐临风从红红的眼神中,已经清楚地看透了她的想法,这使得沐临风大男子的充实到最高点,沐临风立刻扑向满脸红晕,早就等得不耐烦,春水融融的红红。

    沐临风着实没有想到红红的床上工夫竟然如此了得,无论躺、坐、趴,还是嘬,吸、舔,都是沐临风平生从未遇过的对手,使得沐临风有种身入狼的感觉。三个小时内,沐临风已经与红红“交战”了七次。沐临风纵横红尘这么久,这才第一次有种甘拜下风的感觉,而又欲退不能,红红这种女人虽然大的可怕,但是无论身材还是技术方面都还是让沐临风有了充分的感官与身心享受。

    正当沐临风再次准备与红红翻云覆雨共赴巫山之时,突听“砰”地一声,只见房门已经被人踢开。沐临风心中一凛,连忙坐起身来,用被子将身体盖好。红红“啊”地一声惊叫出来,随即躲进被窝中。沐临风刚刚坐定,就见门口冲进数十人来。沐临风本以为是警察查房,此刻看着这些人的样子又不似警察,只见各个都身穿黑色西装,一进房后各个掏出手枪对准沐临风,面无表情地看着沐临风。

    沐临风心下一凛,这时候门口又走进一个人,沐临风借着围住床边的黑衣人之间的缝隙看去,只见一个同样身穿黑色西装,留着一个平头的中年男子正向床边走来。沐临风看着那中年男子的样子,冷哼道:“羊老三?”

    羊老三走到床边,冷眼看了下沐临风,又看了看在被窝里蠕动的红红,邪笑道:“怎么样?我破鞋的滋味如何?”

    沐临风刚想站起身来,羊老三也掏出把枪对着沐临风道:“你以为你此刻还能逃出去嘛?”

    沐临风突然哈哈笑道:“我根本就没打算走,你马子还真是劲十足,伺候的老子相当舒服,本来我们还要继续呢,我怎么舍得走呢?”说着掀开了红红身上的被子,红红一脸惊慌,刚要再盖起被子,沐临风已经趴到她的身上,在她的唇上深深一吻。回头对羊老三道:“怎么样?你要不要看着我们继续?”

    羊老三骂道:“你他妈的,到这时候了,还装什么愣子,说!到底我的货在哪里?”

    沐临风从红红的身上下来,坐到床边,点了支烟,吸了两口道:“本来我手下吞了你的货,这件事是我的不对,你只要和我好声好气地说,我也会给你个交代。不过你的嘴估计几年没刷牙了,说不出什么人话来了。老子将货和人交给你,岂不说明老子当这个卧龙社的老大无能?”

    羊志见沐临风此刻还能若无其事地说着这些话,心下已经感觉不妙,转头看去,原来拿枪指着沐临风的人,已经纷纷用枪指着他了。头上冷汗不禁留了出来,连声骂道:“你们做什么?沐临风给了你们什么好处?”那些人只是冷笑着看着他,并不答话。

    羊志再转头看着沐临风的时候,沐临风已经穿好了身上的衣服。只听沐临风笑道:“你这个做老大的还真是失败啊,自己的手下都能背叛你。”说着示意人将羊志手中的枪拿下,羊志瘫坐在地上,道:“老子认栽了,老子就不信你敢动老子。”

    沐临风微微一笑,道:“老头子,你已经落伍了,你下辈子投胎,还是多看点书吧。”说着蹲来,对着羊老三道:“你一定没看过《三国演义》吧,知道什么叫天下分久必合么?”随后站起身来道:“现在你的兄弟整天为你卖命来踩我的地盘,伤亡无数,你说谁愿意过着天天砍砍杀杀的日子,还不是为了钱嘛?吞并你的社团后,我便可以让海城黑势力归于一统,那时候……”

    羊老三叫道:“你他妈的,别给老子说这些,你动老子看看。”

    沐临风笑道:“我们的羊三爷还真着急去奈何桥报到呢。”说着将烟蒂弹开,突然冷声道:“带羊三爷上顶楼,送他一程。”

    羊志看沐临风似乎要来真的,连忙叫道:“沐临风,你个养的,你个色坯子……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说着已经被人架起,向顶楼而去。

    沐临风又点了支烟,对着床上的红红道:“我上楼去监斩,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回来就让你要生不得,要死不能。”说着在红红的上狠狠捏了一把,向顶楼而去。

    这家酒店一共有八十层高,沐临风到顶楼的时候,羊老三已经被架在楼边沿上。沐临风走到羊老三的面前,笑道:“还有什么遗言没?”

    羊老三见沐临风来真的,突然软声道:“风哥,我知道错了,那货我不要了,就让送您老人家的。”

    沐临风掏出千手观音,道:“羊三爷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忘记当年怎么对付我哥哥的了?你还真以为老子会为了一批货要你的命啊?”

    羊老三心下一惊,突然想起一年前,也是在这座楼顶干掉一个人,当时却没有想到那人会是沐临风的哥哥,刚想说话,突觉两腿一疼,已经中了沐临风两枪。跪倒在地上,惨声道:“算我羊老三无眼,你开枪吧。”

    沐临风走到羊老三身边,用枪指着他的头顶道:“我看您还是爬到一边,自己跳下去吧。”

    羊老三抬头看着沐临风,不想沐临风外表如此斯文,狠下心来却如此歹毒,心想这次无论如何也是逃不出去了,于是慢慢向楼边爬去,张着脑袋向楼下看去,却见楼下人车如蚁,真跳下去估计连骨头都能摔成百十节,不禁又害怕起来。

    沐临风走到羊老三身边在他的右手上,又开了一枪,道:“看来我们的羊三爷还是缺少点杀身成仁的勇气啊。”说着示意一旁的人推他下去。

    却在这时,天空突然轰地一声,一道闪电打在羊老三的身旁,羊老三立刻从楼顶上掉了下去,沐临风看了看掉下去的羊老三,又抬头看着天空,只见天空乌云密布。沐临风笑道:“原来老天都要收拾……”话没说完,又一道闪电从天而降,正好打在沐临风的身上,沐临风顿时失去了知觉,两腿一软,从顶楼掉了下去。

    众人大惊,向楼下看去,只见半空中寒星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