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妻妾成群(东门吹牛) > 第001章【楔子之章,又见闪电】上
    海滨繁华城市之一的边城某酒吧内,龙蛇混杂,三教九流遍地都是,有卖药的,也有买药的,有拉客的,也有嫖客,有混混小弟,自然也有龙头大哥。:ъAИzhu零0①.COm

    在酒吧包厢的最里面的包间里,正坐着十几个男男女女,最惹人注目的就是当中坐着一青年男子,年约二十五,匹夫黝黑,身材健硕,穿着一身的黑色紧身皮衣,皮衣长过膝盖,手中正夹着半截香烟,中指上还带着一枚硕大的白金戒指。一头乌黑的寸发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浓密的剑字眉下闪烁一双贼亮的眼睛,眼睛虽不是很大,非双眼皮却甚是明亮清澈,微微上扬的嘴角,似笑非笑。

    坐在他身边的男子,每人身边都坐着一个妙龄女郎,盛装浓抹,香气袭人,不时与身边男子调侃而笑,时而又“含羞”掩口,有的则坐在一边拿着麦克风,唱着流行歌曲,还颇有情趣地和身边男子对哼着。皮衣男子突然一脚将面前的酒柜踢翻,随后猛吸几口烟,冷眼看着众人。其他人就如见鬼一般,身边的男子赶紧叫那些女子先出去,将卡拉OK关掉,顿时整个包间里鸦雀无声。

    所有人看着皮衣男,都不敢说半句话,突然一声清脆地电话铃打破了寂静,当中一个长发小子尴尬且有害怕地看了一眼皮衣男后,又看了看电话上的来电显示,恭敬地对皮衣男道:“风哥,是羊老三打来的。”

    风哥瞪了一眼长发男,冷声道:“告诉他,货我已经吞了,有种就来找我,我还真怕他不来找我呢。”

    风哥原名沐临风,别看他才二十多岁,却已经是海城卧龙社的龙头,这次他的兄弟抢了另外一方势力的一些货物,羊老三扬言要找沐临风报仇,所以他的手下们才找沐临风来商量对策。本来沐临风是犯不着与羊老三对着干的,不过最近今年羊老三的气焰也忒嚣张了,沐临风也想乘此机会灭灭他的威风。再说让他将自己的弟兄和货交给羊老三的话,那不让其他弟兄寒心,和让羊老三认为他怕他们。既然事情已经做了,就不怕与羊老三扯开脸皮。不过这事了了之后,内部这些弟兄还是药好好整治一番了,不然天天给他惹事,还不给他忙死。

    长发男听了沐临风的话,点了点头,立刻接通电话,转达了意思,随后挂断了电话,对风哥道:“羊老三说要你……要你……”

    沐临风看着他道:“他说要我死无全尸?”

    长发男不敢言语,表示默认。

    沐临风嘿嘿一声冷笑,道:“那也要他有命来杀我了。”随后问众人道:“怎么样?找到买家没有?”

    长发男道:“已经联系上一个,后天交易。”

    沐临风点点头,随后站起身来,待他站起身来,这才发现原来他足有一米八五左右的个头。沐临风将烟蒂掐灭在烟灰缸中,道:“好了,散吧,你们自己找乐子去吧,不过药小心点。”说着便向包厢门口走去。

    长发男叫道:“风哥。”

    沐临风停住脚步,回头问道:“还有什么事?”

    长发男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递给沐临风,道:“风哥,羊老三说要对付你,你还是小心点,这把‘千手观音’你留着防身吧。”

    沐临风看了看长发男,又看了看他手中的枪,笑道:“我会怕他……”

    长发男连忙道:“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这叫做有备无患嘛。我已经上满了膛了,一千颗子弹,一颗不少。”所谓的千手观音,是这款枪的外号,因为它体型小,子弹也小如针头,中弹者的伤处,就犹如被针扎了一般。而且能连发千颗子弹,据说美国的特工现在都用这种枪,是最近军火交易的抢手货,所以黑话都叫它千手观音。除了千手观音,还有一种叫八百罗汉的,也相当畅销。不过八百罗汉体型要比千手观音大些,但是射程也比千手观音远些,不过消音系统没有千手观音好,总之两款是各有千秋。

    沐临风接过“千手观音”,把玩了一会,收好后道:“嗯,那就这样,散吧。最近你们也小心点,羊老三那人我了解,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沐临风点了支烟出了包厢,走到吧台后,眼神四处涣散地向酒吧各处打量着什么,只见他的眼神突然固定在酒吧的某一角落,嘴角微微一扬,露出洁白的牙齿。沐临风将香烟放到口中吸了两口后,随后用手指弹出数米之远。

    沐临风向酒保要了一杯酒,端起酒杯向酒吧的一角走去。随着沐临风目光看去,只见酒吧角落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位穿着火红色裘衣的妙龄女郎,一头长发烫成了波浪卷,发尾处还挑染了惹眼的金黄色,一双秋波明媚动人,红唇轻轻张开,将手中的酒饮去半口,轻喳了两下香唇。她穿着一件超短的火红色短群,细长的双腿无一遮掩的展露出来,左腿轻轻地搭在右腿之上。身上虽然穿着厚实的裘衣,却又敞胸露怀,纽扣只扣到蛮腰处,裘衣里面只穿了一件火红色的纹胸,高耸的双峰随着她的喘息,频频而动。那女子见沐临风向她走来,眼神完全集中到沐临风身上,似乎在打量着他,随即嘴角泛起了微笑。

    沐临风走到女子面前,对那女子笑道:“小姐你好面熟,我们是否认识?”

    那女子听了“扑哧”一笑,随后用玉手半掩住下颊,笑着对沐临风道:“先生,你这招已经过时很久了吧。”

    沐临风微微一笑,坐到女子旁边,将右腿搭到自己的左腿之上,端起酒杯轻饮一口后,对女子道:“好的招数就不怕老,有时候越老越俗的东西反而越直接有效。”

    那女子妩媚一笑,没有说话。

    沐临风又端起酒杯在那女子的酒杯上轻轻一碰,饮去半杯,然后笑道:“我叫沐临风,不知可否请教小姐芳名?”

    那女子微微一笑,随手端起酒杯,小饮半口后,转头对沐临风道:“你可以叫我红红。”

    沐临风知道在这里不会有多少人说真名,晃了晃酒杯,随口笑道:“红红?名副其实。”说着沐临风的手已经搭到了红红的香肩之上,见红红并没有反抗的意思,反而身子向他侧了过来。

    沐临风心中暗喜,已经知道此女子对自己并没有反感,双手更是肆无忌惮的在红红的身上游走起来,不一会摸到少女的臀部,只觉弹性十足而充满肉感。

    酒过三旬后,沐临风见红红的脸上红晕已起,不知是挑逗还是酒精的作用,只见脸如桃花,双眼滴着浓浓的春意,双手扣在沐临风的肩上,硕大而丰满的胸部挤压着,微微的喘息声,风情万种看着沐临风。

    沐临风感受到春意浓浓,连忙走到吧台买单,酒保显然对他极为熟悉,边找钱,边对沐临风笑道:“风哥,猎物已经找到了?”

    沐临风瞪了一眼酒保,从钱包中套出两张一百的递给酒保后,又回到红红处,将红红搀扶着离开了酒吧。

    上车后,沐临风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红红,看到红红春情泛滥,不由心头一热,忍不住伸手从衣襟进去轻轻揉了揉,这跟刚才的感觉根本是两码事,零距离的接触,几乎让他不能自禁,暗中猜测着对方的比例,至少36C,同时不禁摇了摇头,嘿嘿笑道:“酒量如此差劲,还要喝这么多,分明是存心勾引我嘛。”

    却见红红突然睁开眼睛,娇声道:“得到便宜还卖乖。”

    沐临风本见红红已经烂醉如泥地瘫坐在车上,突听红红开口说话,心不禁也是一惊,刚转头看向红红,却已经被红红如火般双唇封住了口,手已经伸向沐临风的。

    沐临风暗忖道:“想不到她比我还要着急。”凭沐临风在红尘中打滚数年,像红红这般主动热情的女子,他也还是第一次见到——